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女經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素女經

至理第一[编辑]

  黃帝問素女曰:「吾氣衰而不和,心內不樂,身常恐危,將如之何?」素女曰:「凡人之所以衰微者,皆傷於陰陽交接之道爾。夫女之勝男,猶水之滅火。知行之,如釜鼎能和五味,以成羹臛。能知陰陽之道,悉成五樂;不知之者,身命將夭,何得歡樂?可不慎哉!」

  素女曰:「有采女者,妙得道術。」王使采女問彭祖延年益壽之法,彭祖曰:「愛精養神,服食眾藥,可得長生。然不知交接之道,雖服藥無益也。男女相成,猶天地相生也。天地得交會之道,故無終竟之限。人失交接之道,故有夭折之漸,能避漸傷之事而得陰陽之術,則不死之道也。」

  采女再拜曰:「願聞要教。」彭祖曰:「道甚易知,人不能信而行之耳。今君王御萬機,治天下,必不能備為眾道也。幸多後宮,宜知交接之法,法之要者,在於多御少女而莫數瀉精,使人身輕,百病消除也。」

  素女曰:「禦敵,當視敵如瓦石,自視如金玉,若其精動,當疾去其鄉。御女當如朽索御奔馬,如臨深坑下有刃,恐墜其中。若能愛精,命亦不窮也。」

  黃帝問素女曰:「今欲長不交接,為之奈何?」素女曰:「不可。天地有開闔,陰陽有施化。人法陰陽隨四時,今欲不交接,神氣不宣佈,陰陽閉隔,何以自補?練氣數行,去故納新,以自助也。玉莖不動,則辟死其捨,所以常行以當導引也。能動而不施者,所謂還精。還精補益,生道乃著。」

  《素女經》云:「黃帝曰:『夫陰陽交接節度,為之奈何?』素女曰:『交接之道,故有形狀,男致不衰,女除百病,心意娛樂,氣力強。然不知行者,漸以衰損。欲知其道,在於定氣、安心、和志。三氣皆至,神明統歸,不寒不熱,不饑不飽,寧身定體,性必舒遲,淺內徐動,出入欲希。女快意,男盛不衰,以此為節。』」

  《玄女經》云:「黃帝問玄女曰:『吾受素女陰陽之術,自有法矣。願覆命之,以悉其道。』玄女曰:『天地之間,動須陰陽,陽得陰而化,陰得陽而通。一陰一陽,相須而行。故男感堅強,女動辟張,二氣交精,流液相通。男有八節,女有九宮,用之失度,男發痈疽,女害月經,百病生長,壽命消亡。能知其道,樂而且強,壽即增延,色如華英。』」

和志第四[编辑]

  《玉房秘訣》云:黃帝曰:「夫陰陽之道,交接奈何?」素女曰:「交接之道,固有行狀,男以致氣,女以除病,心意娛樂,氣力益壯。不知道者,則侵以衰。欲知其道,在安心、和志。精神統歸,不寒不暑,不飽不饑,定身正意,性必舒遲,深內徐動,出入欲希。以是為節,慎無敢違,女即歡喜,男則不衰。」

  又云:黃帝曰:「今欲強交接,玉莖不起,面慚意羞,汗如珠子,心情貪慾,強助以手,何以強之,願聞其道。」素女曰:「帝之所問,眾人所有。凡欲接女,固有經紀,必先和氣,玉莖乃起。順其五常,存感九部,女有五色,審所足扣。采其溢精,取液於口,精氣還化,填滿髓髒。避七損之禁,行八益之道,毋逆五常,身乃可保。正氣內充,何疾不去?府藏安寧,光滑潤理,每接即起,氣力百倍,敵人賓服,何慚之有?」

  《玄女經》云:黃帝曰:「交接之時,女或不悅,其質不動,其液不出。玉莖不強,小而不勢,何以爾也?」玄女曰:「陰陽者,相感而應耳。故陽不得陰則不喜,陰不得陽則不起,男欲接而女不樂,女欲接而男不欲,二心不和,精氣不感,加以卒上暴下,愛樂未施。男欲求女,女欲求男,情意合同,俱有悅心,故女質振感,男莖盛男熱,營扣俞鼠,精液流溢,玉莖施縱,乍緩乍急,玉戶開翕,或實作而不勞,強敵自佚,吸精引氣,灌溉朱室。今陳八事,其法備悉,伸縮俯仰,前卻屈折。帝審行之,慎莫違失。」


臨御第五[编辑]

  《素女經》云:黃帝曰:「陰陽貴有法乎?」素女曰:「臨御女時,先令婦人放平安身,屈兩腳,男入其間,銜其口,吮其舌,拊搏其玉莖,擊其門戶東西兩傍,如是食頃,徐徐內入。玉莖肥大者內半寸,弱小者入一寸,勿搖動之,徐出更入,除百病。勿令四傍洩出,玉莖入玉門,自然生熱且急,婦人身當自動搖,上與男相得,然後深之,男女百病消滅。淺刺琴弦,入三寸半,當閉口刺之,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因深之,至昆石旁往來,口當婦人口而吸氣,行九九之道訖,乃如此。」

五常第六[编辑]

  《玉房秘訣》云:黃帝曰:「何謂五常?」素女曰:「玉莖實有五常之道,深居隱處,執節自守,內懷至德,施行無己。夫玉莖意欲施與者,仁也;中有空者,義也;端有節者,禮也;意欲即起,不欲即止者,信也;臨事低仰者,智也。是故真人因五常而節之,仁雖欲施予,精苦不固。義守其空者,明當禁,使無得多。實既禁之道矣,又當施予,故禮為之節矣。執誠持之,信既著矣,即當知交接之道。故能從五常,身乃壽也。」


五徵第七[编辑]

  《玉房秘訣》云:黃帝曰:「何以知女之快也?」素女曰:「有五徵五欲,又有十動,以觀其變,而知其故。夫五徵之候:一曰面赤,則徐徐合之;二曰乳堅鼻汗,則徐徐內之;三曰嗌乾嚥唾,則徐徐搖之;四曰陰滑,則徐徐深之;五曰尻傳液,徐徐引之。」


五欲第八[编辑]

  素女曰:「五欲者,以知其應:一曰意欲得之,則屏息屏氣;二曰陰欲得之,則鼻口兩張;三曰精欲煩者,則振掉而抱男;四曰心欲滿者,則汗流濕衣裳;五曰其快欲之甚者,身直目眠。」


十動第九[编辑]

  素女曰:「十動之效:一曰兩手抱人者,欲體相薄陰相當也;二曰伸其兩臂者,切磨其上方也;三曰張腹者,欲其洩也;四曰尻動者,快善也;五曰舉兩腳拘人者,欲其深也;六曰交其兩股者,內癢滔滔也;七曰側搖者,欲深切左右也;八曰舉身者,迫人搖樂甚也;九曰身巾縱者,支體快也;十曰陰液滑者,精已洩也。見其效以知女之快也。」


四至第十[编辑]

  《玄女經》云:黃帝曰:「意貪交接而莖不起,可以強用不?」玄女曰:「不可矣。夫欲交接之道,男經四至,乃可致女九氣。」黃帝曰:「何謂四至?」玄女曰:「玉莖不怒,和氣不至;怒而不大,肌氣不至;大而不堅,骨氣不至;堅而不熱,神氣不至。故怒者,精之明;大者,精之關;堅者,精之戶;熱者,精之門。四氣至而節之以道,開機不妄,開精不洩矣。」


九氣第十一[编辑]

  《玄女經》云:黃帝曰:「善哉!女之九氣,何以知之?」玄女曰:「伺其九氣以知之。女人大息而嚥唾者,肺氣來至;鳴而吮人者,心氣來至;抱而持人者,脾氣來至;陰門滑澤者,腎氣來至;勤殷咋人者,骨氣來至;足拘人者,筋氣來至;撫弄玉莖者,血氣來至;持弄男乳者,肉氣來至。久與交接,弄其實以感其意,九氣皆至。有不至者則容傷,故不至,可行其數以治之。」


九法第十二[编辑]

  《玄女經》云:黃帝曰:「所說九法,未聞其法,願為陳之,以開其意,藏之石室,行其法式。」玄女曰:「九法:

  第一曰龍翻。令女正偃臥向上,男伏其上,股隱於床,女舉其陰,以受玉莖。刺其谷實,又攻其上,疏緩動搖,八淺二深,死往生返,勢壯且強,女則煩悅,其樂如倡,致自閉固,百病消亡。

  第二曰虎步。令女俯伏,尻仰首伏,男跪其後,抱其腹,乃內玉莖,刺其中極,務令深密,進退相薄,行五八之數,其度自得,女陰閉張,精液外溢,畢而休息,百病不發,男益盛。

  第三曰猿搏。令女偃臥,男擔其股,膝還過胸,尻背俱舉,乃內玉莖,刺其臭鼠,女煩搖動,精液如雨,男深案之,極壯且怒,女快乃止,百病自愈。

  第四曰蟬附。令女伏臥,直伸其軀,男伏其後,深內玉莖,小舉其尻,以扣其赤珠,行六九之數,女煩精流,陰裡動急,外為開舒,女快乃止,七傷自除。

  第五曰龜騰。令女正臥,屈其兩膝,男乃推之,其足至乳,深內玉莖,刺嬰女,深淺以度,令中其實,女則感悅,軀自搖舉,精液流溢,乃深極內,女快乃止,行之勿失,精力百倍。

  第六曰鳳翔。令女正臥,自舉其腳,男跪其股間,兩手處席,深內玉莖,刺其昆石,堅熱內牽,令女動作,行三八之數,尻急相薄,女陰開舒,自吐精液,女快乃止,百病消滅。

  第七曰兔吮毫。男正反臥,直伸腳,女跨其上,膝在外邊,女背頭向足,處席俯頭,乃內玉莖,刺其琴弦,女快,精液流出如泉,欣喜和樂,動其神形,女快乃止,百病不生。

  第八曰魚接鱗。男正偃臥,女跨其上,兩股向前,安徐內之,微入便止,纏授勿深,如兒含乳,使女獨搖,務令持久,女快男退,治諸結聚。

  第九曰鶴交頸。男正箕座,女跨其股,手抱男頸,內玉莖,刺麥齒,中其實,男抱女尻,助其搖舉,女自感快,精液流溢,女快乃止,七傷自愈。」


八益第十六[编辑]

  《玉房秘訣》云:素女曰:「陰陽有七損八益。

  一益曰固精。令女側臥,張股男側,臥其中,行二九數,數畢止,令男固精,又治女子漏血,日再行,十五日愈。

  二益曰安氣。令女正臥高枕,伸張兩股,男跪其股間刺之,行三九數,數畢止,令人氣和,又治女門寒,日三行,二十日愈。

  三益曰利藏。令女側臥,屈其兩股,男橫臥,卻刺之,行四九數,數畢止,令人氣和,又治女門寒,日四行,二十日愈。

  四益曰強骨。令女側臥,屈左膝,伸其右股,男伏刺之,行五九數,數畢止,令人關節調和,又治女閉血,日五行,十日愈。

  五益曰調脈。令女側臥,屈其右膝,伸其左股,男處地刺之,行六九數,數畢止,令人脈通利,又治女門辟,日六行,二十日愈。

  六益曰蓄血。男正偃臥,令女戴尻跪其上,極內之,令女行七九數,數畢止,令人力強,又治女子月經不利,日七行,十日愈。

  七益曰益液。令女人正伏舉後,男上往,行八九數,數畢止,令人骨填。

  八益曰道體。令女正臥,屈其股,足迫尻下,男以股脅刺之,以行九九數,數畢止,令人骨實,又治女陰臭,日九行,九日愈。」

七損第十七[编辑]

  《玉房秘訣》云:素女曰:

  「一損謂絕氣。絕氣者,心意不欲而強用之,則汗洩氣少,令心熱目冥冥。治之法,令女正臥,男擔其兩股,深案之,令女自搖,女精出止,男勿得快,日九行,十日愈。

  二損謂溢精。溢精者,心意貪愛,陰陽未合而用之,精中道溢,又醉飽而交接,喘息氣亂則傷肺,令人欬逆上氣,消渴喜怒,或悲慘慘,口乾身熱而難久立。治之法,令女人正臥,屈其兩膝俠男,男淺刺,內玉莖寸半,令女子自搖,女精出止,男勿得快,日九行,十日愈。

  三損謂雜脈。雜脈者,陰不堅而強用之,中道強寫,精氣竭,及飽食訖,交接傷脾,令人食不化,陰痿無精。治之法,令女人正臥,以腳鉤男子尻,男則處席內之,令女自搖,女精出止,男勿快,日九行,十日愈。

  四損謂氣洩。氣洩者,勞倦汗出,未干而交接,令人腹熱唇焦。治之法,令男子正臥,女跨其上,向足,女據席,淺內玉莖,令女自搖,精出止,男子勿快,日九行,十日愈。

  五損謂機關厥傷。機關厥傷者,適新大小便,身體未定而強用之,則傷肝,及卒暴交會,遲疾不理,不理勞疲筋骨,令人目茫茫,癰疽並發,眾脈槁絕,久生偏枯,陰痿不起。治之法,令男子正臥,女跨其股,踞前向,徐徐案內之,勿令女人自搖,女精出止,男勿快,日九行,十日愈。

  六損謂百閉。百閉者,淫佚於女,自用不節,數交失度,竭其精氣,用力強寫,精盡不出,百病並生,消渴目冥冥。治之法,令男正臥,女跨其上,前伏據席,令女內玉莖相搖,精出止,男勿快,日九行,十日愈。

  七損謂血竭。血竭者,力作疾行,勞因汗出,因以交合,俱已之時,偃臥推深,沒本暴急,劇病因發,連施不止,血枯氣竭,令人皮虛膚急,莖痛囊濕,精變為血。治之法,令女正臥,高抗其尻,申張兩股,男跪其間深刺,令女自搖,精出止,男勿快,日九行,十日愈。」

還精第十八[编辑]

  《玉房秘訣》云:黃帝曰:「願聞動而不施,其效如何?」素女曰:「一動不瀉,則氣力強;再動不瀉,耳目聰明;三動不瀉,眾病消亡;四動不瀉,五神咸安;五動不瀉,血脈充長;六動不瀉,腰背堅強;七動不瀉,尻股益力;八動不瀉,身體生光;九動不瀉,壽命未失;十動不瀉,通於神明。」

施瀉第十九[编辑]

  《玉房秘訣》云:黃帝問素女曰:「道要不欲失精,宜愛液者也,即欲求子,何可得寫?」素女曰:「人有強弱,年有老壯,各隨其氣力,不欲強快,強快即有損。故男年十五,盛者可一日再施,瘦者可一日一施;年廿,盛者日再施,嬴者可一日一施;年卅,盛者可一日一施,劣者二日一施;冊,盛者三日一施,虛者四日一施;五十,盛者可五日一施,虛者可十日一施;六十,盛者十一日一施,虛者二十日一施;七十,盛者可卅日一施,虛者不寫。」


治傷第廿十[编辑]

  《玉房秘訣》云:采女曰:「男之盛衰,何以為候?」彭祖曰:「陽盛得氣則玉莖當熱,陽精濃而凝也。其衰有五:一曰精洩而出,則氣傷也;二曰精清而少,此肉傷也;三曰精變而臭,此筋傷也;四曰精出不射,此骨傷也;五曰陰衰不起,此身傷也。凡此眾傷皆由不徐交接而卒暴施寫之所致也。治之法,但御而不施,不過百日,氣力必致百倍。」


求子第廿一[编辑]

  《玉房秘訣》云:素女曰:「求子法自有常體,清心遠慮,安定其衿袍,垂虛齋戒,以婦人月經後三日,夜半之後,雞鳴之前嬉戲,令女盛動,乃往從之。適其道理,同其快樂,卻身施寫,下精欲得,去玉門半寸,不可過子宮,《千翼》,勿過遠,至麥齒。遠則過子門,不入子戶。若依道術,有子賢良而老壽也。」

  又云:素女曰:「夫人合陰陽,當避禁忌,常乘生氣,無不老壽。若夫婦俱老,雖生化有子,皆不壽也。」


好女第廿二[编辑]

  《大清經》云:黃帝曰:「入相女人,云何謂其事?」素女曰:「入相女人,天性婉順,氣聲濡行,絲髮黑,弱肌細骨,不長不短,不大不小,鑿孔居高,陰上無毛,多精液者;年五五以上,三十以還,未在產者。交接之時,精液流漾,身體動搖,不能自定,汗流四逋,隨人舉止。男子者,雖不行法,得此人由不為損。」

校注[编辑]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