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水軒尺牘/第210首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第二百零九首 秋水軒尺牘
第二百一十首
第二百一十一首

謝張南奏惠帽簷(謝惠物並告應付妻妾)[编辑]

客春獲親芝宇,快挹蘭芬。正遂景企之私,旋切離羣之感。一聲驪唱,彼此銷魂,至今猶依依在抱也。嗣於十月間,猥承手翰遙頒,並以帽簷寄贈。披簡則深情若訴,拜賜則搔首知溫。卽欲泐謝數行,因尊札有「堅辭歸省」之語,恐文旌已去隴西,未敢浪投尺素。今秋七月,由象可廖君寄到嗣音,始知三兄賓榻蟬聯,蓮祺鬯適。竊以那制府爲今時柱石,閣下實當代名流,盛府元僚,難以爲繼,宜乎兩賢相遇,詠白駒而維縶也。惟聞嫂夫人熊夢仍虛,尊寵亦蘭徵未兆,是誰之過歟?而爲是寂寂耶?吾儕身處其境,當知兵法所云:「虛者實之,實者虛之。」乃能調停於閨閫之間,而泯其猜嫌之跡;若不小施權術,則懾以河東,隔花人遠矣。

弟於壬午之春,由節署出就首府發審,事雖煩重,而進出自如,譬之海鳥林猿,適足安其逸性。尤喜浴蘭時序,姬人得舉一子。明知乳燕雛鴉,長成何日;而牽裾學步,對客呼名,頗解膝前寂寞。閣下努力爲之,正不難一索而得也。

楊大兄、金四兄去直時,不以行期實告,走送都已後時。沈七兄由北平過保,更以潛度函關,望塵莫及。晤時並道惓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