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中吟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秦中吟十首 並序
作者:白居易
本作品收錄於《白氏長慶集/卷002

貞元、元和之際,予在長安,聞見之間,有足悲者。因直歌其事,命為《秦中吟》。

議婚[编辑]

天下無正聲,悅耳即為娛。
人間無正色,悅目即為姝。
顏色非相遠,貧富則有殊。
貧為時所棄,富為時所趨。
紅樓富家女,金縷繡羅襦。
見人不斂手,嬌癡二八初。
母兄未開口,已嫁不須臾。
綠窗貧家女,寂寞二十餘。
荊釵不直錢,衣上無真珠。
幾回人欲聘,臨日又踟躕。
主人會良媒,置酒滿玉壺。
四座且勿飲,聽我歌兩途。
富家女易嫁,嫁早輕其夫。
貧家女難嫁,嫁晚孝于姑。
聞君欲娶婦,娶婦意何如?

重賦[编辑]

厚地植桑麻,所要濟生民。
生民理布帛,所求活一身。
身外充征賦,上以奉君親。
國家定兩稅,本意在憂人
厥初防其淫,明敕內外臣:
稅外加一物,皆以枉法論。
奈何歲月久,貪吏得因循。
浚我以求寵,斂索無冬春。
織絹未成匹,繰絲未盈斤。
裏胥迫我納,不許暫逡巡。
歲暮天地閉,陰風生破村。
夜深煙火盡,霰雪白紛紛。
幼者形不蔽,老者體無溫。
悲端與寒氣,併入鼻中辛。
昨日輸殘稅,因窺官庫門:
繒帛如山積,絲絮似雲屯。
號為羨餘物,隨月獻至尊。
奪我身上暖,買爾眼前恩。
進入瓊林庫,歲久化為塵!


傷宅[编辑]

誰家起甲第,朱門大道邊?
豐屋中櫛比,高牆外回環。
累累六七堂,棟宇相連延。
一堂費百萬,鬱鬱起青煙。
洞房溫且清,寒暑不能幹。
高堂虛且迥,坐臥見南山。
繞廊紫藤架,夾砌紅藥欄。
攀枝摘櫻桃,帶花移牡丹。
主人此中坐,十載為大官。
廚有臭敗肉,庫有貫朽錢。
誰能將我語,問爾骨肉間:
豈無窮賤者,忍不救饑寒?
如何奉一身,直欲保千年?
不見馬家宅,今作奉誠園。


傷友[编辑]

(又云傷苦節士)

陋巷孤寒士,出門苦棲棲
雖雲志氣高,豈免顏色低。
平生同門友,通籍在金閨。
曩者膠漆契,邇來雲雨睽。
正逢下朝歸,軒騎五門西。
是時天久陰,三日雨淒淒。
蹇驢避路立,肥馬當風嘶。
回頭忘相識,占道上沙堤。
昔年洛陽社,貧賤相提攜。
今日長安道,對面隔雲泥。
近日多如此,非君獨慘淒。
死生不變者,唯聞任與黎。


不致仕[编辑]

七十而致仕,禮法有明文。
何乃貪榮者,斯言如不聞?
可憐八九十,齒墜雙眸昏。
朝露貪名利,夕陽憂子孫。
掛冠顧翠緌,懸車惜朱輪。
金章腰不勝,傴僂入君門。
誰不愛富貴? 誰不戀君恩?
年高須告老,名遂合退身。
少時共嗤誚,晚歲多因循。
賢哉漢二疏,彼獨是何人?
寂寞東門路,無人繼去塵。


立碑[编辑]

勳德既下衰,文章亦陵夷。
但見山中石,立作路旁碑。
銘勳悉太公,敘德皆仲尼
複以多為貴,千言直萬貲。
為文彼何人,想見下輩時。
但欲愚者悅,不思賢者嗤。
豈獨賢者嗤,乃傳後代疑。
古石蒼苔字,安知是愧詞!
我聞望江縣,曲令撫煢嫠,
在官有仁政,名不聞京師。
身歿欲歸葬,百姓遮路歧。
攀轅不得歸,留葬此江湄。
至今道其名,男女涕皆垂。
無人立碑碣,唯有邑人知。


輕肥[编辑]

意氣驕滿路,鞍馬光照塵。
借問何為者,人稱是內臣。
朱紱皆大夫,紫綬或將軍。
誇赴軍中宴,走馬去如雲。
樽罍溢九醞,水陸羅八珍。
果擘洞庭橘,切天池鱗。
食飽心自若,酒酣氣益振。
是歲江南旱,衢州人食人!


五弦[编辑]

清歌且罷唱,紅袂亦停舞。
趙叟抱五弦,宛轉當胸撫。
大聲粗若散,颯颯風和雨。
小聲細欲絕,切切鬼神語。
又如鵲報喜,轉作猿啼苦。
十指無定音,顛倒宮徵羽。
坐客聞此聲,形神若無主。
行客聞此聲,駐足不能舉。
嗟嗟俗人耳,好今不好古。
所以綠窗琴,日日生塵土。


歌舞[编辑]

秦中歲雲暮,大雪滿皇州。
雪中退朝者,朱紫盡公侯。
貴有風雲興,富無饑寒憂。
所營唯第宅,所務在追遊。
朱輪車馬客,紅燭歌舞樓。
歡酣促密坐,醉暖脫重裘。
秋官為主人,廷尉居上頭。
日中為一樂,夜半不能休。
豈知閿鄉獄,中有凍死囚!


買花[编辑]

帝城春欲暮,喧喧車馬度。
共道牡丹時,相隨買花去。
貴賤無常價,酬直看花數:
灼灼百朵紅,戔戔五束素。
上張幄幕庇,旁織笆籬護。
水灑複泥封,移來色如故。
家家習為俗,人人迷不悟。
有一田舍翁,偶來買花處。
低頭獨長歎,此歎無人喻:
一叢深色花,十戶中人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