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西贡条约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法越和平同盟条约
甲戌和约、第二次西贡条约
大南国(越南阮朝)、法兰西共和国(法兰西第三共和国) 
大南嗣德二十七年正月二十七日
1874年3月15日

条约汉文原文摘自《大南实录》正编第四纪,卷五十,嗣德二十七年正月条 注:大富浪沙国指法国,大衣坡儒国指西班牙;大富浪沙國大皇帝指法兰西共和国总统

今大南國大皇帝、大富浪沙國大皇帝切願結堅固和好睦友之盟,致得兩國永遠相交。因此同議應定結交新約,以換替嗣德十五年壬戌五月初九日,卽西降生一千八百六十二年六月初五日之所定約,是以特派全權大臣以便辦理。

大南國大皇帝特派刑部尚書、欽充定約正使、全權大臣黎峻,禮部左參知、欽充定約副使、全權大臣阮文祥;

大富浪沙國大皇帝特派總統南圻水陸軍民大元帥、御賜第一等賞功大佩星、宣教佩星、欽充定約全權大臣游悲黎。

彼此既將欽差全權之詔敕公同較閱,俱屬妥當,卽將所立條約開列如左:

第一款 嗣後大南國與大富浪沙國世世結交和好,友誼敦篤。

第二款 大富浪沙國大皇帝明知大南國大皇帝係操自主之權,非有遵服何國,致大富浪沙國大皇帝自許幫助。又約定,如或大南國儻有匪梗竝外國侵擾,而大南國大皇帝有咨援者,則大富浪沙國大皇帝卽當隨機幫助要清,亦願剿絕海匪之擾掠於大南國洋分者。所有需費,均屬大富浪沙國自受,竝無索還。

第三款 大南國大皇帝應酬此許助之情,約定如有與各外國通交,則需與大富浪沙國合意。若從前有與何外國相交,往來通使,今應仍舊,不可變異。惟大南國欲與何國交通商賣,議定商約,各隨其便,但這商約不可有違大南國與大富浪沙國現今所定之商約。又如何日與何國定這商約,則先報與大富浪沙國朝廷知之。

第四款 大富浪沙國大皇帝約定,增許大南國大皇帝備用各項,而不索值,計列于左: 一 火機戰船五艘(其船長橫大小,另有編憑執炤)。這五船機力,通計合當馬力約五百匹。這五船機括材板竝引水鍋俱屬堅固全好。又隨船礮械、物料各項,具足依如大富浪沙國戰船備用之例。

一 大礮一百輛。這礮心徑自七分至一寸六分(均用大富浪沙尺)。每輛藥彈各二百發。

凡一 開腹鳥槍一千杆,藥彈火粒五十萬發。

凡向上各項,應候和約互交後,限一年內遞就嘉定,交大南國認用。

又如大南國有欲借大富浪沙國人教習水步兵及諸工匠助作機括、與諳詳稅例;助收各汛商稅竝諳曉音字技藝諸人;設立教場、增買戰船藥彈以足軍用各款,則大富浪沙國應為之代辦。至如所借諸人工錢及增買船礮價錢,兩國臨期會定,要相妥當。

第五款 大南國大皇帝明知大富浪沙國所現治之地轄,卽嘉定、邊和、定祥、永隆、安江、河仙該六省。

東夾海竝大南國平順省西界地頭;西夾海;南夾海;北夾高蠻竝大南國平順省南界地頭。

均歸大富浪沙國管轄,獨操自有之權。

惟大南國有范、胡二族戚里墳墓。該十四所內,范族十一所,落在嘉定省新年東村、新關東村內。胡族三所,落在邊和省靈沼西村與新梅社。這諸墓嚴禁各色人等,均不得侵犯大富浪沙國。

又願摘近墓田土二百畝,內一百畝交范族,內一百畝交胡族,以為奉守。諸墳墓需費至如這田土與胡、范二族人丁于大富浪沙國均除免兵徭丁田等税。

第六款 炤之壬戌年舊約,大南國尚欠大富浪沙國賠銀一百萬元(每元重七錢二分),今應盡除,不復追問。

第七款 原壬戌年舊約,大南國尚欠大衣坡儒國賠銀一百萬元(每元重七錢二分)。大南國大皇帝約定還與大富浪沙國朝廷,轉交大衣坡儒國。應俟大南國何日炤收所開許西洋諸國及新世界通商各汛口關稅,每年收得干除年內支費外,現存干分為二成,摘取一成賠此欠銀。其每年賠干,交大富浪沙國元帥在嘉定者編認轉交衣坡儒國具取。該國編詞交大南國執炤,仍不拘干年,何年賠清則止。

第八款 大南國人有助大富浪沙國何事或大富浪沙國人有助大南國何事,自背本國而有干國法應籍編家產者,自既定和約以前,大富浪沙國大皇帝、大南國大皇帝均準寬赦,給回家産。惟此家産既經變賣,無有在官,不須給還。

第九款 大南國大皇帝明知天主教原以勸人行善,玆將從前所禁天主教各明文盡行除去。又聽許大南國人有願入教、守教,各得從容自便。

以此國內從教之人均得隨便相會誦經、禮拜等事,不拘其數,外人無得藉以何故逼使。從天主教之民行何事而有違其教法,竝無使教民別開冊籍。自後,該教民各得應試入仕而勿使背其教法。

大南國大皇帝約定,將從前別冊槩行廢棄,其兵徭、稅課、簿籍,凡事均與百姓一律無異,竝禁嗣後言語詞札不可複用。何字句而有辱於天主之教者,與十條內如有此樣字句亦各行改正。

大富浪沙國鑒收靈牧往大南國居住講教者,何係呈有大富浪沙嘉定元帥給炤通行,具有大南國禮部或省官押批“已呈”字樣,方得入大南國,竝隨便往來於所屬鑒牧地分內。講教自由,勿可別令管束。其或有起行,不復飭令所在各社村開報如前。大南國靈牧講經行教,亦如大富浪沙國靈牧一般。若大南國靈牧有犯笞杖者,當炤例以錢代贖,毋須寔行笞杖。

大富浪沙國鑒牧、靈牧與大南國靈牧均得雇買田土,構立道堂、道館,育嬰、養病,竝屬行教諸家及該教民。

前干監插家産,旣經籍編者,今如尚存在官,卽應發還該教民認取,如已經變賣無有在官,卽止。

向上各款則衣坡儒鑒、靈牧亦各蒙恩如此一律。這約互交之後,當頒下敕諭,佈告通國,俾社民均知大皇帝恩澤准許教民從教如此自由。

第十款 大南國各有設立學場在嘉定城,以便教習儒士。則有大富浪沙吏部官之在嘉定者為之炤領,其該學場之內,不得教習何事而有違風化及背大富浪沙國之權。如有設置廟祠祭祀何款,均聽其便。若該教師有違這款,卽應交回本國或有作何款重於此者,其這場亦應停設。

第十一款 大南國平定省施耐汛與海陽省寧海汛竝該汛溯上珥河一帶達大清國雲南省境界及河內鋪,則大南國朝廷應開許西洋竝新世界諸國人通商賣,另定商約,附與此約。其新議定通商條款,亦炤此約,一體遵循。

就中寧海汛與河內鋪及溯珥河達大清國雲南境界,則應俟此約互交之日或未互交之前,應以何日開商為便,臨期由兩國商定。惟平定省施耐汛應俟互交後一年卽行開商,至如各汛、各江,俟後商賣如有繁盛利益,應開商而有利者,另由大南國擬辦。

第十二款 大富浪沙國及屬地,竝各西國與新世界諸人,何係遵奉大南國律例,當得於大南國約定開商各汛,買地置宅,隨意商賣。及設作機括技藝,仍須憑大南國官指定處所,不得混雜。就中所居之地或公或私,炤價順買,倂與所居之家應(系丙)稅例若干,則炤例定,由大南國官輸納,諸商人聽得通行商賣。自寧海汛達珥河以至雲南,其船貨稅例若干,亦炤例由大南國官輸納。至如自寧海汛由珥河至河內,又自河內達雲南諸沿岸陸地,西人均不得商賣。

向上諸國人均隨便雇借南國人助作財副、通言書、手工匠、棹夫、家役做工等項。

第十三款 大富浪沙國應於大南國所開商諸汛口,量設領事或專辦一員。每所隨兵,務足備派其數,不得超過一百名,以便自衛及巡防更守,庶免諸國人等生事。俟何日安帖無礙,則領事官留居辦事,隨兵盡數撤回。

第十四款 大南國人亦得于大富浪沙國及其屬地往來、居住、商賣及買地置宅各款,惟當遵奉大富浪沙國律例。儻大南國大皇帝欲于大富浪沙國與其屬地各汛各鋪設置領事官以便炤保本國人,各隨其便。

第十五款 大富浪沙國及其屬地與諸別國商人欲往大南國開商各汛居住、商賣者,應開列名籍由大富浪沙國官呈納,大富浪沙國官又轉咨大南國官知辦。大南國民欲往大富浪沙國及其屬地居住、商賣,亦炤此一律辦理。

若大富浪沙及諸別國商人欲往來大南國內之別處何事,必須有大富浪沙官給炤通行,與大南國官順押“已呈”字樣,方得通行。仍禁不得沿途商賣物項,若違禁者則該商貨項由所在南官盡行籍沒。然現在大南國中士民猶執,彼此未盡帖然,則外國人未便通行。應俟何日大南官與大富浪沙欽使官商察現情,果已寧帖,方可給炤聽行。

與大富浪沙國人欲往大南國何處尋學博物,亦須炤會大南國官。以彼係有意遊學,必須為之保護,竝給許憑炤具足,并助彼得便往來通行尋學。

第十六款 大富浪沙人相訟,或訟與別國人,均由大富浪沙領事官處斷。

大富浪沙國及別國人與大南國人相訟或乞伸理何事,應先由大富浪沙領事官盡力秉公分處要妥。若如有礙款,大富浪沙官勢難獨斷,卽咨請大南國官會同助辦。兩國官審斷,旣得公平,則兩造均當遵據。

大南國人與大富浪沙國人或與別國人相訟,應先由大南國官盡力秉公分處要妥,如有何礙款,大南國官勢難獨斷,卽咨請大富浪沙國官會同助辦。兩國官審斷,旣得公平,則兩造均當遵據。若大富浪沙國人相訟或訟與別國人則專由大富浪沙官處斷。

第十七款 大富浪沙國與別國人就居大南國地轄而犯罪者,應交回嘉定各座審處。如該犯罪人逃躲在大南地分,應咨大南國官緝拏者,則大南國官亦當盡力偵拏,交大富浪沙官認辦。若大南國人就居大富浪沙國地分而犯罪者,則大富浪沙官炤本國律例審處,竝咨大南國領事官炤知,依例查究。

第十八款 凡有姦匪在大富浪沙國地分,如有犯作亂及盜刦等罪而逃往大南國地轄,經大富浪沙官咨會大南國官,則大南國官卽應盡力偵拏,交大富浪沙國官處斷。大南國有姦匪作亂及盜刦等罪而逃往大富浪沙國地轄,經大南國官咨會大富浪沙官,大富浪沙官亦應盡力偵拏,交大南國官處斷。

第十九款 大富浪沙國與別國人有物,故在大南國地轄,大南國人有物,故在大富浪沙國地轄,其該故人家産應交該子孫當食之人。若現在無有當食之人,則該故人家産應各交本國官轉交在國該故人親屬認取。

第二十款 自今定和約,兩國大臣押記之日以後俟滿一年,大富浪沙國大皇帝特派奉充二項欽使官一人往居大南國京都,以便遵守和約內已定各款。該欽使官職所當為係,俾兩國常睦交情,敦篤友誼。

大南國大皇帝如欲設欽使官往居大富浪沙京師,亦各炤此一律辦理。惟該欽使官品秩、儀制,應俟兩國商定,要得相當。至如該欽使官俸例及支費各項,應由各本國炤給。

第二十一款 今此新約應將換替原壬戌舊約,大富浪沙國又願專說與大衣坡儒國共遵守此新約而廢舊約。如或衣坡儒國不肯換改舊約各款,則這新約大富浪沙國與大南國各相遵守。而舊約何款係屬衣坡儒國與大南國所定者,各應仍舊。惟大南國尚欠衣坡儒國賠銀一款,則大富浪沙國自認替賠大南國,又炤新約第七款徐徐還此銀債與大富浪沙國依數。

第二十二款 今新約旣定,則兩國相與共守此約,世世勿違,俟滿一年或未及一年,俟奉兩國大皇帝批准,卽將在大南國京城互交存炤。事清,又將此和約各宣布國內俾各周知。 又這新約已作四本,兩國全權大臣對較符合,用印押記。

右和約於嘉定城元帥府妥定,年號著我嗣德二十七年正月二十七日、西降生一千八百七十四年三月十五日。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4年1月1日以前以匿名或別名發表,確實作者身份不明(包括僅以法人名義發表),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匿名別名作品發表起96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包括新加坡、韓國、兩岸四地、馬來西亞)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