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釵記/49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紫釵記
←上一齣 第四十九齣 曉窗圓夢 下一齣→


【一江風】〔旦病浣扶上〕睡紅姿。夢去了多迴次。爲思夫愁病死。侍兒扶花裊風絲。把不住香魂似。〔內作鸚鵡叫介〕姐姐可憐。〔浣〕好個鸚哥兒。叫道姐姐可憐也。〔旦〕鸚鵡會心慈。〔又〕狂夫不轉思。悶悠悠記不起花前事。

〔集句〕花恨紅腮柳恨眉。形同春後牡丹枝。綠窗孤寢難成寐。說與傍人未必知。浣紗。俺自聞李郞盧氏之事。懷憂抱恨。周歲有餘。羸臥空閨。遂成沈疾。如何是好。〔浣〕郡主。你日夜悲啼。都忘寢食。期一相見。竟無因由。寃憤益深。委頓牀枕。依浣紗愚見。想李郞素心。當初懇切盟言。未必抛殘至此。倘期後會。且自寬懷。

【集賢賓】〔旦〕道相看三十言在耳。做夫妻到此無詞。別後無書知不美。沒來由折了身奇。陪了家計。博得那一聲將息。堪憔悴。不傷心也是舊時相識。〔作嘔介〕

【前腔】〔浣〕你愛寒酸嘔出些黃淡水。唾花中怕見紅絲。你瘦盡了腰肢。愁不起女兒家折盡便宜。更賠閒氣。偏會假尋尋覓覓。如何的。且恁消除把翠紅排比。

〔浣〕郡主。將管絃消遣一會也。〔旦〕與我拿過一邊去。

【前腔】無情無緖搊甚的。任朱絃網遍塵絲。妬女爭夫因甚起。偏兒家沒個男兒。不成夫壻。不死時偌長的日子。傷心事。花燈下一時難悔。

【前腔】〔浣〕你可也自把千金軀愛惜。少年人生寡難爲。你蘸住紅顏圖後會。也須是進些茶食。穩些眠睡。好在翠圍香被。儻然是。夢中來故人千里。

〔旦〕也說得是。待我睡些時。〔浣〕待我收拾茶飯來。〔下鮑上〕才郞薄倖愁囘首。美女傷春病捧心。咱鮑四娘。貧忙數日。不知小玉姐病體如何。呀。原來孤眠在此。浣紗何處也。〔旦驚醒介〕四娘來幾時也。

【黃鶯兒】正好夢來時。戶通籠一覺囘。〔鮑〕可夢到好處。〔旦〕陽臺暮雨愁難做。〔鮑〕李郞可來夢中。〔旦〕咱思量夢伊。他精神傍誰?四娘。咱夢來。見一人似劍俠非常遇。着黃衣。分明遞與。一輛小鞋兒。

〔鮑〕鞋者諧也。李郞必重諧連理。

【前腔】此夢不須疑。是黃神喜可知。一尖生色鞋兒記。費金貲訪遺。卜金錢禱祈。惹下這劍天仙託上金蓮配。賀郞囘。同諧並履。行住似錦鴛齊。

〔末豪奴持錢上〕世上無名客。天下有心人。拔劍誰無義。揮金卻有仁。俺主翁乃是埋名豪客。分付將錢十萬。送霍府廣張酒筵。知他主甚意兒。已到他門首。內有人麽。〔浣上〕是誰。〔末〕俺家主翁要借尊府會客。送錢十萬。求做酒筵。〔旦〕差矣。這不是包酒人家。何得如此。〔末〕敢借花竹亭臺一座。〔旦〕鮑四娘。你說俺家近日不同了。昔日梁園多種竹。歲久無人森似束。舞榭傾欹樹少紅。歌臺黯淡苔攢綠。塵埋粉壁舊花鈿。鳥啄風箏碎珠玉。至今簾影反挂珊瑚鉤。指似傍人堪痛哭。咱家做不得也。〔末〕到頭自有分曉。知音那用推辭。〔下浣〕這廝是何主意也。

【簇御林】〔旦〕非親故。甚意兒。無名錢。天上至。〔浣〕似金錢夜落花容易。恁靑衣童子來傳示。〔合〕轉堪疑。舊家零落。何客賜光輝。

【前腔】〔鮑〕咱來圓夢。覺有奇。送金錢。甚所爲。〔旦〕怕又是買釵的妬女來調戲。可便似文君新寡惹這閒車騎。〔合〕事難知。不速之客。或是好因依。

〔鮑〕浣紗。且扶小姐裏面睡。咱去也。

【尾聲】〔旦〕四娘。你看咱病身軀送不的你。薄倖呵共長安又不隔千山萬水。甚意兒敎人不恨個死。

心病除非心藥醫。    繡鞋猶有夢來時。
何人詔此金錢會。    喜鵲烏鴉總未知。
Arrow l.svg上一齣 下一齣Arrow r.svg
紫釵記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