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簫記/19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紫簫記
◀上一齣 第十九齣 詔歸 下一齣▶


【粉蝶兒】〔六娘同十郞上〕寶鴨銅駝。珠淚暗飄紅蠟。

〔六娘〕孤燈容易落。碎月好難圓。十郞。你夫婦纔得三朝。今夜元宵。宮中游玩。正是良辰美景。賞心樂事。誰知窣地裏風波撇散。尋覓不見。不知落在天家。還落在人家。好不苦殺人也。〔十郞〕苦殺小玉妻。你若落在天家。怕你不慣考問。嬌滴滴的怎禁得摧挫。若落在人家呵。一發苦殺你了。〔哭介合〕

【獅子序】他若是落天家。怕驚搖嫩蕊嬌花。更燈闌紫陌。俠少豪華。〔六娘〕若是惡少們懊着他呵。他性子不是金箆自刺。定向玉井頭骨董一聲了。虧殺他捅輕狂。推薄倖。嗔阿母。駡檀郞。玉梅花下惡咨嗟。愁腸棖觸。殘月些些。

十郞。且待東窗曙了。去朝門外取消息。且在繡閣上坐等雞鳴。〔做悲哭坐科女官燈籠小玉攜簫上〕

【粉蝶兒】玉燭歸來。蚤已明星破夜。

〔扣門鄭六娘十郞驚開科〕呀。燈燭熒煌。原來郡主到也。〔宮官〕聖旨到。跪聽宣讀。朕雅愛風謠。泛採奇秀。知隴西李益博學弘詞。妻小玉復是霍王叔父之女。看燈失侶。畏行多露。巧拾璚簫。智能衞潔。朕甚嘉之。卽撤華淸宮鳳燭。兼賜所拾璚簫一管。送歸李益之宅。其謝本不必親齎。附霍嗣王府進上。叩頭謝恩。〔衆拱手科十郞〕留列位老公公老夫人一茶。〔衆云〕聖躬五鼓視朝。不敢久留。去也。請了。〔下介六娘十郞小玉相抱科六娘〕兒着驚了。〔十郞〕妻着驚了。〔小玉〕天恩有幸。不曾着甚驚。一從相失了阿娘和十郞。內家傳呼轉急。怎生出得。走得慌呵。丹墀一跌。原來是管紫玉簫滑着。尋思計來。外間看燈人鬧。都是少年遊冶兒。縱出得宮門。不得淸白還家。因此躱在殿西頭。儘着穿宮拿去。拿到永巷娘娘宮中訊問。兒將父王名字幷李十郞才學家世說起。那娘娘便相敬順。引奏御前。恩賜玉簫鳳燭。眞是天恩難報。〔六娘十郞小玉合〕

【一封書】喜片玉無瑕。乍分煇寶燭華。這皇恩有涯。逞風流出內家。香消侍女彈金炧。月冷歸人溼絳紗。成佳話。轉淸華。帝子璚簫度曉霞。

〔六娘〕十郞還與小玉去睡一睡。
丹穴驚飛雙鳳凰。    歡娛轉作豔歌傷。
冲宵只避金吾貴。    破曉仍分玉燭光。
◀上一齣 下一齣▶
紫簫記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