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水軒尺牘/第211首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第二百一十首 秋水軒尺牘
第二百一十一首
第二百一十二首

與致仕太僕祝[编辑]

自違榘範,裘葛屢更。前者令嗣大世兄在都,尚得魚雁往還,略知梗槪。自癸未入夏以後,音耗頓絕,嘅想彌殷!伏維閣下道履沖和,潭府安吉,無聽漏鳴珂之擾,有撫松品菊之閒,視彼逐逐市朝、進退維谷者,相去奚啻霄壤!惟大世兄雋才碩學,滿擬衣鉢相傳,不圖天不永年,可勝惋惜!猶幸二世兄英華秀發,瞬見飛騰。想問禮問詩,親承庭訓,自有日異月新之效;且聞小星耀彩,再獲祥麟,則二陸雙丁,亦足慰老年之懷抱矣。

燕中民疲官苦,更甚於前,良由積重使然,無可補救。庫款屢次勾稽,已將大致報部核結,內有奉駁細款,登覆卽可完案;第經一次清查,愈形一次刻露,水窮山盡,上下皆難爲繼耳。

湄屢欲南歸,輒被留阻,非不知硯田可潤,其如老景日增,眼昏手顫;近年又得便紅之症,愈覺精力難支。

本擬勉待春回,卽便就道;奈小妾復經得孕,恐脂車遄返,當在吳江楓落時矣。小兒結實靈動,名之曰狗,取其易長,韓盧宋鵲,非所敢期;不過如景升兒娛茲晚歲,亦饒有融融洩洩之樂。曩承關愛,拜賜多金,路阻風稀,久未申謝,度摯好不以嬾慢責之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