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兒女英雄傳/13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續兒女英雄傳
←上一回 第十三回 四客人除奸奮勇 兩女子擺擂揚威 下一回→
打擂一節內容與《野叟曝言》第二十二回雷同。


  說到周得勝四人單走,先遇著承福寺,幾乎惹出事來。幸而周三有見識,不教進廟,落得平平安安過去。不想住在這個店裡,翔武因謝標吃饅頭疑心餡子內有毛病,故此搜察屋裡。

  看到那邊屋裡牆邊有一塊板,那板裡面兩根索頭拴著,通出牆那面,有個關扳子,把索子往裡拉,板便讓開;露出窟窿來,往外拉板,仍蓋上。進面全看不出,被郝武這一掇,兩根索子都帶進來,露出洞來。不看萬事全休,一看時好不慘人!只看那面低坡下正是個人肉作坊,壁上繃著幾張人皮,樑上掛著人頭許多,腿數條,兩三個人正在那望切一隻人腿。洞邊靠著一張短梯子。那幾個人聽見刮喇喇滑車兒響,回頭早看見有人張望,他叫聲:「阿也!」一個喝道:「什麼人敢張望?」郝武大叫:「你們快來,這是黑店。」謝標忙跳出去,拔腰刀就尋人廝殺,周三也拿起鋼鞭。那時外麵店小二進房來,聽得一聲,回身便走。郝武抓他不及,吃他走了,便掄那口樸刀,追出上房,莊丁撞了滿懷,道:「怎麼是黑店?」周三揮手道:「你們兩人快顧自己性命去罷!打得脫,前面等我們。」莊丁忙掄刀往外就走。門前有幾個火家,知道走了風,齊拿傢伙打進來。

  那莊丁二人不要性命,一路刀直砍出去,倒也吃他砍翻了兩個,掙脫身,一溜煙逃走了。隨後周三殺出。

  這時謝標也殺出了上房去,郝武已跳出空房去。韓七還在屋裡收拾行囊,捆好拴在腰裡,恐地窄不好使槍,抽出一口寶劍,提在手裡,出院來卻不見多人,只聽那黑胖漢子在櫃裡高叫道:「四位好漢息怒,且慢動手,請裡面有話說。」那韓七粗鹵,那裡會江湖上結納的勾當,聽了櫃裡叫喚,提著劍大踏步過去,隔櫃就一劍剁去。那黑漢見不是頭,又走不脫,忙搶一條門閂來格。怎抵得韓七力猛劍快,砍下去,門閂齊斷,那一隻左臂連肩不見了,倒在櫃裡。郝武趕上去,那幾個火家被他趕跑。韓七見大漢倒了,正要結果他,只聽背後腳步響,忙回身見一婦人,拈一把五股鋼叉搠來。韓七挺劍來鬥那婦人。

  那婦人縱人院子裡中間,韓七橫刺著劍,直追人去。那婦人卻不是韓七對手,只見店後面七八個火家一齊紮抹停當,拿了傢伙殺出來,團團把周三、謝標圍住。無如那些火家都是外行,只殺得那些人頭顱亂滾,被傷的叫苦連天,各逃性命。那婦人正想走,被韓七用劍削去右手,連鋼叉扔了,仰面就倒。又見那黑漢尚未曾死,倒在櫃裡,掙扎不得。周三趕上,揪起來喝問道:「你那廝開了幾年黑店?是誰教你做眼?」那黑漢睜起眼道:「你要殺便殺,不必多問!」周三、韓七俱大怒,一頓鋼鞭寶劍,將黑漢與婦人結果了。四人去前前後後搜尋一回,不見一人。又去將那被傷倒地的,找補了幾下刀劍,殺得屍首滿地,血污狼藉。

  周三道:「眼見這廝們還有後門,吃他逃了些個,我們快走罷,恐他勾了兵來。」連忙去槽上牽了馬,好在鞍子都未揭去,忙忙打好兩個包袱,又去替那莊丁拿了包裹一切行李,拴在馬上,又去提了各兵器,四人各上了馬,走下嶺來,卻不見兩莊丁蹤跡。郝武道:「他二人不知怎樣了,是咱們害了他們了。」

  走下平地,不敢多待,恐有人追。又走了裡餘,只見前面林子裡兩莊丁在那裡探頭探腦。大家見了歡喜。周三問道:「你們兩不曾傷損麼?」有一個莊丁道:「左邊臂上著打了一下,吃我們走得快,還不怎的。」謝標道:「我們須快走,防著後面追來。你們可跟不上我們的馬。」兩莊丁道:「不妨,四位只顧走,我們加緊趕就是了。」六人緊走了二十餘里,方緩緩而行。周三道:「我們倒不是怕人追,只是有正事在身,晚飯也無處吃,只好連夜走罷。

  四人馬不停蹄,走了一夜,漸漸天明。恐怕亮了,有人瞧見他們身上臉上血跡,可巧道旁有一道小河,四人洗了臉上手上的血。又打開包袱,換了衣服,這才遇見鎮市,已到陽穀縣關廂。四人商品議道:「我們不如找店大大歇息,飽餐一頓,睡他半日,再奔後營。」四人都欣然願意。此時已是辰初時分,尋了個大客店,四人下馬。店小二接了頭口,進去找個乾潔房屋,大家洗臉吃茶。周三就叫朋家做飯。謝標道:「我先不吃飯了。」便去包袱裡抽出薄被來便睡。韓七等飯未來,也就睡著。須臾,飯來了,周三將他二人叫起來,說道:「我有個主意,咱們鬧了一夜,也真乏了,不如命莊丁一人到大營問問大人來了無有,通個信息。咱們在此住一天,也放心安穩。」謝標一聽先願意,連聲稱好。大家依了。

  且不言周三等四人住在陽穀縣關廂店中,命莊丁往大營報信;且說安大人命馮小江、鮑國恩走後,又住了一日,這才起身,帶了褚、陸二人與隨緣及一個馬夫,仍喬妝改扮而行。過了崇武驛,第二天早行,路上行人甚多,到楊柳店打尖,隨緣服侍用了早飯。向來是安大人與褚、陸一同吃飯。這天用畢飯,吃著茶,店小二過來問道:「三位客官不是來瞧大言牌的麼?若瞧大言牌,好給爺預備晚飯。」陸葆安道:「什麼叫作大言牌?」褚一官忙攔道:「我們有正事,管他什麼叫大言牌,我們瞧它作什麼?」店小二道:「這大言牌是百年難遇的事。」

  褚一官笑道:「別像前番老爺子上我們那裡去,路過涿州,也是打尖,叫店小二蠱惑的住了一天,往天齊廟瞧鳳凰,小程師爺也說要去。到了廟裡,鳳凰也沒瞧見,倒把暖壺馬褥子都丟了,把他華太舅氣得了不得。」說得大家笑了。又喝了會子茶,隨緣伺候動身。一出店門,只見男婦老幼挨肩擦背,都是看大言牌的,一路隨行。

  陸葆安到底把大言牌打聽來了,原來是打擂。好在是順路,走出三里多遠,早望見一座大廟。廟前一座高臺,臺前兩根旗竿,竿上扯起黃布長旗。堪堪走近,只見旗上現出斗大的黑字,一邊是「任四海狠男兒爭誇大口」,一邊是「遇兩個弱女子只索低頭」。陸葆安道:「不想是兩個女的,這也奇怪。」安大人道:「休看輕了女人。」葆安想起十三妹前事,自悔失言。安大人也沒理會。及至走近臺前,只見東首臺柱邊放一隻朱紅木斗,斗裡插著一根紅竹竿,竿上五色彩線,穿著一扇錦邊綾面的豎頭牌,隨風飄揚,上寫「大言牌」三個字。褚一官笑向陸葆安道:「你若肯出場,便可先打碎此牌,後上臺比較了。」

  陸葆安笑道:「若非有正事,真要上去試試。」說著,抬頭又見臺上一個大匾,上頭罩著大紅全幅彩綢,底下露出四個大金字,是「天下無雙」。安大人也笑道:「這真是大言不慚了。」臺柱上又掛著一副板對,上寫著「踢倒南山擒白虎,踏翻北海捉蒼龍」。臺上設著三副座頭,正中一張交椅高高架起,在一個盤龍座上披著繡金紅緞椅披,坐墊兩旁兩張交椅,後面一字排著四枝豹尾槍。東邊斜擺一張紅櫃,上有天平、戥子、筆硯等物。

  櫃邊又是一字排著四張椅子,西邊斜擺一座架子,插著各件兵器。飛角四柱俱有彩綢,臺頂不露日色,下面鋪著絨毯。四面遊人擁擠,語言嘈雜。遠遠搭著篷帳,賣茶賣酒的不少。又有撐著傘、擺著攤的,各樣買賣,酸梅湯的銅甌兒響成一片。那廟裡不知如何,也沒有工夫去看。

  不一時,人聲鼎沸,遠遠的彩旗搖曳,鼓樂喧嘩,兩枝號筒吹得高一聲低一聲,又排著幾對槍棍。只見前面兩個女子俱騎著細鬃白馬,後面一人有四十上下,騎著黃馬。到了臺前,各自上臺。那四十多歲的居中高坐,兩女子列坐兩旁。看那居中的白面長髯,是個英雄模樣。兩女子也有六七分姿色。三人上坐,那兩枝號掌了三聲,便發起鼓來,也擂了三通。臺上的人喊一聲,把臺下的眾人嘈雜都禁住了,靜悄悄的沒些聲音。

  只聽那居中的人道:「在下姓歐,名叫歐鵬,東昌人氏,常好交天下俠義。今特帶著兩個親姪女,一來訪我親兄,二來借此結交朋友。如有精熟技藝、練習拳腳之人,不妨上臺領教。」

  說完,臺上的人又齊齊發一聲喊,只見人叢裡早擠出一條大漢,跳上臺來。那居中座的人立起身來,把手一拱道:「請坐了。」

  那大漢便向櫃邊坐下。那櫃上的人敲著天平,那大漢身邊摸出四五錠小銀。那櫃上人撩下天平,提出戥子,稱了一稱。在櫃內也取出一封銀子,問了大漢,拿了紙筆,不知寫了些什麼,叫大漢畫了押。

  便聽見起號連掌三聲,許多人喝一聲:「放打!」就那喊聲,右邊坐的女子把身上衫裙脫去,露出短打扮。大漢也剝去身上布衫,露出一身黑肉。兩人各立門戶,走到中間。那女子兩手緊護小腹,賣個上身破綻。這大漢就使烏龍探爪去抓他杏臉桃腮。女子忽地一閃,蹲著身子,使了喜鵲登枝,把小腳尖蹺起,覷定大漢腎囊,假意虛挑。這大漢忙使金雞劈腿勢,把右腳盡力一撩。那女子霍然仰臥,兩腿放開,使一個玉蟹舒箝勢,猛向大漢襠中一腳,把大漢踢得蹲在地下,扎掙不得。那女子笑吟吟的站起來,慢慢穿了裙衫坐下。這大漢苦淹淹掙下場去,堪堪待死。臺下眾人齊聲喝采道:「這女子好手段!」

  正喝采未絕,臺東邊早飛上一個人來,手捻一錠大銀,「鏜」的一聲響;望天平裡擲去,把大衣一脫,就去與那女子放對。

  左邊女子也忙脫了衣裙,便大打起來。安大人與褚、陸一看,一齊大驚。安大人便悄悄拉了褚一官一把,三人忙忙上馬,望下路而行。不知那臺上之人是誰,且聽下回分解。

Arrow l.svg上一回 下一回Arrow r.svg
續兒女英雄傳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