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翁學士書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答翁學士書
作者:姚鼐 清朝
本作品收錄於《惜抱軒文集/卷06

鼐再拜,謹上覃谿先生几下:

昨相見,承教勉以為文之法。蚤起又得手書,勸掖益至,非相愛深,欲增進所不逮。曷為若此?鼐誠感荷不敢忘!

雖然,鼐聞今天下之善射者,其法曰:「平肩臂,正脰,腰以上直,腰以下反句磬折,支左詘右。其釋矢也,身如槁木。苟非是,不可以射。」師弟子相授受,皆若此而已。及至索倫蒙古人之射,傾首、欹肩、僂背,發則口目皆動,見者莫不笑之。然而索倫蒙古之射遠貫深而命中,世之射者常不逮也。然則射非有定法亦明矣。

夫道有是非,而技有美惡。詩文皆技也,技之精者必近道,故詩文美者命意必善。文字者,猶人之言語也,有氣以充之,則觀其文也,雖百世而後,如立其人而與言於此;無氣,則積字焉而已。意與氣相御而為辭,然後有聲音節奏高下抗墜之度,反復進退之態,采色之華。故聲色之美,因乎意與氣而時變者也,是安得有定法哉?自漢、魏、晉、宋、齊、梁、陳、隋、唐、趙宋、元、明及今日,能為詩者殆數千人,而最工者數十人。此數十人,其體制固不同,所同者,意與氣足主乎辭而已。人情執其學所從入者為是,而以人之學皆非也;及易人而觀之,則亦然。譬之知擊棹者欲廢車,知操轡者欲廢舟,不知其不可也。

鼐誠不工於詩,然為之數十年矣。至京師,見諸才賢之作不同,夫亦各有所善也。就其常相見者五六人,皆鼐所欲取其善以為師者。雖然,使鼐舍其平生,而惟一人之法,則鼐尚未知所適從也。承先生吐胸臆相教,而鼐深蓄所懷而不以陳,是欺也,竊所不敢,故卒布其愚,伏惟諒察!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