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珠 (四库全书本)/卷2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一 编珠 卷二 卷三

  钦定四库全书
  编珠卷二
  隋 杜公瞻 撰
  居处部
  仪鳯楼鸣鸾殿
  晋宫阙名曰洛阳有仪鳯楼 西京杂记曰汉掖庭有月影台云光殿鸣鸾殿
  濯龙门走马观
  范晔后汉书曰明德马皇后诏曰吾前至濯龙门见上外戚问起居者车如流水马如龙 三辅黄图曰长安有走马观
  铜龙楼金爵阙
  汉书曰元帝常召隠太子出铜龙门 班固西都赋曰设璧门之鳯阙上觚棱以栖金爵
  九龙门三雀观
  后汉书曰张让等诛何进袁术烧南宫九龙门以胁让 三辅黄图曰长安有三雀观
  万岁殿千秋门
  三辅黄图曰长安有万岁殿 华延俊洛阳记曰洛阳有千秋门万春门
  八风台二云殿
  汉书郊祀志曰王莽作八风台所费万金 西京杂记曰成帝设云幄云幕于甘泉殿谓之二云殿
  凌云台飞雨殿
  洛阳记曰凌云台髙十三丈铸五龙飞鳯凰焉 三辅黄图曰长安有飞雨殿又名飞云殿
  凌霄阁承云台
  洛阳宫殿名曰洛阳有凌霄阁 汉宫阁名曰长安有承云台承云殿
  清暑殿凉风台
  洛阳记曰洛阳有清暑殿 三辅故事曰长安有神明台西南师子圏有凉风台
  芙蓉堂芷若殿
  晋宫阙名曰洛阳有芙蓉堂 班固西都赋曰后宫则有掖庭椒房后妃之室合欢増城安处常宁芷若椒风披香发越兰林蕙草鸳鸾飞翔之列
  椒华堂蕙草殿
  晋宫阙名曰洛阳有椒华堂 下见芷若殿
  蒲陶宫豫章馆
  三辅黄图曰长安有蒲陶宫 张衡西京赋曰昆明灵沼黒水𤣥沚豫章珍馆揭焉中峙
  馺娑宫储胥观
  汉宫阁名曰长安有馺娑宫 汉武故事曰帝于甘泉作储胥观以避暑
  长乐宫永宁殿
  三辅黄图曰长安有长乐宫 汉宫阁名曰长安有获福殿永宁殿永寿殿长秋殿永延殿
  望仙宫招隠馆
  汉宫阁名曰武帝于华阳立望仙宫于东海亦立望仙宫皆有道士十二人 沈约宋书曰雷次宗隠庐山文帝征诣都为筑招隠馆
  玉瑱楹金精柱
  班固西都赋曰雕玉瑱以居楹裁金璧以饰珰 魏略曰大秦国人以金精为屋柱
  柏心柱梅花梁
  伏滔北征记曰广陵县城南门得故柏柱三皆柏心也盖吴王濞时门柱 陶季直京都记曰太元中改构太极殿忽有一柱流于石南津津吏以闻恰是梅株因书梅花梁以志之
  千步殿百亩室
  汉书曰贾山曰秦为阿房之殿高数十仞东西五里南北千步 新序曰周宣王为大室盖百亩堂上三千户群臣莫敢有諌者
  二轨门三条路
  王延寿鲁灵光殿赋曰高门拟于阊阖方二轨而并入 班固西都赋曰披三条之广路立十二之通门
  鸣鹄园栖龙岫
  邺中记曰邺中有鸣鹄园胡桃园 西京杂记曰梁孝王苑中有落猿岩栖龙岫翔鳯池
  细柳仓长杨榭
  三辅故事曰汉文时大将军周亚夫军于细柳今呼石礉是也礉西细柳仓东有嘉仓 班固西都赋曰天子乃登属玉之馆历长杨之榭注曰长杨上林也
  绿房绛阙
  陆机赋曰绿房窈窕瑶台炳焕 成公绥赋曰排阊阖之丹扉经绛阙之金地
  彤轩翠观
  曹植七启曰彤轩紫柱文榱华梁 张协七命曰翠观岑青雕阁霞连
  甲观乙坊
  汉书曰成帝生于甲观画堂 晋宫阙名曰洛阳有甲乙坊丙丁坊
  韩台鲁殿
  孙子荆有登韩王故台赋王延寿有鲁灵光殿赋
  柘观椒房
  三辅黄图曰长安有柘观 应劭汉宫记曰皇后居椒房以椒涂其室也
  蕙楼兰室
  楚词曰菌阁兮蕙楼 古诗曰妾家兰室桂为梁中有郁金苏合香
  画室雕堂
  陈思王画赞序曰汉明帝雅好图画别作画室 张协七命曰兰宫秘宇雕堂绮笼
  阳台阴牖
  春秋繁露曰高堂多阳广室多阴 刘桢鲁都赋曰阳窗含辉阴牖纳光
  阴堂明室
  徐干齐都赋曰历阴堂行北轩 张协七命曰幽堂昼密明室夜朗
  六门九户
  西京杂记曰哀帝为董贤起大第构五殿洞六门柱壁皆画云气花葩山水怪石间以绨锦饰以金玉张衡西京赋曰大厦耽耽九户开辟
  金墀玉磶
  曹植七启曰绮井含葩金墀玉箱 张衡西京赋曰雕楹玉磶绣栭云楣
  玉梁金柱
  楚词曰红壁沙坂𤣥玉之梁 邺中记曰太武殿以金为柱
  铜櫩银壁
  洛阳宫殿簿曰太极殿铜櫩广九尺 汉武故事曰上起神室铸银为壁
  玉楼金室
  十洲记曰昆仑山有金台五所居玉楼之下 淮南子云南方之极有石城金室
  青铺绿柱
  张景阳赋曰朱户青铺 刘桢七举曰绿柱朱榱
  丹柱红梁
  灵光殿赋曰素壁皓曜以月照丹柱歙赩而电烻刘桢七举曰丹墀缥壁紫柱红梁
  绮疏镂槛
  灵光殿赋曰悬栋结阿天窗绮疏注曰天窗髙窗也绮文也疏刻镂之状也 张衡西京赋曰三阶重轩镂槛文㮰
  玉户金铺
  扬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雄甘泉赋曰排玉户以飏铺 徐干齐都赋曰彤玉隈兮金铺锹枪
  飞櫩浮柱
  张衡西京赋曰反宇业业飞櫩䡾䡾 灵光殿赋曰浮柱岧嶤以星悬
  云楣星柱
  王褒甘泉颂曰概云气以为楣 下见浮柱
  木衣绨锦土画黼黻
  张衡西京赋曰木衣绨锦土被朱紫 王粲七释曰土画黼黻木刻龙𧉮
  道南宅郡北庐此下补入
  吴志曰周瑜与孙策同年友善瑜推道南大宅以舍策升堂拜母有无通共 魏志曰管宁闻公孙度令行于海外遂至辽东度虗馆以待之既往见度乃庐于山时避难者多居郡南而宁居郡北示无迁志
  织楚门编蓬户
  沈约郊居赋曰织宿楚而成门藉外扉而为户 子夏对夫子曰书之论事昭昭若日月之明离离若参辰之错行商所受于夫子者志之不敢忘也虽退而穷思河济之壤室编蓬为户于中弹琴瑟咏先王之道则可发愤慷慨矣
  一柱台三阶阁
  博物志曰江陵有台甚大而惟有一柱众梁皆共此柱 古诗云阿阁三重阶
  地户天门
  神异经曰东南有石井其方百丈上有二石阙有榜著六题曰地户 又曰东北大荒中有金阙高百丈上有明月珠径三寸光照千里中有金阶入两阙中名天门
  三台九室
  五经异义曰天子有三台灵台以观天文时台以观四时施化囿台以观鸟兽鱼鳖 汉宫殿名曰神明台武帝造高五丈上有九室今人谓之九天台武帝求神仙置九天道士百馀人
  铜户席门
  烈士传曰吴王阖闾畏王僚之子庆忌作石室铜户以备之 汉书曰陈平家贫以席为门然门外多长者车辙
  人门神阙
  周官曰设车宫辕门为坛壝宫设㦸门为帷宫设旌门无宫则供人门注无宫陈列周卫则立长人以为门 南康记曰归义山去县七百里下有石城高数丈逺望嵯峨灵阙腾空故老谓之神阙
  窟室坳堂
  左传曰楚子享郤至为窟室夜饮而县焉 庄子曰覆杯水于坳堂之上则芥为之舟置杯焉则胶水浅而舟大也
  仪卫部増补十八条
  鸾旗鹤盖
  张衡东京赋曰鸾旗皮轩通帛𬘬斾 刘桢鲁都赋曰日暮罢朝车骑就衢盖如飞鹤马如游鱼
  天毕云罕
  张衡西京赋曰华盖乘辰天毕前驱 东京赋曰云罕九斿阘㦸轇轕
  日羽星旄
  家语曰子路对夫子曰由愿赤羽若日白羽若月周书曰成王时楼烦献星旄即珥旄也
  羽盖霓旃
  宋玉髙唐赋曰云霓为旌翠羽为盖 张衡西京赋曰弧旌枉矢虹旃霓旄
  玉甲犀铠
  董卓别传曰卓孙年十七卓为作小铠胄以玉为甲𫘨骑出入杀人如蚤虱 曹植表曰先帝赐臣黒犀铠一环锁二
  三剑六弓
  列子曰魏孔周其祖得殷氏之宝剑一曰含光二曰承影三曰霄练 周礼曰司弓者掌六弓四弩八矢
  三刀五剑
  崔豹古今注曰汉文帝有宝刀三一曰百錬二曰青犊三曰漏影 吴越春秋曰越王允常请欧冶子作五剑一曰纯钩二曰湛卢三曰豪曹又名盘郢四曰鱼肠五曰巨阙
  五刀六剑
  曹植宝刀赋序曰建安中魏王造宝刀五枚三年乃就以龙熊鸟雀为识太子得一余及弟饶阳侯各得一焉 古今注曰吴皇帝有宝剑六一曰白虹二曰紫电三曰辟邪四曰流星五曰青冥六曰百里
  电刀星剑
  张协文身刀铭曰繁文波回流光电照 吴越春秋曰伍子胥过江解其剑与渔父曰此剑中有七星北斗其直百金
  霜戈花剑
  曹毗军中诗曰挥戈辉白刃焰焰若寒霜 晋灼曰古剑首以玉作井鹿卢其形似莲花
  麒麟幡孔雀眊
  古今注曰魏诏东方郡国以青龙信南方以朱鸟信西方以白虎信北方以𤣥武信畿内以黄龙信亦以麒麟幡 庾廙与燕王书曰今致孔雀眊二枚
  燕尾旌龙头角
  刘桢鲁都赋曰建燕尾之飞旌 晋安帝纪曰桓𤣥置龙头角
  黄龙信翠鳯旗
  上见麒麟幡 李斯上书秦王曰今陛下建翠鳯之旗树灵鼍之鼓
  六钧弓百石弩
  春秋左氏传颜髙之弓六钧 魏明帝诗曰长㦸十万队幽冀百石弩𤼵机若雷迅一𤼵连四矢
  骇犀剑错象鞭
  东观汉记曰光武赐陈导骇犀剑 张华诗曰横箸刻玳瑁长鞭错象牙
  玉珥剑银镂弩
  楚词曰抚长剑兮玉珥注曰珥剑镡也 沈氏南越志曰龙川县石溪乡有山号营冈冈间有水常有铜弩牙流出水皆似银镂纎㣲巧丽相传为越王营弩处
  萧条剑宛转弓
  士孙瑞表曰臣有古萧条剑一枚谨简日赍诣禁阁邺中记曰石虎女骑皆手握雌黄宛转弓
  金错刀玉具剑
  张衡四愁诗曰美人赠我金错刀何以报之英琼瑶东观汉记曰光武使冯异击赤眉赐乘舆七尺玉
  具剑
  鱼肠剑龙鳞刀
  上见五剑 魏文帝典论曰太子作百辟宝刀一曰灵宝文似灵龟二曰含章采似丹霞三曰素质锋似崩霜刀身剑铗又名露陌刀亦曰龙鳞之刀
  百金刀千户剑
  杨泉物理论曰有阮师之刀者天下之宝初阮师作刀于七月庾申日遇金神教以水火之齐五精之錬依行其术作刀三年而丧明刀长不过四五尺一口不至百金请不得也 吴越春秋曰秦客薛烛善相剑越王以纯钩示之王曰客有买此剑者有市之乡三十骏马千疋千户之都二其可与乎烛曰不可臣闻王之造此剑赤堇之山破而出锡若耶之溪涸而出铜欧冶子因天地之精悉其伎巧造为此剑佩此者吉宜王带之不可遗人
  斩铁刀切玉剑
  蒲元别传曰元于斜谷为诸葛亮铸刀三千口言汉水不任淬蜀水爽烈是谓大金之元精刀成以竹筒纳铁珠满中举刀㫁之应手而落 列子曰昔西戎献周穆王昆吾之剑切玉如泥
  含光剑漏影刀
  上见三剑 下见三刀
  紫电剑丹霞刀
  上见六剑 下见龙鳞刀
  斩马剑贯犀弩
  汉书曰王莽使虎贲以上方斩马剑斩董忠 曹植与司马仲达书曰若使飞船不斗而飞楫不行何须并代之马贯犀之弩乎
  龟文剑𧉮影弩
  吴越春秋曰干将作二剑采五山之精合六金之英阳为龟文阴为漫理 风俗通曰汲令应郴请主簿杜宣赐酒时北壁上悬赤弩照杯中如𧉮宣恶之成病郴后知之使宣还饮故处意解之其病寻愈
  鸡翘车鸾鸣辂此下补入
  蔡邕独断曰鸾旗车编羽毛引系幢旁俗名鸡翘车潘岳藉田赋曰五辂鸣鸾九斿扬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斾琼钑入蕊云
  䍐晻蔼
  九重盖八觚殳
  续汉书曰灵帝时讲武平乐观建十重五彩华盖高十丈建九重华盖高九丈 说文曰殳以杸殊人也礼殳以积竹八觚长丈二尺建于兵车旅贲以先驱
  飞云辂明月旗
  张衡东京赋曰结飞云之祫辂树翠羽之华盖 司马相如子虚赋曰驾驯驳之驷乘雕玉之舆靡鱼须之桡旃曳明月之珠旗注以明月珠饰旗也
  虹霓旌日月盖
  杨修许昌宫赋曰建日月之太常杂虹霓之旌旄楚辞曰建日月以为葢兮载玉女于后车
  𤣥𨱆朱旄
  崔豹古今注曰𤣥𨱆诸公主得建之武王以黄钺斩纣故玉者以为戒太公以𤣥钺斩妲己故妇人以为戒也 东京赋曰属车九九乘轩并毂𨌥弩重旃朱旄青屋
  五麾三节
  榖梁传曰日有食之鼓用牲于社用牲非礼也天子救日置五麾陈五兵五鼓诸侯置三麾陈三兵三鼓礼记曰凡君召以三节二节以走一节以趋注节
  以明信传君命召急则持二缓则持一
  结旌析羽
  礼记曰德车结旌郑注曰结谓收敛之也德车乘车也 周礼曰析羽为旌游车所建注曰游车木路也王以田也析羽皆五色文
  熊皮豹尾
  徐爰释疑要略注曰乘舆黄麾内有羽林班弓箭手左右执事官带熊皮冠谓之髦头 蔡邕独㫁曰属车八十一乘最后车悬豹尾以前皆皮轩虎皮为之也
  百里剑九合弓
  上见六剑 周官曰天子之弓合九而成规诸侯合七而成规大夫合五而成规士合三而成规
  鹤胫矛羊头矢
  方言曰矛骹如鹤胫者谓之鹤膝骹音敲胫也 又曰凡箭镞三者谓之羊头其薄广而长薄谓之錍
  丙午剑庚申刀
  抱朴子曰以五月丙午日取铜铸剑带之入水蛟龙不敢近 下见百金刀
  绿沈弓白的弩
  刘邵赵都赋曰其用器则六弓四弩绿沈黄间堂溪鱼肠丁令角端 华阳国志曰秦昭襄王时白虎为害自秦蜀巴汉患之秦王乃募国中有能杀虎者邑万家于是闗中夷廖中等作白的弩于髙楼上射虎死之
  耀曰甲乘风弩
  班固燕然山铭曰𤣥甲耀日朱旗绛天 慎子曰弩弱而增髙者乘于风也
  天子剑圣人弓
  庄子谓赵文王曰臣闻大王喜剑臣有三剑惟王所用有天子之剑以燕谿石城为锋齐代为锷晋卫为脊周宋为镡韩魏为铗此剑一用匡诸侯天下服矣诸侯之剑以智勇士为锋以清廉士为锷以贤良士为脊以忠圣士为镡以豪杰士为铗此剑一用如雷霆之震也庶人之剑蓬头突鬓埀冠曼胡之缨短后之衣瞑目而语相击而前无异斗鸡一旦命以绝矣今大王有天子之位而好庶人之剑臣窃为大王薄之 战国策曰楚人有好以弱弓㣲缴加归雁之上者顷襄王闻而召问之对曰见鸟六双王何不以圣人为弓以勇士为缴时张而射之此六双者可得而囊载也
  道德胄策略旗
  盐铁论曰以道德为胄以仁义为剑莫之敢当汤武是也 陈思王征蜀论曰今将以谟谋为剑㦸策略为旌旗
  唐弓夏箭
  周礼司弓掌六弓之法六弓王弓弧弓夹弓庾弓唐弓大弓 子虚赋曰右夏服之劲箭左乌号之彤弓注服盛箭器夏后氏之良弓名烦弱其矢亦良即烦弱箭服也故曰夏服又庾信马射赋曰夏箭三成
  素弓青镞
  楚辞曰带长剑兮挟素弓 魏志曰挹娄在扶馀东北千馀里弓长四尺青石为镞
  𤠯猊甲金银铠
  左传曰棠彛三甲注吴王僚所被𤠯猊甲弓箭不入又楚蛟郑兕皆神甲也 述异记曰乾罗者慕容廆十一世祖也忽一夕见一神著金银襦铠自天而坠盖鲜卑神也
  音乐部增补十四条
  神钲圣鼓
  罗浮山记曰浮山东有两石鼓扣之其音清越所谓神钲也左思魏都赋曰神钲迢递于高峦灵响时惊于四表 王韶之始兴记曰秦凿阳山桂阳县阁下鼓便自奔逸息于临武遂之洛阳因名圣鼓今临武有圣鼓城
  鳯箫鹤鼓
  列仙传曰箫史教弄玉吹箫作鳯鸣居数年鳯凰来止其屋夫妇一旦皆随鳯去 地理志曰㑹稽雷门鼓有白鹤飞入于是鼓声闻于洛阳人或破之鹤遂飞去
  短箫长笛
  蔡邕礼乐志曰鼓吹短箫铙歌军乐传曰黄帝岐伯作所以扬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德建武劝士也 马融有长笛赋
  东舞南歌
  魏文帝铜雀园诗曰齐倡发东舞秦筝奏西音 张衡南都赋曰齐童唱兮列赵女坐南歌兮起郑舞
  雅舞安歌
  陆机乐府诗曰悲歌丽清响雅舞播幽兰 楚词曰缓节兮安歌
  才舞妍歌
  刘邵赵都赋曰中山名倡襄国妖女狄鞮妙音邯郸才舞 曹植乐府诗有妍歌篇
  西域吹南城鼓
  古今注曰横吹胡乐张骞为博望侯入西域传其法于西京唯得摩诃兜勒一曲 乐府解题曰鼓吹曲有巫山高战城南
  武溪笛渔阳鼓
  古今注曰武溪深者马援南征所作援门生袁寄生善吹笛援作歌以和之名曰武溪深 语林曰祢衡被武帝谪为鼓吏正月十五日试鼓击渔阳之曲渊渊有金石声
  齐童吟卢女弹
  陆机乐府诗曰闲夜命清友置酒迎风观齐童梁父吟秦蛾张女弹 古今注曰魏武闻有卢女者年七岁善琴能为新声帝乃召焉
  淮南舞河西讴
  张衡舞赋序曰客有观舞于淮南者美而赋之 孟子曰王豹处于淇而河西善讴
  七鞶舞九曲歌
  张衡舞赋曰历七鞶而纵蹑鲍照诗曰七鞶起长袖李尤有九曲歌
  震木歌转波舞
  列子曰秦青善歌声震林木响遏行云 刘桢鲁都赋曰身如转波
  苦寒行积雪曲
  古乐府有苦寒行 宋玉讽赋曰兰房粤室止臣其中中有鸣琴焉臣援而鼓之为秋竹积雪之曲
  北郑曲西秦歌
  宋玉笛赋曰师矌将为阳春北郑之曲假途南国焉张华乐府诗曰妙舞起齐赵悲歌出西秦
  游龙飞燕
  傅毅舞赋曰体如游龙袖如素霓 张衡舞赋曰裾似飞燕袖若回雪
  走马飞龙
  琴操曰走马引者樗里牧恭为父报冤杀人亡于山林之下有天马夜降围其室夜觉而走以为吏追及明视乃天马之迹援琴而作走马引 古乐府有飞龙引
  西城北里
  陆机诗曰西城多雅舞总章饶清弹鸣簧𤼵丹唇朱弦绕素腕 阮籍咏懐诗曰北里多奇舞濮上有微音
  挥电奔星
  陆机诗曰轻裾犹电挥双袖如雾散 刘桢鲁都赋曰纵縠袖以终曲若奔星之赴河
  采菱折柳
  楚词曰陈钟按鼓造新歌涉江采菱发阳阿注曰阳阿楚人歌曲名 古今注曰横吹有折柳曲
  衡山竹笛汶阳筱笙
  宋玉笛赋曰尝观衡山之阳见奇簳异干罕节 潘岳笙赋曰河汾之宝有曲沃之悬匏邹鲁之珍有汶阳之孤筱
  笛写龙音箫象鳯翼
  马融长笛赋曰近闻双笛从羌起羌人伐竹未及已龙鸣水中音相似 风俗通曰按作箫其形参差象鳯之翼十管长三尺
  归风送逺操流郑激楚声
  西京杂记曰赵飞燕有宝琴名曰鳯凰皆金玉隠起为龙鳯螭鸾古贤列女之象亦善为归风送逺之操魏武帝乐府诗曰流郑激楚度中宫商感心动意
  绮丽难忘
  短长侧大小游此下补入
  琴历曰琴曲有长侧短侧长清短清又有大游小游白鱼叹楚妃叹诸曲
  百年歌九秋曲
  晋陆机有百年歌 罗敷艳歌曰丹唇含九秋妍迹凌七盘九秋曲名
  绳上舞水中歌
  汉官典职云以丝绳系两柱相去数丈两女倡对舞行于绳上 异苑曰乘矶山下临清川昔有渔父宿于川夜闻水中有弦歌之音宫商和畅清弄谐密
  鸡鸣曲蟹行清
  晋志曰武帝受禅罢鸡鸣诸曲名存者惟汉世街谣江南采莲乌生八九子白头吟之属 琴历曰琴曲有中挥清畅志清蟹行清看客清便僻清婉转清
  乌生子鳯将雏
  上见鸡鸣曲 应璩百一诗曰为作陌上桑及言鳯将雏
  连臂歌折腰舞
  西京杂记曰贾佩兰歌上台之曲连臂踏地为节歌赤鳯凰来 又曰戚夫人作翘袖舞折腰舞
  𤣥云白露
  汉武内传曰西王母命侍女安法婴歌𤣥云曲 襄阳耆旧传曰白露歌曲名
  白麟赤鳯
  汉书曰武帝元狩元年冬十月幸雍祠五畤获白麟作白麟之歌 下见连臂歌
  贪志杀心
  韩诗外传曰孔子鼓琴曽子子贡侧门而聴曽子曰夫子琴声殆有贪狼之志子贡以告子曰参习知音矣向者丘鼓琴有䑕出游狸见于屋厌目曲脊求而不得丘以琴淫其声参以丘为贪不亦宜乎 华峤汉书曰人有以酒召蔡邕者客弹琴于屏邕濳聴之曰以乐召我而有杀心何也琴者曰我向见螳螂方向鸣蝉一前一却我心惟恐螳螂之失蝉也此岂为杀心而形于声者乎
  猿笛鳯笙
  酉阳杂俎曰猿臂可为笛吹之其声圆于竹 曹植乐赋曰乌鸟起舞鳯凰吹笙
  反潮浮水
  濳居录曰崔文子能吹反潮之笛吹已积潮横下险于广陵之涛 洞冥记曰汉武帝悬浮金轻玉之磬浮金者自浮于水上也



  编珠卷二
<子部,类书类,编珠>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