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兒女英雄傳/14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續兒女英雄傳
←上一回 第十四回 二歐創業太平濱 四將偷渡羊腸谷 下一回→


  話說安大人拉了褚一官一把,悄悄說道:「咱們走罷!」

  陸葆安也會意。於是三人匆匆上馬而行,只有隨緣正看得高興,不知因何三人都要走,無奈也跟著走罷。安大人走出多遠方道:「我看上臺的那個和尚,好像是鐵頭陀,萬一他是追咱們來,若叫他看見,許多不便。」陸葆安道:「若論動武,我也不怕。只是他有邪術,就不容易防備了。」原來他三人見東邊飛上臺去的是個頭陀,甚是兇惡,疑心是鐵頭陀前來訪欽差,故此忙忙走了。

  看官,要知道那上臺的果是鐵頭陀。他倒不知安大人在此,他由雙流村行刺無成,又要往殷家堡,一路款款而來,在崇武驛住店,就聽見紛紛言講楊柳店西邊立了擂臺,有兩個女子,人才出眾,武藝又高,擺了四五天,並無對手。他心中想要結識他們,作個膀臂,因此以打擂為名,有心交好。及至上臺動起手來,果然他不是那女子的對手,只得念咒,將女子咒倒,暈迷不醒。那居中坐的男子正要動手,他搖手說:「不必。」兩人三言兩語,講得投機。他將女子救醒,擂也收了,彼此同到那大廟中去了。

  從此鐵頭陀與歐鵬訂交,一連住了兩天,不過講些江湖上義氣。兩人就聯盟,鐵頭陀為兄,歐鶴不在場,也算上,那水仙、海蟾也拜見了伯父。正要分手,不料歐鶴找來,因他爺兒三個打擂揚名,故歐鶴容易描了來。歐鵬給他兄長與鐵僧相見,說起聯盟,二人更異常親熱。歐鵬就叫水仙、海蟾去做晚飯,打酒買肉給他哥哥接風。三人喝酒談心,說得投機。歐鶴就問鐵頭陀從前作何事業那鐵頭陀說起羊角嶺如何佔山,兩處如何行刺。歐鶴想起雙流村晚上之事,說明了,三人大笑。歐鶴也說起兄弟.二人空有本事,三十多歲未立事業。歐鵬告訴他兄長:「前些日子二位師父由江西找到東昌,命我找尋哥哥,替你我占了奇門,說叫你我一齊投奔西南太平濱清水寨,就有立身根本之地。從此可遇機緣、得好事,千萬不可否信,吩咐了又吩咐。水仙他二人又急於尋你,我故此帶了他二人。才出來,無奈那太平濱不知在何處。」鐵頭陀道:「太平濱我卻知道,那裡有個清水寨,寨主名叫侯蒙,武藝甚低,與我認識。他那裡是個水寨,一片水有五十里。靠北有座大山,外頭有竹城,天生的竹子圍護,裡面堆積糧米甚多,還有果木,又有水稻,極好的產業。二位賢弟若得了這個地方,頗可終身受用。那侯蒙決不是二位的對手。只有愚兄萬不可去,有我在內,倒不好與他翻臉。明日,咱們就走。我上我的殷家堡,你二人奔清水寨,改日再去賀喜。」二歐喜之不盡,三人一宿無話。次日清早,三人分手。

  且說二歐帶了水仙、海蟾直奔清水寨,依著鐵頭陀告訴他們的方向走去。第二日正往前走,眼前一帶密樹林,遠遠有河一片。剛走到樹林,只聽裡面一棒鑼聲,出來無數的人,把他們去路擋住,各執刀槍棍棒。為首有一大漢,身高八尺,粗眉大眼。手使一條槍,一聲喊嚷說:「對面小輩,趁早留下買路金銀,饒爾不死!」歐鵬上前,用單刀指著說道:「小子們,好生大膽!快快通上名來,我刀下不死無名之輩。」大漢道:「你家寨主姓唐,名叫振聲。」歐鵬道:「鈞過來,若贏得了我的刀,我就給你留下買路金銀;若贏不了,我就結果你的性命。」唐振聲並不答話,用槍就刺。歐鵬舉刀相迎。二人來往五十餘合,不分勝負。旁邊惱了水仙、海蟾二人,一齊上前助戰。唐振聲雖然武藝不錯,敵不了他三人,敗下陣去。回到水寨,告知侯蒙,旁邊坐著,許奮、蔣和、袁聲萬、齊明,一齊大怒,都要下山。侯蒙道:「四位賢弟須要小心,來者不善。」

  四人答應,各拿了兵刃,氣昂昂的下山去了。不多時刻,俱敗上山來,並且齊明、許奮皆受重傷。侯蒙大驚,說:「山下來的是何等之人,連敗五位兄弟?」袁聲萬、齊明道:「山下來的是兄弟二人,又有兩個女子,武藝都十分了得。我四人竟自不是他四人的敵手,看來有些費手。」正說著,小卒報上山來,說山下四人在那裡辱罵不休,話實難聽,請寨主定奪。

  侯蒙一想,四人去了都不行,我一人更不是他的敵手,開言向眾人道:「五位賢弟呀,愚兄非是膽小,我看他四人本領高強,我們既打不過他,莫若講和。現在山中正短幫手,何不去請他們入伙。如果人材好,武藝高,愚兄情願讓位。你等意下如何?」

  五人想了半天,也別無善策,只好依著此計而行。

  於是侯蒙獨自帶了三四十人,下得山來,只見對面為首二人威風凜凜,連忙躬身道:「二位好漢,由何處而來?不嫌荒山狹窄,乞請眾位到山上一敘,尚有商議之事。」歐鵬先原不肯,歐鶴向歐鵬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若依師父奇門所說,凶少吉多,必有意外之喜。」因轉向侯蒙道:「你我萍水相逢,能有何事商議?莫若當下言講。」侯蒙道:「無可商,我們這水寨現有五六十頃水田,又有果木,且有歷年積下糧米,這些人吃不了的。如二位英雄不願意走,時,寨中正短幫手,我等情願讓二位為一寨之主。」二歐大喜道:「既蒙眾位抬愛,無不遵命。」侯蒙連忙下馬,納頭便拜。二歐也一齊下馬,彼此對拜。歐鵬道:「你今年多大年歲?」侯蒙道:「我雖比你二位略大幾年,咱們不論年歲,我認你做師兄,你是小哥哥,我是大兄弟。咱們就此上山。」二歐見他十分誠實,就依了,大眾一同上山。來到山上,小卒們都過來參見新寨主,又與袁、唐、許、蔣、齊五位,一齊相見。又引著水仙姊妹到後寨。那侯蒙二人並無妻小,草草收拾屋子,讓與水仙等住下,歐鶴就作了寨主,從此又招募些個小卒。歐鵬過了幾天,偷著將碧氏妯娌接來,在後寨居住。二歐於是有了安身之處,暫且不表。

  再說安大人到了陽穀縣,早有顧師爺帶領田總兵的兵馬,與馮小江等立下營寨,當下迎接安大人人座。守備兩員、千總四員、把總四員參見過,然後顧師爺二位在後營相見。顧朗山道:「今日大人到來,且先不必說別的事,只有急急攻取羊角嶺,是要緊之事。想來靜一山人必然見過了?」安大人將白鶴山之事細說一遍,顧朗山不勝佩服。又把得信派將之事告知朗山,朗山也將周三之莊丁來送信,周三等已經來到,現住陽穀縣關廂的事告知。趙鵬是途中相遇,那畢歸元也在途中遇著,說明由後山小路進兵甚好會合周三等四人。就此命他起身,派精壯兵五百名,一員守備,帶著速速前往,舉火為號。又命馮小江、趙鵬各領兵一百,小江由東上山,趙鵬由西上山,各帶兩員把總,並火箭及引火之物,兩邊放火,千萬別走羊眼渡。

  將畢歸元的地圖給他二人看了,須至初更天氣即放火吶喊,好驚動賊人只往前面來。又派陸葆安帶著兩員千總,假作攻山之狀,只在羊眼渡這邊吶喊,千萬不許過去,以防他邪術。分派已定,命褚一官與一員守備跟著安大人與顧師爺都退後,另立營寨。此處只紮空營,讓賊人來探。這才有工夫用晚飯,彼此說說各家之事。

  再說周得勝四人得了回信,連忙由關廂起身,半路會合畢歸元及守備與五百精兵,草草安營。天已日落,飽餐戰飯後,畢歸元叫多帶鉤鐮槍及繩索等登山的行頭。他當先帶路,周三等隨後,來到山腳下。四圍一看,果然奇蜂峭壁,並無走道。

  但見半山上枯鬆倒掛,藤蘿糾蔓而已。畢歸元吩咐取幾把鉤鐮槍來,取條長繩係在槍底,把槍向半山直標上去。只見那槍衝上三四丈,槍鉤恰恰搭在一株老松根上,便叫兵卒中身軀輕小的緣繩先上。那個兵上了半山,便將槍鉤拔出了鬆根,下面之人便將一條巨綆係在繩端。那半山上的兵收上這根巨綆,把他緊緊牢係在松樹上。畢歸元便帶周三等緣綆而上。及至上了半山,天已大黑。各人身上都帶著火把、燈籠等物,大家點了亮兒,頃刻到了山上,反倒寬綽了。畢歸元帶著眾人,尋到一座危崖,下有一個大洞,裡面黑沉沉,其深無底。大家秉炬而人,曲曲折折,轉了好幾個彎。忽然一派亮光透人,果然通下面的。

  只是懸崖陡壁,非得細看,才找著一條石樑。又係了一條巨索,大眾緣綆而下,定睛一看,畢歸元指著與大家道:「不遠黑密密的,就是青蓮寺了。此處正是寺的西北,不過離此半里之遙。」

  周三道:「大家把燈亮映滅,只留三兩個燈籠,還都背著。」大家歇息了半天,已是二更有餘,都把火槍亮出,吶一聲喊,一擁往寺裡殺來。

  且說這青蓮寺中鐵頭陀去後,周三等滅了作眼的黑店,也無人管。畢歸元二人不回,也無人查詢。至於報仇之事,惟有張七與孫海關切,別人都不在意。鐵頭陀只有兩個徒弟:一個叫智源,一個叫慧源,二人都有武藝,是心腹人。餘下四五十徒弟,皆是手下,又有二百多嘍囉。當日聽得山下來報,說:「安欽差帶兵來取羊角嶺。」智源等大笑,說:「羊眼渡他們就過不來。」張七道:「羊眼渡本是大路,他們不知道有法水,自然中計。若是知道,就不由那裡走了。我來,的時侯,看見兩邊都有小路,恐他們知道,須得有人把守才好。」智源、慧源兩人商量,也怕小路有失。兩人親去把守,並且照顧山前,又托張七照料寺中。又有霍士道,自來了之後,鐵頭陀很重用他,也叫他在寺中看守。

  智源二人分派已定,速速起身,往山前去了。來到山前,見羊眼渡那邊兵馬吶喊,可不肯過來,只得用心把守。又命人去探大營,仍然照舊,可不知是空營。至晚,羊眼渡那邊兵馬不退,望見山東邊火起。正要去探聽,又望見山西邊火光也起。

  智源往西,慧源往東。不一時,兩邊都有官兵殺來,順風放火。

  智源等怕羊眼渡有失,不敢遠去。正在為難,忽然馮小江由東邊殺到,趙鵬由西邊殺到。智源二人只好分頭迎敵。此時狂風大作,兩邊山上火勢沖天價通紅。兩下混戰,賊人奔走辛苦,怎敵官兵勇猛。慧源措手不及,被趙鵬一槍刺於步下。智源一見,魂飛魄散,只得棄了前山,往回敗走。馮小江、趙鵬分兩路追來。時已二更,智源敗回,行至半路,忽望見本寺中火光沖天。須臾,數十個嘍囉來報導:「不好了,官兵不知由何處來的,甚是勇猛。張七大王敵不住,落荒走了。孫海被殺,霍士通被擒。」智源聽說大驚,忙催兵來救。無奈他一人獨力難支,手下人又不多,前有敵兵,後有追兵。只聞得兩下裡喊殺之聲振天,火把影裡顯出周得勝,單鞭躍馬,攔住去路,後面馮小江、趙鵬已經趕到。智源驚慌無措,略一失神,被周得勝一鞭打倒,過來幾個官兵,將他捆上。

  周三見了馮小江、趙鵬,道:「你們看見張七沒有?」馮小江道:「我們剛到,只殺了個和尚,名叫意源。既是張七不見,咱們趕緊搜山,千萬別再放跑了他。」於是三人合兵一處。

  正值十五,皓月當空,照如白晝,最易搜山,又遇見了韓七,對趙鵬說道:「我們由廟後猛然吶喊,殺進廟內。他們不知我等從何處而來,於是殺的殺,擒的擒,只不見了要緊的人犯。如今謝二哥他們兩人在廟內看守,叫我們迫尋張七來了。」趙鵬道:「我們也是找他。」大家各處找遍,又搜擒些個和尚與嘍囉,單單不見了張七。周三頓足懊恨道:「怎麼吃他走了!」

  隨後安大人聞信,知青蓮寺已破,因智源等被擒被殺,無人攔阻,也命陸葆安繞道來探問信息。陸葆安到此,見著大眾,知張七漏網,也甚著急。

  於是大家商議,正在無法,忽見有一兵卒過來跪倒,口稱:「小人曉得張七藏躲之處。」大家大喜,急問:「張七現在那裡?」那兵道:「正是冤家路窄,刻下小人急欲出恭,因看見幾棵樹圍著一個山澗,下面有洞。小人剛要下去,見一人在山洞內蹲著,身量高大,衣服華美,不是兵丁打扮。因見他手中拿著刀,所以不敢動他。」周三不等說完,大踏步便走。韓七忙叫那兵丁緊緊跟隨去做眼。眾人又派兵卒們急忙各帶著麻繩,一同飛速追上。周三已撲到那兵丁指引之所,只聽洞裡叫聲:「哎呀!」猛見那人圓睜怪眼,大喝道:「什麼人敢來!」忙站起身,用刀向周三刺來。不知此人是張七否,且聽下回分解。

Arrow l.svg上一回 下一回Arrow r.svg
續兒女英雄傳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