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水軒尺牘/第225首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第二百二十四首 秋水軒尺牘
第二百二十五首
第二百二十六首

辭謝馮璞山諸友擬刻信稿[编辑]

遠辱手翰,以僕平素筆札,有當英盼,猥欲災之梨棗,旣慚且感!顧僕幼而失學,壯而飢驅,傭食多年,文理荒穢;若以之問世,是寫無鹽之照,而圖螭魅之形,豈不供人噴飯?此舉萬萬不可,幸爲藏拙,則諸君之愛我多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