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簫記/1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紫簫記
◀上一齣 第十二齣 捧盒 下一齣▶


【六么令】〔櫻桃捧盒上〕粉香花氣。玉人兒沒得參差。秋眉換綠咱愁思。紅梅上。紫流鸝。聲聲叫得人心碎。聲聲叫得人心碎。

櫻桃過處有人覷。苦跟着郡主不得游戲。今纔在御道走哩。這粉梅花黃鶯兒都是嬌滴滴的。空便偸閒耍半會。將盒兒放在草裏。踭上樹去。摘這花兒。打着鶯兒。看待怎的。〔上樹打鶯科四娘上〕

【前腔】多才人地。配紅樓恰的相宜。淺春庭院報花期。靑綺陌。步香吹。金光玉豔平蕪起。金光玉豔平蕪起。

呀。緣何草間光色異常。是誰家妝盒。忘在此間。〔開看科〕有金鏡玉釵在內。不知出在誰家。想鏡背有款識。上鏤着隴西李相國。天寶五年五月五日。楊子江心鑄。看釵股上鐫得有四字。狄道縣君。呀。隴西李相國。不知是誰。我今正去囘李十郞親事的話。就將此兩件去問他。想他知道。〔四娘作行科〕玉吐藍田氣。金舒草埓光。非經問南陌。定是覓東牀。〔桃在樹上見叫科〕鮑四娘。你偸我盒兒那裏去。〔四娘〕你是霍府鄭櫻桃。緣何在梅樹上坐。〔櫻桃〕我在這裏等作媒。〔四娘〕休閒說。下來問你。〔桃作遶梅樹走介四娘〕這是怎的。〔櫻桃〕這叫做走媒。〔四娘〕閒說。且問你。爲甚的鄭六娘放你出來。

【步步嬌】〔櫻桃〕老夫人呵。聽說李郞才貌多奇異。敎我閒尋覓。只爲怕他兩事。怕他有個人兒在隴西。又怕他靑春作伴還鄕去。因此上喬作卿卿女兒。鵲橋相仔細。

〔四娘〕還是鄭六娘老成。我到不曾訪得他。他如何講。

【前腔】〔櫻桃〕他說一生消渴藍橋水。沒得甌兒吸。〔四娘〕這等是初婚了。〔櫻桃〕趁比翼。睡交枝。阿婆和女同家計。〔四娘〕這等是他在京師了。他問你甚麽來。〔櫻桃〕他問我郡主的心兒怎的。〔四娘〕你怎的答他。〔櫻桃〕俺說他的心怎的問我。問取黏腰細衣。來時有些溼。

〔四娘〕諢話。這盒的金鏡玉釵。敢是李十郞的。〔櫻桃〕便是。

【前腔】是他夫人相國生留取。寶氣紛尤異。〔四娘〕緣何把與你。〔櫻桃〕他說咱眞是你的女兒。將來與你送過府裏作聘。開金縷。繫紅絲。有這樣郞君。老夫人和郡主呵。多嬌阿母心應許。只是一件。我家郡主有些作樣。咱是侍女。不好弄他。還是你同囘去。開了盒兒。扯定郡主。對了這鏡。簪上這釵。笑他一會。氳他對鏡簪釵。問他喜不喜。

〔四娘〕你爲何走上梅樹去。

【前腔】〔櫻桃〕爲那鶯兒哢碎紅梅雨。打起鶯兒去。四娘。你與郡主成了人。咱也長大了。你也尋個十郞這般對兒與我。〔四娘〕呸。那裏討。〔櫻桃〕也罷。今日到十郞書院。見他家靑兒。到也眉目乾淨愛人子。不如明日十郞到我府中。高低把靑兒捨與我罷。四娘方便。小靑哥。俊俏兒。〔四娘〕靑兒是那十四五歲的。會幹些甚麽事。要他。〔櫻桃〕終不然就要幹得大事。也有大的日子。些兒也是男兒氣。四娘。你作快講。奴家有這般貌。若沒有主兒。十郞到家。定要郡主喫醋。有靑哥時。免得半夜鸕鶿。踮步摸魚兒。

〔四娘〕你要一個。你家浣紗也要一個。〔櫻桃〕那十郞竈下養有個炊火的。聽得喚做烏兒。便捨與他。〔四娘〕醜的便厝與別人。休閒話。且同到府裏去。

【縷縷金】花信緊。乳鶯啼。碎影篩紅陣。點春池。半爲朱顏苦。閒尋舊事。香衫畫襗有情時。囘顰向閨裏。

〔櫻桃〕四娘。望見俺府裏了。郡主獨在紅樓。望俺囘話。你到府中。且將盒兒捧在東廂亭子坐着。待俺說與郡主來請你。
帝城文物豔靑春。    寶鏡珠華下玉人。
爲轉嬌鶯出琪樹。    乍敎羅襪起香塵。
◀上一齣 下一齣▶
紫簫記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