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氏長慶集/卷003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二 白氏長慶集
卷三 諷諭三 凡二十首
卷四 

序曰:凡九千二百五十二言,斷為五十篇。篇無定句,句無定字,系于意,不系于文。首句標其目,卒章顯其志,《詩》三百之義也。其辭質而徑,欲見之者易諭也。其言直而切,欲聞之者深誡也。其事核而實,使采之者傳信也。其体順而肆,可以播于樂章歌曲也。總而言之,為君、為臣、為民、為物、為事而作,不為文而作也。元和四年,為左拾遺時作。《七德舞》,美拔亂,陳王業也。《法曲》,美列圣,正華聲也。《二王後》,明祖宗之意也。《海漫漫》,戒求仙也。《立部伎》,刺雅樂之替也。《華原磬》,刺樂工非其人也。《上陽白髮人》,愍怨曠也。《胡旋女》,戒近習也。《新丰折臂翁》,戒邊功也。《太行路》,借夫婦以諷君臣之不終也。《司天台》,引古以儆今也。《捕蝗》,刺長吏也。《昆明春水滿》,思王澤之廣被也。《城鹽州》,美圣謨而誚邊將也。《道州民》,美臣遇明主也。《馴犀》,感為政之難終也。《五弦彈》,惡鄭之奪雅也。《蠻子朝》,刺將驕而相備位也。《驃國樂》,欲王化之先邇后遠也。《縛戎人》,達窮民之情也。《驪宮高》,美天子重惜人之財力也。《百鏈鏡》,辨皇王鑒也。《青石》,激忠烈也。《兩朱閣》,刺佛寺浸多也。《西涼伎》,刺封疆之臣也。《八駿圖》,戒奇物,懲佚游也。《澗底松》,念寒俊也。《牡丹芳》,美天子憂農也。《紅線毯》,憂蚕桑之費也。《杜陵叟》,傷農夫之困也。《繚綾》,念女工之勞也。《賣炭翁》,苦官市也。《母別子》,刺新間舊也。《陰山道》,疾貪虜也。《時世妝》,警戒也。《李夫人》,鑒嬖惑也。《陵園妾》,怜幽閉也。《鹽商婦》,惡幸人也。《杏為梁》,刺居處奢也。《井底引銀瓶》,止淫奔也。《官牛》,諷執政也。《紫毫筆》,譏失職也。《隋堤柳》,憫亡國也。《草茫茫》,懲厚葬也。《古冢狐》,戒艷色也。《黑潭龍》,疾貪吏也。《天可度》,惡詐人也。《秦吉了》,哀冤民也。《鴉九劍》,思決壅也。《采詩官》,鑒前王亂亡之由也。

七德舞[编辑]

武德中,天子始作《秦王破陣樂》以歌太宗之功業。貞觀初,太宗重制《破陣樂舞圖》,詔魏徵、虞世南等為之歌詞,因名《七德舞》。自龍朔已后,詔郊廟享宴,皆先奏之。

七德舞,七德歌,傳自武德至元和。
元和小臣白居易、觀舞聽歌知樂意,樂終稽首陳其事。
太宗十八舉義兵,白旄黃鉞定兩京。
擒充戮竇四海清,二十有四功業成。
二十有九即帝位,三十有五致太平。
功成理定何神速?速在推心置人腹。
亡卒遺骸散帛收,貞觀初,詔收天下陣死骸骨,致祭而瘞埋之,尋又散帛以求之也。
饑人賣子分金贖。貞觀二年大饑,人有鬻男女者。詔出御府金帛盡贖之,還其父母。
魏徵夢見天子泣,魏徵疾亟,太宗夢与徵別,既寤,流涕。是夕徵卒。故御親制碑云:昔殷宗得良弼于夢中,今朕失賢臣于覺後。
張謹哀聞辰日哭。張公謹卒,太宗為之舉哀。有司奏曰:在辰,陰陽所忌,不可哭。上曰:君臣義重,父子之情也。情發于中,安知辰日?遂哭之慟。
怨女三千放出宮,太宗嘗謂侍臣曰:婦人幽閉深宮,情實可愍,今將出之,任求伉儷。于是令左丞戴胄、給事中杜正倫于掖庭宮西門,揀出數千人,盡放歸。
死囚四百來歸獄。貞觀六年,親錄囚徒死罪者三百九十,放歸家,令明年秋來就刑。應期畢至,詔悉原之。
剪須燒藥賜功臣,李績嗚咽思殺身。李績嘗疾,醫云:得龍須灰,方可療之。太宗自剪須燒灰賜之,服訖而愈。績叩頭泣涕而謝。
含血吮瘡撫戰士,思摩奮呼乞效死。李思摩嘗中矢,太宗親為吮血。
則知不獨善戰善乘時,以心感人人心歸。
來一百九十載,天下至今歌舞之。
歌七德,舞七德,聖人有垂無極。
豈徒耀神武,豈徒誇聖文,
太宗意在陳王業,王業艱難示子孫。

法曲[编辑]

法曲法曲歌大定,積德重熙有余慶,永徽之人舞而咏。永徽之時,有貞觀之遺風,故高宗制《一戎大定》樂曲也。
法曲法曲舞霓裳,政和世理音洋洋,開元之人樂且康。《霓裳羽衣曲》起于開元,盛于天寶也。
法曲法曲歌堂堂,堂堂之慶垂無疆。
中宗肅宗复鴻業,唐祚中興万万葉。永隆元年,太常丞李嗣貞善審音律,能知興衰,云:近者樂府有《堂堂》之曲,再言之者,唐祚再興之兆。
法曲法曲合夷歌,夷聲邪亂華聲和。
以亂干和天寶末,明年胡塵犯宮闕。法曲雖似失雅音,蓋諸夏之聲也,故歷朝行焉。玄宗雖雅好度曲,然未嘗使蕃漢雜奏。天寶十三載,始詔道調法曲与胡部新聲合作,識者深异之。明年冬,而安祿山反也。
乃知法曲本華風,苟能審音与政通。
一從胡曲相參錯,不辨興衰与哀樂。
愿求牙曠正華音,不令夷夏相交侵。

二王後[编辑]

二王後,彼何人?
介公酅公為國賓,周武隋文之子孫。
古人有言天下者,非是一人之天下。
周亡天下傳于隋,隋人失之唐得之。
唐興十葉歲二百,介公酅公世為客。
明堂太廟朝享時,引居賓位備威儀。
備威儀,助郊祭,高祖太宗之遺制。
不獨興滅國,不獨繼絕世。
欲令嗣位守文君,亡國之孫取為戒。

海漫漫[编辑]

海漫漫,直下無底旁無邊。
云濤煙浪最深處,人傳中有三神山。
山上多生不死藥,服之羽化為天仙。
秦皇漢武信此語,方士年年采藥去。
蓬萊今古但聞名,煙水茫茫無覓處。
海漫漫,風浩浩,眼穿不見蓬萊島。
不見蓬萊不敢歸,童男髫女舟中老。
徐福文成多誑誕,上元太一虛祈禱。
君看驪山頂上茂陵頭,畢竟悲風吹蔓草。
何況玄元圣祖五千言,不言藥,不言仙,不言白日升青天。

立部伎[编辑]

太常選坐部伎無性識者,退入立部伎。又選立部伎絕無性識者,退入雅樂部。則雅聲可知矣!

立部伎,鼓笛喧。
舞雙劍,跳七丸。
裊巨索,掉長竿。
太常部伎有等級,堂上者坐堂下立。
堂上坐部笙歌清,堂下立部鼓笛鳴。
笙歌一聲眾側耳,鼓笛万曲無人听。
立部賤,坐部貴。
坐部退為立部伎,擊鼓吹笙和雜戲。
立部又退何所任?始就樂懸操雅音。
雅音替壞一至此,長令爾輩調宮徵。
圓丘後土郊祀時,言將此樂感神祗。
欲望鳳來百獸舞,何异北轅將適楚?
工師愚賤安足雲,太常三卿爾何人?

華原磬[编辑]

天寶中,始廢泗濱磬,用華原石代之。詢諸磬人,則曰:故老云:泗濱磬下調不能和,得華原石考之乃和,由是不改。

華原磬,華原磬,古人不听今人听。
泗濱石,泗濱石,今人不擊古人擊。
今人古人何不同?用之舍之由樂工。
樂工雖在耳如壁,不分清濁即為聾。
梨園弟子調律呂,知有新聲不如古。
古稱浮磬出泗濱,立辨致死聲感人。
宮懸一听華原石,君心遂忘封疆臣。
果然胡寇從燕起,武臣少肯封疆死。
始知樂与時政通,豈听鏗鏘而已矣。
磬襄入海去不歸,長安市為樂師。
華原磬与泗濱石,清濁兩誰得知?

上陽白髮人[编辑]

天寶五載已後,楊貴妃專寵,後宮人無復進幸矣。六宮有美色者,輒置別所,上陽是其一也。貞元中尚存焉。

上陽人,紅顏暗老白髮新。
綠衣監使守宮門,一閉上陽多少春。
玄宗末歲初選入,入時十六今六十。
同時采擇百餘人,零落年深殘此身。
憶昔吞悲別親族,扶入車中不教哭。
皆雲入內便承恩,臉似芙蓉胸似玉。
未容君王得見面,已被楊妃遙側目。
妒令潛配上陽宮,一生遂向空房宿。
秋夜長,夜長無寐天不明。
耿耿殘燈背壁影,蕭蕭暗雨打窗聲。
春日遲,日遲獨坐天難暮。
宮鶯百囀愁厭聞,梁燕雙棲老休妒。
鶯歸燕去長悄然,春往秋來不記年。
唯向深宮望明月,東西四五百回圓。
今日宮中年最老,大家遙賜尚書號。
小頭鞋履窄衣裳,青黛點眉眉細長。
外人不見見應笑,天寶末年時世妝。
上陽人,苦最多。
少亦苦,老亦苦。少苦老苦兩如何?
君不見昔時呂向《美人賦》,天寶末,有密采艷色者,當時號花鳥使。呂向獻
《美人賦》以諷之。

又不見今日上陽白髮歌!

胡旋女[编辑]

天寶末,康居國獻之。

胡旋女,胡旋女。
心應弦,手應鼓。
弦鼓一聲雙袖舉,回雪飄搖轉蓬舞。
左旋右轉不知疲,千匝萬周無已時。
人間物類無可比,奔車輪緩旋風遲。
曲終再拜謝天子,天子為之微啟齒。
胡旋女,出康居,徒勞東來萬里余。
中原自有胡旋者,鬥妙爭能爾不如。
天寶季年時欲變,臣妾人人學圜轉。
中有太真外祿山,二人最道能胡旋。
梨花園中冊作妃,金雞障下養為兒。
祿山胡旋迷君眼,兵過黃河疑未反。
貴妃胡旋惑君心,死棄馬嵬念更深。
從茲地軸天維轉,五十年來制不禁。
胡旋女,莫空舞,數唱此歌悟明主。

新豐折臂翁[编辑]

新豐老翁八十八,頭鬢眉鬚皆似雪。
玄孫扶向店前行,左臂憑肩右臂折。
問翁臂折來幾年,兼問致折何因緣。
翁云貫屬新豐縣,生逢聖代無征戰。
慣听梨園歌管聲,不識旗槍與弓箭。
無何天寶大征兵,戶有三丁點一丁。
點得驅將何處去?五月萬里雲南行。
聞道雲南有水,椒花落時瘴煙起。
大軍徒涉水如湯,未過十人二三死
村南村北哭聲哀,兒別爺娘夫別妻。
皆云前后征蠻者,千萬人行無一回。
是時翁年二十四,兵部牒中有名字。
夜深不敢使人知,偷將大石錘折臂。
張弓簸旗俱不堪,從茲始免征雲南。
骨碎筋傷非不苦,且圖揀退歸鄉土。
此臂折來六十年,一肢雖廢一身全。
至今風雨陰寒夜,直到天明痛不眠。
痛不眠,終不悔,且喜老身今獨在
不然當時水頭,身死魂骨不收。
應作雲南望鄉鬼,萬人冢上哭呦呦。雲南有萬人冢,即鮮于仲通、李宓曾覆軍之所也。
老人言,君听取。
君不聞開元宰相宋開府,不賞邊功防黷武?開元初,突厥數寇邊,時天武軍牙將郝靈荃出使,因引鐵勒回鶻部落,斬突厥默啜,獻首于闕下,自謂有不世之功。時宋璟為相,以天子少年好武,恐徼功者生心,痛抑其賞。逾年,始授郎將。靈荃遂慟哭嘔血而死也。
又不聞天寶宰相楊國忠,欲求恩幸立邊功?
邊功未立生人怨,請問新豐折臂翁!天寶末,楊國忠為相,重結閣羅鳳之役,募人討之,前后發二十餘萬眾,去無返者。又捉人連枷赴役,天下怨哭,人不聊生,故祿山得乘人心而盜天下。元和初,折臂翁猶存,因備歌之。

太行路[编辑]

太行之路能摧車,若比人心是坦途。
巫峽之水能覆舟,若比人心是安流。
人心好惡苦不常,好生毛羽惡生瘡。
與君結髮未五載,豈期牛女為參商。
古稱色衰相棄背,當時美人猶怨悔。
何況如今鸞鏡中,妾顏未改君心改。
為君熏衣裳,君聞蘭麝不馨香。
為君盛容飾,君看金翠無顏色。
行路難,難重陳。
人生莫作婦人身,百年苦樂由他人。
行路難,難於山,險於水。
不獨人間夫與妻,近代君臣亦如此。
君不見:
左納言,右納史。朝承恩,暮賜死。
行路難,
不在山,不在水,只在人反覆間!

司天臺[编辑]

司天臺,仰觀俯察天人際。
羲和死來職事廢,官不求賢取藝。
昔聞西漢元成間,上下替謫見天。
北辰微暗少光色,四星煌煌如火赤。
耀芒角射三臺,上臺半滅中臺坼。
是時非無太史官,眼見心知不敢言。
明朝趨入明光殿,唯奏慶雲壽星見。
天文時變兩如斯,九重天子不得知。
不得知,安用臺高百尺為?

捕蝗[编辑]

捕蝗捕蝗誰家子?天熱日長饑欲死。
興元兵久傷陰陽,和气蠱蠹化為蝗。
始自兩河及三輔,荐食如蚕飛似雨。
雨飛蚕食千里間,不見青苗空赤土。
河南長吏言憂農,課人晝夜捕蝗虫。
是時粟斗錢三百,蝗虫之价与粟同。
捕蝗捕蝗竟何利?徒使饑人重勞費。
一虫雖死百虫來,豈將人力競天災。
我聞古之良吏有善政,以政驅蝗蝗出境。
又聞貞觀之初道欲昌,文皇仰天吞一蝗。
一人有慶兆民賴,是歲雖蝗不為害。貞觀二年,太宗吞蝗虫,事見《貞觀實錄》。

昆明春水滿[编辑]

昆明春,昆明春,春池岸古春流新。
影浸南山青滉瀁,波沈西日紅奫淪。
往年因旱池枯竭,龜尾曳涂魚煦沫。
詔開八水注恩波,千介萬鱗同日活。
今來淨淥水照天,游魚撥撥蓮田田。
洲香杜若抽心短,沙暖鴛鴦舖翅眠。
動植飛沉皆遂性,皇澤如春無不被。
漁者乃豐网罟資,貧人又獲菰蒲利。
詔以昆明近帝城,官家不得收其徵。
菰蒲無租魚無稅,近水之人感君惠。
感君惠,獨何人?
吾聞率土皆王民,遠民何疏近何親?
愿推此惠及天下,無遠無近同欣欣。
吳興山中罷榷茗,鄱陽坑里休銀。
天涯地角無禁利,熙熙同似昆明春。

城鹽州[编辑]

貞元壬申歲,特詔城之。


城鹽州,城鹽州,城在五原原上頭。
蕃東節度缽闡布,忽見新城當要路。
金鳥飛傳贊普聞,建牙傳箭集群臣。
君臣赭面有憂色,皆言勿謂唐無人。
自筑鹽州十餘載,左衽氈裘不犯塞。
晝牧牛羊夜捉生,長去新城百里外。
諸邊急警勞戍人,唯此一道無煙塵。
靈夏潛安誰复辨,秦原暗通何處見?
鄜州驛路好馬來,長安藥肆黃蓍賤。
城鹽州,鹽州未城天子憂。
德宗按圖自定計,非關將略與廟謀。
吾聞高宗中宗世,北虜猖狂最難制。
韓公創筑受降城,三城鼎峙屯漢兵。
東西亙絕數千里,耳冷不聞胡馬聲。
如今邊將非無策,心笑韓公筑城壁。
相看養寇為身謀,各握強兵固恩澤。
愿分今日邊將恩,褒贈韓公封子孫。
誰能將此鹽州曲,翻作歌詞聞至尊?

道州民[编辑]

道州民,多侏儒,長者不過三尺餘。
市作矮奴年進送,號為道州任土貢。
任土貢,宁若斯?
不聞使人生別离,老翁哭孫母哭兒。
一自陽城來守郡,不進矮奴頻詔問。
城云臣按六典書,任土貢有不貢無。
道州水土所生者,只有矮民無矮奴。
吾君感悟璽書下,歲貢矮奴宜悉罷。
道州民,老者幼者何欣欣。
父兄子弟始相保,從此得作良人身。
道州民,
民到於今受其賜,欲說使君先下淚。
仍恐兒孫忘使君,生男多以陽為字。

馴犀[编辑]

貞元丙子歲,南海進馴犀,詔納苑中。至十三年冬,大寒,馴犀死矣。


馴犀馴犀通天犀,軀貌駭人角駭雞。
海蠻聞有明天子,軀犀乘傳來萬里。
一朝得謁大明宮,歡呼拜舞自論功。
五年馴養始堪獻,六譯語言方得通。
上嘉人獸俱來遠,蠻館四方犀入苑。
秣以瑤芻鎖以金,故鄉迢遞君門深。
海鳥不知鐘鼓樂,池魚空結江湖心。
馴犀生處南方熱,秋無白露冬無雪。
一入上林三四年,又逢今歲苦寒月。
飲冰臥霰苦蜷跼,角骨凍傷鱗甲縮。
馴犀死,蠻兒啼,向闕再拜顏色低。
奏乞生歸本國去,恐身凍死似馴犀。
君不見,建中初,馴象生還放林邑?建中元年,詔盡出苑中馴象,放歸南方也。
君不見,貞元末,馴犀凍死蠻兒泣?
所嗟建中異貞元,象生犀死何足言。

五弦彈[编辑]

五弦彈,五弦彈,听者傾耳心寥寥。
趙璧知君入骨愛,五弦一一為君調。
第一第二弦索索,秋風拂松疏韻落。
第三第四弦泠泠,夜鶴憶子籠中鳴。
第五弦聲最掩抑,隴水凍咽流不得。
五弦并奏君試听,凄凄切切复錚錚。
鐵擊珊瑚一兩曲,冰瀉玉盤千万聲。
殺聲入耳膚血寒,慘气中人肌骨酸。
曲終聲盡欲半日,四坐相對愁無言。
座中有一遠方士,唧唧咨咨聲不已。
自歎今朝初得聞,始知孤負平生耳。
唯憂趙璧白髮生,老死人間無此聲。
遠方士,
爾听五弦信為美,吾聞正始之音不如是。
正始之音其若何?朱弦疏越清廟歌。
一彈一唱再三歎,曲淡節稀聲不多。
融融曳曳召元气,听之不覺心平和。
人情重今多賤古,古琴有弦人不撫。
更從趙璧藝成來,二十五弦不如五。

蠻子朝[编辑]

蠻子朝,泛皮船兮渡繩橋,來自巂州道路遙。
入界先經蜀川過,蜀將收功先表賀。
臣聞雲南六詔蠻,東連牂牁西連蕃。
六詔星居初瑣碎,合為一詔漸強大。
開元皇帝雖聖神,唯蠻倔強不來賓。
鮮于仲通六萬卒,征蠻一陣全軍沒。
至今西洱河岸邊,箭孔刀痕滿枯骨。天寶十三載,鮮于仲通統兵六萬,討云南王閣羅鳳于西洱河,全軍覆沒也。
誰知今日慕華風,不勞一人蠻自通。
誠由陛下休明德,亦賴微臣誘諭功。
德宗省表知如此,笑令中使迎蠻子。
蠻子導從者誰何?摩挲俗羽雙隈伽。
清平官持赤藤杖,大將軍系金呿嗟。
異牟尋男尋閣勸,特敕召對延英殿。
上心貴在怀遠蠻,引臨玉座近天顏。
冕旒不垂親勞徠,賜衣賜食移時對。
移時對,不可得,大臣相看有羡色。
可怜宰相拖紫佩金章,朝日唯聞對一刻。

驃國樂[编辑]

貞元十七年來獻之。

驃國樂,驃國樂,出自大海西南角。
雍羌之子舒難陀,來獻南音奉正朔。
德宗立仗御紫庭,黈纊不塞為爾听。
玉螺一吹椎髻聳,銅鼓千擊文身踊。
珠纓炫轉星宿搖,花鬘斗藪龍蛇動。
曲終王子啟聖人,臣父愿為唐外臣。
左右歡呼何翕習,皆尊德廣之所及。
須臾百辟詣閣門,俯伏拜表賀至尊。
伏見驃人獻新樂,請書國史傳子孫。
時有擊壤老農父,暗測君心閒獨語。
聞君政化甚聖明,欲感人心致太平。
感人在近不在遠,太平由實非由聲。
觀身理國國可濟,君如心兮民如体。
体生疾苦心憯凄,民得和平君愷悌。
貞元之民若未安,驃樂雖聞君不歡。
貞元之民苟無病,驃樂不來君亦聖。
驃樂驃樂徒喧喧,不如聞此芻蕘言!

縛戎人[编辑]

縛戎人,縛戎人,耳穿面破驅入秦。
天子矜怜不忍殺,詔徙東南吳與越。
黃衣小使錄姓名,領出長安乘遞行。
身被金瘡面多瘠,扶病徒行日一驛。
朝餐饑渴費杯盤,夜臥腥臊污床席。
忽逢江水憶交河,垂手齊聲嗚咽歌。
其中一虜語諸虜,爾苦非多我苦多。
同伴行人因借問,欲說喉中气憤憤。
自云鄉本涼原,大歷年中沒落蕃。
一落蕃中四十載,遣著皮裘系毛帶。
唯許正朝服漢儀,斂衣整巾潛淚垂。
誓心密定歸鄉計,不使蕃中妻子知。有李如暹者,蓬子將軍之子也。嘗沒蕃中,自云:蕃法,唯正歲一日,許唐人之沒蕃者,服唐衣冠,由是悲不自胜,遂密定歸計也。
暗思幸有殘筋力,更恐年衰歸不得。
蕃候嚴兵鳥不飛,脫身冒死奔逃歸。
晝伏宵行經大漠,云陰月黑風沙惡。
惊藏青冢寒草疏,偷渡黃河夜冰薄。
忽聞漢軍鼙鼓聲,路傍走出再拜迎。
游騎不听能漢語,將軍遂縛作蕃生。
配向江南卑濕地,定無存恤空防備。
念此吞聲仰訴天,若為辛苦度殘年!
涼原鄉井不得見,胡地妻兒虛棄捐。
沒蕃被囚思漢土,歸漢被劫為蕃虜。
早知如此悔歸來,兩地宁如一處苦?
縛戎人,戎人之中我苦辛。
自古此冤應未有,漢心漢語吐蕃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