籌辦留學歐美預備學校公啟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籌辦留學歐美預備學校公啟
1912年4月29日

《大中民报》第20号,星期一,第1版

嗚呼,共和成立,民國肇基,河流嵩峽間黯淡無色之老大河南,亦將隨之煥然一新,變為美麗莊嚴之樂土也呼?吾竊望之,而未敢信也。何問事成於人,人成於學,平日之學不足以陶冶人才,而欲有人焉,足以遣大授艱,無不世之偉勛,造自由之真福,蓋亦難矣。夫當今之世,普通之識人人宜有,而其擔當大事,則非有世界知識及專門知識,必不能勝任而有功。環顧河南政治界中有所謂政治家否乎?教育界中有所謂教育家否乎?軍事界、實業界中有所謂軍事家、實業家否乎?噫,政治界中無是人,則雖日日言改革政治,其善良可期?教育界中無是人,則雖日日言整頓,其完善安可望?軍事界、實業界中無是人,則雖日日言經營軍事、振興實業,其實效又安可得?往事無論矣。共和宣布以後,人人高談建設,然試問實能勝任建設之任者有幾?嗚呼,幅員如此之大,人民如此之多,而竟才難若是,誰為為之?孰令致之?謂非無人才教育或有其名實乃雕敝疲頓不足鑄造英豪故耶。

夫國之強,強於學,一省亦然。河南學戰之戰闕員,既不能與各國相角逐,復不能與各省相角逐。則在各界中往往蜷伏人下,莫敢仰首一嚎鳴,而一切人民權利,亦往往不能與他人平等,又將誰尤?孟子曰:“不恥不若人,何若人?”有文明舊土老大偏稱,舉國自由,中州獨後,河南之不若人甚矣。豈數千萬有腦筋、有心思、有耳目口鼻之人民,竟無一引以為恥者乎?如恥之,莫若圖根本之救治法,根本之救治法若何?是非多遣留學歐美,以造就真才不可。夫文明先進國之政治、學術、技藝,足以師我,而益我者夥矣。從而求之,則世界知識、專門知識,皆於此吸取焉。出而乞諸鄰邦,歸而餉諸祖國,其有脾於民智、民德、民力、民權、民生者必多,東南各省先我著辦,成效亦最著,及今而仿行之,已落人後,然尚可為也。不然,留學無人,則真文明無其導線,真事業無其原質,後此共和國之河南各個人、各社會,猶是前此專制國之河南各個人、各社會,以之入政治競爭、文化競爭、經濟競爭、生存競爭之場,必永無河南人之立足地,河南特各省之一附屬物、寄生物而已。

嗚呼,黑暗復黑暗,長夜何時旦。我父老兄弟,縱不為一己之人格、人權悲,獨不為後世子孫憐乎?雖然,留學急矣,非外國語言、文字及普通科學具有根底,則靡費多,而收效難。河南各中學遲鈍、腐靡,不足養成留學資格固矣,既名高等學校者,按其實際,亦難言之。然則實因各校而改良成遣學津、滬,以為預備,可乎?曰:外國語言文字偏重,必不適於一般學校,而遣學津、滬,則又人寡而費鉅,此預備學校所以不能不專設也。或曰:河南留學東島者,不有人乎?何事留學歐美之預備。為不知日本之短期文明,足以餉遺我國者無幾,且從前學說,更不適用於今日之新共和國也。百年之計端在樹人,亡羊補牢,晚而未晚,日本福澤諭吉創慶應義塾,專以英文教授科學,其故可深長思也,特是事體重大,經費難艱,仁人君子,有以救不光榮、不名譽之河南為念,而熱心贊助解囊相予者乎?馨香視之。

发起人:林維鎬、林伯襄、劉鳴晟、王敬芳、龔肅健、房瓚先、王印川、萬鴻圖、劉名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