秋水軒尺牘/第207首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第二百零六首 秋水軒尺牘
第二百零七首
第二百零八首

謝永平太守秦招入幕(委人暫代)[编辑]

濫吹戟署,忽忽十餘年,平時仰企龍門,以跡嫌外交,未敢一親榘範。乃蒙郡伯大人,不以迂拘見屛,猥賁琅函,捧誦之餘,益自咎其懶慢矣。

伏維閣下以經術飭吏治,仁風惠露,潤遍北平;德化所孚,久已民消雀角。而恢恢游刃,立解全牛,此尤夙具之精能,無事仰贊於萬一;何意俯垂青睞,徵及菲材。長聲價於卞門,慚非結綠;溯風流於儉府,願切依紅。惟湄年逾五旬,尚虛子嗣;瞬屆姬人坐蓐,寒家應照乏人,盧塞遙遙,乍難遠出,如可寬期適館,當煩妥友代庖,計河鼓宵明,卽是承顏奉教時矣。至於千金重幣,愧無以當。憶祝與亭方伯任永時,湄曾謬承招致,事同而修亦千焉,膳費月送廿金,不在其內。黃金市駿,定知企美前徽,顧以駑劣當之,爲負負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