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釵記/28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紫釵記
←上一齣 第二十八齣 雄番竊霸 下一齣→


【點絳脣】〔淨吐番將上〕生長番家。天西一架。撑犂大。家世零逋。番帳裏收千馬。

塞外陰風捲白蘆。金衣瑟瑟氣豪粗。邏娑一望無邊際。殺氣飄番小拂廬。咱家吐番大將是也。吐番熟路穿心七千餘里。生羌殺手二十萬人。橫行崐崙嶺西。片片雪花吹鐵甲。直透赤濱河北。雄雄星宿立鑌刀。休在話下。所有小河西大河西二國。原屬咱吐番部下。近日唐憲宗皇帝中興。與俺相爭。要彼臣服。那大河西出葡萄酒。小河西出五色鎭心瓜。正用搔擾時節。不免喚集把都們號令一會。〔衆上〕

【水底魚】白雁黃花。塵飛黑海涯。番家兒十歲能騎馬鳴笳。皮帽兒夥着黑神鴉。風聲大。撞的個行家。鐵里溫都答喇。

〔見介淨〕俺國年年收取大河西國葡萄酒。小河西國進五色鎭心瓜。如今正是時候。點起部落們去搶他一番。〔衆應介〕

【淸江引】皮囊氈帳不着家。四面天圍野。漢兒防甚秋。塞草偏肥夏。一弄兒把都們齊上馬。〔作嗅香介〕

【前腔】葡萄酒熟了香打辣。凹鼻子寒毛乍。醉了咬西瓜。剗起雪山花。趲行程番鼓兒好一會價打。

初夏草生齊。    番家馬正肥。
射飛淸海上。    傳箭玉關西。
Arrow l.svg上一齣 下一齣Arrow r.svg
紫釵記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