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神祠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立神祠
作者:三善清行 藤原春海
    本作品收錄於:《本朝文粹

    ↑ 《本朝文粹


    正六位上行少內記三善宿彌清行問


    ●問:連山孕卦,殷薦之道形焉。大麓凝規,望祀之禮行矣。陳潢潦於鉶陶,則大帝饗其明德。奠蘋藻於茅藉,則百靈觀其肅色。洎乎祓神居莘,語土田之虛賜,癘鬼降宋,怒粢盛之不豐。海鳥避風,奏六變於鍾皷;河魚泝浪,薦九獻於壇場。六百八十所,舞文之秩紛然。三萬七千祠,亂神之禱鬱起。夫以鬼神不歆非類之祀,則晉后應無入寢之夢。公侯必主因國之祠,則武子何蔑奪享之崇。磔狗而禜箕星,未辦止風之義;烹鷺而祭太一,安知求仙之徵。蘇嶺鹿門,定立何日。樊壇木景,指為誰神。若乃皇英者舜之賢妃也,節表斑竹。夷齊者周之廉士也,性潔寒冰。何以湘山之神,忽淫奔於庸賤之客;首陽之廟,常貪求於肥碩之牲。豈死生道殊,情狀俄變。將古今年久,神意遂訛。子談高攓蓬,詞宏呵璧,佇開疊映,思銷紛蒙。

    文章得業生正六位上越前少掾藤原朝臣春海對


    ○對:竊以九變于七,漸茫昧於無為。一割生三,始鴻濛於太易。林豺至賤,尚記上春之期。水獺微禽,靡爽季秋之節。況辨方正位,化陰陽以布和。飄海駕雲,運日月而揮彩者乎。

     於是祥麟耀冊,騰茂範於郊天;端馬開圖,闡崇規於類帝。甘泉盛禮,壽丘之典永傳。璧水潔祠,鎬池之流逾遠。莫不尊黃琮而致敬,惟帝報功。旅青珪而明禋,惟天降德。迺知民者冥也,神者氣焉。奉之則瓦礫生精,棄之則金銅失爽。是以明兩儀之性者,不可惑之以祓邪。逆萬物之心者,不可誣之以神恠。

     方今,神鈐降祉,寶曆登符。澤汎洮溟,仙居用乾元之九。塵飛軒靄,宸位冠明一之三。晉煙大明,詔羲和以捧轡。斟酌瑞氣,分萐蒲以扇廚。自然,奏雲門之雅音,神明下降;動咸池之正樂,幽祇上昇。尚復崇嚴配之規,恐章儀之育闕;施裒楊之詔,探蒭堯之無遺。

     夫以主盟廢郊,黃熊驚入寢之夢。因國紹位,武子蔑奪享之靈。狗屬兌方,金自有制木之勢。箕居震位,星既垂好風之容。烹鹿求仙之徵,道存在矚;血牲表誠之祭,自繫非遙。至如蘇嶺鹿門之祠,樊壇木景之鬼,享主不朽,披怪牒而可知,神祠永傳,載靈策而不祕。但事涉靈跡,理洞幽冥,形既同與不同,神固見與不見。太初彥雲之祖,似有其冤;元禮孟慱之徒,抑無其崇。然則魂魄遷變,驗淫奔於湘山之神,狐狸饗貪,聞腥臊於首陽之廟。妖言託石,祟兆憑桑。金馬碧雞,青珠黃鳥,併是憑處之說,本非蹠實之談。謹對。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