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澗先生大全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五十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五十 秋澗先生大全文集 卷第五十一
元 王惲 撰 景江南圖書館藏明弘治刊本
卷第五十二

秋澗先生大全文集卷第五十一

 碑

  大元嘉議大夫簽書宣徽院事賈氏丗徳之碑

元貞改號之二載𡻕舎柔兆月維㽔賔十有七日甲

申■附馬髙唐王臣闊里吉思奏簽書宣徽院事臣

賈脫里不花言惟賈氏三丗先臣供奉内庭継典玉

食夙夜祗勤頗著㣲効今𩛙終之典表行之銘未𫎇

贈賜敢援例以請■制曰可仍傳㫖翰林文諸石碑

傳信後来臣承

詔伏念方今追崇

宗祖因之懐想舊臣稽諸古者寔

皇王盛事敢𠕅拜稽首攷其丗系而論列之謹按賈

氏丗為燕之大興人髙祖仕亾金職庖人氏祖妣夫

人李氏生一子曽祖諱昔刺躰皃魁梧箕裘丗業資

謹愿以孝行聞郷曲

國朝甲申間因上元奉御劉公紹現

莊聖皇后時

睿宗駐和林北有大水曰也可莫瀾有峻嶺曰杭海

荅班與中土遼邈以公不惮逺侍闕庭即令典司御

食甚稱

上意頋而愛之以其髯踈色黄因賜名曰昔刺然慮

公漢人與風土不相冝令徙居溓州以優便之旣而

上思公不置曰賈某在吾左右飲食起居殊安⿺辶商

復■名史供奉其諸色庖丁悉𨽻焉凡宫闈所需改

雖繁多事益辦給人有不逮未甞挾所長以聲色拒

人衆以此敬愛(⿱艹石)儒素然加以謹𩛙周宻動而有爲

故屢𫎇

眷諭命與貴近啇確大事深識逺慮出人意表時

丗祖在潜知其重厚可大用迨中統建元特授提㸃

尚食尚藥二局兼領進納 御膳生料令佩金符用

彰勤恪旣而

昭睿順聖皇后嘉其克調鼎味以宫人蘇氏妻之年

旣耄猶不倦勤旣而以疾不起將革索賜衣及所乗

騘鞚至庭奄然而逝其方寸洒然略無愧慊送終之

具一從宫給𦵏漆園先塋寔至元五年二月八日也

今贈嘉議大夫聞喜郡侯謚曰敬懿夫人李氏淑慎

柔嘉光俻婦道𥘉奉姑於兵間食少不足供養自以

漿脚雜菹而食其賢孝可知年五十九没於中山継

姑亦亡壽九十有四夫人生子一人今贈聞喜郡夫

人謚曰節孝祖諱醜妮子嶷然殊異及長多力倜倘

有襟量甫五歳

丗祖皇帝愛其風骨嶢嶢甞置御坐側旣冠

昭睿順聖皇后妻以宫女毛氏從征大理甞躍馬入

水捉戰艦一併擒甲士十餘人

上重賚壯其勇而惜其輕銳也自是命與丞相線真

出入而持護之及還 上欲大用以疾終檀州今贈

資善大夫臨汾郡公謚曰顯毅夫人毛氏系出延安

有婦道宗族以賢稱撫育孤㓜皆致成立賈氏復振

夫人之力居多享年六十有一贈臨汾郡夫人謚曰靖淑子男

三人女二人孟曰忽林赤仲曰買狗性沉厚寡言𥬇㓜事

𥙿宗皇帝官奉訓大夫典饍署令卒年四十有一季曰

𭔃㣘天資慷慨能睦諸親自㓜侍

安西王官至懷逺大將軍陜西屯田緫管府逹魯花赤

卒年三十有七孫二人長曰錫烈門官至掌饍局提㸃次曰

觀音奴女二人長侍 中宫旣笄願披鬄爲北丘尼賜號崇

教大師次曰邈罕適中書左丞相即律公第九子叅知

政事希逸顯考諱忽林赤資寛厚羙儀容善𮪍射中統

辛酉扈

上北廵道出釋壷土風霾晝晦歘有賊來犯遂射而扲

馬下上壯之至元𥘉襲祖父職佩金符提㸃尚食尚樂

二局兼領進納御膳生料夙夜在公克紹乃聀継授嘉議

大夫簽宣徽院兼尚膳監事出入禁闥三十餘年甞侍

清燕調羮御幄曽無覆餗之憂將命公朝毎抱有

終之戒悉心盡慮敬慎如一過則歸巳善則称人横逆之

來直受之而不校其雅重有量根於天性自然非矯揉

作爲而爲之也以其年月日以疾卒於位得年四十

有三訃聞

上哀悼竟日闔朝諸臣弔哭皆失聲下至庖丁宰士紼送長

號者無慮數百人自非推誠接物素服人心焉能感召

如是今贈榮禄大夫絳國公謚曰忠靖夫人忽八察

皇叔安西王與同乳哺聮貴氣冝室家德充於容行

踐於言爽朗而不掩其柔嚴恪而不失其和奉舅姑

則盡孝事夫長則罄節甞入監宫紀𮐃賜珎玩甚厚

今封絳國夫人子男七人長曰完者不花昭信校尉

尚食尚藥局提㸃卒於官次曰也先不花蚤世曰脫

哥里不花嘉議大夫簽宣徽院事曰也相忽都魯中

奉大夫司農卿曰王六曰布延不花侍

皇太后于西宮曰忽都不花孫六人完者不花之子

一人曰乞里乞歹脫里不花之子三人曰也先怗水

兒曰逹理麻室利庶出曰班不王六之子一人曰撒

里忽都不花之子一人曰伴哥臣甞𮗚周禮天官而

下即膳夫庖人之軄豈人主尊嚴不厚其身無以護

養元氣根本惟其血氣和平志慮充溢而後使國脉

民命廼有所恃而發政施仁散爲天下之福令賈氏

五世嗣守世官同濟厥羙冝其子孫報施昌熾榮顯

有如是者銘曰

 賈氏五世    箕裘相承   蛇化蛟騰

 不變其形   大安季年   萬室南遷

 天道在北    公知其然    負鼎比上

 割烹擊鮮   旣現

睿莊      奉承周旋   乃眷乃頋

忠力于宣    神龍𡚒渊    儷景同飜

尚食尚藥

聖躬萬安    謹𩛙周宻    𦒿艾敦厖

 出入卧内    將事不遑   燕喜龍樓

饗獻朝堂    鼎鐺刀七    威儀鏘鏘

 養德養體    其道有光   一飯之勤

 其報彰彰    况乎

 萬乗       福賜可量    寵數優渥

 垂𥙿後昆    (⿱艹石)(⿱艹石)纍纍   爛其盈門

 有來遐祉    大集公身   八秩之壽

 五福之尊   一𥬇而逝    長逰帝閽

 迨夫嗣子    忠勇絶倫    秀而不實

 大用遂屯    于嗟麟趾    廼見振振

 於穆孝孫    有儀有藝   功歸衆人

 過則稱已    犯而不校    是又人所難尔

 調和鼎味    有相業履   其在内𦔳

 彤管有煒

帝曰懋哉   德容嶷嶷   朕自邸潜

 深知所以   継續而行  丗濟斯羙

崇徳尚功   有例有体   曰祖曰禰

(⿱艹石)(⿱艹石)子   謚以顯號   公侯有偉

表之豐碑   漆園故里   臣拜稽首

 愼終如始   臣力方剛   圗報無巳

  大元故大各路宣差李公神道碑銘并序

大元以神武戡定區夏長䇿逺馭控制撫御之方甚

悉故治無小大例建官臨護猶古監郡然而權威眎

前代爲有加維魏府盤城千里幾十萬其𬓛帶之

雄節鎮之重自昔號建國至署監緫者必勛閥丗胄

練逹時體通習漢事忠貞而有材望者膺選在梪撥

甫夷之後官府草剏之𥘉布宣 皇𤫊統攝羣属具

民瞻而勝保𨤲之任者鈐部李公其人也公諱益立

山其先係沙陁貴種唐亡子孫散落陜隴間遠祖曰

仲者與其伯避地遁五䑓山谷復以丗故徙酒泉郡

之沙州遂為湖西人顕祖府君㦄夏囯中省官兼判

樞宻院事皇考府君用級爵受肅州鈐部其後囙以

官称為號䘮乱譜亡遂逸名諱公昆弟四人独公少

負氣莭通儒釋洞曉音律以廕儤直宫省積劳調沙

州鈐部建

國朝運開乾維時公兄由肅州長奉使扵我

太祖聖武皇帝異其材辯因與舘接使察罕深相結

納情好既宻約輸欸内附天兵啚肅以射書事斍遇

害及丙戌冬師次燉煌公審天命之攸帰憤兄忠之

不果遂拔部曲詣軍門迎降

太祖以公首効忠赤特加褒命隷國王木荅里帳下

従征𦍑落每𢧐愾王所敵故𠩄向克捷有功丁亥夏

師还乗破竹势命圉將忽都帖木兒偕公招諭沙州

守臣率衆偽降伏彂撃走之忽都馬踣追兵垂及公

下所乗授之得逸去乃麾左右𨒫𢧐却敵而还

王壮其勇召使前僗焉曰當危急際委巳以濟人汝

命固不靳邪對曰彼國之勲舊倘堕姦計有辱君命

以新附顕𬒳驅䇿效莭死事廼𠩄甘心

太祖聞而嘉之仍諭曰卿勉宣忠力㑹當以好爵縻

汝明年戊子春従攻沙破之 帝怒不時下欲屠其

城泣請曰彼逆命者渠魁一二人民何與焉(⿱艹石)悉阬

之恐堅未降者心且臣賤属咸 在願賜全宥

帝録其功忠許焉闔城賴以生既而命貳業陌赤行

其部断事官公不鄙夷其俗故裁遣終日無倦色人

服其詳明焉庚寅秋有詔檄諸部精兵忠朂之士西

征阿思部署公選鋒率轉閗而前斬艾不勝計進圍

城聚踰月不即克一夕公伺守陴者怠帥猛士潜登

其墉殺十餘卒即大呼曰城巳䧟矣諸軍進随阿思

乃潰䇿功居苐一擢千夫長自是勲名焜耀

朝廷有意大用矣𡻕甲辰詔選勛能佐行䑓扵燕上

以公克諧往焉時莭制𠩄及二十餘道機務填委日

復一日公輔相聴断動合事宜政多便扵時者辛亥

春 朝廷稔公綜練國事復有顓面西土之𭔃以年

髙辝不拜

憲宗皇帝奨其舊臣䖏内地便之命錫金虎符充大

名路都達魯芲赤復賚白金御驃以宠其行魏自兵

後官府甫建群豪諸司錯迭長雄不相下致政令不

行事多齟齬公知其然無鉅細一以重典従事𥘉則

遻然既乃弭耳聴約束惟謹大綱既振扵是舉㢘能

拉奸𭧂扶良善恵⿸疒衆寡凢政之不便民所欲而未得

者率立行而更張之至扵外而营幕連野内則使者

旁午咸畏公方剛莫敢侵分少有牟扵民一日釋菜

廟學頋禮殿䵝圯公喟然嘆曰澤宫風化𠩄繫今若

爾何以興善心扵民乎即完治一新其亭傳長府皆

以次修舉衡漳歳霖潦泛溢爲民害甚侈公請於朝

跨河揵堤仍植槐㧕萬本苞固峻址捍禦崩嚙且充

歳時材爨之用迄今公私頼焉相有劇賊張黨結百

餘輩在所爲梗官不能鈐潜入境行刼公廉知窮其

根株窟穴撓捕無遺自是相魏之郊民安田里暮夜

絶桴鳴之警矣巳未春今

皇帝南伐駐驆濮𫟍起公從征旣而知公恙命尚毉診

視眷顧殊渥其年秋七月竟以疾薨於位春秋六十

有九公資嚴明不妄言𥬇清峭有機警以忠順上結

主知致出叅大政名聲極于時利澤施於世平居循

循爲善(⿱艹石)不足惟恐一物之傷及束濕吏曹紏繩姦

謬不𢇁髮少貸虎符麟節長魏師者九年號令明肅

豪右屏息四境樂業隣藩悚其威望𥘉公行春近郊

見盛挾菓芳者公責之曰此天地秀實以養人多折

何爲乃扑教而去自是方苞體之物莫敢有𭧂殄者

其始焉以重典立威終之以惠愛及物𩔖如此至元

戊寅𦵏公於大名縣臺頭里之新仟從卜食也夫人

田氏白氏祔焉三子長曰愛魯襲公丗爵至元四年

遷金齒等國安撫使㝷陞授雲南道宣慰使兼都元

帥今進拜中奉大夫叅知政事行雲南等路中書省

次羅合終大名路行軍萬户次小鈐部代兄民職孫

三人長教化孝友英發樂問學有藴藉至臨政精覈

矯矯有祖風今階正議大夫佩金虎符充大名路緫

𬋩府逹魯花赤兼新附軍萬户曰帖木兒敦武校尉

固鎮鐡官提舉曰萬奴簉中朝侍從官甞聞活千人

者後乃有封公沙州之請何啻千人哉今子孫䋲䋲

承世爵而継禄次豈非隂積致然耶旣㐮事之三年

嗣侯教化百拜以墓碑來請曰我祖捐 --捐舘巳來將二

紀于兹曽是表峙神道無顯刻以昭裔昧朝夕惴惴

有不遑息者幸憲使惠顧以畢厥志庶圗報遹追之

心有以招告存殁大𫉬慰焉某謝不敏禱愈懇以教

孝求忠之義固不得辝謹按所具善狀叙而銘之其

辭曰

 乾龍𡚒飛天北方  潜蛟乗時亦雲驤

 李公材武邦之良  拔身嚮明佐興王

 西傾崑崙掃河湟  有來群后何瀼瀼

 公從鈐校叅戎行  卒能建功出非常

 天威西収陳堂堂  凱SKchar歸來百戰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龍泉精英百錬剛  試之剸繁尤𠃔當

 行臺駐燕緫皇綱  上計委積如陵岡

 歛伏雄毅歸賛襄  於惟致君變時康

 我聽我理多捄匡  一日問望馳四方

 醻功便老國有章  付之方岳又汝長

 魏昔建國千里疆  德星出𭥦光煌煌

 憬彼羣属勢軒昂  正名定分我所遑

 拊摩瘡罷抑豪強  百廢具舉用乃張

 (⿱艹石)傳有亭積有倉  里不桴警孰𥨸攘

 大賁禮殿開兩庠  春風絃SKchar齊魯郷

漬民于渊吾憫傷  躬督萬民揵隄防

 濁流不揚耕且桑  功餘保障歳屢穰

 始焉立威肅秋霜  終以惠鮮熈春陽

 民祝公壽福此邦  曾不少留我涕滂

 公雖遽徃有不亡  隂積陽報理乃彰

 子孫嗣封奕葉昌  髙牙大纛冝彯揚

 河流洋洋沙麓蒼  是爲元臣衣冠蔵

 惟德在民乆愈光  嗚呼此碑古甘棠

  大元國故衛輝路監郡塔必公神道碑銘并序

皇元天縱神武戡定區夏禁網雖闊鈐制有方曰州

府曰司縣廼建官監治於上路則復設緫監一人其

位望之隆控壓之重(⿱艹石)古方伯刺史在諸王分地許

持選掄委之顓任之乆比同封建嗣承丗爵校常調

爲重(⿱艹石)天寵襲漢貂榮分虎節卓尓良碩之才𠃔濟

承宣之羙其生也愛方召父其殁也思逺桐郷者繄

我衛輝路都監郡塔必公其人也公諱塔必迷失系

出瀚海大族王父府君諱押脫玉倫𥘉

太祖聖武皇帝龍飛朔漠合一諸部公扈翊開拓屢

樹勲伐授阿不罕部工匠緫管仍佩金符顯考府君

諱玉魯忽倫爲人膽勇善𮪍射早以丗胄爲内侍官

歳壬午

帝西征有獸扶拔潜嚙御驃■上怒合圍大蒐公蹙

獸至

帝前射而殪之■上喜甚錫百馬以旌異自是歴事

莊聖太后

憲宗皇帝以先朝勲舊爲御前緫執法毎大犒饗衣

盛服乗名馬麾纓杖肅官儀周行雲幕殊顯赫也

府君生四子公即冡嗣也公姿白晢羙髯而氣幹魁

偉膂力絶人長襲父秩出入禁闧親宻無間巳而有

言貴近納賂致殷者 上命捜索帳橐獨公衣𬒳

廪粟數斛而巳由是廉慎爲上所知已未秋

憲輴西陟棄群臣而北明年庚申

世祖皇帝北還公倉皇東播迎謁中途上素聞其

賢爲頋恤之及 登極俾就宿衛至元三禩

詔以衛封 皇姪玉隆荅失爲采邑陞州而路遂輟

公來監治旣下車以衛壤𥚹狹路郊衝㑹使軺營帳

騷屑無時不力爲撫養遺𥠖保障一切恐靡然無復

綱紀僨瘠豚上如淇控北徼無所附麗公請於朝來

隷分辨主宰汔民勞爲多由是衛以三州五縣列河

朔劇鎮明年 諸王秃忽魯南征道出淇右供頓儲

偫至駭民聽公逺迓啓其故下教申嚴衆歛迹而過

輝營帳千屯分牧共西夏則避炎潞頂冬則迎燠山

陽踐食村落輘轢州縣有不勝其撓者蓋十年于兹

公落其機牙來就約束輝民殖園竹仰供賦稅監

掩之入官少有犯民即破産抵   養民之道公

上奏力陳利害竟還民産劉     數夥徴甚

急雖破産莫克償公憫其         數不

𧇊爲申理之得免釋           惠孔

子廟兵後廢撤不復者五十載公首議修建解二驂

馬輟俸稍兩月以佐費旣迄工壯麗甲諸郡釋菜告

朔文物煌煌其蹶厥民𢑱思樂泮水貽謀後來有深

意存焉者六年入奏膚功上喜甚以

憲宗嬪賜之金玉鞶帶上駟雪鶻副焉七年河朔大

蝗衛獨不爲災識者謂德政所致其秋料民爲兵甲

衣需紬製之市闕民不易得公命以繒代

敕使以乏軍興不可曰脫有悞我則任之民頼省便

八年夏四月入覲得疾 上命皇姪阿速䚟同尚醫

來視以六月十有三日薨於上都寓舘得年三十有

九訃聞 上嗟惜者乆之遣使護䘮南歸𦵏汲縣西

郭清水之曲公姿剛毅嚴明事上忠奉毋孝平居寡

言𥬇凛不可犯及與僚吏共事有量知體通議論樂

從善無一毫自用之私要以愛養民力成就王事爲

亟知緫尹陳公祐之賢敬讓𭭕洽與其施設至事閧

興除人莫措手者即任其責不自頋惜晨起坐堂上

吏抱成牘鳬進公詢尹云何曰得即署及朝士貴種

譯語䦨翻辯論請索関不可支者不動聲色徐以數

語應之即聽决而去退食鈴閣下侍立不三數人門

庭肅然杜絶𥝠謁當時政令修舉豪強歛迹賦役均

簡俗興禮譲河淇間民物雍熈風化大行皆由公處

之以公廉揵之以勤強鎮之以安静有以致也時移

事昜人亡政存三十年間人物有𣺌然之嘆論者謂

仁者當得其壽積善常與其報公位不滿徳夀未遐

齡天之報施果何如哉予曰不然賢者必有其後一

世之短百丗之長存焉天道可必至子孫而後定者

審矣夫人月匊氏姿淑婉亦瀚海名家後公十七年

卒祔安玄堂子一人即今嗣侯塔失帖木兒女四人

長夭次適輝長玉失乃次適汲尹也先不花次適工

匠府經歴小云失不花孫二人曰不顔帖木兒曰脫

忽帖木兒女孫一曰不顔的斤𥘉公薨嗣侯甫三歳

後二載太夫人挈之謁 皇姪阿速歹令舉頭視日

曰嘉肖其父仍撫背謂曰汝蚤成立當継先業旣冠

從叔父懷逺覲

丗祖皇帝詔侍湯液扈東征有勞績至元二十五年

命襲爵官懷逺大將軍材識明敏臨事善裁决止酒

十年讀書無倦秉志挺特有過人者祗遹先志儷蹤

時彦蔚然以賢師帥称佳聲載路逹於

天朝𫎇賜府第一區賢王亦以錦衣玉帶白金爲賚

大德改號歳冬十一月以書幣走京師請於某曰孤

子無所肖似尚頼先人遺澤猥嗣爵位朝夕惴惴以

圗報爲亟惟是揄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先羙昭示永乆庶幾少有慰焉

敢百拜以銘章爲請追惟先郡公交㝡乆知行巳爲

詳義有不得辭者謹按善狀系而銘之銘曰

 金天瀚海包元精  斗極通貫氣上蒸

 地靈人傑古所稱  篤生丗賢爲國楨

爰有

真人𧺫朔庭    風雲儷景争騫騰

 維公家丗開五城  執掌天憲昭儀形

 帝前盛服麾仗纓  雲幕萬士羅天星

 肅焉約束一氣凝  日華光動劒佩鏗

 渥洼神駿天池𩿾  維藩采邑啓衛埛

 其徃視師汝則能  衛維小邦孤

 民屎事劇力莫勝  興滯𥙷罅湏力行

 繭絲保障事匪輕  今則致理宜合并

 與善知體政大經  兹焉吾分非自京

 坐鎮政有公而清  𭧂強歛跡民敉寕

 學校修舉禮讓興  吏畏民愛化大弘

 紫庭入秦報政成  賜金増秩循固應

 嬪以天御何寵筞  蝗不爲災嵗屢登

民沐膏澤如幪帡  願公福壽川方増

 一夕星殞瞠有聲  素旂南下風SKcharSKchar

 民失怗恃疇𢌿矜  昔SKchar且舞今涕零

臧孫有後事可徴  嗣侯善述德日馨

豐碑墮淚勒我銘  大書丗篤忠與貞

懷我風愛爲丗程  龜麟漠漠秋煙生

衞人户祝公之靈  桐郷丗祀何千齡

  大元中奉大夫叅知政事稷山姚氏先德碑銘

至元改號之五載秋七月憲臺肇建于以配肅天德

用昭太微執法之象■詔平章政事塔察公爲御史

大夫其裏行十有二人就舉所知以充貟數某亦忝

簉力列始識姚矦君祥於肅政堂爲人蠭閎有膽氣

勇於必爲以功名自憙尋膺才選由本臺架閣授監

察御史朱衣白簡意躍如也時■朝廷方勵精圗治

思聞讜議振折骫骳倔彊之氣君祥一旦責與志合

義激于𠂻殆以與事閧者甞與柄臣庭辨得失摧姦

發伏見於聲色不少假借彼情露氣禠落其機牙

上爲動容嘉其峭直因目之爲巴兒思國語謂其不

畏強禦威猛猶虎然且喻之曰爾後有違

太祖聖訓及干朕之紀綱者許令直逹罄所願言由

是臺閣生風士論有埋輪都亭膽落金吾之目故四

仕風憲入長秋官再尹大府皆著能聲遂進拜中奉

大夫叅知政事因不自遑暇曰愚忠朴直効用何有

致茲貴顯追念先考讀書遯丗不一見於用潜德融

光流慶後人欲報之德昊蒼罔極有求銘太史光賁

泉穸霜露之感庶幾少慰遂以銘章來請自惟君與

不肖早以義交友愛之情寔深孔懷况乆要不忘其

敢以不敏辝謹按東雍之姚系出唐宰相文貞公遐

裔逺祖伯禄甞任絳州𮗚察判官卒𦵏属縣稷山之

南陽里子孫因占藉爲邑人今姚其氏者尚餘七十

家雖莫克昭穆要之同出一𥘵風聲氣習猶可識也

君祥大父以祖竁艱於溝合别起新仟於嘉禾之北

原父韓某生十有八值金季搶攘家業蕩盡孑然以

孤童子流寓代之鴈門鄉貢進士趙公愛其姿性温

克舘之為門倩其先素以方技行府君㓜傳家學或

勸售其術以資生事曰利者人所共趍其如不可何

毉重事人命死生繫焉今以餬口計措不精之術於

其間寕寒莩死義之所不敢爲也聞者爲歎息遂安

貧處分以闡庠爲業終身不昜非道一介不取與於

人單瓢屢空進修之志不少輟由是逺迩矜式以師

儒推重之及二子稍長甞庭訓曰聖賢千言萬語牖

人於善以要領而論不過忠孝兩端而巳汝䓁其勉

旃異時立身成人恐不外是壽五十有八以疾終于

代遺嘱天福䓁起宗顯親歸𦵏先壟爲切配趙氏治

家清嚴教子孫有法君祥𥘉拜御史戒之曰古稱公

尔忘𥝠汝旣委質而臣當罄殫一心黽勉所事勿以

未亾人爲䘏俾吾追蹤陵母死之日猶生之年也君

祥亦請於憲府監察責當言路有犯無隠儻因事𫉬

譴乞不親累或以奏聞■上爲稱之曰巴兒思母子

雖生兹丗其義烈之言當於古人中求之命侍臣董

文忠傳■㫖翰林院特書其事光昭簡𠕋由是夫人

賢淑聞於時元貞元年十有二月晦考終牖下享年

八十有七生二子長曰天福即中奉君次曰天禄終

和衆縣簿男孫四人女孫二君祥之子曰祖舜終秘

監著作郎曰和尚未名女二俱適華族天禄之子

燕山馿速不歹先是君祥緫尹平陽絳即属郡封樹

墳劵凢儀制之得爲者略皆備具及母夫人之䘮方

尹真定即棄官奔赴爰奉二親祔之玄瘞旣償先志

⿺辶商展孝思維姚氏自文貞公巳來歴唐訖今餘五百

歳彯纓(⿱艹石)綬代不乏人逮鴈門府君遭罹丗故家業

中㐮復能積德絫行躬不受祉遺之子孫中奉君承

丗德之清源浚之以蠲㓗而端其本采群言之枝葉

滋之以茂實而循其能冝乎起身韋布致位卿相爲

連爲率勵薄俗而振清標也是冝銘銘曰

 岷山導江  彂源濫觴  豫樟蔽空

 起於毫𦬆  士貴尚志  再丗而昌

 天道於赫  孰爲⿱⺾⿰氵亾⿱⺾⿰氵亾  東雍之姚

 系開鉅唐  盛衰靡常  善焉降祥

 繄鴈門君  源濬流長  不饗其報

 後祉SKchar量  生丈夫子  訓以義方

 一朝𡚒飛  大我門墻  峨峨豸冠

 振朝之綱  摧姦彂伏  耻後趙張

 嬰鱗上諌   屢皂其囊   精誠耿耿

 洞逹

 帝傍     以虎喻猛   奬其忠良

 游刃恢恢   槃錯莫當   外臺雄峻

 搏擊翺翔   羣狐闖穴  一鶚撗霜

 風動百城   孰爲𭧂強   遂叅大政

 庸極寵章   豈曰子能   先代之光

 追報無及   有事顯揚   豐碑掲嶪

 勒銘煌煌   惟孝移忠   惟忠孝彰

 孝継忠傳   大渢泱泱   子孫訓之

 昭示不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