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簫記/10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紫簫記
◀上一齣 第十齣 巧探 下一齣▶


【意遲遲】〔鄭六娘上〕一自殘雲飛畫棟。蚤罷瑤華夢。花露曲璚垂。春風細拂簾旌動。絃將手語暗思量。卻不道東王也有僊妃從。

〔浣溪紗〕氣色春前別一般。梅花淡瘦水仙寒。錦薰籠畔帶初寬。不似湘靈還拾翠。那堪鳴佩到仙巒。夢囘新試小龍團。自家鄭六娘是也。螻蟻前驅。擬上千秋之壽。螢光莫報。翻游七日之仙。撇下老身。鶯花無主。兼憐小玉。鳳竹孤吹。這兩日小玉身子不爽。抛俺獨步芳庭。想念我與杜秋娘同事霍王時。好不感傷人也。

【小桃紅】屛花暗矗。鏡蕊空蒙。憶昔高陽院。雙娥豔容。那時歌舞呵。笑眼挼花送。錦帶度生紅。說我霍府好不富貴。坐吹笙翠瑣中。暖玉啣鈴鳳也。團扇朝雲。迎風斾龍。看來人情豪華已極。便多感傷之情。日暮鐘鳴。止有神仙一路。老去眞成夢。歡慳笑慵。霍王呵。你到學仙去了。都不想這老身與女兒。去時也不叫女兒辭一辭去。撇鳳抛雛。彫傷綺叢。

【縷縷金】〔鮑四娘上〕花瑟瑟。柳濛濛。妖姬和睡聽。鳥聲中。莫道不思量。眉心自懂。閒掀蜀紙渲巫峯。鬟雲薄揎攏。

昔是花卿妾。今作李郞媒。好將冰下語。去問月中來。此間不遠是紅樓了。想小玉郡主已梳洗。〔唱閒掀蜀紙渲巫峯鬟雲薄揎攏叫櫻桃開門櫻桃開門介〕呀。原來是鮑四娘。〔相見介四娘〕淮南底事愛生離。〔六娘〕腸斷高樓桂樹枝。〔四娘〕何似尙平婚嫁畢。〔六娘〕還嫌子晉學仙遲。〔四娘〕請問郡主梳妝了未。〔六娘〕小玉不知怎的。近來這兩日癡癡的喜睡。也是父王去後。啼痕未燥。美目難開。頭都沒興梳。口不待要飯。俺在此獨坐好悶。正娘來。〔四娘〕郡主敢是傷春。〔六娘〕又來了。女孩兒家曉得什麽春〔四娘〕呀。那裏有二八一十六歲的女孩兒不曉得春。〔六娘〕今普天下男女不曉得傷個春。女兒怎的傷來。〔四娘〕只有氀毼的男女們不曉得傷春。難道伶俐人不傷春哩。你郡主好不伶俐也。聽我道來。

【江兒水】他腰細纔勝露。〔六娘〕那的討露水來。〔四娘〕他也在想了。身輕欲倚風。〔六娘〕小玉也本分。〔四娘〕六娘好不會看人。嬌輝翠影看行動。你聽他聲兒。花樓玉鳳輕彈哢。六娘。敢怕郡主也動心。〔六娘〕正是這兩日。〔四娘〕可知道襱鬆姅點霑春縫。六娘。敢怕郡主曉得做夢了。失笑暖雲偸夢。六娘。你不曉得。昔吳王愛女。也與郡主同這小名。煞恨吳夫人不能成人之美。六娘。你看郡主身子呵。怕他害得曈曨。險做了翠烟韓重。

〔六娘〕四娘說得有理。只是眼下那裏就有托身之人。〔四娘〕天緣有一快壻不知六娘肯否。〔六娘〕那人才貌何如小玉。〔四娘〕眞是錦屛風對子哩。聽俺道來。

【前腔】他文字呵墨光飛素蠒。他積的書呵粉迹度花蟲。〔六娘〕這等是書底藏身一蠹魚。怕沒有甚風調。〔四娘〕儘有琴心曲髓供調弄。〔六娘〕他家世何等。〔四娘〕故家靑箱畫棨門庭重。〔六娘〕他們下得多少聘禮。〔四娘〕你要他時胡瓶瑞錦連車送。〔六娘笑介〕這是閒說。果是兒馨。何須阿堵。只要白璧一雙。〔四娘〕白璧成雙蚤種。〔六娘〕那人姓甚。〔四娘〕便是前日做人日登高曲兒的相公。姓李名益。〔六娘〕原來是他。霍王甚愛其詞。極是佳選。只一件來。俺女兒雖從封邑。改賜姓霍。其實天家姓李。同姓有妨了。〔四娘〕賜姓霍。便是霍了。古時王侯同姓在宮中的。後來轉更蕃盛。〔六娘〕也待俺占一占來。〔四娘〕管取歸妹也。〔四娘〕懿母占祥。蚤嫁得一雙鳴鳳。

〔六娘〕百年姻眷。且得從容。〔四娘〕他貴游公子。年少才人。此處不留人。定有留人處。只好一兩日間定貼此事。〔六娘〕女兒小時定人。由在母親。如今長成了。也要與他商量定了。便着櫻桃囘話。〔四娘〕若與郡主商量。定是個肯字。他也曉得李益詩詞。十分吟賞。六娘見郡主。只說俺又將李益新詞送與他看。因郡主睡着去也。〔六娘笑介〕省得。〔四娘〕吿辭。專聽囘示。須知月下繩千尺。遙想風流第一人。〔四娘下六娘〕叫櫻桃請郡主來。

【三臺令】〔小玉上〕啼蟾晝滴高花。紅壁闌珊翠霞。殘夢到西家。風吹醒遲日窗紗。

娘親萬福。呼兒怎的。〔六娘〕纔間鮑四娘到此。〔小玉〕他也來閒走走。〔六娘〕他來度曲。〔小玉〕父王仙去。有甚閒心。聽他度曲。〔六娘〕道有李益新詞。〔小玉〕不是李益。是李十郞。〔六娘〕便是一個人了。你爲何知他。〔小玉〕前日鮑四娘來諷他詩。并說他人才出衆。只是王父不在家。若在家時。請他看看。想他才似相如。貌多王粲。〔六娘〕你要看他。他又要看你。〔小玉〕他怎的看得兒。〔六娘〕他要聘你。托鮑爲媒。〔小玉〕娘不要聽鮑四娘哄你。他見兒愛李生之詩。故相調弄。且父王旣作神仙。女兒當爲仙女。古有烈女事母。終身不嫁。孩兒雅志。亦復如是了。

【繡帶兒】掩春心坐瑠璃翠榻。羞人喚作渾家。〔六娘〕兒。只有仙女住在無欲天中。一墮凡身。便相求取。〔小玉〕想仙官不是蘭香。笑漁郞空問桃花。非誇。冰淸到底無別話。何事把仙衣亂搭。〔啼介〕娘和女俜仃可嗟。乍形影相依。怎生撇下。

【前腔】〔六娘〕年華。爲甚的雲寒月寡。守着一搦香娃。兒。就麻姑仙子。也有人間之情。看羅敷早配玄都。恨玉蘭空孕蓮花。仙查。天宮織女猶自嫁。銀河畔鵲橋親踏。今日呵。香釧臂須纏絳紗。取人地高奇。有光門閥。

〔小玉〕兒一嫁與人。怎能奉事得我娘。斷然不嫁了。

【前腔】〔櫻桃〕休差。嬌花女敎人愛殺。恨不蚤嫁東家。夫人。古人說得好。阿婆不嫁女。那得孫兒抱。〔小玉嗔介〕劣丫頭。我不嫁人。爲憐母親夫人。你閒管怎的。〔櫻桃〕郡主。你憐老夫人麽。只怕柘枝兒兩頭繫絲。別大來貪結桃花。〔小玉〕呸。你曉得甚的來。〔桃背介〕哄咱。靑春不多也二八。少不得籠窗動闥。好和歹這些時破瓜。强指領搔揉。櫈頭凹軋。

〔櫻桃囘身跪介〕老夫人。俺郡主戀着你。不肯嫁人。那李十郞又是好郞君。倘肯在京師居住。同事夫人。亦不可知。何不再請鮑四娘問個詳細。〔六娘〕兒。這話有理。你便去請四娘到來。〔小玉〕娘。鮑四娘與李生雅熟。定相遮護。女兒料他這樣人才。沒做女壻處。到得如今。想是娶第二房。取了便囘隴西去。隴西去此千里而遙。怎麽去得。女兒一計。不如着櫻桃假作鮑四娘養女兒。到李生客館。說商量親事。就中透出情懷。〔六娘笑介〕我兒眞個老成也。櫻桃。你便聽郡主分付去。不要漏洩了。正是全憑靑鳥舌。當作彩鸞吹。〔六娘下櫻桃〕郡主用人之際。有話儘言。〔小玉〕俺只怕他兩件來。你聽我說。

【前腔】爭差。作人小遭人䊝𥻦。又怕不住京華。他年少高才。不在話下。爲甚的俊灑多才。尙沒個襯搭人家。考察。那人當眞新結納。又肯在京城頓插。摩可濃恁般挑達。便擺下擔頭。蚤些簽押。

〔櫻桃〕郡主。你先要作神仙女。如今這等要快活了。〔小玉〕癡丫頭。俺做得神仙。也拖帶你做神仙的。侍俺得快活。也拖帶你有快活了。

【尾聲】巧將言詞看對答。櫻桃。你是乖巧的。不比浣紗。俺在樓上望你。倚樓人過盡昏鴉。櫻桃。停當時教他有聘儀。就可相付。〔櫻桃〕郡主。你纔說也拖帶我。敢問事停當時。將何見賞。〔小玉笑介〕與李十郞說。討個精致小使賞你。〔櫻桃〕生受郡主了。可知道處處團圓對月華。

搖曳仙裾不自持。    凌波相及盛年時。
誰憐弄玉多情種。    月裏參差不斷吹。
◀上一齣 下一齣▶
紫簫記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