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兒女英雄傳/17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續兒女英雄傳
←上一回 第十七回 勝復敗官弁屢失機 死裡生惡僧兩遇救 下一回→


  話說韓七從廟中擒獲鐵頭陀,喜歡之至,扛著他出了廟。

  走不遠,天亮了,仍在昨日的柳林放下鐵頭陀,打開小包袱,將要換衣服。這個時候,只聽林外有人大喊一聲道:「你是何人,膽敢偷盜人家衣物,好好給我留下,萬事皆休,如若不然,定要你的性命!」原來一牀被裹著鐵頭陀,遠遠看著似包裹。說話之間,躥進兩個人來,未能看得明白,及至臨近,忽聽鐵頭陀在被裡嚷道:「老弟,快來救我罷,我教人家捆在這裡了。」

  韓七一聽鐵頭陀說話,暗暗著急,到底是不會使薰香之過,故此工夫不大,到了柳林,鐵頭陀就緩醒過來。本是雞鳴五鼓還魂香,天一亮,香的氣味就散淨了。鐵頭陀將一緩醒,就睜眼一看,自己二臂拴牢,連腿都教人家捆上了,又有被擋著,看不真切,好似在人家肩頭上扛著呢。心中著急之至,想這一到官,只怕有死無生。正在難過之時,忽聽「崩哧」一聲,將自己摔在地下,復又往外掙拔掙拔,就看見拿他的,認識不出,大約是安欽差手下之人,大約此難不能逃了。誰料那邊來了兩人一喊,再一看,來的正是太平濱清水寨二寨主歐鵬,帶著手下頭目侯蒙。他二人本是來探望法明的,昨日到了北關,天已二鼓,就住在北關店裡。今日清早往西關口外,正要尋找承壽寺,走到柳林,就見韓七扛著一件巨物,又類乎包袱,又似乎鋪蓋卷,恰在清早,猜他是偷盜來的。歐鵬向侯蒙道:「咱們何不劫下他?大概總有點油水。」侯蒙點頭。兩個人這才往裡一躥,又一嚷。鐵頭陀就聽出歐鵬的聲音來了,故高聲喊叫:「吾弟快來救我!」

  歐鵬與他自打擂聯盟之後,甚是契厚,焉有不救之理?韓七見鐵頭陀也醒過來了,又有人躥進樹林。他一著急,要拉刀迎上來,不料後邊那人一揚手,「吧」的一聲,就是一塊石子打過來,正打在韓七右手手背之上。韓七「哎呀」一聲,一甩腕子,那刀就拉不出來了,鬧了個手忙腳亂。眼看那二人用刀反要剁他,韓七無奈,只可撒腿就跑。雖然跑著,仍是甩著手腕子。歐鵬、侯蒙緊緊一追,鐵頭陀喊道:「二位不必追他,倒是先給我解開。」歐鵬向侯蒙道:「你快把鐵師傅解開,我追那人去了。」侯蒙回身走到石邊,一伸手,將被子抖開,拿刀挑開繩子,鐵頭陀就站起身來,將膀背活動了一番,拉著侯蒙一同出了樹林,往下緊緊一趕,追去追來,卻離著不遠。韓七一急,要奔樹林離得遠,此時已經渾身是汗,鞋又跑掉。他急中生巧,回頭一隻鞋照前頭的人面門打來,說:「招寶貝!」

  黑忽忽一宗物件,直撲歐鵬,把歐鵬倒唬了一跳,一瞧,原來是一隻鞋,不由哈哈大笑,說:「原來你這小輩,就是這樣能為!今天你休想逃脫。依我之見,你站住,叫你寨主把你拿住,倒便宜你。」韓七實在不能跑了,心中發亂,兩眼發黑,恨不能一時跑進城去。往前一搶,腳下一滑,「撲咚」翻身栽倒。

  後面三人一陣狂笑,說:「小輩,你還往那裡跑!」歐鵬往前一躥,舉刀就要往下剁。只聽有人大喊:「光天化日,朗朗乾坤,膽敢在省城關廂殺人,待我來拿你。」說著,掄刀把歐鵬擋住。韓七爬起來一瞧,是謝標,這才放心。

  原來謝標昨日敗了,跑回公館,與顧師爺大家商議捉拿鐵頭陀的法子。是日晚間,只有韓七與孫師爺、郝金剛未回公館,別人都回去了,並且都打聽得鐵頭陀實信。謝標清早一人獨欲建功,並未約會別人,亦不聽顧師爺的調遣,私自出了西門,直奔柳林。走到離林不遠,將過了一個小樹林,只見迎面跑著一人,後頭追著三人。看那前跑的像韓七,吃了一驚,正要上前相助,不料「噗咚」一聲,韓七栽倒在地,後面有人拉刀將要殺他。謝標一急,就大嚷著搶上前去,與前面之人殺起來了。

  一來一往,不到二十回合,歐鵬武藝比謝標強,只殺得謝標有招架之功,無還手之力。謝標知道不是人家的對手,虛砍一刀,撤退就跑。鐵頭陀現在病勢甚重,不能支持,盼著回廟。那邊韓七雖跑乏了,奈因謝標要敗,人家本因救他來著,難以獨自先逃。及至謝標跑了,他也跟著跑下來。歐鵬貪功,又有侯蒙相幫,他焉肯不追?回頭叫鐵頭陀說:「師兄先請回廟養病,等小弟追拿他們。」於是急急追趕,侯蒙也後面相隨,追到小樹林來。謝標、韓七一同跑進樹林子裡去了。論理進了樹林子,就不該追了,無奈歐鵬不捨,竟自追進樹林來。侯蒙後面喊叫說:「不必追了!」話未說完,林子裡一條弩箭「哧」的一聲,正中歐鵬的左肩上。歐鵬「喲呀」,噗咚栽倒在地。林內跳出一人,舉刀就砍。幸而侯蒙趕到,拿刀架住,二人殺在一處,飛縱躥跳,那肯絲毫放鬆?

  此時韓七、謝標逃到林子內,正愁無法抵擋追來之人,忽見匆匆過來一人,放了一支弩箭,將頭一個追的射倒。二人大喜,再一細看,不是別人,正是郝金剛,跟著孫師爺,由昨日打聽明白鐵頭陀住處,孫師爺在省中時久,熟人甚多,在西關找個相好的,同郝金剛住下,商議了一夜,打算今早探好了道,忙回公館調兵來拿人,初未想到在半路救了韓、謝二人。那韓七正要上前幫助,謝標擺手,不教他上前。再看歐鵬,已然爬起來了。侯蒙力戰,工夫太大,已經後力不加,見歐鵬爬起,他就要往回敗,無奈郝金剛不放鬆一步,只得勉力支持。惟孫師爺一人閒著,已然見了韓七、謝標,說明以上情形,心中早有了主意,使暗令郝金剛住手。侯蒙見老郝懈怠,就忙往下敗,歐鵬也跟著跑下去。那時鐵頭陀早跑回廟去了。孫師爺不叫郝金剛、謝標、韓七等追賊,說:「你們拿不成,反要把著他漏網,莫若調齊大眾,圍住他的廟,連和尚一齊拿住,倒是妙策。」

  三人依了,趕緊同回公館。

  到了公館,見了顧朗山,回明以往從前各節。顧朗山忙傳孫祥安、魏永福、朱三、徐三等上來,告知一切,教他四人各帶五十名兵,在東西南北四方,圍廟吶喊助威,准在初更齊集。

  因韓七昨夜鬧了一夜,故留他與謝標保護顧、孫二位師爺,同在公館。那時韓七向謝標說明薰香盒之事,二人笑倒了。日落前,馮小江、趙鵬、周三、郝金剛一齊紮束停當,飽餐戰飯,各帶兵刃,陸續往承壽寺來。

  且說歐鵬、侯蒙回廟,鐵頭陀已然回來,只是病得厲害,扎掙不住,同見了法明,各說以上情節。法明吩咐擺酒,席間大家計議。侯蒙道:「我看此事決難善罷甘休。安欽差處必然有人來擾亂,咱們須早早防備為妙。他那邊頗有能人。」法明聽了,把桌子拍得山響,站起身來,說:「你快住口!休長他人志氣,滅卻自己威風。想那安欽差手下這些副、參、游、守,沒有什麼能人。不是我說句大話,咱們會過多少英雄豪傑,從沒對手,還講這些官兵將,都是些酒囊飯袋衣架而已。兵是招募來的一群花子,不然就是些個大煙鬼;將官更難說了,老的油滑,少的懦弱,就是武進士出身,那弓刀石也與真技藝兩樣。他等不來,倒是他的造化。他若來一個,我殺一個,來兩個,殺一雙,方知俺和尚的厲害。」侯蒙不敢再說。鐵頭陀道:「師兄雖然武藝高強,我現又病著,只有歐二弟、侯爺、齊爺可以迎敵。俗語雲,『好漢架不住人多』,還是防備為是。」齊明道:「大家不必爭論!我吃完了飯出去打聽,如有信息,我回來報信。」法明這才不言語了。歐鵬這才向法明代歐鶴致意,又表出特來探望之情,又詢問法靜、法聰在承福寺的事,又與鐵頭陀敘別後之事。飯後齊明出去打聽。

  再說馮小江等四人於傍晚時候到了西關,離承壽寺不遠,找了一個酒鋪,四人進去喝酒。孫祥安等已經來了。大家議定:一聲鑼響,就圍住廟,不准放出廟裡人來。趙田不放心,叫人在廟外四圍巡察,恐他們聞風逃脫。誰知齊明得了信,忙回廟報知。依歐鵬叫大家歸清水寨,法明又叫大家奔承福寺。始而是法明不服,尚要前去迎敵,繼而是大家爭論逃往何處,未免擔擱了時刻。天已日落,還無章程,齊明急得直催說:「兵已來了不少,要圍住廟,就不好走了。」法明即忙裝扮停當,帶了行李,齊明也打扮了,鐵頭陀只得帶病而行,惟歐鵬、侯蒙二人心中後悔這次不該來,然也無法,只好努力向前。

  說著,只聽外面鑼響。法明在前大喊殺出,廟外人已圍滿,那裡出得去?趙鵬手執兩柄大錘,當門擋住,大嚷道:「眾弟兄,隨我進廟!」馮小江、郝金剛一齊答應。馮小江使動單刀,郝金剛舞開雙鞭,齊往進殺;周三是單鞭,也隨後殺來。外頭孫祥安、魏永福各統帶五十名兵,在前面圍住。徐三、朱三現時已保了外委,各統帶五十名兵,在後面圍住。歐鵬看勢頭不好,與侯蒙使了眼色,往後就跑。那法明甚是凶狠,仍無懼色,使著一雙戒刀,直奔了趙鵬來廝殺。趙鵬忙把大錘雙雙舉起招架。兩個人殺在一處。殺了十幾個來回,齊明在旁見法明占不得便宜,就忙與鐵頭陀努嘴,約他左右夾攻,一擁而上。旁邊惱了馮小江、郝金剛,也上來幫趙鵬。六個人捉對兒廝殺。隨後又來了周三。齊明是本事低,鐵頭陀是病著,已經敵不過,更兼添上周三,越發不行。又聽得廟外人聲喧嚷,一片聲「殺呀,拿呀,千萬別放走了要犯呀」,更嚷得人心慌亂。齊明已身受重傷,法明偷眼再一細找,歐鵬、侯蒙俱不見了,就知他二人不肯出力,自顧性命,由後面脫逃了。暗想:「今日斷難活命,莫若行個拙志,自刎了罷!」

  法明一面招架,一面打算主意。忽見後頭「嗖嗖」的跳出兩個人來,第一個白面長髯,精神足滿;第二個紫黑面皮,重眉大目,花白鬍子,年紀都在六旬上下。前面使的是寶劍,後面使的是一對雪亮護手鉤。但見他二人舞動了兵刃,好似幾團白光滾來滾去。那時候兩下里正在性命支關之際,忽然添了二人。趙鵬等一看,並不是自己弟兄,以為是法明等一黨。誰知法明等更不認識,以為是官兵又添了武藝高強之人,只嚇得魂飛天外,魂散九霄。不料那二人直奔了趙鵬等殺去,只殺得趙鵬等四人亂縱亂跳,俱是勉強招架,並不能還手,漸漸要敗。

  又見隨後歐鵬、侯蒙也跟了來,並聽歐鵬嚷道:「法師兄不必驚慌,我的二位師父來了。」法明三人此時非常驚喜,見兩個老者越殺越勇,暗暗稱贊:「真好本領!」覺得自己精神頓起,遂大叫道:「我等不趁此時殺出,更待何時!」說罷,就殺奔前門而來。白面長髯老者在前舞動兩把寶劍開路,大嚷道:「讓我者生,擋我者死。」法明等三人緊緊跟著,魚貫而行,留下黑紫臉的老者斷後,猶如幾只猛虎。趙鵬等便知事情壞了,往外一敗,那一伙就殺出廟門去了。

  魏永福正督率官兵在廟外圍嚴吶喊助威,不料廟內衝殺出一群猛虎,把這些官兵如切蔥切蒜的一般亂殺,只見人群裡頭顱飛起飛落。魏永福嚇得不敢迎敵,讓開一條血路,遂使法明等眾人逃出。及至孫祥安趕來,趙鵬等殺出,已經把賊放出去了。大家互相抱怨一回。馮小江道:「我等這些個人,並且帶著官兵,竟被他走脫,如何回見師爺?就是大人不在此,將來也不好交差。」魏永福等也面面相覷,彼此設法。趙鵬道:「我們不管殺得過殺不過,只好還是追。」大眾只得虛張聲勢,追了一回。怎奈後來的兩個老者武藝過高,趙鵬等都不是他的對手,差得太多,焉能相敵,眼看著要犯逃脫了。徐三、朱三在廟後領兵跑來,彼此相見了。朱三道:「我們聽見鑼聲,領兵將廟圍住,不意從外面殺進兩個老頭子,我二人殺不過,那兵丁更不用說了,只得容他跳牆進廟。人家往外殺,他反倒殺進廟去。」周三歎道:「若不是他兩個,還不至放走了鐵頭陀。我們四人已經把鐵頭陀與那個和尚都殺敗了,再一會子,就要被擒。誰想到半空出來這兩個禍根。

  不言大家掃興回公館。且說法明等跟著兩個老者出離了龍潭虎穴,追兵又追了二次,被老者唬回,大概不敢來了。鐵頭陀便向老者叩頭,並向法明等逐一磕頭道勞,大家還禮。法明便問二位老者姓名,歐鵬這才過來給大家引見。原來這兩個老者就是在地壇教歐鵬、歐鶴的師父,白面的叫飛天虎李德芳,紫面的叫海底龍陳德明。二人皆會奇門遁甲,知道二徒弟有難,鐵頭陀與法明等都不該這次就擒,故來湘救。及至救出二位,就要告別。法明等不肯放,李德芳笑道:「眾位還須早早回去,不必客氣,離開這是非之地方好。」歐鵬也苦苦攀留,說明大家都回清水寨,不料又出了一件意外之事。不知何事,且聽下回分解。

Arrow l.svg上一回 下一回Arrow r.svg
續兒女英雄傳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