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澗先生大全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四十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四十一 秋澗先生大全文集 卷第四十二
元 王惲 撰 景江南圖書館藏明弘治刊本
卷第四十三

秋澗先生大全文集卷第四十二

 序

    與左山啇公論書序

嚮大觀所𩔖諸賢法書平生所未足於焉盡償公云

如楊少師維摩等帖天真爛熳上法二王下與魯公

争衡至縱心所欲皆寓正筆而不踰矩所謂出新意

於法度之中𭔃妙理於豪放之外知此迺悟涪公云

余書不可學學者輙筆愞而無勁氣似非虚語也因

復出坡公所書寒食詩二帖方之在顔楊兩間蘇當

爲入域之賢爾嗚呼古人不可作所得見者書蹟爲

最眞今吾左山商公掇拾於二千載後剔去纎妍而

留精偉復始終條理俾金聲玉振以集大成是又智

者之事諒非禪中有眼者疇克辦此邪弟恨不得時

時聽瑩以盡古今之變㑹歸其極耳然歸裝翩翩巳

復稇載矣至元二十年四月六日書于所寓壽宫之

道室

    上巳日林氏花圃㑹飲序

四序言謙氣有惨舒不無哀樂從違之間維暮春元

巳物華澹𧰟極夫舒樂者也故昔之人迓續維新祓

不祥於川流之上其來逺矣然例以三日為節縁不

克與已㑹者蓋㝷常焉今𡻕人和氣稔適與巳契又

可重也不揆援永和之舊例嗣舞雩之清音徴賢合

友禊飲林氏花圃尋盟而至者凢一十二人於是登

野彴酹清波折栁脫窮秉蘭即宴歌絲間發羽觴交

獻不數行四座紛然迭爲賔主酒旣酣秋澗老人継

以栁圈新唱詠四者之來并喜三樂之同集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觶侑

賔傾冠倒佩不知其不可也巳而客有稱於坐者曰

昔㑹稽諸賢禊集雖雅未免因述梗懐俯仰今昔動

終期歸盡之感今吾與子一攄厎滯増暢老懐顧知

巳而無雜賔聆歌聲而免詩苦以此方彼疑若可継

楽有所踰也是不可以不志明日弟忱輩來解酲首

賦佳篇乃以其序属予余亦以㑹鮮離多楽之不易

𠕅也筆泚餘酣率尔而作時至元二十四年𡻕在丁

亥甲午謹序

    編年紀事序

史書浩慱殆藥山然用之不盡取之不竭弟掇之者

不易區别編紀之書有不得不作者然務愽者或詳

其不必書從簡者至略其所當取斯盖漫然中無所

主故也大抵觀史者湏當見其一代興衰之自要本

不出君與相好尚治忽而已如賢否之用舎治乱之

所由生刑政之寛虐民情之所從易安危之機截若

影響此理之必然也是皆吾儒法之而為明時治平

之具者得不詳且備欤若筆之而無所用則上下數

千載之事績特断爛朝報耳卄一年余解印西歸休

焉而無所事日纉相務為業編年者尤不可斯湏而

去手遂與韓生弘因其舊編增而廣之事備於前統

明於舊若夫丗主之御天接綂輔相之登庸宅揆前

後繫属一不敢闕所謂該夫運之盛衰者則思過半

矣明年冬旣断手生曰増輯之意不可不序諸篇端

吁吾年向耄前日所進今日不𮗜其忘小子其秘之

于以備吾家藥籠中用可也時則二十四年丁亥𡻕

夏仲日序

    王氏易學集説序

先君思淵子昔SKchar民部時尚書張公諱正倫字公理日引一

叟連榻坐與之問辯甚欵察之盖講易經㫖也每叅

署已輙抱牘傍侍張公曰汝亦樂聞斯乎曰唯自是

日熟所聞遂潜玩焉造次顛沛楽之而不釋也北渡

後遇玉華王先生復得窺其門墻而覃思焉旣而有

問荅理乱之說玉華子訢然曰推是而進何憂乎不

造夫穾奥也然專静之功不可以不至藏徃知耒寔

本於此吾子其志之旣而家府屏逺人事取歴代諸

儒所傳探微頥妙日一卦為業真積旣乆静見之心

遂大以肆曰吾老矣非述何以見於後示子孫以大

受也乃組節群言使如出一手辝約而意貫諸家之

善盖無餘藴矣嗚呼易之為書三聖人憂丗而作也

其道有四互為之用然身外無可論之道道外無可

談之理天理人事不出乎日用行已之間而已是書

之集四者具列要以近人情為本使學者切身以求

用易知而不雜其於易道庶彬彬然有煒矣不肖今

亦向耄先丗庭訓墜佚無緒大懼夫不學而衰也乃

沉潜是編冠脩述之意於篇首仍題曰王氏易學集

説使後之來者知

先君學道立丗其愽文約理有如此者小子惲復續

所得以綴于後盖■先君所未見也庶幾五十家之

說左右逢原矣至元二十五年戊子春二月一百五

日序

    送信生士逹北行序

勾呉之分豫章之野有神物焉雄雯隂縵丗不多得

佩而服之可以檢非常而走光怪礪而用之可以决

浮雲而開白日當其鋒鍔翳昧沉欎於幽圄之下然

衝霄之氣不自逹於斗間雖有精鍳愽識之士安得

佩服提携檢非常而神利用者哉君子之仕也上需

志於逹而後可以見於用用則先其材之云何而後

其時之利與否也逢乎辰而匪其才何克應事㡬而

成吾務負其才而艱厥時吾固知攸徃而終有所濟

矣故伊尹不以其時而有間於所行孟軻氏不爲齊

梁不吾與而必意於速去何則天之所卑於我者如

是我烏敢自棄不力其在我者焉奚暇計其可否俟

彼有待而後我爲之應哉士逹少問學於予甞以政

試於諸生間唯士逹知所以對當時已異夫姿之敏

志之逺到也厥後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歴州郡果在夫受直罔怠其事

者之列及例歸河東又見夫居養有得噐藏諸身與

時消息者盖素所蓄積耳斯舉也又非底滯於下求

逹於上方試用於公卿之間也顧時與仕吾無所慮

矣然理有所當燭者試以吾甞從事於斯者告之夫

仕䆠雖或巧拙而其間有容力不容力者彼自然之

來吾順受而安之是則力之所不必也吾分旣尔吾

行足為即其所受而𠑽其義之所至是則力之不可

不勉而前也所勉者何用晦而明以訥為辯竭誠心

於所事見實用於當行察其機而發人之幾通吾滯

以逹人之滯不以資之微卑為嫌不以與之依附為

得盤桓居貞以俟夫君子之大受何患乎聲名之不

昭事業之不𩔰而著也於其徃也故書以為贈

    禮部尚書趙公文集序

至元丙子夏五月予考試河南道岀臨汝舘望崧樓

者再𪧐歴覧後圃緫為塵迹所謂汝海虚舟者於蒼

烟老樹間巋然獨存因得防禦趙公亭記於壁間𠋣

杖披讀者乆之令人想見承平官府之盛惜公遺文

不多見也後七年予自齊還衛日與公孫維弘杖屨

倘佯言𥬇者無時一日出耐辱集一編示予曰此先

祖通奉君之遺藁也予請而讀之者數日得辝賦古

律詩及雜著楽府等篇若干首其氣渾以厚其格精

以深不雕飾不表襮遇事遣興因意逹辝略無幽憂

憔悴尖新囏險之語信乎太平君子假楽有餘而神

明與祐者也維弘遂以集序見属予曰以遺山先生

之論之詳此固以為之足矣然士君子之學文章徳

業名為兩涂其實一致有以事業而垂丗有以文章

而名家者傳曰我欲載之空言不如見諸行事之深

切著明也吾儕孰不欲得時行道使利澤施於人名

聲昭於代盖有幸不幸遇不遇者焉如仕䆠利逹復

擅文雅以事業盛而揜其所謂文者從其重焉可也

若文彩絺紩竟不得以片善及物者其或曰若何克

為一文士而已此眞為妄人尚何知兩塗一致之理

者哉旣為其序且寓夫予之所感云先生諱思文字

庭玉明昌五年進士官至通奉大夫禮部尚書𥘉河

朔雲擾公流離兵間挺身歸國遂為徳陵所知故其

仕䆠通顯而為兩朝名徳一丗之龍門者云至元戊

子秋八月朔旦謹序

    宫禽小譜序

三百篇之作風人多引物以比事或託物以發興其

氣𩔖情性學者不可不識也是謂致知格物之道十

一年江左平宫籞禽玩畢逹京師戊寅夏予待制在

京師𫉬覩諸禽于㑹同舘之西位者凢一十七種誠

有可愛而當識者厥後珎禽竒獸陸貢川輸𡻕相望

於道彼𨽻鳥官入上林集萬年之芳枝䝉

天顔之一盻振羽和鳴固有喙同而如瘖者矣其爲

物不可爲不遇也因念九州風氣各殊其所産常異

有無亦然非遍游歴覧有終老而不識其狀與其物

之情者况耒自閩廣之逺乎伏見近年求訪嘉士車

徴幣聘𡻕亦不絶其或抱負噐業谷耕巖隱偶不及

時賢之論者未免阨窮遺逸反不若斯鳥之採擇薦

進光耀如此之幸且遇也至元廿五年戊子秋八月

壬戌偶逢江外鳥使因追作宫羽小譜叙其所觀而

識者今列于後

  秦吉了狀如大鸜鵒毛羽青黒色閃閃有光翅

   兩稍皆白翎耳與人肖耽腦上相荅及喙距

   皆黄色聲雄烈善作人語

  蘋茄児形狀毛色一與白鸚鵡同養者云性極

   乖戾

  尖尖㡌灰 -- 灰 緑色形如燕許頂毛上銳下豐髙約

   一寸故名

  百舌児狀如鴿略同毛羽蒼白花色江南三月

   間盛作聲今四月尚未鳴盖北方地寒故也

  白頭翁狀如䲳色純白喙距皆青頂毛冗細蓬

   蓬然上起故名

  柳鶯純緑色甚嬌可愛性靈如黄鶯其狀差小

  切倉子一名鐡觜児毛純赤褐色狀如雀鳴聲

   啁啾調之能頂負𥿄殻介胄人𮪍像於一欄

   内分兩陣作衝擊狀甚馴狎也

  相思児灰 -- 灰 赤色狀小如雀

  白鸚鵡一其大如鳬

  玄鶴二比常鶴差惨極清癯

  金絲鷄毛褐色上有蒼班細文疊積如鴙鷹尾

   翅末秀翠金䨇團花絶𩔖孔翠聞他鳥鳴皆

   能效之

  水老鴉形髙大如鷀體班爛脩首如夘形喙尖

   長蜿蜒俛仰絶與蛇𩔖𤓰掌則鴨也疑烏鬼

   即此也

 花鷺鷥褐色中白毛份然間出長喙趾青緑比

  鷄差小又名白嘌

  小鸕鷀純白色黒喙青足但其頸骨狀曲折為

   一曲

 料哥形毛全是鸜鵒其光彩濯濯然丹喙人耳

   作梔黄色耳後有黄眉兩抺上連於腦能作

   人語喜則兩耳開聳

 烏鷄骨與SKchar皆黒其蒼者亦然

    送薛叅軍北行序

承宣供億莫司属為切然户鮮而居衝俗SKchar而不知

教制於上而梗於下誠有所特難者焉又恒人之情

視難易為行不乗𥘉以取其名即旁縁以徼利苟安

依阿護養資歴愒日以俟代而巳丹陽薛君彦暉由

藩府SKchar從事於斯者四十餘月為人外簡朴而内廉

能供王事理民訟直而有方雖當急遽二者並行而

不相遺自始逮更猶一日然其邁迹㝷常立於能者

之行卓矣惜乎心儘公而罔間於易難用有餘而不

遑於風化因念令便於亟行化安於永乆苟使民知

義方其趍事赴功有不待致期而然者儻教有所未

至俗有所未醇能者日鮮不能者日衆而供庶事理

政務固不得一日曠弟恐物情治冝兩有不自盡者

此昔人以化為先而令次之師帥者又化令之本也

安得惟良如薛君者百有餘軰俾用焉而顓靖嘉治

焉而有餘𥙿我不以徒法為政彼不復顧難易為心

事雖衝而亦辨俗雖SKchar而可諄方之亟便特緩夫前

後之間然能使物情紓而政本固官有儀而民不輕

民不輕則吾之令行将見如流水之源矣不然使韓

范復出軄思其属處簿書米塩間雖終日無倦亦且

有所顧矣薛君行來辝飲之酒再拜以送言為𢢽因

書此以贈庶幾條治冝者聞之亦将有所頷焉卄五

年戊子冬十月晦序

    贈日者張翺序

隂陽家者流秦漢已來如五行堪輿建除叢辰暦學

天人太一等家其目雖多及臨事占决各開户牗𠮷

凶得失互皆不同故漢人顓以五行主之予因䆒其

理而爲之說曰夫太極判而五行具五行具而萬物

生一物而一五行也𦆵有所闕物不得為之物矣静

而體動而用剛柔迭制而吉凶生焉矧二氣良能以

不測為神人於其間亦一物也吾何以逭其為術也

天人之際有未易知者得之深者其理明索之淺者

其說近又世道下衰人不安分以狂妄横干中徼倖

騖于外貪者以苟得為心狷者以速逹為念詢其命

曰吾此去可亨相其時曰吾今年可動彼知其然即

順情悅主售其術而已我審彼䛕竟沾沾自喜圗一

豁隕穫為愜是天理兩滅而人欲肆矣嗚呼風俗之

移人也如是可勝嘆哉有張生翶者姿甚髙業是而

志篤語直而不隱觸數知変若夫誇嚴苟售其術而

已者挾是游行州郡億焉而多中故七子徃徃與之

顧接在翺固亦榮矣雖然吾将進翺於學鑪其粗而

造於精資之深而遺其淺不為世俗所移不以虚髙

務悅習其所已知其所未至其要安在道其在於是

矣能此将見聲光四白義置百錢坐來衆問不愈於

行而求其售乎翺曰唯有是哉然行襆巳具敢板康

節之例願先學於四方可乎於是書以為贈

    星丸漏詩序

司録判官趙㝢到任之明年置星丸木漏於衛之汲

門上仍繪采為圖携之耒謁再拜請題辝于後予以

為政有緩而似亟事有微而實著者更漏是也雖因

象制噐特挈壷氏一士之職也然天地朝昏我則司

之官民勤息我則警之上而日月運行於三百六十

度之中外而二氣渾淪磅礴於三十七萬里之表使

不出於五尺之幈百有餘丸之數非格物善政者其

能之乎予嚮官平陽亦甞創此其攷述測験知為匪

易今司録小秩也首此為務舉行廢典其儀物有足

觀者是欲勤政率先因噐警民者矣然年少氣銳當

筮仕之𥘉能推廣是心始終罔間則張希顔以夜漏

分明等數事得稱為好官貟者恐他日不難至矣至

元二十五年戊子夏六月入伏三日題

    淇奥唱和詩序

心有所思思而有所言託物以永其言者莫詩若也

曲山河君尹南樂終更将歸西山舊𨼆以吾故遂稅

駕  鐏酒談𥬇杖屨游從日夕不少間旣老日閉

心無所運用感物興懷情有弗能巳者即作爲歌詩

以示同志顧不揆乃相與賡唱迭和絫積日乆遂成

卷束緫得詩大小凢若干首曲山慮其散乱遺逸欲

命劉生琛第而爲帙且告予以爲何如予曰彼王公

大人覊旅草野之士遇其志得意滿與夫幽憤無聊

見於詞章者多矣然未免有豪宕夸毗之意幽憂憔

悴之狀吾軰不過道閑⿺辶商安命分遣興𭔃詠性情而

巳又非欲示諸它人俾後之來者萬一視所履而踐

厥迹安知不有撞破煙樓者乎巳而客有謂吾等不

以有用爲心而廢日力扵此爲可惜也予應之曰不

然是将俾予守兎園之𠕋耶削汗簡之青耶抑欲續

太玄之經耶客𥬇而不荅於是乎書以爲淇奥唱和

詩序

    老子衍義序

壬辰冬予應聘至都旣舘壽宫嗣教玄逸張公與一

杖者相陪來謁湏眉皓白氣貌魁偉敦𠔃其若樸聽

其言冲冲然殆有所深藴随見所賦詩顧非澹泊忘

言者尋西還求辭方知君為重陽宫主玄學師也旣

而其徒執老子書請見稽首再拜為致師求序取重

之懇避席拱立需命而退因勉為説云天下所謂聖

人者以其理之所在治從而出焉舎是何所望於著

書立言者哉然聖道溥愽該貫群倫其為用也為天

地立極為丗主明道要不過以静制躁以簡御䌓以

真黜偽以樸還淳以正息妄以公去𥝠以理勝慾以

法防亂而已惜也老𥅆氏潜輝柱下不出於文武周

召之時當王道中微禮壞樂崩仁殘義缺之後萬偽

並作猝莫能觀其復思逺駕流沙髙出物表抉天機

軆玄化吐辝為經過為音憰憤激自成一家之言庶

幾廓清澆偽再造堪輿之意欤雖然矯枉者必過其

正迨夫末流仁智異見户牖各開曲暢旁通肆為駕

説養生者以乆親為心尚玄者以清談為樂冝乎𣈆

史譏王政之𧇊知幾㸃河公之注今王丈蜀産皓首

玄學獨能㧞出衆流間索正歧根於治平者為多無

乃見幾而作由儒而逃墨者邪固特樂而序云

    玉淵潭讌集詩序

都城西郊佛官真舘勝槩盤欎其間有潭玉淵盖丁

氏故池也栁堤環抱滿爽嵐煙瑞靄霑漬𬓛𬒮方

秋是焉撗陳都人游觀誠為佳麗財賦緫管王侯明

之尚義好客髙出時彦甲午秋孟置酒潭上邀翰林

諸公為一日之娱旣而雨不克成懽是月晦復折簡

來召用㝷前盟也簮舄旣集風日清美紅幢翠盖間

見層出天光雲錦澹灔尊席沙鷗容與於波間幽禽

和鳴於林際若有以知野老之忘機代清唱而侑觴

也酒肴饜飫賔主胥樂煩𬓛滯慮頓然一醒清⿺辶商

曠綽有餘思然賞心樂事良難四并雅㑹清吟烏可

多得信口吐詞不計工拙諸公走筆𢋫和咸有所得

殆山隂禊事之脩幽情暢叙𥬇金谷羽觴之罰酒數

何多第以率爾居前殊愧其粃糠也八月載生明序

    易解序

易文為書廣大精㣲範圍乾度經紀丗道以一理而

含萬変辝雖有盡理則無窮故說之者吹萬不同仁

智各異要以脩辝通変近人情関丗教為切練師李

公甞為予言監丞張君在河南為衣冠清流多蔵書

得前代以易名家者數十種早治其學精占筮術北

歸以藝能得官如支離覆逆建除叢辰等𠆸有不屑

為者於是廣詢愽䆒師心自断集易解十卷于以抉

聖心而明素志■駙馬髙唐郡王天資英明雅好經

術一覽偉其述作勤至發題篇端有正大純雅本乎

仁義與經旨不殊其於丗教大有𥙷益命藩府板行

賜觀中外者無慮數百餘帙用廣發越以表其志尚

義山來属俾序其事予謂古之君子立言垂丗必藉

王公大人為之主張方能信其説而傳不朽如曲臺

礼經由獻王而明遺制毛公詩傳得河間而置學官

今張君遭遇賢王得成其美将見與大雅不群之英

異丗而同談者矣至於淵源之傳授辝理之深奥讀

者自當知之又何俟見賣兎而設喻遇俑人氏而致

問者邪元貞二年冬十一月謹題

    天徳柴氏悅親圗詩卷序

昔四子問孝於孔宣父雖因材而篤所荅各異不過

使親無所憂怡順顔情為難鄒孟氏復探源推本論

臻其極曰此身能誠則親為之悅矣意者謂儻違於

理雖奉承之至温清之勤日養二牲猶為不孝如其

愛敬交至氣和色愉則菽水乃盡其歡矣在孔孟時

去古未逺垂教警俗亦復如是况天理斵䘮人欲横

流於千載之後哉天徳柴氏上丗為邢䑓堯山人後

迁絳之曲沃逺祖有軍功以鐡劵賜其家祖諱堅金

季仕至将仕𭅺𥙿州葉縣尹生子懋字秀實以丗故

復徙居于豐治家接物廉慎有法推其贏餘尚義好

施鄉里以善士稱今夀登八秩有二配邢氏壽七十

有四生四子長曰伯璵次仲謙仲玉仲祥伯璵天性

孝友善治生與人交誠慤有終始慈祥愷悌見於顔

間清淡不樂仕進惟致養二親友愛諸弟為務至一

門之内上下安冝和樂且耽憲司廉實聞于

朝榮加旌異嗚呼丗之貪很無頼不顧父母之養且

貽親憂与夫所争僅毫髮比更相媢嫉視同氣為㓂

讎者聞柴氏之風亦知其愧赧矣雪堂禪師雖處方

外素樂君臣父子之懿喜從吾徒遊以鄉里盛事乃

繪諸圗𦘕形容其𡻕時家庭拜慶之歡将求館閣名

卿見之歌詠以序引為請予為説以勉之曰方今孝

治光𨺚仁風徳教洋溢海宇臣民感格理𫝑應尔然

雲朔之俗素号雄勁以氣義相許今論其孝友之行

固當以柴氏為稱首復能如孟氏所論誠之於身詩

人所詠不匱永錫者而SKchar力焉将見化儕𩔖而美暢

彜倫觀人風者簉名於史籍矣以是為贊倡之始云

    清香詩㑹序

道不同謀咫尺兩間渺隔千里心有所會上下八方

⿰氵専同一雲法性三藏弘教佛智大師江浙緫綂沙羅

巴者聞予名而喜之不知於渠何所取也一日介應

奉曹顯祖來約以深香閑⿺辶商與同一㑹於是開禪室

敞賔席蒲團烏机列坐其次佳釀數行意甚怡悅主

人出寳薫娱客温鑪回春楮煤凝雪牎日含暉岫雲

(⿰氵閠)先之以青桂継之以緑洋糅以熟結加之都梁

棧融沉爇氣欎膏煎黄雲作穟碧霧𪷟筵吟珮未染

鼻觀先叅或䄂籠而歛瑞或心融而氣宣於是健詩

脾却蒸湿燕飲助其淸勝志慮以之冲粹不知佛齊

勃泥婆律大食真臘占城而相去幾何通為一洞天

也衆客稽首向師曰今夕何夕餘膏䞉馥沾丐如是

有不可思議者第恐造物者訝其多取而饜飫也師

曰庸何傷且吾之爲香者衆而心香爲最曰戒香定

香慧香解脱香解脱知見香是爲五分香天之所賦

於我者如是而馨解脱知見爲妙用之極即詩所謂

天生蒸民有物有則民之秉彛好是懿徳也貴夫能

復其𥘉而爲物之靈也願此香雲徧滿空界作爲無

量佛事以奉五老香供且合三百五十𡻕之夀祺𥘉

庵七十五雷苦齋七十三閻静 軒六十三王秋澗七十一貢評事七十而爲無盡藏說法不以可

乎於是衆賔讃嘆曰昔逺師以廬阜清勝即於東林

結社絶塵清寂之士不期而至者甚衆諸人依逺遊

止獨淵明范寗召而不赴豈非有不屑者哉以今論

之衆之殽雜一也心有所局二也香色執着似累干

中三也何若師心境㕠清賔主兩忘不知我之爲香

香之為我也而以心香為主也師曰有是哉遂相與

一盧胡而别大徳元年三月吉日謹序

    送丁主簿南還序

古人以良能並稱欲以善而将其能也不然豈惟敗

事亦且有害于而身此必然理也丁生元諒主榖城

簿之明年以事抵衛來謁有頃避席而言曰弊縣僻

在漢南事雖簡山甿獵户氣甚鄙悍思有以教迪之

於是請書其廟學殿堂門廡等額乃曰歸當辦兹一

事先此之作用碇余𥘉志耳遂授書沾沾而去後七

年冬十月復見吾于京師曰嚮云而廟而學者今巳

落成且有加於前及出馮雪崖所撰學記讀未竟不

𮗜慨嘆曰一簿力之專迺致如是非有志能然乎兼

雪崖吾熟其為人慎許可記中件右恐匪徒言雖然

年少氣鋭乗势作事佀或不難至於知喜其事而不

虞其終顧其近而不思其逺無後悔者鮮矣况能保

巳成之功而享有無窮之辝乎又甞聞士之當官公

心多而取名薄者設有過舉徃徃人恕而紛解汝今

此耒遇非常之恩千百人不一二值其為幸不幸誠

不敢必所當念者此心不使有一毫之𥝠可也丁生

其勉哉如以吾言可取念之戒之将見悔尤日寡良

能並著何患乎禄秩之不吾至也旣行來辝書以為

贈是𡻕癸巳仲冬五日序

    兊齋曹先生文集序

北渡后斯文命脉主盟而不絶者頼遺老數公而已

夤縁䝉■元李諸公與進親承指授惟貽溪兌齋未

之見也及調官平陽𥝠𥨸喜幸雖不𫉬瞻拜履綦而

遺文得遂觀覧逮識公仲子輗首爲詢及謝以纂録

未就然徴文獻論家丗而𥝠淑諸人者固巳昭昭矣

先生父清軒公資豪邁以文學起家受知榮國髙公

雷李諸賢交游甚欵先生接迹詞林㓜知力學早擢

巍科旣而與遺山同SKchar東曹機務倥偬間商訂文字

未甞少輙至以正脉與之其奬藉如此後居汾𣈆閉

戸讀書屏去外物嚅嚌道真及與諸生講學一以伊

洛爲宗衆翕然從之文風爲一變後二十年予在翰

林前長葛薄子輶持遺編來謁属予序其端方得伏

讀者𠕂四不去手者累日因爲之說曰文章天下公噐

造物者不𥝠所𢌿然非淵源有自講習有素力為之

任者未易與議若先生之作其析理知言擇之精語

之詳渾㴠經㫖𭰹尚躰之工刋落陳言極自得之趣

而又抑掦有法豐約得所可謂常而知變醇而不雜

者也所可惜者古文雜詩僅三百首盖先生年方不

惑瞑廢於家又為人慎許可片言𨾏字不輕付人嚮

使展盡底藴大開文竇極其所到肆波瀾而侈光𧰟

則與元李麻劉並驅為不難矣異時版本

一出學者争光快覩俾中和之氣中融

粹盎𥙿四躰而⿺辶商獨坐如大羮玄酒𭔃

至味於淡泊者庻幾知先生之所尚云

不肖衰老懶於筆研敢直言所聞見而

知者以塞其請焉大徳二年人日謹序




秋澗先生大全文集卷第四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