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托派國際書記局的信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给托派国际书记局的信
作者:陳獨秀 1934年5月15日
这封信是陳獨秀在1934年5月15日在南京监狱中写给当时的托派国际书记局。中文的原稿已經失落。它的英文译稿现在保存于美国加州斯丹福大学胡佛学院的档案库中。原文是由王凡西译,但由于該作者仍有版權,所以在此(維基文庫)作出了些少改動。

在报纸上见到托洛茨基同志遭受法國帝国主义的种种刁难,又见到斯大林主义者的行为的如何反动,我感到非常悲痛。斯大林的官僚党制已摧毁共产党的活力和精神了。他已经將世界各国共产党的真正领袖代之以他一己的走狗。他在中国所扶植的“领袖们”,甚至还不是他本人的走狗,而是他手下人米夫的走狗。西方的无产阶级多半不会知道,这些“领袖们”的斗争只是为了要控制党的机关。

斯大林正在替全世界的资产阶级服务。在苏联,斯大林的个人独裁正在代替了无产阶级及其先锋队的专政。所谓的“工人国家”与苏维埃政权只有在名义上的存在。苏联是被骑在无产阶级背上的小资产阶级所统治着的,它正在为资产阶级的反革命打开门户。帝国主义者如今已不再需要拿起武器来反对苏联,他们已可以通过斯大林主义者达到其目的。

那个目前只是在形式上存在的无产阶级政权,一旦被苏联各种反动势力最后压倒后,不一定要导致特米多[1]的。无论如何,斯大林派会完成它。斯大林的立场与奥地利的陶尔夫斯[2]的立场相似。斯大林把十月革命的领袖们交给了西欧资产阶级与流亡在外的白俄政党。我们必须提高警觉。我们不应该仅仅组织一个新政党,还要必须反对以为斯大林政制尚能改良的那种幻想。我们必须把“保卫苏联”这个口号代之以“重建十月革命精神的苏联”[3]这个口号。这就是我对国际书记局的建议。

国民党囚禁了我们许多亲爱的同志,都不能阻止我们与世界无产阶级联合一致的精神。我们正身处在野蛮的地牢之中,唯一足以鼓励我们的,乃是世界革命运动的消息。我们给斯大林派伪造虚构的答复乃就是阶级斗争。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42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75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1. 特米多(Thermidor)见《几个争论问题》一文中的注释。
  2. 陶尔夫斯(Engelbert Dollfussl 1892—1934),奥地利基督教社会党领袖。一九三二至一九三四年期间曾任奥地利总理,于一九三三年独揽大权,企图建立一个法西斯式的国家,但与希特勒支持的奥地行国家社會主義党冲突,结果被纳粹党人所杀。
  3. 这个口号的英译是"Recreate the soviet union of Octoober"倘照字面直译应该是:“重建十月的苏联”。猜想这不见得是陈独秀原来的文字,故擅译如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