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綏靖區司令部政治部呈請外交部設法將留澳四行孤軍接運回國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第一綏靖區司令部政治部 呈 政秘字第341號 民國35年8月9日

竊職前於民國二十六年抗戰軍興,時忝長88師參加上海作戰,情況激烈,舉國驚震,後以戰略關係,奉命撤退,由524團團長謝晉元、團附上官志標率領誓死志士400餘名擔任掩護工作,至我軍順利撤退完成,惟該掩護部隊以退路被截,奉命退入四行倉庫,誓死抵抗,絕不投降。旋以第三國為顧及人道計,向我孤軍請求,以設法送出上海,俾可繼續抗戰為由,即被邀入租界,而成中立國俘虜。迨日寇發動太平洋戰爭,首先佔領上海租界,以是孤軍又成敵寇之俘虜。當於民國三十一年春,日寇就孤軍中挑選士兵50餘名,連同南京被俘之國軍千餘名,前赴澳屬新不列顛島為日寇做工,備受虐待,死傷累累,痛苦萬狀,至目前止,僅存700餘名。頃勝利已屆週年,該兵等仍在新不列顛等地流亡,無日不思歸還祖國,而國際方面亦未為彼等設法遣送歸國,故該兵等頃由澳屬各地紛紛來函申請設法返國等情前來,除分呈國防部外,理合備文並檢附該兵等來函,呈請鈞長迅予設法將該兵等遣回祖國,以慰為國誓死志士之心,俾得還鄉為國效勞,實為公德兩便。謹呈

外交部部長 王

附該兵等來函抄件兩份
 第一綏靖區司令部政治部主任(前八十八師師長)孫元良
 第一綏靖區司令部政治部第一科科長(前四行孤軍團附)上官志標

附件一:四行孤軍來函(一)民國35年4月25日

上官團附公鑒:部下自京痛別迄今數載,未候鈞命,自愧殊深,部下維願鈞座福體康泰,諸事如恆。部下自京出發至吳淞登船,在程三十餘天,於三十二年一月二十五日至澳屬新不列顛島,受無人道主義者之摧殘,朝夕苦工,受盡磨折,於期三年,死者21名之多。至三十四年八月十六日,傳聞祖國勝利之達部下,歡喜若狂。至八月二十九日得澳軍拯救不下,才得重見自由之光。至九月二十六日全島中國俘虜集合,有金華來者300餘名,南京千名,存者僅400名,總計700餘名,一切由澳軍負責,現已將近一年,幾已望穿秋水,而返國無期,能不痛乎?最使部下難忘者,惟我之團體是否存在?然你等揚眉吐氣已期,我等還是漂泊海外,能不感乎?現雖得不確消息最近可以返國,卻沒有確實期限,而且返國不知在什麼地方集合。然部下回國之一切手續望鈞座照料一二,而部下之沾恩不淺矣!現餘不多,稟僅祝

公安

 竊職朱雲率全體同志叩
 三十五年四月二十五日

附件二:四行孤軍來函(二)民國35年5月18日

上官團附鈞鑒:溯自別後,期已四載,自三十一年十二月十九日離開南京,是惟次年一月二十四日始抵目的地,澳屬新不列顛島亞包埠,遠託異國,同濟共悲,望風懷想,然不依依夙興夜寐,未遑一日忘懷鈞座也。前曾寄呈蕪函諒邀洞察,久未獲復,輒深念切其深,受敵所處之境,所遇之遭,能非筆墨可以言其形容。蘆葦為舍,食無近糧,且無蔽體之衣,側耳所聞異人言語,日未曉則出外,服役深夜仍不得休,較在本國工苦百倍。惟此身體日漸衰弱,稍有染病,或因水土不服,即遭敵人戮害。來此千人,現僅生存者400餘人,我部57名有已死亡21名,薛榮鑫同志已於三十二年九月二十八日亡故矣,殊堪痛悼。此間獲得生命者36員名,自三十四年八月十六日惞悉世界和平宣告後,於九月二十六日由澳軍接受,始已脫離敵人集中營宿,並召由衢州戰役而被俘亦來此島500餘名,現存300餘名。該部負責者,聞從衢州來自蘭衢師管區,獨自一人而遭俘虜,姓名吳棪,曾充該館區兵役,服中校科長等職,其人情性非正式軍人,辦事之柔弱,交際之缺乏,政治之失措,殊甚矛盾。然現雖700餘名,均係一、二兩大隊之分別,所謂南京來者,仍由李納賢為負責,但此輩年幼好傲,目知已而妄自矜誇,種種非法,全然不顧人類眾者,受其害者不勝枚舉,但我部仍由竊職率領分食另居,名稱為獨立區隊,故所不願與其聞問。雖人少而團結一致之精神未嘗懈怠,然而事實上已形如此內容,不免仍遭其妒忌。但勝利復興瞬息經年,此間亦有代電告於澳洲公使館,並由吳棪一次飛澳,從十月迄今六月餘矣亦無消息。政府方面尚是一息未聞船艦之有無,是否之運回?是為流落異邦者?可謂恐懼,無何祖國已經復興,虜兵尚留海外,參加抗戰們兒然不依悲哉!數年不通音訊之家庭豈不心神怡?而我輩更何如也!二十六年自至迄今,屈指何期,死者已矣!生存者誰無室家之慕,國不忘家,國興家尚在否?尤心痛極,莫可言述。返國無期命也,如何異域為之一歎,然不勝焦著已。至伏祈鈞長設法呼籲,乞懇政府予以救濟。至於我四行孤軍之今後如何?諒已報呈中央矣!竚侯示復,無時企盼待命之至。謹呈。敬慶

均安

 四行孤軍少尉朱雲暨全體 謹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