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氏長慶集/卷00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一 白氏長慶集
卷二 諷諭二 古調詩五言,凡五十八首
卷三 

續古詩十首[编辑]

[编辑]

戚戚復戚戚,送君遠行役。
行役非中原,海外黃沙磧。
伶俜獨居妾,迢遞長征客。
君望功名歸,妾憂生死隔。
誰家無夫婦,何人不離拆。
所恨薄命身,嫁遲別日迫。
妾身有存歿,妾心無改易。
生作閨中婦,死作山頭石。

[编辑]

掩淚別鄉里,飄颻將遠行。
茫茫綠野中,春盡孤客情。
驅馬上丘,高低路不平。
風吹棠棃花,啼鳥時一聲。
古墓何代人,不知姓與名。
化作路傍土,年年春草生。
感彼忽自悟,今我何營營。

[编辑]

朝采山上薇,暮采山上薇。
歲晏薇亦盡,來何所爲。
坐飲白石水,手把青松枝。
擊節獨長歌,其聲清且悲。
櫪馬非不肥,所苦縶維。
豢豕非不飽,所憂竟爲犧。
行行歌此曲,以慰常苦

[编辑]

雨露長纖草,山苗高入雲。
風雪折勁木,澗松摧爲薪。
風摧此何意,雨長彼何因。
百丈澗底死,寸莖山上春。
可憐苦節士,感此涕盈巾。

[编辑]

窈窕雙鬟女,容德俱如玉。
晝居不閾,夜行常秉燭。
氣如含露蘭,心如貫霜竹。
宜當備嬪御,胡爲守幽獨。
無媒不得選,年忽過三六。
歲暮望漢宮,誰在黃金屋。
邯鄲進女,能唱黃花曲。
一曲稱君心,恩榮連九族。

[编辑]

栖栖遠方士,讀書三十年。
業成無知己,徒步來入關。
長安多王侯,英俊競攀援。
幸隨眾賓末,得廁門館間。
東閣有旨酒,中堂有管絃。
何爲向隅客,對此不開顏。
富貴無是非,主人終日歡。
貧賤多悔尤,客子中夜嘆。
歸去復歸去,故鄉貧亦安。

[编辑]

涼風飄嘉樹,日夜減芳華。
下有感秋婦,攀條苦悲嗟。
我本幽閒女,結發事豪家。
豪家多婢僕,門內頗驕奢。
良人近封侯,出入鳴玉珂。
自從富貴來,恩薄讒言多。
冢婦獨守禮,群妾互奇衺。
但信言有玷,不察心無瑕。
容光未銷歇,歡愛忽蹉跎。
何意掌上玉,化爲眼中砂。
盈盈一尺水,浩浩千丈河。
勿言小大異,隨分有風波。
閨房猶復爾,邦國當如何。

[编辑]

心亦無所迫,身亦無所拘。
何爲腸中氣,鬱鬱不得舒。
不舒良有以,同心久離居。
五年不見面,三年不得書。
念此令人老,抱膝坐長吁。
豈無盈樽酒,非君誰與娛。

[编辑]

攬衣出門行,遊觀遶林渠。
澹澹春水暖,東風生綠蒲。
上有和鳴,下有掉尾魚。
一何樂,鱗羽各有徒。
而我方獨處,不與之子俱。
顧彼自傷己,禽魚之不如。
出遊欲遣憂,孰知憂有餘。

[编辑]

春旦日初出,曈曈耀晨輝。
草木照未遠,浮雲已蔽之。
天地黯以晦,當午如昏時。
雖有東南風,力微不能吹。
中園何所有,滿地青青葵。
陽光委雲上,傾心欲何依。


秦中吟[编辑]

貞元、元和之際,予在長安,聞見之間,有足悲者。因直歌其事,命為《秦中吟》。

議婚[编辑]

天下無正聲,悅耳即為娛。
人間無正色,悅目即為姝。
顏色非相遠,貧富則有殊。
貧為時所棄,富為時所趨。
紅樓富家女,金縷繡羅襦。
見人不斂手,嬌癡二八初。
母兄未開口,已嫁不須臾。
綠窗貧家女,寂寞二十餘。
荊釵不直錢,衣上無真珠。
幾回人欲聘,臨日又踟躕。
主人會良媒,置酒滿玉壺。
四座且勿飲,聽我歌兩途。
富家女易嫁,嫁早輕其夫。
貧家女難嫁,嫁晚孝于姑。
聞君欲娶婦,娶婦意何如?

重賦[编辑]

厚地植桑麻,所要濟生民。
生民理布帛,所求活一身。
身外充征賦,上以奉君親。
國家定兩稅,本意在憂人
厥初防其淫,明敕內外臣:
稅外加一物,皆以枉法論。
奈何歲月久,貪吏得因循。
浚我以求寵,斂索無冬春。
織絹未成匹,繰絲未盈斤。
裏胥迫我納,不許暫逡巡。
歲暮天地閉,陰風生破村。
夜深煙火盡,霰雪白紛紛。
幼者形不蔽,老者體無溫。
悲端與寒氣,併入鼻中辛。
昨日輸殘稅,因窺官庫門:
繒帛如山積,絲絮似雲屯。
號為羨餘物,隨月獻至尊。
奪我身上暖,買爾眼前恩。
進入瓊林庫,歲久化為塵!

傷宅[编辑]

誰家起甲第,朱門大道邊?
豐屋中櫛比,高牆外回環。
累累六七堂,棟宇相連延。
一堂費百萬,鬱鬱起青煙。
洞房溫且清,寒暑不能幹。
高堂虛且迥,坐臥見南山。
繞廊紫藤架,夾砌紅藥欄。
攀枝摘櫻桃,帶花移牡丹。
主人此中坐,十載為大官。
廚有臭敗肉,庫有貫朽錢。
誰能將我語,問爾骨肉間:
豈無窮賤者,忍不救饑寒?
如何奉一身,直欲保千年?
不見馬家宅,今作奉誠園。

傷友[编辑]

(又云傷苦節士)

陋巷孤寒士,出門苦棲棲
雖雲志氣高,豈免顏色低。
平生同門友,通籍在金閨。
曩者膠漆契,邇來雲雨睽。
正逢下朝歸,軒騎五門西。
是時天久陰,三日雨淒淒。
蹇驢避路立,肥馬當風嘶。
回頭忘相識,占道上沙堤。
昔年洛陽社,貧賤相提攜。
今日長安道,對面隔雲泥。
近日多如此,非君獨慘淒。
死生不變者,唯聞任與黎。

不致仕[编辑]

七十而致仕,禮法有明文。
何乃貪榮者,斯言如不聞?
可憐八九十,齒墜雙眸昏。
朝露貪名利,夕陽憂子孫。
掛冠顧翠緌,懸車惜朱輪。
金章腰不勝,傴僂入君門。
誰不愛富貴? 誰不戀君恩?
年高須告老,名遂合退身。
少時共嗤誚,晚歲多因循。
賢哉漢二疏,彼獨是何人?
寂寞東門路,無人繼去塵。

立碑[编辑]

勳德既下衰,文章亦陵夷。
但見山中石,立作路旁碑。
銘勳悉太公,敘德皆仲尼
複以多為貴,千言直萬貲。
為文彼何人,想見下輩時。
但欲愚者悅,不思賢者嗤。
豈獨賢者嗤,乃傳後代疑。
古石蒼苔字,安知是愧詞!
我聞望江縣,曲令撫煢嫠,
在官有仁政,名不聞京師。
身歿欲歸葬,百姓遮路歧。
攀轅不得歸,留葬此江湄。
至今道其名,男女涕皆垂。
無人立碑碣,唯有邑人知。

輕肥[编辑]

意氣驕滿路,鞍馬光照塵。
借問何為者,人稱是內臣。
朱紱皆大夫,紫綬或將軍。
誇赴軍中宴,走馬去如雲。
樽罍溢九醞,水陸羅八珍。
果擘洞庭橘,切天池鱗。
食飽心自若,酒酣氣益振。
是歲江南旱,衢州人食人!

五弦[编辑]

清歌且罷唱,紅袂亦停舞。
趙叟抱五弦,宛轉當胸撫。
大聲粗若散,颯颯風和雨。
小聲細欲絕,切切鬼神語。
又如鵲報喜,轉作猿啼苦。
十指無定音,顛倒宮徵羽。
坐客聞此聲,形神若無主。
行客聞此聲,駐足不能舉。
嗟嗟俗人耳,好今不好古。
所以綠窗琴,日日生塵土。

歌舞[编辑]

秦中歲雲暮,大雪滿皇州。
雪中退朝者,朱紫盡公侯。
貴有風雲興,富無饑寒憂。
所營唯第宅,所務在追遊。
朱輪車馬客,紅燭歌舞樓。
歡酣促密坐,醉暖脫重裘。
秋官為主人,廷尉居上頭。
日中為一樂,夜半不能休。
豈知閿鄉獄,中有凍死囚!

買花[编辑]

帝城春欲暮,喧喧車馬度。
共道牡丹時,相隨買花去。
貴賤無常價,酬直看花數:
灼灼百朵紅,戔戔五束素。
上張幄幕庇,旁織笆籬護。
水灑複泥封,移來色如故。
家家習為俗,人人迷不悟。
有一田舍翁,偶來買花處。
低頭獨長歎,此歎無人喻:
一叢深色花,十戶中人賦!


贈友五首[编辑]

一年十二月,每月有常令。
君出臣奉行,謂之握金鏡。
由茲六氣順,以遂萬物性。
時令一反常,生靈受其病。
周漢德下衰,王風始不競。
又從斬晁錯,諸侯益強盛。
百里不同禁,四時自為政。
盛夏興土功,方春剿人命。
誰能救其失,待君佐邦柄。
峨峨象魏門,懸法彜倫正。
銀生楚山曲,金生鄱溪濱。
南人棄農業,求之多苦辛。
披砂復鑿石,矻矻無冬春。
手足盡皴胝,愛利不愛身。
畬田既慵斫,稻田亦懶耘。
相攜作遊手,皆道求金銀。
畢竟金與銀,何殊泥與塵。
且非衣食物,不濟饑寒人。
棄本以趨末,日富而歲貧。
所以先聖王,棄藏不為珍。
誰能反古風,待君秉國鈞。
捐金復抵璧,勿使勞生民。
私家無錢爐,平地無銅山。
胡為秋夏稅,歲歲輸銅錢。
錢力日已重,農力日已殫。
賤糶粟與麥,賤貿絲與綿。
歲暮衣食盡,焉得無饑寒。
吾聞國之初,有制垂不刊。
庸必算丁口,租必計桑田。
不求土所無,不強人所難。
量入以為出,上足下亦安。
兵興一變法,兵息遂不還。
使我農桑人,憔悴畎畝間。
誰能革此弊,待君秉利權。
復彼租庸法,令如貞觀年。
京師四方則,王化之本根。
長吏久於政,然後風教敦。
如何尹京者,遷次不逡巡。
請君屈指數,十年十五人。
科條日相矯,吏力亦已勤。
寬猛政不一,民心安得淳。
九州雍為首,群牧之所遵。
天下率如此,何以安吾民。
誰能變此法,待君贊彌綸。
慎擇循良吏,令其長子孫。
三十男有室,二十女有歸。
近代多離亂,婚姻多過期。
嫁娶既不早,生育常苦遲。
兒女未成人,父母已衰羸。
凡人貴達日,多在長大時。
欲報親不待,孝心無所施。
哀哉三牲養,少得及庭闈。
惜哉萬鐘粟,多用飽妻兒。
誰能正婚禮,待君張國維。
庶使孝子心,皆無風樹悲。


寓意詩五首[编辑]

豫樟生深山,七年而後知。
挺高二百尺,本末皆十圍。
天子建明堂,此材獨中規。
匠人執斤墨,采度將有期。
孟冬草木枯,烈火燎山陂。
疾風吹猛焰,從根燒到枝。
養材三十年,方成棟梁姿。
一朝為灰燼,柯葉無孑遺。
地雖生爾材,天不與爾時。
不如糞土英,猶有人掇之。
已矣勿重陳,重陳令人悲。
不悲焚燒苦,但悲采用遲。
赫赫京內史,炎炎中書郎。
昨傳征拜日,恩賜頗殊常。
貂冠水蒼玉,紫綬黃金章。
佩服身未暖,已聞竄遐荒。
親戚不得別,吞聲泣路旁。
賓客亦已散,門前雀羅張。
富貴來不久,倏如瓦溝霜。
權勢去尤速,瞥若石火光。
不如守貧賤,貧賤可久長。
傳語宦遊子,且來歸故鄉。
促織不成章,提壺但聞聲。
嗟哉蟲與鳥,無實有虛名。
與君定交日,久要如弟兄。
何以示誠信,白水指為盟。
雲雨一為別,飛沈兩難並。
君為得風鵬,我為失水鯨。
音信日已疏,恩分日已輕。
窮通尚如此,何況死與生。
乃知擇交難,須有知人明。
莫將山上松,結托水上萍。
翩翩兩玄鳥,本是同巢燕。
分飛來幾時,秋夏炎涼變。
一宿蓬蓽廬,一棲明光殿。
偶因銜泥處,復得重相見。
彼矜杏梁貴,此嗟茅棟賤。
眼看秋社至,兩處俱難戀。
所托各暫時,胡為相嘆羨。
婆娑園中樹,根株大合圍。
蠢爾樹間蟲,形質一何微。
孰謂蟲之微,蟲蠹已無期。
孰謂樹之大,花葉有衰時。
花衰夏未實,葉病秋先萎。
樹心半為土,觀者安得知。
借問蟲何在,在身不在枝。
借問蟲何食,食心不食皮。
豈無啄木鳥,觜長將何為。


讀史五首[编辑]

楚懷放靈均,國政亦荒淫。
仿徨未忍決,繞澤行悲吟。
漢文疑賈生,謫置湘之陰。
是時刑方措,此去難為心。
士生一代間,誰不有浮沈。
良時真可惜,亂世何足欽。
乃知汨羅恨,未抵長沙深。
禍患如棼絲,其來無端緒。
馬遷下蠶室,嵇康就囹圄。
抱冤誌氣屈,忍恥形神沮。
當彼戮辱時,奮飛無翅羽。
商山有黃綺,潁川有巢許。
何不從之遊,超然離網罟。
山林少羈鞅,世路多艱阻。
寄謝伐檀人,慎勿嗟窮處。
漢日大將軍,少為乞食子。
秦時故列侯,老作鋤瓜士。
春華何暐曄,園中發桃李。
秋風忽蕭條,堂上生荊杞。
深谷變為岸,桑田成海水。
勢去未須悲,時來何足喜。
寄言榮枯者,反復殊未已。
含沙射人影,雖病人不知。
巧言構人罪,至死人不疑。
掇蜂殺愛子,掩鼻戮寵姬。
弘恭陷蕭望,趙高謀李斯。
陰德既必報,陰禍豈虛施。
人事雖可罔,天道終難欺。
明則有刑辟,幽則有神祇。
茍免勿私喜,鬼得而誅之。
季子憔悴時,婦見不下機。
買臣負薪日,妻亦棄如遺。
一朝黃金多,佩印衣錦歸。
去妻不敢視,婦嫂強依依。
富貴家人重,貧賤妻子欺。
奈何貧富間,可移親愛誌。
遂使中人心,汲汲求富貴。
又令下人力,各競錐刀利。
隨分歸舍來,一取妻孥意。


和思歸樂[编辑]

山中不棲鳥,夜半聲嚶嚶。
似道思歸樂,行人掩泣聽。
皆疑此山路,遷客多南征。
憂憤氣不散,結化為精靈。
我謂此山鳥,本不因人生。
人心自懷土,想作思歸鳴。
孟嘗平居時,娛耳琴泠泠。
雍門一言感,未奏淚沾纓。
魏武銅雀妓,日與歡樂並。
一旦西陵望,欲歌先涕零。
峽猿亦何意,隴水復何情。
為入愁人耳,皆為腸斷聲。
請看元侍御,亦宿此郵亭。
因聽思歸鳥,神氣獨安寧。
問君何以然,道勝心自平。
雖為南遷客,如在長安城。
雲得此道來,何慮復何營。
窮達有前定,憂喜無交爭。
所以事君日,持憲立大庭。
雖有回天力,撓之終不傾。
況始三十餘,年少有直名。
心中志氣大,眼前爵祿輕。
君恩若雨露,君威若雷霆。
退不苟免難,進不曲求榮。
在火辨玉性,經霜識松貞。
展禽任三黜,靈均長獨醒。
獲戾自東洛,貶官向南荊。
再拜辭闕下,長揖別公卿。
荊州又非遠,驛路半月程。
漢水照天碧,楚山插雲青。
江陵橘似珠,宜城酒如餳。
誰謂譴謫去,未妨游賞行。
人生百歲內,天地暫寓形。
太倉一稊米,大海一浮萍。
身委逍遙篇,心付頭陀經。
尚達死生觀,寧為寵辱驚。
中懷苟有主,外物安能縈。
任意思歸樂,聲聲啼到明。


和陽城驛[编辑]

商山陽城驛,中有歎者誰。
雲是元監察,江陵謫去時。
忽見此驛名,良久涕欲垂。
何故陽道州,名姓同於斯。
憐君一寸心,寵辱誓不移。
疾惡若巷伯,好賢如緇衣。
沉吟不能去,意者欲改為。
改為避賢驛,大署於門楣。
荊人愛羊祜,戶曹改為辭。
一字不忍道,況兼姓呼之。
因題八百言,言直文甚奇。
詩成寄與我,鏘若金和絲。
上言陽公行,友悌無等夷。
骨肉同衾裯,至死不相離。
次言陽公跡,夏邑始棲遲。
鄉人化其風,少長皆孝慈。
次言陽公道,終日對酒卮。
兄弟笑相顧,醉貌紅怡怡。
次言陽公節,謇謇居諫司。
誓心除國蠹,決死犯天威。
終言陽公命,左遷天一涯。
道州炎瘴地,身不得生歸。
一一皆實錄,事事無孑遺。
凡是為善者,聞之惻然悲。
道州既已矣,往者不可追。
何世無其人,來者亦可思。
願以君子文,告彼大樂師。
附於雅歌末,奏之白玉墀。
天子聞此章,教化如法施。
直諫從如流,佞臣惡如疵。
宰相聞此章,政柄端正持。
進賢不知倦,去邪勿復疑。
憲臣聞此章,不敢懷依違。
諫官聞此章,不忍縱詭隨。
然後告史氏,舊史有前規。
若作陽公傳,欲令後世知。
不勞敘世家,不用費文辭。
但於國史上,全錄元稹詩。


答桐花[编辑]

山木多蓊郁,茲桐獨亭亭。
葉重碧雲片,花簇紫霞英。
是時三月天,春暖山雨晴。
夜色向月淺,暗香隨風輕。
行者多商賈,居者悉黎氓。
無人解賞愛,有客獨屏營。
手攀花枝立,足蹋花影行。
生憐不得所,死欲揚其聲。
截為天子琴,刻作古人形。
雲待我成器,薦之於穆清。
誠是君子心,恐非草木情。
胡為愛其華,而反傷其生。
老龜被刳腸,不如無神靈。
雄雞自斷尾,不願為犧牲。
況此好顏色,花紫葉青青。
宜遂天地性,忍加刀斧刑。
我思五丁力,拔入九重城。
當君正殿栽,花葉生光晶。
上對月中桂,下覆階前蓂。
泛拂香爐煙,隱映斧藻屏。
為君布綠陰,當暑蔭軒楹。
沈沈綠滿地,桃李不敢爭。
為君發清韻,風來如叩瓊。
泠泠聲滿耳,鄭衛不足聽。
受君封植力,不獨吐芬馨。
助君行春令,開花應晴明。
受君雨露恩,不獨含芳榮。
戒君無戲言,翦葉封弟兄。
受君歲月功,不獨資生成。
為君長高枝,鳳凰上頭鳴。
一鳴君萬歲,壽如山不傾。
再鳴萬人泰,泰階為之平。
如何有此用,幽滯在巖坰。
歲月不爾駐,孤芳坐雕零。
請向桐枝上,為余題姓名。
待余有勢力,移爾獻丹庭。


和大觜烏[编辑]

烏者種有二,名同性不同。
觜小者慈孝,觜大者貪庸。
觜大命又長,生來十餘冬。
物老顏色變,頭毛白茸茸。
飛來庭樹上,初但驚兒童。
老巫生奸計,與烏意潛通。
雲此非凡鳥,遙見起敬恭。
千歲乃一出,喜賀主人翁。
祥瑞來白日,神聖占知風。
陰作北斗使,能為人吉凶。
此烏所止家,家產日夜豐。
上以致壽考,下可宜田農。
主人富家子,身老心童蒙。
隨巫拜復祝,婦姑亦相從。
殺雞薦其肉,敬若禋六宗。
烏喜張大觜,飛接在虛空。
烏既飽膻腥,巫亦饗甘濃。
烏巫互相利,不復兩西東。
日日營巢窟,稍稍近房櫳。
雖生八九子,誰辨其雌雄。
群雛又成長,眾觜逞殘凶。
探巢吞燕卵,入蔟啄蠶蟲。
豈無乘秋隼,羈絆委高墉。
但食烏殘肉,無施搏擊功。
亦有能言鸚,翅碧觜距紅。
暫曾說烏罪,囚閉在深籠。
青青窗前柳,鬱鬱井上桐。
貪烏占棲息,慈烏獨不容。
慈烏爾奚為,來往何憧憧。
曉去先晨鼓,暮歸後昏鐘。
辛苦塵土間,飛啄禾黍叢。
得食將哺母,飢腸不自充。
主人憎慈烏,命子削彈弓。
弦續會稽竹,丸鑄荊山銅。
慈烏求母食,飛下爾庭中。
數粒未入口,一丸已中胸。
仰天號一聲,似欲訴蒼穹。
反哺日未足,非是惜微躬。
誰能持此冤,一為問化工。
胡然大觜烏,竟得天年終。


答四皓廟[编辑]

天下有道見,無道卷懷之。
此乃聖人語,吾聞諸仲尼。
矯矯四先生,同稟希世資。
隨時有顯晦,秉道無磷緇。
秦皇肆暴虐,二世遘亂離。
先生相隨去,商嶺采紫芝。
君看秦獄中,戮辱者李斯。
劉項爭天下,謀臣竟悅隨。
先生如鸞鶴,去入冥冥飛。
君看齊鼎中,焦爛者酈其。
子房得沛公,自謂相遇遲。
八難掉舌樞,三略役心機。
辛苦十數年,晝夜形神疲。
竟雜霸者道,徒稱帝者師。
子房爾則能,此非吾所宜。
漢高之季年,嬖寵鐘所私。
冢嫡欲廢奪,骨肉相憂疑。
豈無子房口,口舌無所施。
亦有陳平心,心計將何為。
皤皤四先生,高冠危映眉。
從容下南山,顧盼入東闈。
前瞻惠太子,左右生羽儀。
卻顧戚夫人,楚舞無光輝。
心不畫一計,口不吐一詞。
闇定天下本,遂安劉氏危。
子房吾則能,此非爾所知。
先生道既光,太子禮甚卑。
安車留不住,功成棄如遺。
如彼旱天雲,一雨百谷滋。
澤則在天下,雲復歸希夷。
勿高巢與由,勿尚呂與伊。
巢由往不返,伊呂去不歸。
豈如四先生,出處兩逶迤。
何必長隱逸,何必長濟時。
由來聖人道,無朕不可窺。
卷之不盈握,舒之亙八陲。
先生道甚明,夫子猶或非。
願子辨其惑,為予吟此詩。


和雉媒[编辑]

吟君雉媒什,一哂復一歎。
和之一何晚,今日乃成篇。
豈唯鳥有之,抑亦人復然。
張陳刎頸交,竟以勢不完。
至今不平氣,塞絕泜水源。
趙襄骨肉親,亦以利相殘。
至今不善名,高於磨笄山。
況此籠中雉,志在飲啄間。
稻粱暫入口,性已隨人遷。
身苦亦自忘,同族何足言。
但恨為媒拙,不足以自全。
勸君今日後,養鳥養青鸞。
青鸞一失侶,至死守孤單。
勸君今日後,結客結任安。
主人賓客去,獨住在門闌。


和松樹[编辑]

亭亭山上松,一一生朝陽。
森聳上參天,柯條百尺長。
漠漠塵中槐,兩兩夾康莊。
婆娑低覆地,枝幹亦尋常。
八月白露降,槐葉次第黃。
歲暮滿山雪,松色郁青蒼。
彼如君子心,秉操貫冰霜。
此如小人面,變態隨炎涼。
共知松勝槐,誠欲栽道傍。
糞土種瑤草,瑤草終不芳。
尚可以斧斤,伐之為棟樑。
殺身獲其所,為君構明堂。
不然終天年,老死在南岡。
不願亞枝葉,低隨槐樹行。


答箭鏃[编辑]

矢人職司憂,為箭恐不精。
精在利其鏃,錯磨鋒鏑成。
插以青竹簳,羽之赤雁翎。
勿言分寸鐵,為用乃長兵。
聞有狗盜者,晝伏夜潛行。
摩弓拭箭鏃,夜射不待明。
一盜既流血,百犬同吠聲。
狺狺嗥不已,主人為之驚。
盜心憎主人,主人不知情。
反責鏃太利,矢人獲罪名。
寄言控弦者,願君少留聽。
何不向西射,西天有狼星。
何不向東射,東海有長鯨。
不然學仁貴,三矢平虜庭。
不然學仲連,一發下燕城。
胡為射小盜,此用無乃輕。
徒沾一點血,虛汙箭頭腥。


和古社答箭鏃[编辑]

和古社答箭鏃

和分水嶺[编辑]

高嶺峻稜稜,細泉流亹亹。
勢分合不得,東西隨所委。
悠悠草蔓底,濺濺石罅裡。
分流來幾年,晝夜兩如此。
朝宗遠不及,去海三千里。
浸潤小無功,山苗長旱死。
縈紆用無所,奔迫流不已。
唯作嗚咽聲,夜入行人耳。
有源殊不竭,無坎終難止。
同出而異流,君看何所似。
有似骨肉親,派別從茲始。
又似勢利交,波瀾相背起。
所以贈君詩,將君何所比。
不比山上泉,比君井中水。


有木詩八首[编辑]

有木名弱柳,結根近清池。
風煙借顏色,雨露助華滋。
峨峨白雪花,裊裊青絲枝。
漸密陰自庇,轉高梢四垂。
截枝扶為杖,軟弱不自持。
折條用樊圃,柔脆非其宜。
為樹信可玩,論材何所施。
可惜金堤地,栽之徒爾為。
有木名櫻桃,得地早滋茂。
葉密獨承日,花繁偏受露。
迎風闇搖動,引鳥潛來去。
鳥啄子難成,風來枝莫住。
低軟易攀玩,佳人屢回顧。
色求桃李饒,心向松筠妒。
好是映墻花,本非當軒樹。
所以姓蕭人,曾為伐櫻賦。
有木秋不雕,青青在江北。
謂為洞庭橘,美人自移植。
上受顧盼恩,下勤澆溉力。
實成乃是枳,臭苦不堪食。
物有似是者,真偽何由識。
美人默無言,對之長嘆息。
中含害物意,外矯淩霜色。
仍向枝葉間,潛生刺如棘。
有木名杜梨,陰森覆丘壑。
心蠹已空朽,根深尚盤薄。
狐媚言語巧,鳥妖聲音惡。
憑此為巢穴,往來互棲托。
四傍五六本,葉枝相交錯。
借問因何生,秋風吹子落。
為長社壇下,無人敢芟斫。
幾度野火來,風回燒不著。
有木香苒苒,山頭生一蕟。
主人不知名,移種近軒闥。
愛其有芳味,因以調麹糵。
前後曾飲者,十人無一活。
豈徒悔封植,兼亦誤采掇。
試問識藥人,始知名野葛。
年深已滋蔓,刀斧不可伐。
何時猛風來,為我連根拔。
有木名水檉,遠望青童童。
根株非勁挺,柯葉多蒙籠。
彩翠色如柏,鱗皴皮似松。
為同松柏類,得列嘉樹中。
枝弱不勝雪,勢高常懼風。
雪壓低還舉,風吹西復東。
柔芳甚楊柳,早落先梧桐。
惟有一堪賞,中心無蠹蟲。
有木名淩霄,擢秀非孤標。
偶依一株樹,遂抽百尺條。
托根附樹身,開花寄樹梢。
自謂得其勢,無因有動搖。
一旦樹摧倒,獨立暫飄飖。
疾風從東起,吹折不終朝。
朝為拂雲花,暮為委地樵。
寄言立身者,勿學柔弱苗。
有木名丹桂,四時香馥馥。
花團夜雪明,葉翦春雲綠。
風影清似水,霜枝冷如玉。
獨占小山幽,不容凡鳥宿。
匠人愛芳直,裁截為廈屋。
幹細力未成,用之君自速。
重任雖大過,直心終不曲。
縱非梁棟材,猶勝尋常木。


歎魯二首[编辑]

季桓心豈忠,其富過周公。
陽貨道豈正,其權執國命。
由來富與權,不系才與賢。
所托得其地,雖愚亦獲安。
彘肥因糞壤,鼠穩依社壇。
蟲獸尚如是,豈謂無因緣。

展禽胡為者?直道竟三黜。
顏子何如人?屢空聊過日。
皆懷王佐道,不踐陪臣秩。
自古無奈何,命為時所屈。
有如草木分,天各與其一。
荔枝非名花,牡丹無甘實。


反鮑明遠白頭吟[编辑]

炎炎者烈火,營營者小蠅。
火不熱貞玉,蠅不點清冰。
此茍無所受,彼莫能相仍。
乃知物性中,各有能不能。
古稱怨死,則人有所懲。
懲淫或應可,在道未爲弘。
譬如蜩鷃徒,啾啾啅龍鵬。
宜當委之去,寥廓高飛騰。
豈能泥塵下,區區酬怨憎。
胡爲坐自苦,吞悲仍撫膺。


青冢[编辑]

上有飢鷹號,下有枯蓬走。
茫茫邊雪裏,一掬沙培塿。
傳是昭君墓,埋閉蛾眉久。
凝脂化爲泥,鉛黛復何有。
唯有陰怨氣,時生墳左右。
鬱鬱如苦霧,不隨骨銷朽。
婦人無他才,榮枯繫妍否。
何乃明妃命,獨懸畫工手。
丹青一詿誤,白黑相紛糾。
遂使君眼中,西施作嫫母。
同儕傾寵幸,異類爲配偶。
禍福安可知,美顏不如醜。
何言一時事,可戒千年後。
特報後來姝,不須倚眉首。
無辭插荆釵,嫁作貧家婦。
不見青冢上,行人爲澆酒。


雜感[编辑]

君子防悔尤,賢人戒行藏。
嫌疑遠瓜李,言動慎毫芒。
立教固如此,撫事有非常。
爲君持所感,仰面問蒼蒼。
犬齧桃樹根,李樹反見傷。
老龜烹不爛,延禍及枯桑。
城門自焚爇,池魚罹其殃。
陽貨肆兇暴,仲尼畏於匡。
魯酒薄如水,邯鄲開戰場。
伯禽鞭見血,過失由成王。
都尉身降虜,宮刑加子長。
呂安兄不道,都市殺嵇康。
斯人死已久,其事甚昭彰。
是非不由己,禍患安可防。
使我千載後,涕泗滿衣裳。


 卷一 ↑返回頂部 卷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