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澗先生大全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四十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四十 秋澗先生大全文集 卷第四十一
元 王惲 撰 景江南圖書館藏明弘治刊本
卷第四十二

秋澗先生大全文集卷第四十一

    南鄘諸君㑹射序

君子之學貴乎有用不志於用雖曰未學可也聖門

之藝有六而射為重蓋射者男子之事志有事於四

方也近歳南鄘諸君於二仲月肄諸射事予雖不敏

亦從事其間嗚呼郷飲廢而長㓜之序乖大射廢而

君臣之義缺今之去古也逺矣欲人之知禮也難矣

兹射也匪曰嬉遊為樂将少長是序匪曰僥倖為得

将心體是正匪曰致逺為功将中鵠為善匪勝巳是

怨反諸己為賢匪酒醴是SKchar而辭養為恭匪多筭為

能而進退可度夫如是其於脩盛徳逺不肖習威儀

復郷飲而適丗用不由斯而有漸乎若夫野曠天清

露禾棲畒霜氣折膠秋聲厲木土氣充而耦同燕角

勁而弦裂張侯去百歩之外揖遜務君子之孕得之

心應之手箭如鴟呌羽若星飛雖末敏及參連神凝

剡注追騶虞牧野之風致矍相堵墻之𮗚庶幾繹巳

之志張本乎四方之事誠君子有用之一端也孔子

曰飽食終日無所用心難矣哉不有愽弈者乎為之

猶賢乎巳矧君子正已之具也哉因序其事而賡之

以歌歌曰

古道下散文武岐中原氣折兵塵飛四郊多壘乃我

責誰云武事非吾知不見東家矍相事當年凛凛無

全齊丈夫况當志四方射先禄後非吾欺只今天地

一射圃國俗靡靡從風披圗書束置奎𪧐黯弧矢髙

射騰寒輝SKcharSKchar天道旣如此智者相時行所冝又不

見臺城䧟辱古所SKchar舞于不捄髙皇危諸人清談不

適用𣈆室竟堕東門機乃知六藝射尤重丗不可廢

誠有為𭔃謝一丁相誚子恐人迂乃坐書癡

    投壷引

古之人心正意誠之學無或不在也予於投壷見之

矣壷之義三代之遺制也自諸侯至於卿大夫靡不

行焉或堂或庭野外軍中必設兩階以明賔主之禮

置壷楹間取其中也北面受矢尊其賔也兩黨相嚮

比其誠也絃以貍首殺其等也鼓以魯薛節其事也

勝欲不勝養弗能也司射申誡儆其慢也若夫左右

盍簮臨壷荷矢身跛𠋣則壷不相直也氣渙散則志

不能碇也手不端則矢弗能順也必也心正意誠神

凝於内坐與壷相當扶與矢相應故的然而中無過

不及之差豈非誠心正已之道歟且古之爲學怠墯

之氣不設於身其或少焉必有休息之具曽不以竒

滛巧令人心蕩而狂也故壷之義有足尚焉然壷

亦兵象也與射禮略同盖兵㐫戰危人情之所惡燕

飲娯賔人心之所欲也先王因其所欲而寓其所惡

於其中俾樂爲之不厭則平日之所尚乃異時之所

用也且漢唐以來愽戯之事多矣獨奕之技行于今

不廢然迹其用心傾危抵𡾟一着一機司明以之眊

乱靈臺爲之SKchar搶必决其存亡而后已傳曰性相近

也習相逺也術之不善擇也如此悲夫予自憲䑓秩

滿居閑不出者動渉旬朔時雨霽堂廬清停披之餘

無以休息用此以佐雅歌之樂庶幾動静周旋其心

一出於正方之旣飽而嬉莫知所嚮者其賢乎哉其

賢乎哉至元辛未夏六月望日序

    逰洄溪序

夫燕游觀覧蓋所以増放曠而攄煩滯也故君子所

不廢焉歳戊辰夏四月旣望時雨霽景氣清嘉苗濯

秀二麥含實翰林先生拉二三子聮𮪍出郭由郡之

西南按轡邍隰周覧物華旣而掉鞅東首㝷盟洄溪

之上於是歩蘭臯俯清流䕃佳樹藉碧草鳥嚶嚶而

遺音魚躍躍以騰水飛鳴潜泳各遂所冝悠然之思

與淵流俱而莫際其涯顥然之氣與造物遊而不知

其所極先生曰吁樂哉斯遊也於是談塵屑飛朱絃

聲𦕈從容質問不覺前席二三子怡然洽所歡充然

有所得不知老之将至日之云夕也風乎詠歸又何

啻遺塵枉而攄壅鬰者哉因援毫為之序

    帝王鏡略序

東萊云六藝之文學者之大端也其次莫如史然史

書浩愽自遷固而下不啻數百萬言學者雖資禀精

彊至於極其致而得其要者或寡矣矧童子𥘉學者

歟近讀遺山先生鏡略書所謂立片言而得要者也

其馳騁上下數千載之間綜理繁㑹數百萬言之内

駢以四言叶以音韻丗數代謝如指諸掌歴代之能

事畢矣然先生北渡後力以斯文為巳任孰謂斵大

材而就小室抵和璞而煇丘陵者乎是書之出若為

童䝉學習者之所設也然傳不云乎君子之道孰先

𫝊焉孰後倦焉循序而進有不可躐等者士人張敬

叔貧而好學家藏是書今刋之以廣其𫝊亦可以見

其用心焉爾彼𥘉學者一旦心志通逹由堂入奥又

且得愽𮗚約取之法焉是則一鏡之略不為小𥙷者

至元四年𡻕丁卯重午前二日題

    王氏藏書目録序

河南房扈王氏為衛之著姓百有餘年 祖宗以奉

反相傳略無長物逮 先君思渊子北渡后亦不治

生産怡然以閉户讀書為業聞一異書惟恐弗及其

弱冠時 先君氣志精強目覧手筆日且萬字不十

年得書數千卷或者曰藏書如是尚爾為先子曰吾

老矣為子孫計耳有能受而行之吾丗其庶矣乎丗

人知榮保其爵禄不知一跌足赤吾之族知冨宝其

金玉一慢藏巳為盗所目也何若保書之為寳乎若

子若孫由是而之焉為卿相為牧字為善人為君子

上以致君澤民下以立身行道道其在於是矣由是

而𮗚 先君立丗之志貽厥之謀何其逺且大哉嗚

呼先君去丗将近二紀不肖某今年四十有一遺

言在耳遺書在櫝感念耳昔不覺泣下因復慨嘆仕

不為進退足自樂盖所恃者此爾然置之而不力其

讀讀之而不踐其道與無書等矣𫝊曰遺子黄金滿

籝不如教之一經此誠先君之志也可不懋敬之哉

至元四年秋七月曝書于庭與児子孺校而帙之則

各從其𩔖也述書傳目録叙

    汲郡圗志引

客有過僕而問曰子之經求衛事纂集圗史所嚮欲

何為哉僕應之曰述先君之志也昔先子無恙時甞

訓某曰衛有圗經舊矣北渡巳來百訪而不一見丗

郡人也生於斯長於斯䆠學於斯聚族属於斯由宋

而金而

皇朝百有五十餘祀不謂之遺俗可乎且衞得天中

桑土之野北通燕趙南走京洛太行峙其西大河經

南河山之間盤盤焉一都㑹也及論其郡國之本

未輿地之因革牧守政教之賢否土産風俗之醇醨

山澤利益之𨼆𩔰人物古今之盛衰則藐然不知責

将誰歸至如淇水各川也而指為李河銅関近防也

而曰壁列門羗公顯號也而曰康叔塚殷溪明表也

稱太公泉共城伯國也而曰叚天子城趙越太守

也而曰越王墓淇口㑹亭也而曰衛新臺崗名愽

而祀張騫山號仙翁而歸葛氏眎𫉬嘉而曰故城以

頓方而作頓丘枋裏而為枋頭而又汲水湮而無聞

金堤蕩而失據其甚則白圭訛而為鷄黒麓謬而為

鹿迷惑忘返以至於斯可勝嘆哉是皆吾平昔欲正

之而不忘者也吾老矣終當畢此一事付之青箱無

幾先君捐 --捐舘雅志罔就嗚呼痛哉中綂建元之三

年予自堂吏來歸閑中紬繹經史得■先人所藏遺

書淚灑行間愾歎乆之曰精爽不昧有継志述事庶

少慰爾於是聚書一室研精致思蟫蠧群言外則訪

諸𦒿𪧐雜採傳記碑刻復為按行属邑以覆其所得

噫汲雄望也自康叔迄今幾二千餘𡻕其幽光潜徳

靈蹤盛蹟随陵谷起㓕不可殫紀徴文獻則墜簡已

亡懐舊俗則髙年無幾瞻言丘壠旌紀寂寥不肖何

人能發越其間哉然先子遺教不可墜也良史所載

傳信後也故特取其人物政教風俗関於治乱為後

丗之法者群分而𩔖聚之復著辨論等篇凢若干卷

題之曰汲郡志曰郡者何包上下而言也書成因自

𥬇曰諺有之家畜弊帚享之千金其不肖之謂歟然

非敢示諸作者庶幾來者志存肯搆其治梓作室以

是為樸斵坦墉之始丹艧墍茨之本可乎客唯而退

至元丙寅秋九月重陽日引

    㑹玉簮花詩序

玉簮花之名品也然唐宋以來騷人賦客歌詠不多

見豈花之種昌於近代歟較其繁昌在京師為㝡盛

豈花之性憙涼風土使之然耶當其庭軒暑退幽砌

涼新翠筳髙聳瑶花盛陳湛露氣於碧霄映仙姿於

月户素影以之輕盈芳心為之容與至若肌膚綽約

來姑仙也緑雲婆娑墜曉鬟也幽香濃逺眇不知其

幾許也其畏景便隂低昻𠋣佇意韻飄瀟如欲輕

所謂玉華同駕紛簮導以何翩風標可人占髙秋而

所安神不為之餒而敢告来者能永遵儀法不惟徳

歸於厚有以見吾皇考継述啓迪之方祖妣承家守

節揚厲無窮之意也至元三十年夏四月翰林學士

中奉大夫知

制誥同修 國史裔孫惲百拜而為之序

    南陽府瑞芝詩卷序

天地之大氣無不周也其至和純粹之極随徳感召

而禎祥之故應干上則有卿雲景星發于下則有醴

泉朱草芝為物尤瑞然産之不恒秀之而特異者盖

不一二數焉完顔公尹南陽之明年有芝産於方城

民家凢四本誠秀麗而殊常者也其駢枝連葉突如

雲興幢然盖植有累至十六七者英華韡曄顔如渥

丹可翫而愛郡之吏民視履考祥奔走庭下咸謂公

視事已耒行有以召之故也如役使時而田里安賦

歛均而物情𠃔疲痏者為之息肩方苞軆者使之不

天是慈祥愷悌之方拊循惠養之實夾洽備至感召

休徴物効靈光者也公曰方今 王澤下流皇風逺

暢意者仁厚之化行乎江漢域者衣𬒳草木昭回光

而為開先之兆也昭昭矣予何敢以當之即篚置以

聞衆復曰非常之瑞歸美於上臣分當然弗産於鄰

郊它邑而呈祥於提封㴠濡之下不蒸於顛枿棟隆

而擢芳於陂澤野人之圃亦由布宣中和導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徳化

下克靈承之自也是不可無聞於後遂繪彩靈姿求

太史紀瑞者属之俾上以頌天休滋至之繁下以見

郡守惟良之美⿺辶商余将事在申因其請楽為書諸卷

    文府英華叙

僕自弱冠時從永年先生問學先生以科舉旣廢士

之特立者當以有用之學為心於是日就通鑑中命

題或有其義而亡其辝或存其辝而意不至者課之

以為日業雖云此何時也然觀多事之際斯文有不

可廢焉者小子其勉旃及長年以来綿歴丗故愈知

先生之言為有徴至元三年予自魯返衛居閑痛悼

堕窳日以書史振勵厥志因覩古人臨大節處大事

征伐號令渙汗云為之際含章時發以之功業成而

聲名白者良𥨸慨慕焉遂断自戰國巳上迄于金取

其文字粲然適用於當丗觀法於後来者得若干首

題曰文府英華非敢妄意去取第𩔖集以廣怡說其

或從事力列属辝比事庶有効於時寔自先生之教

之中来也是不可不序四年丁卯秋孟三日引

    宋緫尹母夫人慶八秩詩序

人與天地叄所貴者生所欲者夀福全徳邵此又夀

者之可楽也予䆠游燕朔接丗家甚多至於享髙年

之安具五福之慶者緫尹宋君母夫人其一也夫人

姓魏氏濟南人出膏浸醲薫丗爲名族及歸處士貞

順儉約𬒳服僮僮早夜以中饋是承處士姿冲適楽

易以文儒重一時爲中令耶律公所知憙賔客楽施

予尊爼談詠有承平故家風味故軒事填咽鶴盖交

隂於門者無虚日夫人躬儉内𦔳壷儀有則賔至率

撃鮮供具佳肴名醸齊㓗嚴整未常計家有無俾不

足於賔所也處士甞與客語乆夫人適幈户間有所

聞客去即曰直諒易言我雖誠人則有愛𢙣焉𠕅思

可也其順成輔佐君子至意𩔖多此子四俱教之讀

書雖出就外傳庭訓之際以孝悌忠信為主曰孝者

行之源悌者順之至忠者臣道之極信又朋友所湏

以成者立身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名本其在於是汝等敬之勉之古稱

隂教有助夫人之謂也長曰漢臣河南府路緫管忠

勤長厚不𩔖今人次魯臣愿而克家恬於仕進次唐

臣才碩有幹局侍儀司法物庫使次楚臣愽學多藝

能有處士風

上邸潜時以琴阮侍左右有年今以致養日嚴為事

夫人今年壽登八秩康寕精爽髪微艾容睟然飲啖

如五六十人𡻕時拜慶子孫滿前斑衣彩䄂鴈行玉

立其團欒香火之情雍肅閨門之化融融洩洩萃於

一堂之上不謂福全徳邵可乎吾是知召南美化本

於正始而有麟趾鵲巢之應洪範之九五根於攸好

徳一言而夀為五福之尊禎祥有自於宋氏槩可見

矣求諸公賦詩歌詠其所貴可楽之羙屬惲而為之

    緫尹湯侯月臺圗詩序

蘇門山水明秀為天下甲盖有東南佳麗潇洒之勝

而無卑溼蒸炎之苦誠中州之江南也湧金門外西

南行三里而近曰蘇氏别墅中有大石月如周列座

鼓八因得名曰月臺其形勝大槩溪環竹外山𠋣雲

旓空翠湖光動盪無際蒼烟白鳥容與鳴集渡野彴

穿林篁而入中鑿蓮溏削方洲構(“冉”換為“冄”)亭其上青梅蒼檜

四面間植竒花異卉繍錯其下牡丹臺酴醿洞又為

東西别圃春則醉其香夏則清其暑秋月可翫冬梅

可探而賞也四時之景皆新而其楽亦無窮也暮春

𥘉郡人遊歴始于百泉曉翠經柳湖𩀱塘梅溪而南

迄焉止息故共頭月臺寔為一方首尾之冠至元丙

子春予自晉東還取道共城友人於焉觴予為一日

留覩其廢磑修復堰蹊髙敞雲烟竹樹光賁疇昔詢

之知為府尹湯侯易而主也是年冬與湯㑹燕出所

繪月臺圗且曰爲仕䆠牽率罔𫉬徜徉其間以遂𥘉

心今欲求諸公題詠庶見其素藴雖南北東西時得

展玩猶一到其中也吾子爲我序之甞念天壤間佳

境幽人勝士樂之而不能有豪宗貴族有之而不暇

樂三十載間吾見此四易主矣不知當時賔從輪蹄

凡幾徃返得窮雲烟魚鳥之𧼈彼幽人勝士暢情適

意不以物之有無爲楽而貴游豪宗雖有之能遂其

樂而樂方爲巳有雖然今君以才術通顕投功名之

㑹膺長沙方岳之𭔃而能以此爲懐豈他時倦游知

止之心急流勇退之舉将張本於斯歟十四年上元

日序

    愽古要覧序

予性澹癖無他嗜好獨扵古𢑱噐愛而不置雖造次

必摩挲瞪視辨其銘欵為何代何物間有𠩄得則悚

然起敬想見當時氣象令人有不能巳者弟𠩄見不

廣䆒其義未詳耳十四年春余入翰林四十有七日

侍左丞相耶律公扵玉堂坐間出宣和愽古啚三十

卷示予因假以帰與院史趙復取鍾鼎韻歐陽子薛

尚功欵誌吕氏愽古李羣舒考右等圗㕘讀而莭約

之觀其制作之精㣲錫用之𠩄以篆籕之古而不苛

文章之雅而不廹取物象形垂儆萬世其為法𭰹且

逺矣因念三代吾不淂而見之淂見是噐斯可矣矧

㣲辭奥旨引㩀攷證扵粲昭著生平𠩄疑前賢或闕

而莫可致詰者一覧而盡得怡然理順渙焉冰𥼶筆

削既巳従其𩔖而作若干卷題之曰愽古要覧客有

過而𥬇曰子之學弃俗尚従寂寞惟恐其不古也其

如適越而冠章甫何予應之曰不然方今

明天子御極神聖慈武撫四海而有之禮噐縟典将

維新是啚一日告功神明郊祀饗献之禮行有每事

而問者拠𠩄淂而告之曰此鼎也𢑱也卣也匜也爵

也罍也犧也象也如是而已其扵魯兩生間安知無

一日之長乎客𥬇而退扵是乎書以為序

    書𦘕目録序

豋崑崙之墟者知宇宙之大臨滄海之渊者見魚龍

之富故達人大觀必扵物之𠩄萃而𦤺意焉乃䏻竆

古今之変極天下之𮗚否則與管窺䓁耳若夫厯代

之法書名盡唐以太宗SKchar好之篤宋以徽庙躭湎之

甚搜訪百至品苐装潢比三代傳宝至陪塟昭𨹧閟

蔵内殿仍置官典校署之曰秘省何其崇㢤當時自

非寵錫貴近賜觀諸王思欲頍首一闚胡可淂已且

唐迄今五百有餘𡻕𦍒而存者又無㡬唐亡而五季

宋殘而金源氏金滅而

國朝興其間兵乱相継散亡劘烬又不可勝紀

聖天子御極十有八年當至元丙子春正月江左平

冬十二月圗書禮噐並送亰師■𠡠平章太原張公

兼領監事仍以故左丞相忠武史公子杠為之貳尋

詔許亰朝士假觀予適調官都下日飽食無事遂與

左山啇台符叩閤披閱者竟日凡淂二百餘幅書字一百

四十七幅𦘕八十一幅怡然有𠩄淂冲然𥼶𠩄願精爽洞達滯

思為一攄所謂升崑顛而見洪𮎰之大俯⿰氵𡨋渤而駭

光怪之多也嗚呼三光五岳之氣緼絪盤礴發扵人

為精華𫝊扵代為英物以数百載萃聚韞蔵之盛積

而為崇丘澮而為渊府一旦顒顒然拭目而觀可謂

千載一遇也因念人與事機其㑹与否皆有数存其

間九年春予一夕夢謁平章張公名易字仲一太原人扵府苐

之東堂酒数行發書一櫃示予皆彩啚繪本金文玉

牒今觀中秘𠩄有璀璨輝赫與夢中𠩄見者盡同吁

亦異㢤𫝊曰SKchar欲将至有開必先信㢤斯言也作書

盡目録序

    故翰林斈士河東南北路宣抚使張公挽

    詩序

𡻕甲寅冬先生𬒳故經畧史公至過衛惲以諸生贄

文上謁承顧睞獨異逮中綂辛酉先生自河東宣撫

改授翰林學士兼中書省叅議其秋惲亦以都司就

列機務之暇接論思殊欵至元二年公以前東平宣

慰起復簽山東等路行省事適惲從事在魯又奉間

燕者兩月六年已已冬不肖應御史辟出真定候公

於頥齋尊酒從容言𥬇竟見因及西臺故事時公精

力未衰慨然經丗之懐尚眷眷不置也厥後惲官平

陽飫聞公填撫時政績章章在人心不去者甚悉私

念自甲寅迄壬申𡻕廿年間與公㑹合者五聮事者

𠕅似不偶然也故知公為頗詳公資剛嚴有經濟噐

業遇事風生果於断劃其庭議剴切矯矯有長孺志

節至扶善良嫉姦𢙣又似夫王義方對仗時辭氣生

平素藴在河東展也盡至今三晉間愛仰如神明乃

以霹𮦷手目焉雖時致齟齬其耿耿自信不疑者氣

終不少下公殁后三年甥王革來過追惟疇昔愴然

動零落丘山之感余亦爲歔欷也想遺直之不復悼

斯文之如綫勉爲哀挽庶荅顧遇知巳之厚且代封

龍招來之此二魂而有靈鍳兹哀悃公字耀卿姓張氏

太原友城人早舉進士聲藉場屋間旣而以臺掾進

爲入儀觀秀偉山立揚休望而知爲正人端士夀八

十終鎮州頥齋其自號云不書名貴之也至元丁丑

秋謹序

    趙徳明母劉氏慶八十詩序

人皆以壽為楽然使吾親夀壽而康寕兹人子之至

楽也鼔邑趙君徳明予官晉府時幕從事也每與之

接不下帶而存者皆和氣愉色其臨事行巳洞洞属

属若持SKchar奉玉惟恐弗勝予異之而不及問戊寅春

會京師稱其母劉氏金進士都水監勾之女穰縣簿

𦒿徳唐甫之妹年雖髙聦明安健紉縫在手不持杖

作筯力先懐逺府君不幸早丗三十年間昶曁二弟

靖炳頗試所歷及有孫六人女孫二人重孫二重女

孫六同居無間言是皆母氏慈愛恭儉隂教有方之

力也昶等不肖愧弗能紆青拖紫儋爵析圭以𩔰榮

為養用報劬勞之徳今𡻕夀開八秩将南歸省慶尚

頼賢士夫見之歌詠歸慰母心以為閭里光予告之

曰夀福冨貴衆人之所欲也若今之冨貴似可求而

得唯夀與福命之於天不可幸而致彼髙明家雖三

牲日養未免使親有顧慮可憂之慼崇髙而安者子

孫多親不待之嘆今君職雖卑禄雖薄與仲弟軰怡

然以志為養其樂也融融吾知案上一杯菽水過於

五鼎七牢矣時也恒山之陽滹池之濵風和而晝明

鳥嚶而華粲緑萱婆娑於堂背舞䄂欄斑於SKchar下朝

而𠋣其門夕而𠋣其廬俟子之來歸君其行矣試以

吾言語諸郷人而曽閔和樂之氣将有聞風而興起

者焉至元十五年季春清明日序

    㓗古老人注難經序

醫之有難素猶六經之有春秋易也書雖盡言言不

極意神而化之存乎其人㓗古張先生醫師之大學

也以是書注釋雖愽未免有仁智殊見體用不回之

間於是研思凝神探索玄奥發遺意於太素之𥘉出

妙理於諸家之表使體用一源得失兩判復随其疾

證附以禁忌方論述經解廿四卷先生髙弟東垣老

人以其書授羅君謙甫兵後文多墜簡及得田氏口

傳易水遺㫖百餘條苴𥙷脱漏遂爲完書予甞觀其

㫖要顧天下之事未有不極其理而能臻於妙者矧

醫術精微主司萬命惟其至精非一丗之所能俻惟

其至微非一賢之所能窮故軒歧開天如大易之書

其卦越人撮要猶三𫝊之賛其經迨㓗古講解古今

之善傳注之能事畢矣誠生民之命脉醫學之淵㑹

也嗚呼毉固難事學即能至至於提挈造化㑹歸一

身如秦扁闚五臓而洞癥結察形聲而辨死生推原

本自心融手應坐収神聖康濟之功要以理明學愽

精詣其極有不期然而然者其功用之實咸在是書

學者冝盡心焉而太史公稱扁之術得於餌桑君之

薬飲上池之水特以診視為名恐未之思尔謙甫将

板行以夀其傳求題諸篇端予嘉其學術及物之外

能光昭師道如是可謂知本也巳先生諱元素易水

人㓗古其自號云至元十七年𡻕次庚辰中伏日序

    宋東溪墨梅圗引

性之所得於天有不行而至不學而能者况託物游

藝意存所寓者哉緫尹漢臣善寫梅樂之終身而不

厭且梅以墨繪黯淡枯寂無聲色𦤀味可嗜而恱盖

性之所得有不容自巳者余甞踏雪過南溏入東閤

主人開樽小酌醉中出示所製溪雪春風等圗亦以

淡僻故為把玩者乆之覺冷香踈影動蕩於几案門

令人翛然有孤山籬落之想後考試洛陽復與君㑹

府署之梅花堂庭之所植者皆是也因舉觴相属曰

南梅之淵薮又乆官於此殆將俾使君移船花光

臻超然之極致耶東歸悉以近作贐予其風味之勝

潇洒之工又非向時呉下矣及入汳觧裝盡為好事

者索去嗚呼君今已矣梅寕復得邪其弟唐臣義夫

輩追憶風流事亡如存聮綴遺墨求名士夫題詠将

昭大兄游藝之美耒属引其端漢臣於余契乆且敬

故知為人頗詳君天姿誠悃與人交有終始於修身

齊家孝友純至一門之中融融怡怡以及於政是知

託物寓意於𡻕寒三友之間者不徒模寫形似俾自

得之𧼈冠時人而名後丗也十七年立秋日秋澗序

    新修調元事鑑序

土之有志於道者當以聖人為則有志於天下者當

以宰相自期降是夫何言焉然宰相者輔天子坐廟

朝經綸一丗豈偶然哉是在彼者得之為有命而在

我者烏得而不盡之哉况相之為任正已以格君心

之非進賢以盡知人之鑑理物以代天地之化

以成天下之務尤需以學術而為之先若不學無術

則闇於政體是最大臣之所深敝故賢如𫝊説典學

𥘉終聖若周公思兼四事逮夫叔丗多故大學之道

不明於上爕理化為權衡論思變成機務相之徳業

其所存而不亡者幾希矣此事鑑之所以作也嗚呼

三代而上如禹益稷契其謨猷徳業光極臣道日星

麗天尚何議擬故断自殷周巳來終之近代上下千

有餘載間其相之賢否具列無遺俾歴朝之用舎一

代之安危前後鱗差易於即見至若善或當與詳其

所可法𢙣或可奪書其所由然凖以䕫契伊周之所

行断以孔孟諸儒之正論間以臆見附之要本徳學

材識公明正大以道事君為事業經綸之最至如遭

際聖傑不善更化祇以權謀功利為尚雖濟一時而

不可多得終非鑑之所先務也僕老矣壯而所期見

於丗者百不能一必故朝夕覃思是編庶成一書亦

畎畒不忘之心也俾後之君子有志於斯民者識前

言而明治體稽徃行而處事機其於衮聀不無少有

𥙷焉至元二十年𡻕次癸未夏六月十有七日序

    顔魯公書譜序

古人以書學名家者甚衆今獨取魯公而譜之者重

其人以有閞於風教故也兼公之書上則闚三蒼之

餘烈中則造二王之微妙下則極古今書法之變復

濟之以文章氣節之美故後人作之終莫能及東坡

云評書兼論其平生苟非其人雖工不貴昔莆陽鄭

樵甞集公代有金石刻得七十有五予之耳聞目覩

洎有其名而亡其書者得六十有二備録家藏實有

五十有一只以憺僻酷愛營求三十年之乆𦂯所得

如是念其SKchar之無力自非夤縁物聚於所好亦巳難

矣嗚戯公之書今存於丗者無幾加之𡻕刓月敝有

劘㓕而已可勝惜哉若夫千金之璧為丗重寳人能

碎而不靳者以求而可復有也若公之書寕復載得

邪故余作譜按公春秋與所書碑刻𡻕月官封詳考

而次第之俾觀者知公之書因物賦形變態百出其

胷中忠義之氣葱葱鬰鬰散於筆墨之閒者至終老

而不少衰所謂止見性情不見文字令人想見當時

氣象有興起而不能已者是不亦閞於風教者乎譜

旣成客有過予而問曰二王乃眞行之祖顔陳縱横

曽不踰矩SKchar若即而爲法乎余曰不然孔子吾徒之

願學也然升堂入室固當有序若即此而求臨池之

妙則思過半矣客謝而退至元癸未得伏日序

    衞生寳鑑序

醫與造化叅學之精者爲難至著書垂訓兾後丗必

然之用者爲尤難羅君謙甫東垣先生之髙弟甞謂

予言𥘉授簡席下東垣曰汝将爲爲人之學欤聞道

之士欤請曰走雖不敏幸䝉先生與教理之深詣廼

所願也故十年間雖祁寒盛暑親炙不少輟眞積力

乆盡傳其𥝠潄不傳之妙大抵人之疢疾不外夫隂

陽変徴我䏻叅兩聞㑹一身推窮其所受根源方爲

可爾用是以所得驗於日用之間如敵在目中然後

審薬為攻未甞不如吾之所必取也因集為一書題

曰衛生寳鑑曰辨誤者證丗之差謬明其理之所自

也曰擇方者别夫薬之精粗寒燠以酌其疾證之冝

否也曰紀驗者述其巳之拯料與彼之深淺見其功

効之實也僕平昔所得者如是吾子其為我序之予

聞醫之為學右聖賢致知格物之一端也軒岐巳來

難素靈樞等書累數千萬言自非以醫為巳任者孰

克而䆒之若羅君者可謂以醫為任而䆒其理之所

自欤昔王彦伯醫聲旣白列三四竈煑薬於庭老㓜

塞門來請彦伯曰𤍠者飲此寒者飲此風者氣者各

飲此初不計其醻謝今羅君亦以道心濟物復能著

書垂後兾必然之用其仁心普眼當與彦伯同流其

誰曰不然故樂為題其端云至元癸未𡻕清明日序

王彦伯酉陽雜爼云唐人為道士善醫術



秋澗先生大全文集卷第四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