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書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續書序
作者:王勃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180

敘曰:書以記言,其來尚矣。越在三代,左史職之,百官以理,萬人以察,揚於王庭,用實大焉。苟非可以燮理情性,平章邦國,敷彝倫而敘要道,察時變而經王猷,樹皇極之綱維,資生靈之視聽,皆可略也。

昔者仲尼之述書也,將以究事業之通,而正性命之理。故曰吾欲托之空言,不如附之行事。道德仁義,於是乎明;刑政禮樂,於是乎出。非先王之德行不敢傳,非先王之法言不敢道。紀千數百歲,斷自唐虞,迄於商周,風流所存,百篇而已。以此見聖人言約理舉,神明不勞,而體時務之撰矣。故能法象天地,同符易簡,借前箸於筌蹄,驅後生於軌物。密而顯,宏而奧,久而彌新,用而不竭。非古之聰明聖智,元覽博達,孰能為此哉?

孔安國曰:「帝王之制,坦然明白,可舉而行。」嗟乎,其言甚大!可使南面稱聖人之後矣。自時以降,史述陵遲,人自為家,標指失中,陳事亂而無當,制理參而不一。由是大典散而人文乖,是非繁而取舍謬。與夫古先哲人制述之意,不其疏乎?

我先君文中子,實秉睿懿,生於隋末,睹後作之違方,憂異端之害正,乃喟然曰:「宣尼既沒,文不在茲乎?」遂約大義,刪舊章,續詩為三百六十篇,考偽亂而修元經,正禮樂以旌後王之失,述易讚以申先師之旨。經始漢魏,迄於有晉,擇其典物宜於教者,續書為百二十篇,而廣大悉備。嗟乎,賢聖之述,豈多為哉?噫,亦足垂訓作則,冒天下之道,如斯而已矣。當時門人百千數,董薛之徒,並受其義。遭代喪亂,未行於時,曆年永久,稍見殘缺。貞觀中,太原府君考諸六經之目,則忘其小序。其有錄而無篇者,又十六焉。嗚乎,茲不可復見矣!家君欽若丕烈,圖終休緒,乃例六經,次禮樂,敘《中說》,明易讚,永惟保守前訓,大克敷遺後人。

勃兄弟五六冠者,童子六七,祇祇怡怡,講問伏漸之日久矣。躬奉成訓,家傳異聞,猶恐不得門而入,才之不逮至遠也。是用勵精激憤,宵吟晝詠,蔗幾乎學而知之者,其修身慎行,恐辱先也。豈聲祿是殉,前人之不繼是懼。間者承命為百二十篇作序,而兼當補修其闕,爰考眾籍,共參奧旨,泉源浩然,罔識攸濟。嗚乎小子,何敢以當之也,其盡心力乎?始自總章二年,洎乎咸亨五年,刊寫文就,定成百二十篇,勒成二十五卷。昔者文中子曰:「漢魏之禮樂未足稱,其書不可廢也。」尚有近古之對議存焉,制詔冊則幾乎典誥矣,後之達悟者,將有得於斯文乎?於時龍集閹茂,勉踵前修,在大唐禦天下之五十七祀也。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