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簫記/07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紫簫記
◀上一齣 第七齣 遊仙 下一齣▶


【神仗兒】〔二宮臣上〕靈辰靑昊。春暉日耀。聽流鶯報道。今歲風光及蚤。喜人日是今朝。廣袖欲登高。忽聽西園召。

游客初梁邸。朝光入楚臺。賢王開令節。餘吹拂衣灰。自家霍王府左右尉是也。今日人日。霍王登高設宴。姬人鄭六娘杜秋娘俱已安排絲竹。在望春臺下伺候。想駕到來。

【望吾鄕】〔霍王上〕托體東朝。天門紫氣高。朝元殿上春明蚤。梁園雪罷啼春鳥。翠蓋擁幢麾。爐香撲絳袍。人日風光好。

草色王孫苑。雲光帝子家。瑤臺多暇日。酌醴對春華。自家霍王是也。順宗皇帝之弟。今上皇帝之叔。龍種多奇。鳳毛殊色。分土而開者九國。寧須立上東門。同日而策者三王。何事爭強北土。不比宜春桃李。爭如鄴下芙蓉。謝北海之文辭。空勞驛奏。少東平之知慧。有愧腰圍。豪傑游梁。侈賜旌旗萬乘。藏書等漢。閒參禮樂三雍。雖然畫轂朱丹。愛鍊紫金黃白。風雲寄勝。花柳忘憂。有兩個侍妾。一個喚做鄭六娘。一個喚做杜秋娘。俱是內家分賜。在左右二十餘年。止是鄭姬生女小玉一人。二姬呵。包家明月。嬌聲啼鳥曙窗前。石氏翾風。細骨倒龍香屑上。詎是當筵舉手。那曾聽樂悲心。今日正是人日登高。風色晴媚。與宮臣宴笑一會。正是庶子南皮。取醉謝莊之月。司徒北邸。重襟宋玉之風。典膳官。想酒筵齊備。喚鄭杜二姬登臺。

【掛眞兒】〔鄭杜二姬上〕穿衣寶鏡無人照。慵掠約鬢綠飄蕭。〔秋娘〕曲譜閒抄。飮巡偸記。花葉籠歡笑。

〔入見介六娘〕宮姬鄭六娘叩頭。願君王千歲。〔秋娘〕宮姬杜秋娘叩頭。願君王千歲。〔霍王〕二姬好唱人日新詞者。〔鄭杜〕理會得。〔起立王左右介宮臣進酒介〕

【黃鶯兒】日宇麗初韶。臨綵簿。宴芳霄。金枝綠輦榮光皎。春湊芸苗。春開柳條。輕烟半拂蘼蕪道。〔合〕太平朝。千秋人日。開宴酌葡萄。

〔霍王〕酌宮臣酒。

【前腔】平樂侍賓寮。承燕綵。步蘭臯。蘋池尙覺雄風小。春心鬱陶。春色嬌嬈。花前雁後同驩笑。〔合前二姬進酒介〕

【宜春令】慶靈辰。接誦椒。翦春人金屛阿嬌。鈿筐銀粟。花窗點綴靈妃笑。裊行雲翠帶香繒。曳生烟靑蕤彩纛。〔合〕願君王人日千秋。仙顏轉少。

〔霍王〕好詞好詞。還有沒有。〔秋娘〕還有一套。

【前腔】日初長。年暗消。空襟塵花塡酒澆。饒他王母。依然白髮啼靑鳥。日輪中逐日人忙。人世上愁人日老。

〔合前霍王〕這詞何人所作。分明要飮我以長生之酒。坐我以不老之庭。好才調。好心懷。是何名姓。〔六娘〕傳是隴西人李益秀才所作。〔霍王〕聞說朝中有個李益。他平生甚是妬嫉。那得知此。〔宮臣跪介〕有兩個李益。老李益現今在朝官職。少李益才舉博學宏詞。有妬疾的是老李益。〔霍王〕原來有兩個李益。俺聽這詞兒。使俺塵心頓消。寡人老矣。若不修仙。無緣再少。宮臣。我入華山去也。二姬可酌我酒。聽我說與。

【惜奴嬌】蕙色娥媌。雲歌月豔。幷在今朝。瑤臺畔逐勝等閒歡笑。我看你們風韻呵。嬌饒。白雪吹香。淸矑送巧。半束烟綃。飄搖。春韻軟粉酥融。蚤年風調。

〔鄭杜〕願我王年年此日。享受未央之樂。〔霍王笑介〕二姬。俺年老了。〔鄭杜〕我王千歲。〔霍王〕只怕饒不過。

【前腔】難饒。二姬。你不曉得。人生莫遣頭如雪。你看我貴人頭上。便春風幾度難消。只想我當初呵。年少。暗抛紅豆。相調俊俏。寶袾沾雲。紅絲串露。轆轤春曉。到如今呵。你們侍寢。有甚麽歡事。還笑。洞房中空祕戲。正落得素女圖描。

〔鄭杜〕千歲想是爲賤妾容顏減昔。遂爾無歡。千歲何不國中別選。自有温柔之卿。可以娛老。〔霍王笑介〕二姬。

【鬬寶蟾】總饒。雲翹。細腰。儘翠黦紅殷。都成別掉。俺今日呵。只是對迎風舊館。睢陽故道。閒眺。看邸第樓臺。曡紅塵多少。影蕭條。厭鸞笙鳳撥。猿林雁沼〔鄭杜〕

千歲縱然厭此。更有何處可以逍遙。〔霍王〕我要去尋個朋友了。

【前腔】王喬。相邀。路遙。〔鄭杜〕旣然路遙。千歲怎的去尋得王喬到。〔霍王〕二姬。俺便做尋仙不到。也強似在塵中相處。遶碧落朝敲。明星夜醮。勝高唐閒夢。洛浦空挑。〔六娘〕千歲就要游仙。也待嫁了女兒小玉。賤妾們一同修道。〔霍王笑介〕想到頭一路。女兒。顧不得你了。須曉。總愛海千層。浮生一了。〔六娘〕千歲就在深宮修道。何必遠游。〔霍王〕在人間自然不能淸楚。我去了呵。自逍遙。看桂嶺參差。芝樓窈窕。

〔鄭杜〕千歲遠游。也要表奏傳位。方纔可行。〔霍王〕俺若先奏。便恐朝旨相留。俺就此先入華山。然後表聞。你們就此辭別。各尋歸老便了。〔鄭杜〕千歲富貴極矣。猶自尋仙。賤妾二人。願逐淮王之仙雞。備彭公之采女。

【黑麻序】〔六娘〕雲霄。看千秋有靈氣。何事燕昭。妙舞旋懷。少不得夜蛾分照。千歲。昔趙王宮妾。嫁爲廝養婦。高陽美人。嫁得衞將軍。妾雖微細。心常醜之。堪笑。月華姬。叢臺女。空敎氣分銷。〔合〕爲誰嬌。到不如雲裏金雞。洞中靑鳥。

【前腔】〔秋娘〕悲悄。辟邪旗珠絡褓。榮華夢杳。斷雨零雲。敎人困咽無聊。昔毛女飛金。嫦娥占月。妾雖微細。心常慕之。奇妙。玉姜飛。靈藥擣。凌風帶月飄。千歲。賤妾從金陵入侍。得事我王二十餘年矣。王去修仙。棄妾何處。冷春宵。怎禁北斗停舂。西王侍嘯。

〔霍王〕我看你兩人頗有志氣。只是鄭姬有小玉未嫁。怎得出家。暫賜汝名淨持。賜汝女紅樓一座。寶玉十廚。可從我封邑姓霍。那杜姬旣有志出家。可到金飈門外西王母觀中。度爲女道士。弟子善才。可教相從。賜汝浮金磬紫霞帔。二姬呵。俺去後不用悲思。待我有白鶴之歸。汝再響靑鸞之唱。宮人。可將玉芙蓉冠九光衣來。換了寡人服色。〔換冠服介〕

【尾聲】便換金巾脫絳袍。又何用武陵犀導。二姬呵。免得你銅雀西陵恨寂寥。

〔鄭杜跪送王下再上別介六娘〕秋娘。幾時入王母觀去。〔秋娘〕便同弟子善才去也。〔相抱哭介〕姊妹二十年來。一旦分張。好不悵然也。

【醉太平】〔六娘〕堪歎。畫鸞金雁。曾分飛別館。瘦燕肥環。向花時節。鼓風流陣。點綴霞檀。等閒。桂叢人去竹枝斑。閃殺人隔花相喚。春明淚眼。仙樓琪樹。幾度堪攀。

【前腔】〔秋娘〕闌珊。輕頻淺盼。把玉釵金箆。捨入岩巒。怨王孫服。散。吹笙處。鳳水緱山。淚彈。一團春翠擲人間。急罰盞夜筵燈散。〔哽咽介〕塵嬌自浣。想弄簫香雨。暗溼雲殘。

【尾聲】可憐世事殊昏旦。紫陽宮女帶花冠。他日相逢海上山。

北渚淮南去學僊。    知他少別也千年。
佳人並逐花源去。    賸粉殘脂最可憐。
◀上一齣 下一齣▶
紫簫記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