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極宮新建司命真君殿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紫極宮新建司命真君殿記
作者:徐鉉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882

夫金闕琳房,不可階而升也,惟至誠能通之。靈符景福,不可企而望也,惟至行能致之。故君子行道於時,宣力於國,敷惠於民,貽範於家,此人之極致,自天所祐也。又況考集靈之地,崇列真之宇,薦納約之信,勵勤行之誠。然則希夷眇邈,超言象之表矣。有若故司空相國馮翊懿公,承世功之緒,襲重侯之業,地親於副馬,美繼於緇衣。便蕃台閣,夷險一心。中立不倚,金石貫其心。唯力是視,風霜盡其節。故四綜會府,再踐中樞,三殿方鎮,一平邦土,慎終如始。沒有遺忠,激楚之樂雖窮,通德之門不改。嗣子太仆少卿俊等,祇奉慈訓,弗敢失墜。以為公之純誠衝氣,本道家者流,而仁政令典,近浹於三茅之境。高齋甲第,夙鄰乎元元之宮。故棲神植福,必先於是。爾其冶城峻址,西州舊署。忠貞公之道隴,郭文舉之故台。九原可作,盛氣如在。乃相形勢,補廢闕,建司命真君之殿於宮之艮維。披真蘊以立程,集國工而考藝。瞻星揆日,不勞而成。崇高壯麗,重深藻繪,煥如也。凝旒端簡,負斧仍幾,穆如也。珠幡絳節,紛披乎左右。空歌洞章,蕭寥乎晨暮。真聖以之而臨禦,純嘏以之而蕃錫。賢人有後,孝子奉先,無以加於此矣。鉉始以事分通舊,從子弟之遊,終以禁掖具員,陪僚屬之末。及公之啟手足也,複忝國士之許,辱寄托之任。知己之厚,何日而忘。短篇敘事,蓋感遇之萬一也。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