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水軒尺牘/第226首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第二百二十五首 秋水軒尺牘
第二百二十六首
第二百二十七首

辭馮二槐回里(南歸辭行)[编辑]

庚寅春杪,乘濮文霞司馬調赴糧臺,曾泐一函,託其由迪化州轉寄。嗣於十一月間,復奉手翰,知爲璧都護奏調前往葉爾羌;未蒙提及前函,不知浮沈何處?今夏閱邸抄,又知隨赴喀城,伏想起居健適。儒生讀萬卷書,立功萬里外,此不遇而遇之時也。卽日仰沐恩綸,賜環復職,當不負故人殷盼矣!

弟久離鄉井,日切思歸,年復一年,因循不果。茲以桑榆向晚,精力漸衰,幼子病妻,滯留非計。且遇風吹別調,亦不肯以霓裳舊譜,翻作移宮換羽之音;因於六月間,固辭府席,準擬七月廿六日,買舟挈眷南下。自念生平一無所長,惟視公如家事,待友以實心,官幕兩途,猶有餘戀。客遊四十四載,臨去不落聲名,到家可支饘粥,自慰以此,告慰亦以此。惟與閣下締交最久,相得最深,往歲折柳贈行,已難爲別,此日挂帆獨去,愈覺傷離。「人生不相見,動如參與商。」殆爲我兩人詠之矣!附呈俚句,聊誌別懷;數行藉問近安,客次諸惟珍重不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