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連州薛郎中論書儀書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答連州薛郎中論書儀書
作者:劉禹錫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604

吾兄不知愚無似,猥以書見攻其非,且曰:「我與子中外屬,當為伯仲,其抵我書,執禮太卑。桉舊儀:凡兄姊之齒,有‘唯’無‘伏’,它以是為衰,其於匹敵,即前雲‘願’、後雲‘白’而已。大曆初,李讚皇、賈常侍猶守之無渝。二公何人也?我與子何人也?烏有從末俗以姑息為禮,而不虞識者所窺耶?」其旨雲爾。愚得書,退而思惟,愀然自賀曰:在恒人為宜,而在愚為過,豈不能幸歟?故盡言於兄,期有以相暢耳。

夫禮之文為著定,宜尊宜卑,猶四方、上下、左右、前後,稱謂一立,古先聖賢所不敢移。管敬仲不敢當命卿之饗,虞人不敢承士之招,先禮而後身也。汲黯不為大將軍而虧九卿,王祥不為錄尚書而屈三公,先道而後時也。是則非據之榮,雖君命有所不受;非道之利,雖眾尚有所不為。兄長於大曆初,嚐接前輩遊,故其風采,去承平時不甚相遠。愚長於貞元中,所與遊皆後來諸生,然猶於稠人廣坐,時聞老成人之說,灌注耳目,斑斑然不絕如線。其後為御史,四方諸侯悉以書來賀,校其禮皆駁不同。唯洪州牧李常侍巽、潭州牧楊中丞憑始言「執事」,其它如儀。而同在憲司者,鹹以二牧為不遜。愚時與其寮柳宗元昌言於眾曰:「監察,八品也,當衣碧,言‘執事’為宜,不當經怪。」眾鹹聽然而咍,複謂愚云:「子奚不碧其服耶?」其不堪執事色,深不可以言解。

及謫官十年,居僻陋,不聞世論。所以書相問訊,皆昵親密友,不容變更。而時態高下,無從知耳。前年祗召抵京師,偶故人席夔談,因及是事,乃知與十年前大殊。至有同姓屬尊致書於屬卑而貴者,其紙尾言起居新婦。夔獨竊笑之而已,然猶不敢顯言詆之。今有人謂東為西者,一言發則凡人嗤為騃且狂。苟不眾非之,則東西易位久矣。尊卑失其儀,恬而不怪,安得使人如東西不敢易之哉?曾子有云:「君子之愛人也以德,細人之愛人也以姑息。」謂古人悉樸且賢,則斯言不當發於洙泗間耳。蓋三代之尚未嚐無弊。由野以至僿,豈一日之為?漸靡使之然也。嫉其弊而救之,以歸於中道,以俟乎薦紳先生德與位並者,揭然建明之,斯易也。《語》曰:「俟自直之箭,則百代無一矢。俟自圓之木,則千歲無一輪,執矯揉之器者,視之灌叢無非良材耳。」竊觀今之人,於文章無不慕古,甚者或失於野,於書疏獨陋古而汨於浮。二者同出於言而背馳。非不能盡如古也,蓋為古文者得名聲,為今書者無悔吝,如水走(闕)為(闕)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