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天子傳/卷四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穆天子傳
◀上一卷 卷四 下一卷▶


古文

庚辰,至於滔水。濁繇氏之所食《山海經》曰“有川名曰三淖,昆吾之所食”亦此類

辛巳,天子東征。古

癸未,至於蘇穀。骨飦氏之所衣被言穀中有草木皮,可以為衣被,乃遂南征,東還。

丙戌,至於長[A100],重[A160]氏之西疆疆,界也

丁亥,天子升于長[A100],乃遂東征。

庚寅,至於重[A160]氏黑水之阿。爰有野麥自然生也,爰有荅堇祇謹二音,西膜之所謂木禾木禾,穀類也。長五尋,大五圍。見《山海經》。重[A160]氏之所食。爰有採石之山出文采之石也,重 [A160] 氏之所守,曰:枝斯,璿瑰璿瑰,玉名。《左傳》曰:贈我以璿瑰。旋回兩音殳瑤亦玉名,瑤音遙,琅玕石似珠也。琅幹兩音,玪[A130] [C060] [A200] 皆玉名,字皆無聞。玪[A130]音鈐, 玗琪王屬也, 於其二音,[A150]尾無聞焉,凡好石之器於是出盡出此山

孟秋癸巳,天子命重[A160]氏共食天子之屬音供,言不及六師也。五日丁酉,天子升于採石之山,於是取採石焉。天子使重[A160]之民,鑄以成器于黑水之上今外國人所鑄作器者,亦皆石類也。器服物佩好無疆,曰:天子一月休。秋癸亥,天子觴重[A160]之人 [A151] [A140],乃賜之黃金之嬰二九,銀烏一隻,貝帶五十,硃七百裹,[B130]箭桂薑百 [B100],絲 [A161]雕官。 [A151] [B140] 乃膜拜而受。

乙丑,天子東征,[A151] [B140] 送天子至於長沙之山。□只,天子使柏夭受之。柏夭曰:重[A160]氏之先,三苗氏之□處以黃木 [A180] 銀采,□乃膜拜而受三苗,舜所竄于三危山者

丙寅,天子東征,南還。

己巳,至於文山,西膜之所謂□,觴天子于文山。西膜之人乃獻食馬三百,牛羊二千,穄米千車,天子使畢矩受之,曰:□天子三日游于文山。於是取採石以有採石,故號文山

壬寅,天子飲于文山之下,文山之人歸遺歸遺,名也乃獻良馬十駟四馬為駟,用牛三百,守狗九十,牥牛二百,以行流沙此牛能行流沙中,如橐駝。天子之豪馬豪牛豪,猶髦也。《山海經》雲“髦馬如馬,足四節皆有毛”,尨狗尨,尨茸,謂猛狗。或曰尨亦狗名。豪羊,似髦牛以三十祭文山。又賜之黃金之嬰二九,貝帶三十,硃三百裹,桂薑百[B100],歸遺乃膜拜而受。

癸酉,天子命駕八駿之乘,右服[A201]騮疑華騮字而左綠耳,右驂赤[QXXR]古驥字而左白亻莪古義字,音俄。天子主車,造父為禦,[C110][C100]為右。次車之乘次車,副車,右服渠黃而左⻊俞輪,右驂盜驪而左山子。柏夭主車,參百為禦,奔戎為右,天子乃遂東南翔行,馳驅千里一舉轡千里,行如飛翔,至於巨蒐氏,巨蒐之人[A142]奴,乃獻白鵠之血,以飲天子飲血所以益人炁力,且具牛馬之湩湩,乳也。今江南人亦呼乳為湩。音寒凍之凍,以洗天子之足令肌膚滑,及二乘之人謂主天子車及副車者也

甲戌,巨蒐之人[A142]奴觴天子于焚留之山。乃獻馬三百,牛羊五千,秋麥千車秋麥,禾也,膜稷三十車稷,栗也。膜未聞。天子使柏夭受之。好獻枝斯之英四十精者為英,[A120] [QXXR] [B131] [A202]珌佩百隻,琅玕四十,[A230] [A121] 十篋疑此紵葛之屬, 天子使造父受之, □乃賜之銀木[A131]采,黃金之嬰二九,貝帶四十,硃三百裹,桂薑百[B100]。[A142]奴乃膜拜而受。乙亥,天子南征陽紆之東尾尾,山后也。乃遂絕[A132] [B141]之穀。已至於[A210] [A143]河之水北阿。爰有 [B210] 溲之□河伯之孫今西有渠搜國,[B210]疑渠字,事皇天子之山。有模堇,其葉是食明後模堇,木名。後,君也。堇,音謹。天子嘉之,賜以佩玉一隻,柏夭再拜稽首。

癸丑,天子東征。柏夭送天子至於崩阝人。崩阝伯綮觴天子于澡澤之上,[A152]多之汭汭,水涯,河水之所南還還,回也。音旋。曰:天子五日休於澡澤之上。以待六師之人。

戊午,天子東征。顧命柏夭歸子丌邦。天子曰:河宗正也。柏夭再拜稽首辨去也。天子南還,升於長松之隥阪有長松

孟冬壬戌,天子至於雷首雷首,山名,今在河東蒲阪縣南也,犬戎胡觴天子于雷首之阿,乃獻食馬四六。天子使孔牙受之,曰:雷水之幹,寒寡人,具犬馬羊牛。爰有黑牛白角,爰有黑羊白血記異也

癸亥,天子南征,升於髭之隥音訾。古

丙寅,天子至於鈃山之隊,東升於三道之隥,乃宿于二邊。命毛班毛班,毛伯衛之先也。逄固先至於周,以待天子之命。

癸酉,天子命駕八駿之乘,赤驥之駟,造父為禦,南征翔行,逕絕翟道翟道,在隴西,謂截隴阪過,升於太行,南濟於河。馳驅千里,遂入于宗周。官人進白鵠之血,以飲天子,以洗天子之足亦謂乳也。造父乃具羊之血,以飲四馬之乘一與王同車,禦右之屬。《左傳》所謂四乘是也

庚辰,天子大朝于宗周之廟。乃裡西土之數裡,謂計其道裡也。《紀年》曰“穆王西征,還裡天下,億有九萬里”。曰:自宗周瀍水以西瀍水,今在洛西。洛即成周也。音纏。至於河宗之邦,陽紆之山三千有四百里。自陽紆西至於西夏氏,二千又五百里。自西夏至於珠餘氏及河首,千又五百里。自河首襄山以西南,至於舂山珠澤,昆侖之丘,七百里。自舂山以西,至於赤烏氏舂山三百里。東北還至於群玉之山,截舂山以北截,由阻也。自群玉之山以西,至於西王母之邦三千里。□自西王母之邦,北至於曠原之野,飛鳥之所解其羽所謂解毛之處,千有九百里。□宗周至於西北大曠原案《山海經》雲“群鳥所集澤有兩處,一方百里,一方千里”,即此大曠原也,萬四千里。乃還東南,複至於陽紆,七千里。還歸於周,三千里。各行兼數,三萬有五千里。吉日甲申,天子祭于宗周之廟告行反也。《書•大傳》曰“反必告廟”也

乙酉,天子□六師之人于洛水之上。

丁亥,天子北濟于河,□羝之隊以西北。升於盟門九河之隥盟門山,今在河北。《屍子》曰“河出於盟門之上”,乃遂西南。

仲冬壬辰,至[B211]山之上,乃奏廣樂,三日而終。

吉日丁酉,天子入于南鄭今京兆鄭縣也。《紀年》“穆王元年,築祗宮于南鄭”,《傳》所謂“王是以獲沒于祗宮者”

 上一卷 ↑返回頂部 下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