稽聖賦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稽聖賦
作者:顏之推 北齊

豪豕自爲雌雄,決鼻生無牝牡。《北戶錄》一崔龜圖注引。

黿鼈伏乎其陰,鸕鷀孕乎其口。《埤雅》二引,原作顏籀《稽聖賦》,蓋誤以注者爲作者耳。

魚不咽水。《埤雅》七引,原作顏之推曰︰今審知爲《稽聖賦》文。

雀奚夕瞽?鴟奚晝盲?《埤雅》七引,原作顏之推曰︰今審知爲《稽聖賦》文。

雎鳩奚別?鴛鴦奚雙?《埤雅》七引。

蛇曉方藥,鴆善禁呪。《埤雅》十引。

蠐螬行以其背,蟪蛄鳴非其口。《埤雅》十一引。

竹布實而根枯,蕉舒花而株槁。《埤雅》十五引。

瓜寒於曝,油冷於煎。《埤雅》十六引。

芩根爲蟬。《東坡物類相感志》十六引。又引注︰「《抱朴子》曰︰『有自然之蟬,有荇菜莖、芩根、土龍之屬皆化蟬。今驗水澤巨樹處,多水蟲登屽,空有裂化出爲蟬也。』」

魏嫗何多,一孕四十?中山何夥,有子百廿?《佩觿序》原注、《焦氏筆乘》六引。器案︰「魏」當作「鄭」,此事見《竹書紀年》晉定公二十五年:「鄭一女生四十人,二十人死。」中山,謂中山王劉勝,《史記‧五宗世家》:「中山靖王勝,以孝景前三年用皇子爲中山王。……勝爲人樂酒好內,有子枝屬百二十餘人。」《漢書‧勝傳》刪「枝屬」二字,之推用《漢書》,蓋傳其家學也。

烏處火而不燋,兔居水而不溺(擬)。《一切經音義》五一︰「王充《論衡》曰:『儒者皆云:「日中有三足烏。」日者,陽精,火也。「月中有白兔、蟾蜍。」月者,陰精,水也。安得烏處火而不燋,兔居水而不溺?相違而理不然也。』李淳風注《稽聖賦》引『抱朴子云:「今得道者及有妙術之人,亦能入火不燒,入水不濡。」且俱爲人倫,而其異如此(「此」字原誤植在「矣」下,今輒乙正。)矣,王生安知日中之烏、月中之蟾兔,而不如人間之術士,有能入水入火者,與常烏凡兔之不同乎?』又云:『業感在星天之上,日月之中,其形雖同,彼必神明之類,不可以人理凡情之所校測者矣。』」器案:據此,則李淳風之注,頗有詰難之辭;而顏籀之注,蓋祖述之推之說耳,於此,益有以知《稽聖賦》之有二注也。

水母,東海謂之䖳,(音䅊。)正白蒙蒙如沫。《北戶錄》一注引。按此當爲顏籀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