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子 (四部叢刊本)/卷第五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四 管子 卷第五
唐 房玄齡 注 景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宋刊本
卷第六

管子卷第五       唐司空房  𤣥齡  注

   八觀第十三   法禁第十四

    重令第十五

八觀第十三         外言四

大城不可以不完郭周不可以外通里域不可以橫通横通謂從

旁而通也閭閈不可以毋闔闔扉宫垣𨵿閉不可以不脩故大城

不完則亂賊之人謀郭周外通則姦遁踰越者作里域橫通

則攘奪竊盜者不止閭閈無闔外内交通則男女無别宫垣

不備𨵿閉不固雖有良貨不能守也故形勢不得爲非則姦

邪之人慤愿禁禦周固形勢不得爲非則姦邪之人無從生心而變爲慤愿禁罰威嚴則𥳑慢之

人整齊憲令著明則蠻夷之人不敢犯賞慶信必則有功者

勸敎訓習俗者衆則君民化變而不自知也習俗而善不知善之爲善猶入芝蘭之室不知

芳之爲芳也是故明君在上位刑省罰寡非可刑而不刑非可罪而

不罪也明君者閉其門塞其塗弇其迹使民母由接於淫非

之地旣閉出非之門又塞生過之塗成罪之迹莫不掩匿如此則自然端直欲接淫非之地其路無由也是以民之道正行

善也若性然故罪罰寡而民以治矣

行其田野視其耕芸計其農事而飢飽之國可以知也其耕

之不深芸之不謹地冝不任草田多穢耕者不必肥荒者不

必墝以人猥計其野猥衆也以人衆之多少計其野之廣狹也草田多而辟田少者雖

不水旱飢國之野也若是而民寡則不足以守其地若是而

民衆則國貧民飢以此過水旱則衆散而不收彼民不足以

守者其城不固民飢者不可以使戰衆散而不收則國爲丘

墟故曰有地君國而不務耕芸𭔃生之君也故曰行其田野

視其耕芸計其農事而飢飽之國可知也

行其山澤觀其桑麻計其六畜之産而貧富之國可知也夫

山澤廣大則草木易多也壤地肥饒則桑麻易殖也薦子見

草多衍則六畜易繁也薦茂草也莊周曰麋鹿食薦山澤雖廣草木毋禁壤

地雖肥桑麻毋數薦草雖多六畜有征閉貨之門也無貨可出若閉

故曰時貨不遂金玉雖多時貨謂穀帛畜産也謂之貧國也故曰行其

山澤觀其桑麻計其六畜之産而貧富之國可知也

入國邑視宫室觀車馬衣服而侈儉之國可知也夫國城大

而田野淺狹者其野不足以養其民城域大而人民寡者其

民不足以守其城宫營大而室屋寡者其室不足以實其宫

室屋衆而人徒寡者其人不足以處其室囷倉寡而臺榭繁

者其藏不足以共其費囷倉所藏不足以供臺榭之費故曰主上無積而宫室美

氓家無積而衣服脩氓家謂民家也乘車者飾觀望步行者雜文采本

資少而末用多者本資謂榖帛侈國之俗也國侈則用費用費則民

貧民貧則姦智生姦智生則邪巧作故姦邪之所生生於匱

不足匱不足之所生生於侈侈之所生生於毋度故曰審度量

節衣服儉財用禁侈泰爲國之急也不通於若計者若計謂密度量以下

不可使用國故曰入國邑視宫室觀車馬衣服而侈儉之國可知也

課凶饑計師役觀臺榭量國費而實虚之國可知也凡田野萬

家之衆可食之地方五十里可以爲足矣萬家以下則就山

澤可矣萬家以下其人少可以就山澤逐便利萬家以上則去山澤可矣萬家以上其人多則去山

澤就原陸而山澤有禁也彼野悉辟而民無積者國地小而食地淺也田半

墾而民有餘食而粟米多者國地大而食地博也國地大而

野不辟者君好貨而臣好利者也君臣好貨利則妨農功故其野不辟辟地廣而民

不足者上賦重流其藏者也上賦重則人藏流散也故曰粟行於三百里

則粟賤故人逺行而 之或逺人來籴也則國毋一年之積粟行於四百里則國毋二年

之積粟行於五百里則衆有飢色其稼亡三之一者命曰小凶

三分常稼而亡其一時有凶災故也故謂小凶也小凶三年而大凶比三年不熟故曰大凶也大凶則衆有

大遺苞矣時旣大凶無復畜積雖相振濟但苞裹升斗以相遺也什一之師什三毋事則稼

亡三之一師法也十一而稅周禮之通法今乃十三而税無事於舊稼亡三之一也稼亡三之一而非有故蓋

積也則道有損瘠矣旣已亡三之一又無故積則道行之人有毁損羸瘠者也什一之師三年不

解非有餘食也則民有鬻子矣旣師十一三年而不解此當有餘食而不餘則以遇嵗凶故也所以人有

鬻子故曰山林雖近草木雖美宫室必有度禁發必有時是何

也曰大木不可獨伐也大木不可獨舉也大木不可獨運也

大木不可加之薄墻之上凡此必資衆力則妨農事故宫室須有度禁發須有時也故曰山林雖

廣草木雖美禁發必有時國雖充盈金玉雖多宫室必有度

江海雖廣池澤雖博魚鼈雖多罔罟必有正多少小大之正舩網不可

一財而成也必多財然後成非私草木愛魚鼈也惡廢民於生榖也故

曰先王之禁山澤之作者博民於生榖也彼民非榖不食榖

非地不生地非民不動動謂發生穀物民非作力毋以致財天下之

所生生於用力天下所以存其生各由用力也用力之所生生於勞身是故主

上用財毋巳是民用力毋休也財從力生故用財不已則用力不休也故曰臺榭相

望者其上下相怨也上怨下不供下怨上多稅民毋餘積者其禁不必止

貧則爲盜賊故禁不止也衆有遺苞者其戰不必勝戰士飢則力屈故戰不勝道有損瘠

者其守不必固損瘠則死期將至故守不固也故令不必行禁不必止戰不必

勝守不必固則危亡隨其後矣故曰課凶飢計師役觀臺榭

量國費實虚之國可知也

入州里觀習俗聽民之所以化其上君斯作矣人胥効矣故人莫不化上而治亂之

國可知也州里不鬲無限鬲也閭閈不設出入毋時早晏不禁則

攘奪竊盜攻擊殘賊之民毋自勝矣自從也旣不設備則盗賊無從而勝食谷水巷

鑿井谷水巷井則出汲者生其婬放場圃接鄰家子女易得交通樹木𫇮婬非者易爲宫墻毁

壊門戸不閉外内交通則男女之别毋自正矣郷毋長游什長游宗也

里毋士舎士謂里尉每里當置舎使尉居焉時無㑹同郷里每時當有㑹同所以結恩好也喪蒸不聚

蒸冬祭名禁罰不嚴則齒長輯睦毋自生矣郷里長弟當以齒也故昬禮不謹

則民不脩廉論賢不郷舉則士不及行貨財行於國則法令

毁於官請謁得於上則黨與成於下郷官毋法制百姓羣徒

不從此亡國弑君之所自生也故曰入州里觀習俗聽民之

所以化其上者而治亂之國可知也

入朝廷觀左右本求朝之臣謂原本㝷求朝之得失論上下之所貴賤者

而彊弱之國可知也功多爲上禄賞爲下則積勞之臣不務

盡力戰功曰多謂積勞之臣論其功多則居於衆二及行禄賞翻在衆下故不務盡力也治行爲上爵列爲下

則豪桀材臣不務竭能便辟左右不論功能而有爵禄則百

姓疾怨非上賤爵輕禄左右不論能而有爵禄則百姓非但疾怨又非上輕賤爵祿也金玉貨財商

賈之人不論而在爵禄不論志行使之在爵禄之位也則上令輕法制毁權重

之人不論才能而得尊位則民倍本行而求外勢彼積勞之

人不務盡力則兵士不戰矣豪桀材人不務竭能則内治不

别矣百姓疾怨非上賤爵輕禄則上毋以勸衆矣上令輕法

制毁則君毋以使臣臣毋以事君矣民倍本行而求外勢則

國之情僞竭在敵國矣人旣倍本求外則國之情僞盡在於敵矣竭盡也故曰入朝廷觀

左右本朝之臣論上下之所貴賤者而彊弱之國可知也

置法出令臨衆用民計其威嚴寛惠行於其民與不行於其

民可知也法虚立而害䟽逺謂其立法但能害䟽逺而不行親近故曰虚立也令一布而不

聽者存不聽者存是令不行賤爵禄而毋功者富無功者富則有功者貧也然則衆必

輕令而上位危輕令則有無君之心故上位危故曰良田不在戰士三年而兵弱

良田所以賞戰士不賞則士無戰志故兵弱也賞罰不信五年而破上賣官爵十年而亡

倍人倫而禽獸行十年而滅戰不勝弱也地四削入諸侯𬒳

也離本國徙都邑亡也有者異姓滅也有其國者異姓之人則宗廟滅也故曰置

法出令臨衆用民計威嚴寛惠而行於其民不行於其民

可知也

計敵與量上意察國本觀民産之所有餘不足而存亡之國

可知也敵國彊而與國弱諫臣死而諛臣尊私情行而公法

毁然則與國不恃其親謂黨與之國不恃己以爲親也而敵國不畏其彊寇敵之國不畏

己以爲彊也豪傑不安其位而積勞之人不懷其禄恱商販而不務

本貨則民偷處而不事積聚豪傑不安其位則良臣出積勞

之人不懷其禄則兵士不用民偷處而不事積聚則囷倉空

虚如是而君不爲變不改常而更化然則攘奪竊盜殘賊進取之人

起矣内者廷無良臣豪傑不安其位兵士不用積勞之人不懷其祿故也囷倉空虚

處而不事積聚故也而外有彊敵之憂則國居而自毁矣居然自致滅毁故曰計敵

與量上意察國本觀民産之所有餘不足而存亡之國可知

也故以此八者觀人主之國而人主毋所匿其情矣

法禁第十四        外言五

法制不議則民不相私君出法制下不敢議則人奉公不相與爲私刑殺毋赦則民不

偷於爲善有過必誅則善惡明故不爲苟見之善爵禄毋假則下不亂其上爵必有徳禄必

有功不妄假人則人知君我者必賢徳故不亂於上三者藏於官則爲法施於國則成俗其

餘不彊而治矣三者謂法刑爵也藏於官謂下不得擅其用如此則法施俗成自斯之外雖不勉彊莫不從理矣君壹

置其儀則百官守其法上明陳其制則下皆㑹其度矣君之

置其儀也不一則下之倍法而立私理者必多矣是以人用其

私廢上之制而道其所聞旣廢上之制故競道其所聞兾遂其私欲故下與官列法而上

與君分威國家之危必自此始矣下謂庶人上謂權臣列亦分也昔者聖王之治其

民也不然廢上之法制者必負以恥負猶被也廢法制者必被之以恥辱也財厚博

惠以私親於民者正經而自正矣臣厚財而作福則正禮經以示之其人自正矣亂國之

道易國之常賜賞恣於己者聖王之禁也賜賞者人君所獨用也臣爲君事故須禁之也

聖王旣殁受之者衰嗣君不徳君人而不能知立君之道以爲國

本則大臣之贅下而射人心者必多矣越職行恩曰贅福下者君之事也今臣爲之故曰贅

臣之作福所邀射人心必使歸己也君不能審立其法以爲下制則百姓之立私

理而徑於利者必衆矣徑謂邪行以趣疾也

昔者聖王之治人也不貴其人博學也欲其人之和同以聽

今也博學而不聽今姦人之雄也泰誓曰紂有臣億萬人亦有億萬之心武

王有臣三千而一心故紂以億萬之心亡武王以一心存故有國

之君苟不能同人心一國威齊士義通上之治以爲下法則雖

有廣地衆民猶不能以爲安也君失其道則大臣比權重

重者相比以相舉於國小臣必循利以相就也故舉國之士以爲

亡黨爲叛亡之黨也行公道以爲私惠費公以樹私也進則相推於君退則相譽

於民各便其身而忘社稷以廣其居容受博也聚徒威羣蓄黨以威衆

上以蔽君下以索民求人附已此皆弱君亂國之道也故國之危也

擅國權以深索於民者聖王之禁也其身毋任於上者聖王

之禁也進則受禄於君退則藏禄於室毋事治職但力事屬

其所勉力事務者但屬意於私王官私君事去王之官私事則營之君事則去之也非其人而人私

行者聖王之禁也臣旣非其人故其人但爲私行所以禁之也

脩行則不以親爲本𥳑孝敬也治事則不以官爲主邀虛譽也舉毋能

進毋功者聖王之禁也交人則以爲已賜臣或下交於人恃之以爲巳之恩賜舉人則

以爲己勞爲國舉賢恃之以爲己之功勞仕人則與分其禄者薦人令仕得禄與共分也聖王之

禁也交於利通而獲於貧窮臣所與交通者皆貨利末業則農桑廢故獲於貧窮輕取於其

民而重致於其君下取於人輕然不難上致於君僞飾成重削上以附下枉法以求於

民者削上威用附下成恩枉君公法求人私恱也聖王之禁也用不稱其人家富於其

列其禄甚寡而資財甚多者列業也臣有用少而家業富禄寡而資財多則以枉法取於人故也聖王

之禁也拂丗以爲行非上以爲名常反上之法制以成羣於

國者拂丗非上反違法制以結連朋黨亦所謂姦人之雄也聖王之禁也飾於貧窮而發於勤

勞權於貧賤内富而外飾於貧窮内逸而外發於勤勞可以致勢而權於貧窮也身無職事家無常姓

列上下之閒議言爲民者聖王之禁也姓生也身旣無職事家又無常生自列於上下之間其有

言議每輒爲人以求名譽非純粹之道故聖王禁之也壹士以爲亡資脩田以爲亡本每以壺飱濟士

以爲亡去之資若趙孟之爲又脩營田業以爲亡去之本也則生之養私不死旣有所備預則私養其生雖亡而不死也

後失矯以深與上爲市者自恃其備然後君失必矯其有不從則示以去就之形而要之故曰與上爲市

王之禁也審飾小節以示民釣虗譽也時言大事以動上示君以不測也

交以踰羣假爵以臨朝者逺交四鄰以越羣黨虗假髙爵威臨本朝也聖王之禁也卑

身雜處不𥳑儔類隱行辟𠋣𠋣依也自隱其行以避所依也側入迎逺側身而入國挺出而迎逺遁上

而遁民者卑身雜處所以遁上隱行避𠋣所以遁民聖王之禁也詭俗異禮大言法行

言譽以爲法使人遵行也難其所爲而髙自錯者錯置聖王之禁也守委閒

居博分以致衆守其委積以閑居博分其財以致衆勤身遂行說人以貨財勤勞其身以遂其行

施其貨財以恱於人濟人以買譽濟施人貨財所以買其聲譽其身甚靜而使人求者

多財故人求之聖王之禁也行辟而堅言詭而辯術非而博順惡而澤

所順習者惡事善潤飾之令有光澤聖王之禁也以朋黨爲友以蔽惡爲仁

有惡相爲㒚蔽用此爲仁以數變爲智以重斂爲忠以遂忿爲勇者聖王之

禁也固國之本其身務往於上深附於諸侯者每國自有其本臣無境外之交

今雖身務歸於上而心有異託外深附於諸侯聖王之禁也聖王之身治丗之時德行必

有所是道義必有所明故士莫敢詭俗異禮以自見於國莫

敢布惠緩行脩上下之交以和親於民從容養民謂之緩行故莫敢超等

踰官漁利蘇功以取順其君飾詐以釣君利謂之漁利因少搆多謂之蘇功蘇生息也聖王之治

民也進則使無由得其所利退則使無由避其所害必使反

乎安其位樂其羣務其職榮其名而后止矣能如上事則止而循常也故踰

其官而離其羣者必使有害不能其事而失其職者必使有

恥是故聖王之敎民也以仁錯之以恥使之脩其能致其所成

而止故曰絶而定絕邪靜而治安而尊舉錯而不變者聖王

之道也

重令第十五        外言六

凡君國之重器莫重於令令重則君尊君尊則國安令輕則

君卑君卑則國危故安國在乎尊君尊君在乎行令行令在

乎嚴罰罰嚴令行則百吏皆恐罰不嚴令不行則百吏皆喜

故明君察於治民之本本莫要於令故曰虧令者死益令者

増益令者殺無赦不行令者死留令者死令當行而故留之不從令者死五者

死而無赦惟令是視設令者必不赦此五死也故曰令重而下恐爲上者不

明令出雖自上而論可與不可者在下不明之君雖日出令至於可否必與下論而後定如

此者臣反制君何令之爲夫倍上令以爲威則行恣於已以爲私百吏奚不

喜之有倍公則得成私虧令而喜不亦冝乎且夫令出雖自上而論可與不可者

在下是威下繫於民也可否定於下則是威下繫也威下繫於民而求上之毋

危不可得也下彊則上危也令出而留者無罪則是敎民不敬也

如絲其出如綸所謂敬也留者不誅是敎不敬令出而不行者毋罪行之者有罪是皆敎

民不聽也不行無罪行之反誅人之不聽上敎之然也令出而論可與不可者在官是

威下分也官謂百官可否定於百官則是威下分也益損者毋罪則是敎民邪途也


益謂增令者損謂虧令者二者不罪人爲邪途上敎之然也如此則巧佞之人將以

成私爲交比周之人將以此阿黨取與貪利之人將以此

收貨聚財懦弱之人將以此阿貴事富便辟伐矜之人將

以此買譽成名凡此皆上開其隙則下得縁隙而成姦也故令一出示民邪途

五衢五衢謂上之五死也死之則五衢塞生之則五衢開而求上之毋危下之毋亂

不可得也五衢開故也菽粟不足末生不禁民必有飢餓之色

末生謂以末業爲生者也而工以雕文刻鏤相稺也謂之逆穉驕也人有飢色不

息末以殺之反以雕文相驕故謂之逆布帛不足衣服毋度民必有凍寒之

傷而女以美衣錦繡綦組相稺也謂之逆萬乘藏兵之國

卒不能野戰應敵社稷必有危亡之患而士以毋分役相

稺也謂之逆社稷有危人人皆當效死今反以無分役相驕故謂之逆爵人不論能禄

人不論功則士無爲行制死節爵不論能故不爲行制禄不論功故不爲死節也

而羣臣必通外請謁取權道行事便辟以貴富謟事便辟以得貴富

爲榮華以相穉也謂之逆不義富貴志士所以耻反以爲榮華而相驕故以爲逆

有經臣國以經俗民有經産經常何謂朝之經臣察身能

而受官不誣於上無能受官謂之誣上謹於法令以治不阿黨撓法從私

謂之阿黨竭能盡力而不尚得不貴苟得犯難離患而不辭死致身授命

受禄不過其功不以少求多也服位不侈其能不以小居大也不以毋實

虚受者有功勞而後受禄朝之經臣也何謂國之經俗所好惡不

違於上從君欲也所貴賤不逆於令遵法制也毋上拂之事拂違

下比之説毋侈泰之養節而適也毋踰等之服禮而度也謹於鄉里

之行信而悌也而不逆於本朝之事者行君令也國之經俗也何謂

民之經産畜長樹蓺畜長謂畜産也務時殖穀力農墾草禁止末

事者民之經産也故曰朝不貴經臣則便辟得進毋功

虚取姦邪得行毋能上通則大臣不和小人好事臣下不順上令難

行則應難不捷人心不一倉廩空虚財用不足則國毋以固守人飢則逃

三者見一焉則敵國制之矣見一尚制況兼有乎故國不虚重兵不虚勝

民不虚用令不虚行凡國之重也必待兵之勝也而國乃重

凡兵之勝也必待民之用也而兵乃勝凡民之用也必待令

之行也而民乃用凡令之行也必待近者之勝也而令乃行

先勝服近習令乃得行故禁不勝於親貴罰不行於便辟法禁不誅於嚴

重而害於䟽逺慶賞不施於卑賤而求令之必行不可得也

能不通於官受禄賞不當於功號令逆於民心動靜詭於時

變有功不必賞有罪不必誅令焉不必行禁焉不必止在上

位無以使下而求民之必用不可得也將帥不嚴威民心不

專一陳士不死制卒士不輕敵而求兵之必勝不可得也内守

不能完外攻不能服野戰不能制敵侵伐不能威四鄰而求

國之重不可得也德不加於弱小威不信於強大征伐不能

服天下而求霸諸侯不可得也威有與兩立下亦有立威者兵有與分

征伐有自諸侯出德不能懷逺國令不能一諸侯而求王天下不

可得也地大國富人衆兵彊此霸王之本也然而與危亡爲

鄰矣天道之數人心之變所以與危亡爲鄰則以天道數終人心變易故也天道之數至

則反終於下者則反於上盛則衰日中則昃月盈則蝕人心之變有餘則驕不足者必謙

則緩怠夫驕者驕諸侯驕諸侯者諸侯失於外天子驕則諸侯叛

怠者民亂於内緩怠必輕於始故民亂諸侯失於外民亂於内天道也

者必失外亂内此天之道此危亡之時也若夫地雖大而不并兼不攘奪人

雖衆不緩怠不傲下國雖富不侈泰不縱欲兵雖彊不輕侮

諸侯動衆用兵必爲天下政理此正天下之本而霸王之主也

凡先王治國之器三攻而毁之者六明王能勝其攻故不益於

三者而自有國正天下明王雖勝攻於三器亦不加益即勝能自有其國兼正天下亂王不能勝其

攻故亦不損於三者而自有天下而亡亂王旣不能勝攻三器自毁更不滅此三者縱有天下之

大而遂滅亡也三器者何也曰號令也斧龯也禄賞也六攻者何也曰

親也貴也貨也色也巧侫也玩好也三器之用何也曰非號令

毋以使下非斧鉞毋以威衆非禄賞毋以勸民六攻之敗何也

言六攻能敗三器者謂何也曰雖不聽而可以得存者謂親貴也雖犯禁而可以得

免者謂貨色也雖毋功而可以得富者謂巧侫玩好也凡國有不聽而可

以得存者則號令不足以使下有犯禁而可以得免者則斧

鉞不足以威衆有毋功而可以得富者則禄賞不足以勸民

號令不足以使下斧鉞不足以威衆禄賞不足以勸民若此

則民毋爲自用旣有罪不誅有功不賞故人不自用其力也民毋爲自用則戰不勝戰

不勝而守不固守不固則敵國制之矣然則先王將若之何

曰不爲六者變更於號令不爲六者疑錯於斧鉞不爲六者

益損於禄賞若此則逺近一心逺近一心則衆寡同力衆寡同

力則戰可以必勝而守可以必固非以并兼攘奪也以爲天

下政治也此正天下之道也


管子卷第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