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釵記/48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紫釵記
←上一齣 第四十八齣 醉俠閒評 下一齣→


〔老旦酒保上〕遊人醉殺牡丹時。立誓無賒挂酒旗。一斗十千教滿腹。十分一盞卽開眉。自家乃崇敬寺前大街頭一個有名酒館小二哥便是。恭喜今年牡丹盛開。約有半月日。看花君子往來遊賞。須索在此守候。凡有喫寡酒的。喫案酒的。賒酒去的。包酒來的。咱都不誤主顧。正是有物任教攜酒去。無人不道看花來。遠遠一個活神道來也。〔豪士輕紗巾黃衫挾弩彈騎馬跟從數人打獵上〕

【鎖南枝】風光粲雲影搖。矯帽輕衫碧玉縧。花襯着馬蹄驕。俠骨天生傲。自家埋名豪客是也。春歸花落草齊。彈鳥一會。呀。前面是個大酒店。胡雛叫酒保。可有淡黃淸數十甁。待俺打鳥囘來飮唱也。〔保〕知道了。〔豪〕你把珍珠茜滴幾槽。待俺打圍歸醉花鳥。

去也。〔下崔上〕

【前腔】春多少紅樹梢。長安看花愁思敲。一步步倚斜橋。詩打就殘紅稿。酒保哥有麽。〔保上崔〕你把冷燒刀不用的熬。水晶蔥鹽花兒搗。

俺有朋友韋夏卿來此講話。案酒排幾個來。〔保〕請裏面坐。〔崔自飮介韋上〕

【前腔】靑旗上酒字兒飄。步轉東風尋故交。原來崔允明先在此。〔見介崔笑介〕如此春光十分。怎生不醉也。〔韋〕你窮暴的不鏖糟。忖沙恁還俏。〔崔〕酒保取酒來。聽提壺喚春色澆。免把俺老明經乾渴倒。

〔韋〕允明兄。敢待商量李君虞一事。〔崔〕便是。聞得崇敬寺牡丹盛開。小弟要將小玉姐所贈金錢作酒。邀請李君虞吟賞。席上使幾句。攢聒得他慌。不由不囘頭也。〔韋〕你不知盧太尉當朝權勢。出入有兵校挾着。分付有說及霍府事者。以白梃推之。且盧家刺客布滿長安。好不精細哩。〔崔〕得人錢貫。與人消算。盡你我一點心也。

【前腔】把他孤鸞賺去鳳招。受了他殷勤難暗消。俺二人呵。似接樹老花妖。惜樹憐枝好。〔韋〕只怕他冷心情會作喬。苦了俺熱肝腸替煩惱。

〔崔〕此事就煩這酒家做酒三筵。明後日崇敬寺牡丹花下。就煩他去盧府下請書。催請李參軍赴宴。〔保〕門上難進。怕他生疑。〔韋〕俺有一計。只做無相禪師請他便了。〔保〕知道了。二位與俺再倒一壺。〔豪上〕

【前腔】流鶯巧翡翠嬌。彈珠兒打來雲漢高。金鐙寶鞭敲。旗亭外把銀瓶弔。呀。兩個秀才在此。忍耐不住。敎他迴避便了。那魯兩生可也不伏嘲。困黃粱是這邯鄲道。

〔作舉手介〕請了。〔韋崔作辭避介〕高樓後客催前客。深院新人換舊人。請了。崇敬寺相候也。〔下豪笑目送二生云〕何處擺出兩個大酸倈。〔從〕這兩個秀才好生眼熟。似三年前一個借鞍馬的韋先兒。一個求俊僮的崔先兒。〔豪〕借人馬何用。〔從〕李十郞就親霍府。借去風光也。〔豪問保〕兩個酸倈到此許久。〔保〕好一會了。〔豪覷殘殽笑介〕這盤中何所有。〔保〕是五香豆豉。〔豪〕那盤中。〔保〕十樣錦豆腐。〔豪作笑介〕這狗才。幾縷兒豆腐皮。做出這十樣錦。去哄弄那窮酸。可憐人也。兩個消了你幾大甁酒。〔保〕每人倒了一甁。〔豪看壺介〕呀。是夾鑞壺。人不上五六小盃。有甚商量。消停許久。〔保〕爲那隴西李十郞贅了盧府小姐。棄了前妻。那前妻害的懨懨。病待不起。兩人商量。俺家包了酒。到崇敬寺。請李十郞去賞牡丹。勸他囘心轉意。又怕盧府威勢。不敢深說。說起那前妻。好不恓惶人也。〔哭介豪〕原來有此不平之事。酒保且將酒過來。〔酒到介豪〕近間可有名姬喚來。〔保〕對門有王大姐。隔壁有劉八兒。都好。〔豪〕這怎生使得。都是些菜瓜行院也。

【前腔】掀黃袖拂鬢毛。看花的紅塵飛大道。無過是李和桃。好共朱顏笑。紅一點酒千瓢。是雄豪喜長嘯。

〔保〕動問怎生喚做雄豪。〔豪〕雄豪二字。不是與你們講的。〔保〕小人不認得雄豪。認得個雌豪。〔豪〕怎喚雌豪。〔保〕這京兆府前。有個鮑四娘。揮金養客。韜玉擡身。如常富貴。不能得其歡心。越樣風流。纔足囘其美盼。可不是雌豪也。〔豪〕久聞其名。可請相見。〔保〕兀的不是鮑四娘來也。〔鮑上〕

【前腔】欹紅袖嚲翠翹。聽子規窗前啼不了。覷了那病多嬌。淚向王孫草。〔保出接介〕鮑四娘。小堂有客相請。〔鮑作打覷介〕覷他丰神俊結束標。料多情非惡少。

〔保〕識貨識貨。〔豪作見介〕他便是鮑四娘。名不虛傳。

【前腔】他是閨中俠錦陣豪。聞名幾年還未老。他略約眼波瞧。咱驀地臨風笑。人如此興必高。〔囘身介〕指銀瓶共傾倒。

〔揖鮑介〕久聞鮑四娘女中俠氣。纔一見也。〔菩薩蠻〕赤闌橋盡香街直。牡丹風外垂楊碧。〔鮑〕曡損縷金衣。相逢憔悴時。〔豪〕黃衫騎白馬。日日靑樓下。〔鮑〕金彈惜流鶯。留他歌一聲。〔豪笑介〕咱悶弓兒打不上老鶯也。爲咱歌來。

【繡帶兒】〔鮑進酒介〕金盃小。把偌大的閒愁向此消。多情長似無聊。暗香飛何處。靑樓歌韻遠。一聲蘇小。含笑。倚風無力還自嬌。好些時吹不去綵雲停着。

【白練序】〔豪〕妖嬈。恁還好。花到知名分外標。恨不得逐日買花簪帽。暗香消。年來覺。咱四海無家有二毛。更着甚錦鞍呼妓。金屋藏嬌。

【醉太平】〔鮑〕休喬。有如許風韶。便敲殘玉鳳。換典金貂。風雲事業。忍負尊前談笑。閒眺。綠楊風老雉媒嬌。古道獵痕靑燒。一般兒草綠裙腰。花紅繡口。殘春恁好。

【白練序】〔豪〕虛囂。那年少。曾赴金釵會幾宵。如天杳。江南一夢迢遙。酒醒後思量着。折莫搖。斷了吟鞭碧玉梢。從誰道。兀的是渭水西風殘照。

四娘踏草何來。〔鮑〕看霍王府小玉姐病來。〔豪〕因何病害。〔鮑〕貪了才子李十郞。因而招嫁。十郞薄倖。就親盧太尉府中。再不囘步。小玉姐病染傷春。敢待不起也。〔豪〕可也有了人麽。〔鮑〕謹守誓言。有死而已。〔豪〕世間怎有這不平之事。家貲如何。

【醉太平】〔鮑〕多嬌。一種情苗。貪看才子。致令家計蕭條。把珠釵折賣。訪問薄情音耗。他病癆。鎭薰香帕裹鬢雲喬。枕伏定把淚花彈卻。〔豪〕病可好?〔鮑〕多應不好。〔豪〕那人可囘?〔鮑〕再休提薄倖。咱爲他煩惱。〔豪作惱介〕

【絳黃龍】心憔。難聽他綠慘紅銷。爲他半倚雕闌。恨妬花風早。四娘。飮一大盃何如?倩盈盈衫袖。〔又〕灑酒臨風。泱住這英雄淚落。〔豪作醉鮑扶介豪〕還勞你把玉山扶着。恁多情似伊個中絕少。胡雛。取紅綃十匹與四娘。作爲纏頭之費。暮雲飄。寸心何處。一曲醉紅綃。

【尾聲】你淒淒切切愁色冷金蕉。只俺臂鷹老手拈不出鳳絃膠。〔舉手介〕四娘一笑相逢咱兩人心上曉。

〔鮑下豪弔場〕冷眼便爲無用物。熱心常爲不平人。花前側看千金笑。醉後平消萬古嗔。俺看李十郞這負心人爲盧府所劫。使前妻小玉一寒至此。此乃人間第一不平事也。俺不拔刀相救。枉爲一世英雄。叫蒼頭。你將金錢半萬。送與霍府。叫他明後日作大酒筵。他問設酒因何。你只說到時自有分曉。〔雜〕稟主翁。畢竟爲何。〔豪〕不須閒問。明後日人馬整齊妝束。跟俺崇敬寺賞牡丹花去。正是立拔寶刀成義士。坐敲金盞勸佳人。〔並下〕
Arrow l.svg上一齣 下一齣Arrow r.svg
紫釵記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