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珠 (四庫全書本)/卷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一 編珠 卷二 卷三

  欽定四庫全書
  編珠卷二
  隋 杜公瞻 撰
  居處部
  儀鳯樓鳴鸞殿
  晉宫闕名曰洛陽有儀鳯樓 西京雜記曰漢掖庭有月影臺雲光殿鳴鸞殿
  濯龍門走馬觀
  范曄後漢書曰明德馬皇后詔曰吾前至濯龍門見上外戚問起居者車如流水馬如龍 三輔黄圖曰長安有走馬觀
  銅龍樓金爵闕
  漢書曰元帝常召隠太子出銅龍門 班固西都賦曰設璧門之鳯闕上觚稜以棲金爵
  九龍門三雀觀
  後漢書曰張讓等誅何進袁術燒南宫九龍門以脅讓 三輔黄圖曰長安有三雀觀
  萬歲殿千秋門
  三輔黄圖曰長安有萬嵗殿 華延儁洛陽記曰洛陽有千秋門萬春門
  八風臺二雲殿
  漢書郊祀志曰王莽作八風臺所費萬金 西京雜記曰成帝設雲幄雲幕於甘泉殿謂之二雲殿
  凌雲臺飛雨殿
  洛陽記曰凌雲臺髙十三丈鑄五龍飛鳯凰焉 三輔黄圖曰長安有飛雨殿又名飛雲殿
  凌霄閣承雲臺
  洛陽宫殿名曰洛陽有凌霄閣 漢宫閣名曰長安有承雲臺承雲殿
  清暑殿凉風臺
  洛陽記曰洛陽有清暑殿 三輔故事曰長安有神明臺西南師子圏有凉風臺
  芙蓉堂芷若殿
  晉宫闕名曰洛陽有芙蓉堂 班固西都賦曰後宫則有掖庭椒房后妃之室合歡増城安處常寧芷若椒風披香發越蘭林蕙草鴛鸞飛翔之列
  椒華堂蕙草殿
  晉宫闕名曰洛陽有椒華堂 下見芷若殿
  蒲陶宫豫章館
  三輔黄圖曰長安有蒲陶宫 張衡西京賦曰昆明靈沼黒水𤣥沚豫章珍館揭焉中峙
  馺娑宫儲胥觀
  漢宫閣名曰長安有馺娑宫 漢武故事曰帝于甘泉作儲胥觀以避暑
  長樂宫永寧殿
  三輔黄圖曰長安有長樂宫 漢宫閣名曰長安有獲福殿永寧殿永夀殿長秋殿永延殿
  望仙宫招隠館
  漢宫閣名曰武帝于華陽立望仙宫于東海亦立望仙宫皆有道士十二人 沈約宋書曰雷次宗隠廬山文帝徵詣都為築招隠館
  玉瑱楹金精柱
  班固西都賦曰彫玉瑱以居楹裁金璧以飾璫 魏略曰大秦國人以金精為屋柱
  栢心柱梅花梁
  伏滔北征記曰廣陵縣城南門得故栢柱三皆栢心也蓋吳王濞時門柱 陶季直京都記曰太元中改搆太極殿忽有一柱流于石南津津吏以聞恰是梅株因書梅花梁以志之
  千步殿百畝室
  漢書曰賈山曰秦為阿房之殿高數十仞東西五里南北千步 新序曰周宣王為大室蓋百畝堂上三千户羣臣莫敢有諌者
  二軌門三條路
  王延夀魯靈光殿賦曰高門擬于閶闔方二軌而並入 班固西都賦曰披三條之廣路立十二之通門
  鳴鵠園棲龍岫
  鄴中記曰鄴中有鳴鵠園胡桃園 西京雜記曰梁孝王苑中有落猿巖棲龍岫翔鳯池
  細栁倉長楊榭
  三輔故事曰漢文時大將軍周亞夫軍於細栁今呼石礉是也礉西細栁倉東有嘉倉 班固西都賦曰天子乃登屬玉之館歴長楊之榭注曰長楊上林也
  緑房絳闕
  陸機賦曰緑房窈窕瑤臺炳煥 成公綏賦曰排閶闔之丹扉經絳闕之金地
  彤軒翠觀
  曹植七啟曰彤軒紫柱文榱華梁 張協七命曰翠觀岑青雕閣霞連
  甲觀乙坊
  漢書曰成帝生于甲觀畫堂 晉宫闕名曰洛陽有甲乙坊丙丁坊
  韓臺魯殿
  孫子荆有登韓王故臺賦王延夀有魯靈光殿賦
  柘觀椒房
  三輔黄圖曰長安有柘觀 應劭漢宫記曰皇后居椒房以椒塗其室也
  蕙樓蘭室
  楚詞曰菌閣兮蕙樓 古詩曰妾家蘭室桂為梁中有鬱金蘇合香
  畫室雕堂
  陳思王畫讚序曰漢明帝雅好圖畫别作畫室 張協七命曰蘭宫祕宇雕堂綺籠
  陽臺陰牖
  春秋繁露曰高堂多陽廣室多陰 劉楨魯都賦曰陽牕含輝陰牖納光
  陰堂明室
  徐幹齊都賦曰歴陰堂行北軒 張協七命曰幽堂晝密明室夜朗
  六門九户
  西京雜記曰哀帝為董賢起大第搆五殿洞六門柱壁皆畫雲氣花葩山水怪石間以綈錦飾以金玉張衡西京賦曰大厦躭躭九户開闢
  金墀玉磶
  曹植七啟曰綺井含葩金墀玉箱 張衡西京賦曰彫楹玉磶繡栭雲楣
  玉梁金柱
  楚詞曰紅壁沙坂𤣥玉之梁 鄴中記曰太武殿以金為柱
  銅櫩銀壁
  洛陽宫殿簿曰太極殿銅櫩廣九尺 漢武故事曰上起神室鑄銀為壁
  玉樓金室
  十洲記曰崑崙山有金臺五所居玉樓之下 淮南子云南方之極有石城金室
  青鋪緑柱
  張景陽賦曰朱户青鋪 劉楨七舉曰緑柱朱榱
  丹柱紅梁
  靈光殿賦曰素壁暠曜以月照丹柱歙赩而電烻劉楨七舉曰丹墀縹壁紫柱紅梁
  綺疏鏤檻
  靈光殿賦曰懸棟結阿天牕綺疏注曰天牕髙牕也綺文也疏刻鏤之狀也 張衡西京賦曰三階重軒鏤檻文㮰
  玉户金鋪
  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雄甘泉賦曰排玉户以颺鋪 徐幹齊都賦曰彤玉隈兮金鋪鍬鎗
  飛櫩浮柱
  張衡西京賦曰反宇業業飛櫩䡾䡾 靈光殿賦曰浮柱岧嶤以星懸
  雲楣星柱
  王褒甘泉頌曰概雲氣以為楣 下見浮柱
  木衣綈錦土畫黼黻
  張衡西京賦曰木衣綈錦土被朱紫 王粲七釋曰土畫黼黻木刻龍𧉮
  道南宅郡北廬此下補入
  吳志曰周瑜與孫策同年友善瑜推道南大宅以舍策升堂拜母有無通共 魏志曰管寧聞公孫度令行於海外遂至遼東度虗館以待之既往見度乃廬於山時避難者多居郡南而寧居郡北示無遷志
  織楚門編蓬户
  沈約郊居賦曰織宿楚而成門藉外扉而為户 子夏對夫子曰書之論事昭昭若日月之明離離若參辰之錯行商所受於夫子者志之不敢忘也雖退而窮思河濟之壤室編蓬為户於中彈琴瑟詠先王之道則可發憤慷慨矣
  一柱臺三階閣
  博物志曰江陵有臺甚大而惟有一柱衆梁皆共此柱 古詩云阿閣三重階
  地户天門
  神異經曰東南有石井其方百丈上有二石闕有榜著六題曰地户 又曰東北大荒中有金闕高百丈上有明月珠徑三寸光照千里中有金階入兩闕中名天門
  三臺九室
  五經異義曰天子有三臺靈臺以觀天文時臺以觀四時施化囿臺以觀鳥獸魚鼈 漢宫殿名曰神明臺武帝造高五丈上有九室今人謂之九天臺武帝求神仙置九天道士百餘人
  銅户席門
  烈士傳曰吳王闔閭畏王僚之子慶忌作石室銅户以備之 漢書曰陳平家貧以席為門然門外多長者車轍
  人門神闕
  周官曰設車宫轅門為壇壝宫設㦸門為帷宫設旌門無宫則供人門注無宫陳列周衛則立長人以為門 南康記曰歸義山去縣七百里下有石城高數丈逺望嵯峨靈闕騰空故老謂之神闕
  窟室㘭堂
  左傳曰楚子享郤至為窟室夜飲而縣焉 莊子曰覆杯水於㘭堂之上則芥為之舟置杯焉則膠水淺而舟大也
  儀衛部増補十八條
  鸞旗鶴蓋
  張衡東京賦曰鸞旗皮軒通帛綪斾 劉楨魯都賦曰日暮罷朝車騎就衢蓋如飛鶴馬如游魚
  天畢雲罕
  張衡西京賦曰華蓋乘辰天畢前驅 東京賦曰雲罕九斿闒㦸轇轕
  日羽星旄
  家語曰子路對夫子曰由願赤羽若日白羽若月周書曰成王時樓煩獻星旄即珥旄也
  羽蓋蜺旃
  宋玉髙唐賦曰雲霓為旌翠羽為蓋 張衡西京賦曰弧旌枉矢虹旃蜺旄
  玉甲犀鎧
  董卓别傳曰卓孫年十七卓為作小鎧胄以玉為甲騠騎出入殺人如蚤虱 曹植表曰先帝賜臣黒犀鎧一環鎖二
  三劍六弓
  列子曰魏孔周其祖得殷氏之寶劍一曰含光二曰承影三曰霄練 周禮曰司弓者掌六弓四弩八矢
  三刀五劍
  崔豹古今注曰漢文帝有寶刀三一曰百錬二曰青犢三曰漏影 吳越春秋曰越王允常請歐冶子作五劍一曰純鉤二曰湛盧三曰豪曹又名盤郢四曰魚腸五曰巨闕
  五刀六劍
  曹植寶刀賦序曰建安中魏王造寶刀五枚三年乃就以龍熊鳥雀為識太子得一余及弟饒陽侯各得一焉 古今注曰吳皇帝有寶劍六一曰白虹二曰紫電三曰辟邪四曰流星五曰青㝠六曰百里
  電刀星劍
  張協文身刀銘曰繁文波迴流光電照 吳越春秋曰伍子胥過江解其劍與漁父曰此劍中有七星北斗其直百金
  霜戈花劍
  曹毗軍中詩曰揮戈輝白刃燄燄若寒霜 晉灼曰古劍首以玉作井鹿盧其形似蓮花
  麒麟幡孔雀眊
  古今注曰魏詔東方郡國以青龍信南方以朱鳥信西方以白虎信北方以𤣥武信畿内以黄龍信亦以麒麟幡 庾廙與燕王書曰今致孔雀眊二枚
  燕尾旌龍頭角
  劉楨魯都賦曰建燕尾之飛旌 晉安帝紀曰桓𤣥置龍頭角
  黄龍信翠鳯旗
  上見麒麟幡 李斯上書秦王曰今陛下建翠鳯之旗樹靈鼉之鼓
  六鈞弓百石弩
  春秋左氏傳顔髙之弓六鈞 魏明帝詩曰長㦸十萬隊幽冀百石弩𤼵機若雷迅一𤼵連四矢
  駭犀劍錯象鞭
  東觀漢記曰光武賜陳導駭犀劍 張華詩曰横箸刻玳瑁長鞭錯象牙
  玉珥劍銀鏤弩
  楚詞曰撫長劍兮玉珥注曰珥劍鐔也 沈氏南越志曰龍川縣石溪鄉有山號營岡岡間有水常有銅弩牙流出水皆似銀鏤纎㣲巧麗相傳為越王營弩處
  蕭條劍宛轉弓
  士孫瑞表曰臣有古蕭條劍一枚謹簡日賫詣禁閣鄴中記曰石虎女騎皆手握雌黄宛轉弓
  金錯刀玉具劍
  張衡四愁詩曰美人贈我金錯刀何以報之英瓊瑤東觀漢記曰光武使馮異擊赤眉賜乘輿七尺玉
  具劍
  魚腸劍龍鱗刀
  上見五劍 魏文帝典論曰太子作百辟寶刀一曰靈寶文似靈龜二曰含章采似丹霞三曰素質鋒似崩霜刀身劍鋏又名露陌刀亦曰龍鱗之刀
  百金刀千户劍
  楊泉物理論曰有阮師之刀者天下之寶初阮師作刀於七月庾申日遇金神教以水火之齊五精之錬依行其術作刀三年而喪明刀長不過四五尺一口不至百金請不得也 吳越春秋曰秦客薛燭善相劍越王以純鉤示之王曰客有買此劍者有市之鄉三十駿馬千疋千户之都二其可與乎燭曰不可臣聞王之造此劍赤堇之山破而出錫若耶之溪涸而出銅歐冶子因天地之精悉其伎巧造為此劍佩此者吉宜王帶之不可遺人
  斬鐵刀切玉劍
  蒲元别傳曰元於斜谷為諸葛亮鑄刀三千口言漢水不任淬蜀水爽烈是謂大金之元精刀成以竹筒納鐵珠滿中舉刀㫁之應手而落 列子曰昔西戎獻周穆王昆吾之劍切玉如泥
  含光劍漏影刀
  上見三劍 下見三刀
  紫電劍丹霞刀
  上見六劍 下見龍鱗刀
  斬馬劍貫犀弩
  漢書曰王莽使虎賁以上方斬馬劍斬董忠 曹植與司馬仲達書曰若使飛船不鬭而飛楫不行何須并代之馬貫犀之弩乎
  龜文劍𧉮影弩
  吳越春秋曰干將作二劍采五山之精合六金之英陽為龜文陰為漫理 風俗通曰汲令應郴請主簿杜宣賜酒時北壁上懸赤弩照杯中如𧉮宣惡之成病郴後知之使宣還飲故處意解之其病尋愈
  雞翹車鸞鳴輅此下補入
  蔡邕獨斷曰鸞旗車編羽毛引繫幢旁俗名雞翹車潘岳藉田賦曰五輅鳴鸞九斿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斾瓊鈒入蕊雲
  䍐晻藹
  九重蓋八觚殳
  續漢書曰靈帝時講武平樂觀建十重五彩華蓋高十丈建九重華蓋高九丈 說文曰殳以杸殊人也禮殳以積竹八觚長丈二尺建於兵車旅賁以先驅
  飛雲輅明月旗
  張衡東京賦曰結飛雲之祫輅樹翠羽之華蓋 司馬相如子虚賦曰駕馴駁之駟乘雕玉之輿靡魚鬚之橈旃曳明月之珠旗注以明月珠飾旗也
  虹霓旌日月蓋
  楊修許昌宫賦曰建日月之太常雜虹霓之旌旄楚辭曰建日月以為葢兮載玉女於後車
  𤣥龯朱旄
  崔豹古今注曰𤣥龯諸公主得建之武王以黄鉞斬紂故玉者以為戒太公以𤣥鉞斬妲己故婦人以為戒也 東京賦曰屬車九九乘軒並轂𨌥弩重旃朱旄青屋
  五麾三節
  榖梁傳曰日有食之鼓用牲於社用牲非禮也天子救日置五麾陳五兵五鼓諸侯置三麾陳三兵三鼓禮記曰凡君召以三節二節以走一節以趨注節
  以明信傳君命召急則持二緩則持一
  結旌析羽
  禮記曰德車結旌鄭注曰結謂收斂之也德車乘車也 周禮曰析羽為旌游車所建注曰游車木路也王以田也析羽皆五色文
  熊皮豹尾
  徐爰釋疑要畧注曰乘輿黄麾内有羽林班弓箭手左右執事官帶熊皮冠謂之髦頭 蔡邕獨㫁曰屬車八十一乘最後車懸豹尾以前皆皮軒虎皮為之也
  百里劍九合弓
  上見六劍 周官曰天子之弓合九而成規諸侯合七而成規大夫合五而成規士合三而成規
  鶴脛矛羊頭矢
  方言曰矛骹如鶴脛者謂之鶴膝骹音敲脛也 又曰凡箭鏃三者謂之羊頭其薄廣而長薄謂之錍
  丙午劍庚申刀
  抱樸子曰以五月丙午日取銅鑄劍帶之入水蛟龍不敢近 下見百金刀
  緑沈弓白的弩
  劉邵趙都賦曰其用器則六弓四弩緑沈黄間堂溪魚腸丁令角端 華陽國志曰秦昭襄王時白虎為害自秦蜀巴漢患之秦王乃募國中有能殺虎者邑萬家於是闗中夷廖中等作白的弩於髙樓上射虎死之
  耀曰甲乘風弩
  班固燕然山銘曰𤣥甲耀日朱旗絳天 慎子曰弩弱而增髙者乘於風也
  天子劍聖人弓
  莊子謂趙文王曰臣聞大王喜劍臣有三劍惟王所用有天子之劍以燕谿石城為鋒齊代為鍔晉衛為脊周宋為鐔韓魏為鋏此劍一用匡諸侯天下服矣諸侯之劍以智勇士為鋒以清㢘士為鍔以賢良士為脊以忠聖士為鐔以豪傑士為鋏此劍一用如雷霆之震也庶人之劍蓬頭突髩埀冠曼胡之纓短後之衣瞑目而語相擊而前無異鬭雞一旦命以絶矣今大王有天子之位而好庶人之劍臣竊為大王薄之 戰國策曰楚人有好以弱弓㣲繳加歸雁之上者頃襄王聞而召問之對曰見鳥六雙王何不以聖人為弓以勇士為繳時張而射之此六雙者可得而囊載也
  道德胄策略旗
  鹽鐵論曰以道德為胄以仁義為劍莫之敢當湯武是也 陳思王征蜀論曰今將以謨謀為劍㦸策略為旌旗
  唐弓夏箭
  周禮司弓掌六弓之法六弓王弓弧弓夾弓庾弓唐弓大弓 子虚賦曰右夏服之勁箭左烏號之彤弓注服盛箭器夏后氏之良弓名煩弱其矢亦良即煩弱箭服也故曰夏服又庾信馬射賦曰夏箭三成
  素弓青鏃
  楚辭曰帶長劍兮挾素弓 魏志曰挹婁在扶餘東北千餘里弓長四尺青石為鏃
  𤠯猊甲金銀鎧
  左傳曰棠彛三甲注吳王僚所被𤠯猊甲弓箭不入又楚蛟鄭兕皆神甲也 述異記曰乾羅者慕容廆十一世祖也忽一夕見一神著金銀襦鎧自天而墜蓋鮮卑神也
  音樂部增補十四條
  神鉦聖鼓
  羅浮山記曰浮山東有兩石鼓扣之其音清越所謂神鉦也左思魏都賦曰神鉦迢遞於高巒靈響時驚於四表 王韶之始興記曰秦鑿陽山桂陽縣閣下鼓便自奔逸息於臨武遂之洛陽因名聖鼓今臨武有聖鼓城
  鳯簫鶴鼓
  列仙傳曰簫史教弄玉吹簫作鳯鳴居數年鳯凰來止其屋夫婦一旦皆隨鳯去 地理志曰㑹稽雷門鼓有白鶴飛入于是鼓聲聞於洛陽人或破之鶴遂飛去
  短簫長笛
  蔡邕禮樂志曰鼓吹短簫鐃歌軍樂傳曰黄帝岐伯作所以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德建武勸士也 馬融有長笛賦
  東舞南歌
  魏文帝銅雀園詩曰齊倡發東舞秦筝奏西音 張衡南都賦曰齊童唱兮列趙女坐南歌兮起鄭舞
  雅舞安歌
  陸機樂府詩曰悲歌麗清響雅舞播幽蘭 楚詞曰緩節兮安歌
  才舞妍歌
  劉邵趙都賦曰中山名倡襄國妖女狄鞮妙音邯鄲才舞 曹植樂府詩有妍歌篇
  西域吹南城鼓
  古今注曰横吹胡樂張騫為博望侯入西域傳其法於西京唯得摩訶兜勒一曲 樂府解題曰鼓吹曲有巫山高戰城南
  武溪笛漁陽鼓
  古今注曰武溪深者馬援南征所作援門生袁寄生善吹笛援作歌以和之名曰武溪深 語林曰禰衡被武帝謫為鼓吏正月十五日試鼓擊漁陽之曲淵淵有金石聲
  齊童吟盧女彈
  陸機樂府詩曰閒夜命清友置酒迎風觀齊童梁父吟秦蛾張女彈 古今注曰魏武聞有盧女者年七嵗善琴能為新聲帝乃召焉
  淮南舞河西謳
  張衡舞賦序曰客有觀舞於淮南者美而賦之 孟子曰王豹處於淇而河西善謳
  七鞶舞九曲歌
  張衡舞賦曰歴七鞶而縱躡鮑照詩曰七鞶起長袖李尤有九曲歌
  震木歌轉波舞
  列子曰秦青善歌聲震林木響遏行雲 劉楨魯都賦曰身如轉波
  苦寒行積雪曲
  古樂府有苦寒行 宋玉諷賦曰蘭房粤室止臣其中中有鳴琴焉臣援而鼓之為秋竹積雪之曲
  北鄭曲西秦歌
  宋玉笛賦曰師矌將為陽春北鄭之曲假途南國焉張華樂府詩曰妙舞起齊趙悲歌出西秦
  游龍飛燕
  傅毅舞賦曰體如游龍袖如素蜺 張衡舞賦曰裾似飛燕袖若迴雪
  走馬飛龍
  琴操曰走馬引者樗里牧恭為父報寃殺人亡於山林之下有天馬夜降圍其室夜覺而走以為吏追及明視乃天馬之跡援琴而作走馬引 古樂府有飛龍引
  西城北里
  陸機詩曰西城多雅舞總章饒清彈鳴簧𤼵丹唇朱絃繞素腕 阮籍咏懐詩曰北里多奇舞濮上有微音
  揮電奔星
  陸機詩曰輕裾猶電揮雙袖如霧散 劉楨魯都賦曰縱縠袖以終曲若奔星之赴河
  採菱折栁
  楚詞曰陳鐘按鼓造新歌涉江採菱發陽阿注曰陽阿楚人歌曲名 古今注曰横吹有折栁曲
  衡山竹笛汶陽篠笙
  宋玉笛賦曰嘗觀衡山之陽見竒簳異幹罕節 潘岳笙賦曰河汾之寶有曲沃之懸匏鄒魯之珍有汶陽之孤篠
  笛寫龍音簫象鳯翼
  馬融長笛賦曰近聞雙笛從羌起羌人伐竹未及已龍鳴水中音相似 風俗通曰按作簫其形參差象鳯之翼十管長三尺
  歸風送逺操流鄭激楚聲
  西京雜記曰趙飛燕有寶琴名曰鳯凰皆金玉隠起為龍鳯螭鸞古賢列女之象亦善為歸風送逺之操魏武帝樂府詩曰流鄭激楚度中宫商感心動意
  綺麗難忘
  短長側大小遊此下補入
  琴歴曰琴曲有長側短側長清短清又有大遊小遊白魚歎楚妃歎諸曲
  百年歌九秋曲
  晉陸機有百年歌 羅敷豔歌曰丹唇含九秋妍迹凌七盤九秋曲名
  繩上舞水中歌
  漢官典職云以絲繩繫兩柱相去數丈兩女倡對舞行於繩上 異苑曰乘磯山下臨清川昔有漁父宿於川夜聞水中有絃歌之音宫商和暢清弄諧密
  雞鳴曲蟹行清
  晉志曰武帝受禪罷雞鳴諸曲名存者惟漢世街謠江南采蓮烏生八九子白頭吟之屬 琴歴曰琴曲有中揮清暢志清蟹行清看客清便僻清婉轉清
  烏生子鳯將雛
  上見雞鳴曲 應璩百一詩曰為作陌上桑及言鳯將雛
  連臂歌折腰舞
  西京雜記曰賈佩蘭歌上臺之曲連臂踏地為節歌赤鳯凰來 又曰戚夫人作翹袖舞折腰舞
  𤣥雲白露
  漢武内傳曰西王母命侍女安法嬰歌𤣥雲曲 襄陽耆舊傳曰白露歌曲名
  白麟赤鳯
  漢書曰武帝元狩元年冬十月幸雍祠五畤獲白麟作白麟之歌 下見連臂歌
  貪志殺心
  韓詩外傳曰孔子鼓琴曽子子貢側門而聴曽子曰夫子琴聲殆有貪狼之志子貢以告子曰參習知音矣向者丘鼓琴有䑕出遊狸見於屋厭目曲脊求而不得丘以琴淫其聲參以丘為貪不亦宜乎 華嶠漢書曰人有以酒召蔡邕者客彈琴於屏邕濳聴之曰以樂召我而有殺心何也琴者曰我向見螳螂方向鳴蟬一前一却我心惟恐螳螂之失蟬也此豈為殺心而形於聲者乎
  猿笛鳯笙
  酉陽雜俎曰猿臂可為笛吹之其聲圓於竹 曹植樂賦曰烏鳥起舞鳯凰吹笙
  反潮浮水
  濳居録曰崔文子能吹反潮之笛吹已積潮横下險於廣陵之濤 洞㝠記曰漢武帝懸浮金輕玉之磬浮金者自浮於水上也



  編珠卷二
<子部,類書類,編珠>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