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兒女英雄傳/16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續兒女英雄傳
←上一回 第十六回 空歡喜林內得薰香 枉勤勞廟中擒巨寇 下一回→


  話說茶館內有二人講論前夜店內丟了住店的和尚,那邊一陣吵嚷,就有人接聲說道:「你說前夜丟了和尚,不足為奇。昨晚北關店裡住了兩個財主,是一來為聽戲還願,二來代辦點事,身邊有百十兩銀子,被人偷去了。大概是和尚用薰香將人薰死過去偷的。今早和尚不見了,各處訪查和尚,必就是這東關店裡丟的那個和尚了。」大家議論紛紛。孫俊在旁一聽,悄悄對郝金剛道:「你聽他們所說之人,必是鐵頭陀無疑。咱們何不到北關打聽打聽?」郝金剛點頭,二人給了茶錢,一同投北關而來。在戲臺下略站片刻,遇見趙鵬他二人,惦記往北關廂探事,故急急而去。這且不表。

  又說那往西關的謝標,來到西門以外,這關廂不及東關、北關熱鬧,鋪面也少。大關嘴外有一帶大柳林,此時正是四月底,天氣甚熱,赤日當空,恰似火爐一般。謝標外號叫一簍油,身子又胖,走得滿頭是汗,想要歇息歇息,涼快涼快,奔到林子裡面,在一塊臥牛青石上坐下。只見那邊先有二人在彼乘涼,旁邊樹枝上搭著衣杉。謝標瞧這二人卻是一僧一俗,都有三十多歲。那僧人生得十分兇惡,身量高大;這俗家是瘦小枯乾,五短身材。謝標心中一動,疑是鐵頭陀。再一看,他不是頭陀,是個光頭,並且在公館謝標也於帶領水槍之時,見過鐵頭陀了,雖沒看真,卻知道不是他,然也不免呆看。那邊僧人見謝標呆呆看他,心中犯疑,就與這俗家使了個眼色。兩人從樹上拿下衣服來,穿在身上,往林子裡去了。再看柳林那邊,隱隱有一段廟牆。

  正看之間,見有一個小和尚,年紀不過十一二歲,手中拿著一物,一面走,一面瞧,也向林子裡走來,卻從謝標面前走過。謝標細看小和尚手中之物,似乎是薰香盒子,越看越像,將小和尚一把拉住,說道:「小師傅,你手裡拿著是個什麼?」

  小和尚道:「我也不知道是什麼東西。」謝標又問道:「你從何處得的呢?」小和尚道:「我們廟裡今早來了一個客,雖也是個和尚,他卻有頭髮,可是披散著。他今早來在我們廟裡,他就病了,就是我服侍他。我見他這個盒子有個仙鶴脖子,可以活動,是個玩意,我故此偷著拿他的。」謝標道:「你拿他的,他要是不依,你怎好?」小和尚道:「他現在病得厲害,顧不得了。」謝標道:「小師傅,你賣與我罷!我給你五兩銀子,你要這盒子也無用,不如銀子好。」小和尚道:「五兩銀子是多少,你先給我瞧瞧。」謝標從搭鏈裡拿五兩一錠的錁子給小和尚瞧,小和尚瞧見一大塊銀子,甚是喜歡,即將盒子遞與謝標,把銀子收了。

  謝標還要問他話,就看見從林子那邊來了一個頭陀,恍恍悠悠,像個有病的樣兒。小和尚忙忙躲了。那謝標他是綠林出身,如何不認得薰香盒子,心中甚樂。今見來的頭陀,正是那行刺的惡僧,此時趁他有病,恰好拿他,況且在林子乘涼,大衣是早就脫了。

  說到此際,須再表鐵頭陀一番。那鐵頭陀被公館追下來,幸而他身子靈便,步履飛快,又仗有城磚扔下來退了追兵,出了大城。天已四更,不好再回店中,恐人知覺,於是就在北關一個店裡扣門。恰好這個店裡因藥王廟有夜戲,聽戲的將回來,還未睡呢,故而鐵頭陀進店容易,就住在西小廂房裡。及至進來,店小二把後窗支開,十分涼爽。鐵頭陀吩咐:「先烹茶來,我是走渴了。」店小二答應,先把燈點上,然後打臉水烹茶,又說道:「大師傅還是用齋,還是隨便?要打多少酒?」鐵頭陀道:「俺只隨便,不論什麼魚肉、牛羊肉,你只揀好的拿來,與我先打二角酒,明日一並還錢。」店小二應了,出去不多時,擺上酒菜滿桌。鐵頭陀自斟自飲,心中暗道:「我因行刺被追,未能回店,行李盤川都扔在原先店裡,回來拿什麼給店錢?」

  為難了半天,忽然一笑說:「有了,你看這上房住著的像是兩個財主,必有銀錢,何不用薰香將上房之人都薰死過去,偷他個乾淨,一走兒?」主意已定,俟飲酒吃飯完畢,那時天已將亮,大家都睡熟了。他暗暗用薰香,鷺伏蛇行,在上房窗戶外將煙引入。不多時,人俱受了薰香。那時慢慢進房,將被套內白銀一百五十兩,偷到手中,從後菜園越牆而出。自己一想,投何處方好,況此時心中煩悶,大似有病模樣。忽然想起有承福寺的下院在西關口外,名承壽寺,法明和尚在那裡住持,何不投奔他去?想那法明、法靜、法通三人,俱與我是至交,萬不能不收留我。忙忙來到西關口外承壽寺扣門,小和尚開了門。

  說明來歷,回親進去。不多時,法明忙接出來,攜手讓進禪房,彼此訴說一番。

  不料鐵頭陀近日勞碌太甚,又於前夜在公館受了大驚,恐因此生病,法明留他住下。午飯後,病漸沉重,炕上睡了一覺,醒來收拾自己物件,薰香盒不見了。一想,許是那服侍的十一二歲小和尚偷去了,因此急急出來找他。找到柳林那邊,見他與一個人說話,說的就是薰香盒子。鐵頭陀一著急,就嚷道:「小和尚,你把我的盒子弄到那裡去了?你快給我!」那小和尚開腿就跑。謝標不管好歹,奔過來隨走隨喊道:「好一個禿驢,你是嚴拿的行刺要犯,膽敢青天白日出來行走。今日你好好跟我到公館投案,或者可以從輕治罪。如若拒捕,定不饒你!」

  說著,拉出短刀就砍。鐵頭陀不防有人要拿他,又沒帶著兵器,又有重病,如何迎敵?就是一愣,然而到此時候也是無法,遂大著膽子道:「你是何人,敢來攔我?」謝標道:「你不認識你二太爺姓謝名標,外號人稱一簍油,現在跟著安大人當差。我們大人與你無冤無仇,你在你的羊角嶺青蓮寺當你的和尚也就完了,為何屢次三番前來行刺,是何道理?今日沒你的走兒。」

  鐵頭陀撥頭就走,謝標急急追來。

  鐵頭陀被迫急了,要用法術,已然不靈,實實無法可施。忽想起腰裡還帶著裝薰香盒子的搭褳,還有個盒子是盛藥與堵鼻子的紙卷等物,連忙拿出來一抖手,一宗物件直奔咽喉。謝標不知果係何物,一閃身子,手急眼快,竟自躲開。謝標說:「好賊禿,你二太爺也有暗器,是你招出來的。你的暗器傷人不算英雄。明器傷人才是好漢。謝二爺的法寶這叫明器,你留神罷。」

  鐵頭陀正往前跑,一聽說「招打」,鐵頭陀一回頭,什麼也沒有,撥頭又跑。謝標又嚷,一連三次。鐵頭陀一想:「他必沒有暗器,不過拿話唬人,我何用留神,只管跑罷。」二人追得嘴尾相連,已到承壽寺門口。鐵頭陀要往廟裡跑,一想:「我要進廟,他必追進去。這廟是法明的廟,我承他好意,留我住下,惹出這樣禍來,別連累朋友,莫若與他一死相拚,就是死了,也落個名在人不在。」想罷,止住腳步,大罵:「姓謝的,你莫趕盡殺絕!我與你誓不兩立,拚個你死我活。」說話之間,謝標已到面前,舉刀就剁。鐵頭陀究竟赤手空拳,難以抵敵,只好繞著廟跑。謝標仍然不捨,緊緊追來。將要追上,只聽那邊嚷道:「師兄莫慌,阿彌陀佛,我來也。」謝標一驚,見迎面來了一僧一俗,讓過鐵頭陀,將謝標擋住。二人非別人,即柳林乘涼之人。

  原來先在柳林的和尚就是法明,帶著香火老道齊明往大關南邊村子裡找人不遇趕忙回來,見鐵頭陀被人追下來,忙迎上去,拉出短刀一把,二人動手。那齊明也會武藝,也來相幫,三個人殺在一處。謝標武藝不及周三諸人,況又天熱身胖,他本敵不住法明,又來了幫手,更難招架。只是堪堪要拿住鐵頭陀了,忽然來了兩個救星,眼見得救了去,並且自己還得逃命。

  又勉強戰了幾合,虛晃一刀,往柳林而逃。法明要追,倒是鐵頭陀在廟門口探頭把法明喊住。三人進廟,關了廟門。謝標見他們不追,雖然不捨,無奈不是他們的對手,只好回去搬兵,再來拿他。忽想起柳林內石頭上扔著薰香盒子,忙回來一找,蹤影俱無。各處尋了一番,仍然不見,只得垂首喪氣而回,暫且慢表。

  且說那尋訪鐵頭陀的四路已經表明三路,惟有出南關的韓七未曾細說。韓七比別人都早,帶了包袱,由公館出來,走到南關外頭,看了看甚是冷靜,鋪面也不多,人家也不多,來往幾次,並無消息。後來想起和尚必多住廟,只好各處找廟,遇著廟就打聽,是老道廟,是和尚廟,有外來的頭陀和尚住著否。

  一路問著,由正南往西北而行,不覺來在西關口外,也因天熱,急奔柳林乘涼,忽看綠柳外露著紅牆。正要蹬石頭細看,見石頭上有個薰香盒子,甚為納悶,不知從何處而來,忙拾起來帶在身邊,這才聽見人聲喧嚷。再一看,是三人殺在一處。其中有一個和尚,一個俗家,正與謝標殺得難解難分。謝標漸漸要敗。韓七在林內一想,他一人不能取勝,英若湊膽子,我幫著謝二哥動手,許能蠃那個和尚,然而那個和尚不是鐵頭陀,何必與他動粗。正想著的時候,謝標已然敗下來。又看廟門口一人探出頭來嚷道:「師兄,窮寇莫追,並且他要進林子,更追不得了,犯兵家之忌。」那說話的人披著頭髮,正是鐵頭陀。

  韓七甚喜,見謝標追進林子,奔到石頭那邊來。韓七躲在林外,見他向石頭上似乎找東西,必然找薰香盒子,暗暗耍笑。不多時,謝標無精打采的去了。韓七自己思想一番,想:「謝二、周三等時常看不起我,他們諸事爭先,莫若今夜跳過廟牆,用薰香盒子把鐵頭陀薰過去,背了他一走,豈不是奇功一件?我無意中得這個盒子,是天賜成功也。天與不取,真真可惜。」

  主意已定,看看日色平西,又圍著廟探了探道,看定進廟之路,只盼天黑。無如日正長時,那裡能快,且先到酒鋪喝一壺,再吃了晚飯。俟磨到二更時分,悄悄來在柳林石上,又睡了一會子,不過睡不安穩。約莫天已三鼓,把夜行衣靠包袱打開,通身到頂俱都換好,背插單刀,百寶囊,收好了薰香盒子,把白晝衣服包好,寄放在樹杈上,奔了廟的南牆邊來。牆邊有一棵大榆樹,韓七躥上牆頭,趴在大榆樹之上。有一個雙杈,自己騎在樹上。前邊枝葉正把自己擋住,往下瞧的偏真。下面往上瞧可有些費事。瞧不多時,見一個和尚由南屋出來,說:「兄不必著急,慢慢保養著罷。就是公館有人來,咱們也不怕,有我幫你,怕他作什麼?」說著,往裡院去了。韓七聽了個真切,就知鐵頭陀住在南屋裡而且病著。心中甚喜,只不知屋內尚有何人。原來小和尚偷了薰香盒子,不敢回來,從柳林一直逃走,換了個年老的人服侍他,尚在未睡。

  韓七性急,等不得他二人睡熟了,就從樹上下來。到了南屋,便將身子趴在屋上,腳勾住簷瓦,把頭倒懸,瞧見南屋是兩明一暗,鐵頭陀躺在裡間哼哼。那外屋坐著一個年老之人,鬚髮蒼白,不消說,是服侍之人了。意欲掀簾進去殺了二人,必然容易,又一想,不好,只怕驚動法明,反為不美。既有薰香在此,何必鹵莽?也不用等他們睡了,就向身邊取出薰香盒子來,將千里火點著,輕輕吹動。先堵了鼻子,然後將仙鶴脖子對著簾子縫內透將進去,立時把外屋年老之人醉倒。又把仙鶴尾巴一拉,兩個翅兒自來一胡扇,那香煙就奔裡間屋去了。

  香煙頃刻已濃,裡間即聽不見哼哼,大約鐵頭陀必然薰過去了。

  連忙把盒子收好,掀簾進屋,一晃千里火,外屋之人不管他了,撲奔裡間而來。那韓七膽量極大,竟敢點上燈燭,見鐵頭陀橫躺在牀上,有心一刀將他殺死,又想不如拿活的好。從外屋找了兩根繩子,把鐵頭陀二臂捆上,又把他的腿捆好,用一牀被,照著卷薄餅的樣子,把他裹好,往肩頭上一扛,上了牆頭。

  此時已交五鼓多天,趁著朦朧月色,把樹權又扛著鐵頭由牆上下來,直奔到城門臉上。雖開不了城,倚仗拿著要犯,有欽差大人令箭,可以叫關。那韓七洋洋得意,越想越樂越歡喜。

  無奈四月夜最短,看看東方發亮,自己一想,天是快亮了,穿著一身夜行衣,又扛著個人走路,教人看著不是樣,莫若把衣服換上再走。又到昨日柳林那塊石頭上,把鐵頭陀放下,正要脫換衣服,只聽那邊有人大喊一聲,說道:「那裡來的,偷盜人家的東西,快快給我留下!」韓七吃了一驚,不知是何人,且聽下回分解。

Arrow l.svg上一回 下一回Arrow r.svg
續兒女英雄傳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