繪圖第一奇女/第50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繪圖第一奇女
◀上一卷 第五十回 洩機密醉後狂言 識仇人心中暗喜 下一卷▶


且說青梅去了一回,回來稟道:「呂丞相著個西賓前來,說有事求見。」小姐沈吟道:「他這一來,必有原故。且自請來,看是何故。」青梅答應,去不多時,把傅生請來。小姐降階而迎。傅生深打一躬,搶個半跪,小姐還禮,舉手相攙,讓進中堂,敘禮歸坐。中軍獻上茶來。茶罷,小姐道:「先生玉趾辱臨,有何見教?」傅生連稱不敢,遂把呂相求親之意說了一遍。小姐聞言,欣然應允,說道:「不才一介武夫,既蒙老恩相雅愛,許結朱陳之好,只好如命。先生回復呂大人,擇日下聘,俟回兵之日再去入贅便了。」傅生甚喜道:「呂大人方才言過,既蒙元帥不棄,不過寸絲尺定而已。此時元帥因國事在身,欽限緊急,二則元帥初至京師,諸事未備,也不必行茶過禮,擇了吉期,過一紅定就是了。」小姐道:「此乃恩相體恤下顧,下官銜感不盡。」當下傅生又吃了一道茶,告辭而去。小姐送出中門,打躬而別,回身歸坐。

青梅閉了中門回來,問道:「小姐今日應下呂府之親,是何主意?」小姐道:「呂相目今當權,為天子所信,將軍在外欲成大功,全仗宰相朝中用力,我若辭了此婚,他心中一定懷惱,萬一從中作弊,只恐禍生不測。少不得隨機應變,權且應下,借此有些好處也未可定。只要保全目下無事,天可憐見,成功之後,救得老爺還鄉,那時總有饑荒,再作道理。」青梅聽了,點頭稱善。

這其間傅生回復呂丞相,奸黨聞言甚喜歡。文武全才風流婿,十分得意滿心田。高小姐挑選良辰下紅定,呂相府邀賓接禮設酒筵。次日會親把姑爺請,陪客是合朝文武官。大庭上結彩懸花排宴樂,新郎首坐正中間。尖翅烏紗頭上戴,顫微微兩朵金花插鬢邊。大紅袍繡過肩蟒.嬌滴滴海水江波五色鮮。腰橫嵌玉藍田帶,白森森美玉羊脂四指寬。皂靴粉底時新樣,襯在那織錦袍邊更可觀。言談瀟灑人清秀,冰清玉潤似天仙。人人拜賀得佳婿,老奸相,這番光彩甚非凡。酒席散,親友去,新郎謝宴轉回府。小姐歸至鎮國府,按期操演選英賢。六十名中挨次考,英雄隊裏挑魁元。又誰知副才雖多將才少,不覺的耽延了好幾天。若逢著一四七十閑暇日,呂相府便來相請好盤桓。這小姐百般曲意把權臣敬,呂國材相看猶如愛子般。這朝又遇閑暇日,高小姐中堂正坐看書篇。只聽外面雲牌響,青梅女忙至中門把事傳。

青梅女去不多時,笑吟吟轉來回話。小姐問道:「又有何事?」青梅說:「那麽是有丈人家的好,又有疼熱,又不少嘴頭兒吃。那裏又來相請,請姑老爺晚間小酌閑敘。這不是令泰山的名帖子?」小姐笑道:「你要氣我不過,等明日也與你說個丈人家如何?」青梅搖著頭說:「拉倒,看到了水落石出的時兒,沒地方兒開發人家。」

主仆說笑了一回,不覺天色已晚,呂府著管家來請。小姐更換了衣服,乘馬出府,留下青梅看印。帶兩個中軍、十個虞候,兩對燈籠、四條火把,喝道鳴鑼,來至相府。呂相迎入內書房,敘禮歸坐。獻茶已畢,吩咐擺上酒宴,對飲閑談。小姐十分恭敬。酒過數巡,呂相屏退左右,留呂用一人伺候。奸相問道:「賢婿此去掃北,自度可能必勝否?」小姐道:「為臣事君以忠。勝敗關乎國運,為將者不過竭誠盡力而已。」呂相搖頭道:「不可拘泥。雖雲聽天,亦須人謀。賢婿此去,老夫甚不放心。這裏有我一封手字,賢婿緊緊帶在身邊,千萬不可疏忽。到得那裏,馬到成功也就罷了;萬一不能取勝,急將此書命心腹人下到番營,彼兵必退。」小姐道:「不知嶽父大人有何作用,能使番人如此?」奸相見問,把椅子望前挪了一挪。

呂國材低聲悄語呼賢婿:「說起此事甚非輕。咱本是骨肉連心親翁婿,才把真情向你明。那一年,只因狂賊高廷贊,活捉番王耶律通,北安王無奈之何獻降表,耶律通數年為質在東京。去年時,番相不花來送禮,向老夫百般哀懇苦求情。這般如此將他放,曾與不花兩定盟。封疆各守終和好,永罷幹戈不動兵。今又發兵把南搶,這封書是責他君臣失信行。再說明你是我的嫡親婿,一定番王要看情。暫罷幹戈權服順,且讓賢婿你成功。但願你威伏化外平敵寇,這封書備而不用帶腰中。凡事預防無後悔。怕的是英雄背後有英雄。萬一事有不如意,你只管照我之言把事行.老父無兒只一女,惟望著賢婿承歡與送終。你此去,十拿九準無差錯,我這心裏才安靜。好歹小心加仔細,走漏風聲了不成。老父今年五十六,機密事作過萬千宗。慢說世人難測度,就是鬼神也不明。我看賢婿多豪爽,怕的是口快心直惹事生。應世良言幾句話,牢牢緊記在心中。逢人只說三分話,輕易不可露實情。不然就是個含糊話,給他個有尾無頭摸不清。惱人恨人藏在腹,見了他多加和氣與春風。義重財傷一定理,心慈面軟惹災星。各人自掃門前雪,休管他人墻外風。除卻自家連心者,由他紫綠與青紅。這是居心拿準處,為官之道又一層。似那些王莽曹瞞李林甫,卻是些不會當權的糊塗蟲。顯然欺君行不法,難怪這後世之人罵不忠。這宗訣竅他不曉,枉自聰明留臭名。緊急關頭第一件,休學比幹與龍逢。諸凡不可明失禮,暗中打算設牢籠。躲君之惡逢君欲,暗保身家明露忠。千言萬語一句話,小心機密保一生。老夫與你是親翁婿,榮辱相關莫當輕。心腹之言開導你,賢婿你務須緊記在心中。」小姐躬身說:「謝教,大人慈訓謹依從。」口中答應心內想,不由的暗笑叫奸雄。

「呂相呵呂相,人人說你心深智足,果然不錯。鬼使神差,吐露出這背國縱叛之情,且等回兵之日,參你便了。且住,方才提起我父,口出不遜之言,想必有什麽間隙,何不用話套他,看他說些什麽。」

小姐想畢,帶笑開言,說:「嶽父之教乃金石之論,頓開茅塞,警醒愚蒙,小婿敬佩,終身不敢少忘。日後膝下承歡,必繼大人之誌。」呂相此時酒有八分,聽得此言,心中大悅,哈哈大笑,道:「若得吾婿如此,老夫終身有靠矣。」小姐從容問道:「方才嶽父說那高鎮國王擒耶律通,小婿聞那番王十分豪勇,這高鎮國可也稱的起咱國的英雄了麽?」呂相點頭道:「可也數的著他。」小姐道:「其為人若何?」呂相道:「孤高性傲,狂妄極矣!」小姐道:「何以見得?」呂相道:「說時話長。當年你有個妻兄,五歲時節,同你嶽母往無佞府與那老厭物隆太君去作生辰。看見高廷贊的丫頭生的美貌,回來再三向我提念,只要求親。我因祖上如此這般,有些舊恨,不願去求,當不得你嶽母苦苦攛掇,我即命人去說。誰知他竟推故不允,使老夫討一場無趣。」小姐說:「堂堂相府,難道辱沒他家不成?竟自不允,真正可惡,果然狂妄!既有舊仇,又有新隙,嶽父何不生法擺布他,出出這口惡氣?」呂相道:「何嘗不要治他?只因那隆太君尚在,楊家母子是他牙爪,因此不敢下手,只把他保舉到雁門關協鎮平番去了。

我只說將他送至敵人手,借釗殺人把氣平。不料惡賊多智勇,生擒番寇立奇功。皇爺大喜加封賞,那時分外顯他紅。國母聞妃同奏主,當今便要召回京。老父聞此添煩悶,百般思索少牢籠。」小姐聽到這句話,陪笑開言問一聲:「娘娘聖上宮闈事,嶽父怎得知分明?」奸相說:「咱們朝中有耳目,托付心腹寧老公。天顏喜怒傳消息,不似那懞懂百官在夢中。彼時正愁難下手,天巧奇緣機會逢。無佞府死了老厭物,這才拔去我眼中釘。又遇西涼王造反,我保那惡黨攜家把回國征。」小姐說:「鎮國雖把牙爪去,水若無風浪怎生?」奸相說:「合該叫我將仇報,巡更拿住一逃兵。」小姐聞言忽一動,懍著心神往後聽。呂相說:「此人之名叫宋四,當軍身在雁門城。私逃只為失官馬,暗自回京怕典刑。可喜呂用多伶俐,急將他帶來見我問分明。彼時宋四言此話,老夫見景就生情。賞他銀子三十兩,甜言善誘設牢籠。我叫他誣告鎮國通塞北,送到西臺禦史庭。」奸相說到這句話,小姐故意假吃驚。說:「宋四到了錦衣衛,難免當堂不受刑。萬一走口說實話,幹連上嶽父了不成!」呂相聞言哈哈笑,說:「老夫作事豈脫空?早與他酒飯之中下毒藥,七天之內赴幽冥。留下口供為定案,好叫高某洗不清。」奸相越說越得意,高小姐帶笑開言又贊一聲。

說:「嶽父大人真有鬼神不測之機,似此深謀遠算,小婿實不能及。但不知後來怎樣?」呂相說:「彼時宋四已死,天於召回鎮國王,交錦衣衛禦史勘審。

那時節老夫暗裏托寧佐,監審從旁把話加。」小姐說:「何不賄買蘇國舅?」呂相搖頭說:「不惹他,那個人不受人情難講話。全仗著太監蒙君幫助咱,壞話激的皇爺惱,降旨嚴究動打夾。一連問了多半月,高廷贊渾身成了亂冬瓜。」小姐聽他說至此,心中一陣似刀紮。目中珠淚往四下裏咽,慟上心來強咬著牙。杯擱在唇搖頭飲,箸向盤中用力夾。靴尖點地實實的按,玉指牽衣緊緊拉。納氣不言強笑臉,聽他往後講什麽。奸相說:「高某不肯屈招認,狂賊更會想方法。寫了張招紙如血本,感動了當今要貶他。老夫就機忙上本,皇爺準奏把他發。」小姐說:「發出終是得活命,大人這算主意差。」帶酒奸相微微哂,說:「老夫慣會作什嗎?差人半路裝強盜,過江等候去殺他。」小姐聞言嚇一跳,連忙問道:「可曾殺?」呂相說:「惟有這遭不湊巧,偏偏的遇著個多事小冤家。幫助他手下家丁賊奴子,那些人倒有多半命消花。」小姐心中說夠了,暗喑腹內念菩薩。奸相說:「可惜不知何名姓,令人可惱氣難發。雖說道未能便把狂賊斬,高廷贊今生莫想再回家。」這奸相,半生作事多機密,再不想嫡親女婿是冤家。這也是神靈報應循環到。卻叫他機密一場自己發。清清楚楚把口供訴,不用打來不用夾。這小姐套出已往從前事,霎時間心中解去病疙疸。暗稱痛快連稱好。「好一個瞎心瞎眼的老忘八」!

「好,好,好!我爹爹原來是你所害,我這三四年中夢魂切齒,尋找仇家不得,今日你親口供出,等我掃北回來,在金鑾殿上同著合朝文武再合你老賊算帳,看你那時分辨個什麽!」奸相此時醉眼朦朧,拈著胡須,看著愛婿,微微含笑,越說越覺高興。小姐面對奸臣,想情看色,又是可惱,又是可笑,少不得忍著滿腹牢騷,順著他的口氣,嶽父長,泰山短,與他對飲。又因心中去了那塊大病,十分舒暢,放量開懷,又吃了數杯,二更之後方才告辭回府。

青梅開了中門,迎進房中。小姐歸坐,青梅遞上一盞茶來。見他面透紅雲,桃花著色,手擎茶杯,看著燈光,點頭不語,忽喜忽嗔,遂慢慢問道:「姑娘今日似有心事在懷,何不同小人說說?」小姐說:「你猜害老爺的仇家是誰?」青梅說:「姑娘為著這外事,忘餐廢寢,日夜參想,朝朝訪察,還猜度不著,奴婢那能猜度?」小姐冷笑道:「諒你也猜度不著,等我告訴你罷!就是家嶽。」青梅說:「誰望小姐說的?」小姐道:「也是家嶽。」青梅笑道:「奴婢不信。」小姐道:「不信就罷。」青梅見小姐今有些醉意,因想起當日之言,曾說不遇大事,再不飲酒,今日神色有異,又帶微醺,必有原故,遂又低低追問,小姐遂把適才怎樣套審老賊,老賊怎樣自招,從頭至尾,說了一遍。青梅聽畢,拍掌稱歡道:「到底是小姐蕙性蘭心,籌算的周密。彼時若不與他結親,怎肯吐露這真情實話?小姐明日何不拿這封書奏明主上,與老爺辯冤,豈不是好?」小姐說:「我辨冤之心更急如星火,恨不能目下見老爺才好。但只一件,如今兩地幹戈未靜,民有倒懸之苦,聖意正自不安,這一見駕鳴冤,呂國材背國縱叛,謀害大臣,固當萬死,但只是我這喬妝蒙主,耽誤軍國大事,其罪可也不小。我已打定主意,忘生舍死,提兵北伐,走上一遭。萬一神天見憐,祖宗積德,征服塞北,回朝見主,參奏奸黨,將功折罪,聖上必施格外之恩,庶可保全一二。此時若還造次,不但不能搭救老爺,只怕反與老爺添了罪戾。」青梅連連點頭,道:「小姐高見不差,且放那老賊多活幾日罷了。可笑小姐還時常想念他與蘇爺上本保過老爺,欲報其德,這可見出他的美意來了!」小姐說:「這段美意,必要報答,暫且由他。但只又有一事,松林內搭救老爺誅賊的壯士,逼真是個大大的恩人,怎生知他姓名才好?」青梅說:「這可往那裏去問?除非他找來自說,可就知道了。」當下主仆說了一回,夜深就寢。這一句話就被青梅說著了。到了次日,那曹文豹果然找來。要知因甚而來,下回便知分曉。

 上一卷 ↑返回頂部 下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