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義考 (四庫全書本)/卷190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一百八十九 經義考 卷一百九十 卷一百九十一

  欽定四庫全書
  經義考卷一百九十
  翰林院檢討朱彞尊撰
  春秋二十三
  魏氏了翁春秋要義
  宋志六十卷
  未見
  高氏元之春秋義宗
  宋志一百五十卷
  未見一齋書目有
  樓鑰志墓曰端叔少讀襄陵許公翰書及從沙隨程公㢠故尤邃於春秋博採諸儒所集搜抉無遺聞人有書不憚裹糧徒歩而求之前後凡三百餘家訂其指歸刪其不合者㑹萃為一書間出己意號義宗蓋十餘年而後成晚多所更定吾鄉及旁郡之為春秋者多出君之門或其門人之弟子也
  李鄴嗣曰先生集春秋説三百餘家號義宗悉本經㫖究其指歸
  王氏春秋傳紀
  三卷
  佚
  温州府志字誠叟永嘉人趙汝談在史館奏充編挍不就有春秋傳紀門人尤焴薛䝉守建與括皆為刊於學
  林氏維屏春秋論
  
  程氏公説春秋分記
  宋志九十卷
  未見
  陳振孫曰卭州教授睂山程公説伯剛撰以春秋經傳倣司馬遷書為年表世譜厯天文五行地理禮樂征伐官制諸書自周魯而下及諸小國皆彚次之時有所論發明成一家之學公説積學苦志早年登科值逆曦亂憂憤以死年纔三十七兄弟三人皆以科第進中書舍人公許其季也
  趙希弁曰右克齋程公説伯剛所編也其弟公許守宜春刻於郡齋游丞相佀為之序
  王應麟曰春秋分記九十卷推春秋㫖義即左氏傳分而記焉又旁採公榖諸子之説附其下又為年表世譜世本及天文疆域禮樂諸書次國小國著錄張萱曰宋淳祐間克齋程公説編以聖經為本而事則按左氏間取公榖及先儒論辨以證其誣至於論述大綱悉本孟子而微辭多取之程胡二氏復以己意為新注又倣司馬遷史記為年表九卷世譜七卷名譜二卷書二十有六卷周天王紀二卷魯及列國世家二十六卷附庸諸小國及四裔十有三卷凡九十卷
  趙氏善湘春秋三傳通議
  三十卷
  佚
  戴氏春秋講義
  宋志四卷王瓚温州志作三卷
  
  盛如梓曰或謂春秋以夏正紀事近世戴岷隱頗似此説
  柴氏元祐春秋解
  
  王氏春秋門例通解鎡宋志作炫
  宋志十卷
  佚
  李氏明復春秋集義
  宋志五十卷綱領二卷
  存
  魏了翁序曰天地之運盪摩屈伸為五行四時感遇聚結為風雨霜露所以接人耳目切人體膚告曉於人者眞不啻口訓而靣命矣人蓋有由之而弗察者夫子之政布春秋正邪善惡有目皆睹其為五行四時風雨霜露不已多乎學士大夫生乎百世之後有能尚論古人考求義例參訂事實則以為是通經已耳於己之所存反而思之以求其合或鮮能焉孟子曰孔子懼作春秋又曰孔子成春秋而亂臣賊子懼春秋由懼而作書成而亂賊懼亂賊蓋陷溺之深者而猶懼焉則人性固不相遠也學士大夫習讀是書而已之所存則未嘗切近求之異端所怵利禄所誘所以陷溺其良心者固不減於亂賊矣而莫之知懼焉余為之懼又以自懼嘗覽諸儒之傳至本朝先正始謂此為經世之大法為傳心之要典又曰非理明義精殆未可乎然則使人切己近思以求為遷善遠罪之歸非以考義例訂事實為足也余聞其説而懼益深乃裒萃以附於經將以反諸身而益求其所可懼者尚慮觀書未廣擇理不精又慮開卷瞭然秖以資耳目之聞見故未敢輕出也合陽李君明復乃亦先我心之所懼而為是書且諗予為序嗚呼予安能知春秋亦庶幾知懼焉者耳
  張萱曰宋嘉定間太學生李俞編進俞舊名明復字伯勇取周程張三子或著書以明春秋或講他經以及春秋或其説有合於春秋者皆廣収之定其後先審其精麤各附於本章之次有魏鶴山序
  按宋史藝文志載李明復春秋集義五十卷又載王夢應春秋集義五十卷予嘗見宋季舊刻即李氏原本而王氏刋行之非王氏别有集義也宋史兩存之誤矣
  錢氏春秋大㫖
  
  楊氏景隆春秋解閩書隆作陸
  
  姓譜字伯淳晉江人開禧進士建寧司户參軍
  時氏少章春秋志表日記
  
  吳師道曰時子春秋四志八表日記二十餘冊
  郭氏正子春秋傳語
  十卷
  佚
  王圻曰郭正子紹定中進士教授廬州著春秋傳語十卷
  林氏希逸春秋三傳正附論
  宋志十三卷
  未見
  龍氏春秋傳
  
  李鳴復端平三年奏舉狀曰伏見吉州布衣龍淼會萃經傳科列其條治亂興衰本末該貫評以己見多所發揮如謂魯僭紀元獨承正朔其於名分所補良多
  章氏補注春秋繁露
  十八卷
  未見
  姓譜樵字桐麓昌化人嘉定進士朝散郎知處州事
  趙氏春秋集説
  撫州府志趙涯字伯泳臨川人嘉定七年進士厯右正言起居舍人權工部侍郎知泉州再知寧國府
  劉氏克莊春秋揆
  一卷
  存
  黄氏仲炎春秋通説
  宋志十三卷
  存
  仲炎自序曰春秋者聖人教戒天下之書非褒貶之書也何謂教所書之法是也何謂戒所書之事是也法聖人所定也故謂之教事衰亂之迹也為戒而已矣彼三傳者不知其紀事皆以為戒也而曰有褒貶焉凡春秋書人書名或去氏或去族者貶惡也其書爵書字或稱族或稱氏者褒善也甚者如日月地名之或書或不書則皆指日是褒貶所繫也質諸此而彼礙證諸前而後違或事同而爵異書或罪大而族氏不削於是褒貶之例窮矣例窮而無以通之則曲為之解焉專門師授襲陋仍訛由漢以來見謂明經者不勝衆多然大抵爭辨於褒貶之異究詰於類例之疑滓重煙深莫之澄掃而春秋之大義隱矣自大義既隱而或者厭焉不知歸咎於傳業之失而曰聖人固爾也故劉知幾有虚美隱惡之謗王安石有斷爛朝報之毁遂使聖人修經之志更千數百載而弗獲伸於世豈不悲哉故曰春秋者聖人教戒天下之書非褒貶之書也昔之善論春秋者惟孟軻氏莊周氏為近之軻之説曰孔子作春秋而亂臣賊子懼是以戒言也周之説曰春秋以道名分是以教言也斯二者庶幾孔子之志也夫人之所以異於禽獸者以其有道也如是而君臣如是而父子如是而長幼男女親疎内外之差等不齊也叙此者為禮順此者為樂理此者為政防此者為刑堯舜三王之治皆是物也時乎衰周王政不行物情放肆於是紊其序乖其順廢其理決其防而天下蕩然矣孔子有憂之而無位以行其志不得已而即吾父母國之史以明之陳覆轍所以懼後車也遏人變所以返天常也霸圖之盛王迹之熄也盟㑹之繁忠信之薄也雖有彼善於此者卒非治世之事也聖人何褒焉至於夷狄之陵中國臣子之奸君父鬭干戈以濟貪忿之志悖天理以傷天地之和者亦何待貶而後見為惡也若夫筆削有法而訓教存焉崇王而黜霸尊君而抑臣貴華而賤夷辨禮之非防亂之始畏天戒重民生為萬世立治準焉嗚呼使後之為君父為臣子為夫婦為兄弟為黨友為中國御夷狄者由其法戒其事則彞倫正而禍亂息矣余由童至壯研思是經嘗眩於舊説如手棼絲目暗室難於解辨蓋乆而後能破之旁稽記載互參始末為書十有三卷名曰春秋通説通説者去褒貶之茅塞而通諸教戒之正途也夫春秋固有以隻字垂法者矣如加王於正削吳楚僭號而從其本爵之類是也而非字字有義也亦固有所謂例者矣如書其君殁曰薨外諸侯曰卒内大夫書卒外大夫不書卒之類是也此皆通例也先儒謂左氏非左邱明邱明乃孔子前輩故孔子云左邱明恥之𠀌亦恥之先邱明而後已尊之也楚左史倚相能讀三墳五典八索九邱蓋今左氏傳即楚左史也古者史世其官則傳是書者倚相之後也故左傳載楚事比他國為特詳是得其實公榖亦莫明其所自來或云子夏門人要皆非親受經於聖人者故於説經首失其義而其間亦或有得者榖梁氏耳若夫具載事實則左氏尚可考故當據事以觀經事或牴牾難於盡從則以經為斷上以伸仲尼之志雖以立異取譏於世而不辭也
  李鳴復奏舉狀曰伏見温州布衣黄仲炎折衷是非事為之説證以後代鑒戒昭然言古驗今切於治道如謂經有教戒不為褒貶只杜擬僭尤為潛心陳振孫曰永嘉黄仲炎若晦撰端平中嘗進之於朝
  繆氏春秋講義
  
  閩書烈字允成福安人嘉熙二年進士添差福州教授遷正字授撫漕侍郎
  徐氏梅龜春秋指掌圖
  
  嚴州府志徐梅龜字臞叟夀昌人霍邱縣尉嘉熙間䝉古兵至父子力戰死贈宣教郎霍邱知縣
  傅氏實之春秋幼學記
  
  江西通志傅實之字莊父清江人登寳慶第調袁州分宜簿淳祐中授承事郎學者稱南齋先生
  洪氏咨夔春秋説
  三卷
  佚
  咨夔自序曰帝王誥命訖於平王國風變於黍離聖人傷王者之不作因魯史修春秋以奉天命而立人極夫天命流行於人極之中無一息間斷人惟不知吾心有天而外求天謂吉凶禍福天未嘗定終必有時而定天者定則人者屈此人極之所由立也此春秋成亂臣賊子所以懼也彼亂臣賊子惟利是計豈懼夫空言之貶身後之辱哉懼夫天者定而人者屈失其所以為利也故凡犯天下之清議冒天下之大罪能逭諸一時不能逭諸異日能逭諸其身不能逭諸其子若孫人誰無愛身愛子孫之念知天定有不可逭則欲動於惡將有所懼而戢此撥亂反正之筆所以有功於人極也且易春秋在魯皆所以司天人之契人欲窮而天理滅其卦為剥春秋二百四十二年純乎剥者也以齊威霸天下始末求之每四十年當一爻隂愈進則亂愈盛盟宋之後晉以天下之權授之楚而大夫專盟諸侯皆廩廩乎贅斿之危五陰之剝成矣其末又以天下之權授之吳吳楚與越參立而交横大夫各朶賾其國禍亂極矣而獲麟於西狩亂極必治安知無王者作此碩果不食剝所以不終於剝也春秋以傷王者不作而始以幸王者復作而終以魯聖賢之澤未泯一變可至道而託之以詔萬世天地至教聖人至德備見於行事斷斷乎循之則治違之則亂得之則生失之則死信人極非春秋不立也余自考功罷歸杜門深省有感於聖人以天治人之意作春秋説
  吳任臣曰洪咨夔字舜俞於潛人嘉定二年進士累官翰林學士知制誥兼侍讀修國史以端明殿學士領内祠有春秋説三卷












  經義考卷一百九十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