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琉球國志畧 (齊鯤、費錫章)/卷五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四 續琉球國志畧
卷之五
藝文下 志餘
作者:齊鯤 費錫章

翰林院編修齊 鯤

工科給事中費錫章

恭輯

藝文下[编辑]

冊封禮成恭紀[编辑]

國朝冊使全 魁

聖澤涵濡四海同紫泥親捧。大瀛東天連辨嶽,春雲綠地,近扶桑海,日紅島服屏藩,歸鞏固,朝廷典禮識優崇,花冠錦帶,迎恩早願。得千年漢節,通灑露堂,開瑞靄晴,御書稷殿,倚崢嶸,九霄鳳舞,龍飛宇,萬歲嵩呼。華祝聲視草臣原香案吏,皇華歌到。此城衣冠,後日圖王會舊使,還應認姓名

五虎門放洋,次副使周煌韻[编辑]

全 魁

使節承天籠,封舟出海門。
風帆凌浩渺,雲樹隔川原。
荒島鼍更靜,層樓蜃氣昏。
萬靈齊擁衛,方識聖朝尊。

閏九月,同副使周煌、從客王文治、徐傅舟游湧田畸,不果。雨中至城嶽。因過察侍紀官馮纘宅,次韻二首[编辑]

全 魁

山寺溪橋一徑幽,肯因微雨阻清游。
爭誇客有鍾王筆,【王文治工書。】敢說仙同李郭舟。
絕域風光仍澹宕,佳時海國暫淹留。
登高未羡龍山會,親到金鼇最上頭。

蓬山花草自清新,臨水園亭愛絕塵。
乘興更裁尋菊序,移情先對抱琴人。【傅舟善彈琴。】
箋分護壽吟初就,酒釀林禽味劇眞。
薄醉不辭歸路晚,濛濛烟翠欲沾巾。

封舟到那霸港,王世子親率陪臣出迎恩亭衹迓紀事[编辑]

周 煌

詔書東下大瀛州,祇命王儲禮數修。
五色仗開雙雉尾,三呼聲動六鼇頭。
翹瞻漢節依香案,恍識天顏拜玉旒。
徃日拘牽傳守次,如今亭共聖恩留。

先師廟行香紀[编辑]

周 煌

三山霑聖澤,萬世仰人師。【萬世師表,今摹懸其上。】
俎豆猶循魯,宮墻詎陋夷。
升天階莫及,觀海水難爲。
不是遭明盛,桴浮若爲隨。

冊封禮成恭紀四首[编辑]

周 煌

扶桑初旭放新晴,佳氣葱籠入島城。
遠捧天書金錯落,高擎內帛玉縱橫。
龍亭乍過羣神伏,鳳蓋旋臨列騎縈。
盛典幾人親再見,華顛呼似作嵩聲。
八幡橋接萬松間,嗣服趨迎守禮坊。【坊距歡會門半里,世子例跪迎於此。】
虎士隊中森棨戟,騶官聲裏簇旂常。
四家【向翁毛馬爲大族。】勲舊承新澤,七姓【蔡鄭梁金林毛阮,皆明初賜籍。】班聯近末光。
故國會從何處見,樹人樹木歲年長。
錦幄連雲喚仗齊,傳宣朝命上丹梯。
諸侯自不用夷禮,天子元來輯介圭。
賜有拜登嚴咫尺,容無俯仰謹端倪。
即看震兌宮開處,知是葵心總向西。【王宮殿皆西向,中國在海西也。】
御書樓出殿高層,奉使儒臣此一登。
銀牓久懸天露渥,金泥常惹海雲蒸。
聲靈已自隆三錫,典禮寧惟崇百朋。
歡宴北宮歸路晚,蓬瀛山色碧崚嶒。

諭祭禮成恭紀[编辑]

周 煌

醲露灑扶桑,覃恩卹故王。
作屏雄震位,輯瑞翊乾綱。
廣樂聞何所,遮須夢未央。
爰因予纘服,特用沛旌良。
哲嗣初繩武,皇仁重錫光。
永言推不匱,曠典出非常。
明幣頒天府,朱提降尚方。
苾芬凝酒醴,朗潤燦圭璋。
彩旭暄宗祏,松雲護古岡。
衣冠增僾愾,階戺盛趨蹌。
儐爾馳工祝,休哉肆享嘗。
龍文欽寶籙,執事蕆焚黃。

中秋宴即事[编辑]

周 煌

北宮秩秗啟賓筵,卜晝還兼卜夜便。
桂向小山寧借月,【時九月四日。】燈開秋節不須年。【是夜放烟火。】
一時蘭麝香煙上,百尺樓臺蜃氣連。
猶有堪誇三五夕,醉人扶路火城邊。

重陽宴即事[编辑]

周 煌

桄榔樹葉暗龍潭,烏榜紅舷倒影涵。
蜃氣正收山點碧,蛟涎未斷水拖藍。
乍催鼉鼓橫流發,旋拂霓旌取道探。
芳荇自開蘭桂入,浴鳬分散綺羅叅。
在田見處爻占二,燒尾成時浪躍三。
巖旭漸低光不夜,頷珠頻奪睡猶酣。
騎鯨客路如相導,乘鯉仙人本素諳。
忽憶一槎天海濶,長風何日馭。

九日粵山登高,用杜牧之齊山詩韻[编辑]

周 煌

久見煙林一葉飛,登臨磴道尚依微。
海門翻雪鶴初到,洞口沉雲龍不歸。【舊爲蛇窟,僧心海來,住蛇相率遠去,故名龍渡寺。】
藉草還來尋勝地,【寺東北松下,前使憩飲之所。】挂帆直擬送斜暉。
蓬山暑氣何當飲,歇九日頭未授衣。

馬齒山看日出[编辑]

周 煌

泰山日觀何孱顏,欲往從之修且艱。
昨者乘軺出奇下,但聞鷄鳴欲出。
千里一瀉同朱殷,朅來海上浮楂去。
云何亦苦天緣慳,初如坐井與窺牗。
心目眩晃難爲堪,強從扶持出倉外。
望望巳復高三竿,頗疑此願竟不遂。
僮僕爲我司溫源,連朝走報東方啟。
天水一色如流丹,以雲爲車雨爲馬。
倏忽蔽掩收金丸,我聞神龍見尾不見首。
變態出沒虛無間,蘇公守登看海市。
見由所感,不見,亦偶然。
晨發姑米,夕馬齒,輕風送我,生微瀾。
仙人脚踏羅與紈,促渡鳥鵲鞭文鸞。【時正七夕。】
海中有雲更無數,獅象一一朝天門。
須臾赤霞開左右,下照魑魅如犀煙。
扶桑頂上陰火燃,格格不吐猶將吞。
逡巡斗大出萍實,非珠非彈流晶盤。
執規秉矩亦何有,體其方也用其圓。【日初出,望若方,體光滿。後始圓。】
六螭就御騑而驂,羲和率職無尸官。
世人之論日長如年,鳥知夫其終無既始無端。
我初讀書天保篇,穫福義取朝光暾。
乃知古今貞明者,惟用其晦明斯懸。
今朝喜得天地全,平昔守管安足存。
吁嗟乎,平昔守管安足存。

遊善興寺[编辑]

周 煌

當年支許有前因,我亦人間不住身。
展卷發興憐古寺,【寺剏見汪徐二錄。】聞鐘早暮結比隣。
得從晴日扶藜暇,且取花光飫眼新。
後者視今今視昔,三生石上坐傷神。

冬至月霸港候風,遊臨海寺,示太演上人[编辑]

周 煌

我昔閱圖經,末吉稱最勝。
道遠未遑遊,徒思佛火塋。
鬱鬱萬松中,演師演上乘。
積翠薄南樓,郵詩抒清興。
臨海偃波心,曾試金瓏鐙。
皛潏盪吟襟,萬頃恣高瞪。
浮天怵心目,石欄隨意憑。
門外葺草深,策馬下回磴。
爾時師未來,搬柴龜嶺磴。
閱日報信調,奉節臨津庭。
可奈舶竣遲,潮定風無定。
蠲悶上霸岸,古寺紆沙徑。
山花笑欲迎,林鳥遙相認。
頓息鄉國愁,微風酒力醒。
演也新住此,前詩出印證。
三衣凈塵坱,泠泠數聲磬。
重叅話莫墮,醉筆輕持贈。

留別中山士大夫二首【有序】[编辑]

冊使趙文楷

東風昨夜蕭然,旅客之魂。秋雨連朝凄絕,離人之緒,僕也。乘槎東至,持節西歸,挂海上之孤帆,望刀頭之明月。然而浮屠桑下,欲別殊難。那霸江邊,重來未必。諸大夫惠而好我,舉國人皆不棄予,荷長亭折柳之情,值大海廻瀾之候,經年爲客,慨援筆以增愁。七子從君,請賦詩而見志。倘能報玖,定擬藏珠。

七星山上望中原,瘴雨蠻烟氣吐吞。
甲帳未應留夢住,弓衣見說有詩存。
路經馬齒看山色,天八龍沙落漲痕。
十丈蒲帆風力健,去來安穩載君恩。
相逢傾蓋忍言歸,後會重期是也非。
雪渚鴻泥遲我跡,海天龍雨濕人衣。
一尊酒盡寒潮急,九月霜清落木稀。
珍重漫湖隄下水,垂楊垂柳最依依。

圓覺寺古松[编辑]

明隨封從客胡 靖

知是天工巧自栽,遙瞻海色廻蓬萊。
孤根勁挺亭三尺,古幹橫斜蓋二臺。
夜靜龍鱗明月照,天空鶴影片雲來。
菁葱已濕千年露,曾見山花幾度開。

冊封禮成兼贈紫金大夫鄭秉哲[编辑]

國朝隨封從客王文治

大瀛三島外,小界九州東。
合沓山蟠踞,奫淪氣鬱葱。
有王稱守禮,奉職最輸忠。
正朔滄波遠,名藩辨岳雄。
獒曾重譯獻,琛已百年通。
纘緒修侯服,封章達帝總。
璽書儀部發,使命侍臣充。
秉節將天語,揚帆駕海風。
迎恩冠盍肅,適館豆籩隆。
蠲吉開丹詔,凌晨啟雪宮。
前驅黃繡繖,後騎紫花驄。
周道平如砥,連橋曲似虹。
街臨椰子碧,牗出佛桑紅。
處處垂朱箔,家家結綺櫳。
拜瞻來父老,喧笑聚兒童。
次第穿雲磴,廻翔轉錦幪。
建邦良己古,喬木盡成叢。
翬閣聞銀漏,【刻漏門。】蛟涎滴石谼。【瑞泉門。】
大廷言聖訓,香案表臣衷。
黃紙題緘鳳,彤墀序列鴻。
趨蹌如對闕,舞蹈聽呼嵩。
內殿開筵敞,官厨辦膳豐。
錯惟酋長貢,【三十六島之長,歲貢方物,悉以宴賓。】鮮得獸人罿。
奔走俱膚敏,盤飱逮僕僮。【是日使臣僕僮俱有宴。】
歌徵弦(口厯)(口厯),樂奏鼓逢逢。
簾捲山光秀,窻延海色融。
杯行歡已接,火繼讌方終。
小相趨章甫,儒臣倚鄭崇。
詩書鄒魯士,鬚髩綺黃翁。
石鼓曾披蘚,金臺舊剪崧。【秉哲曾入國子監讀書。】
翩翩鸞入掖,噦噦鳥鳴桐。
君意勞傾蓋,予慙類轉蓬。
鶢居厭鐘鼓,鸜鵡避樊籠。
汗漫身何託,風塵而久蒙。
星槎隨幕府,蠻語學叅戎。
雪暗孤鴻過,天高一鶴翀。
乾坤青眼在,山海碧雲空。
冷露馨巖桂,清霜變岸楓。
相期攜酒榼,還興遞詩筒。
一笑人間世,交親氣概中。

渡海吟[编辑]

王文治

海門一揚帆,浩蕩不能止。
地維天軸乍,低昂老魚屈,
曲潛蚪起,元氣,頃刻風雨驚。
天外罔两陰陽。爭眼中,
誰辨路遐邇,耳邊,但聽擊雹轟雷聲。
羲和騰御於朝潮之內,顧菟委照於夕汐之外。
大于世界,若浮空一髪,中原定安。
在川后陽侯儵往,忽來金支翠旗,靈光洞開,
赤鱗白鳥前導而後送,天神欲降。
心徘徊,忽將黯慘,變瑤碧。
黑水之溝深似墨,混沌如遊邃古初。
元黃不辨,乾坤色那須燃犀。
更照耀颯颯,陰風戰毛骨。
方知中外有分疆設險,惟天界殊域。
我聞百川萬派,清濁殊於廓靈。
海常委輸奔騰,日夜不肯歇。
機關運轉,如轆轤偷閒。
我欲問眞宰,問渠東去,將何如?

圓覺寺題壁三首[编辑]

王文治

野梅枯盡白蓮荒,天女橋邊海色涼。
片片辭柯巖際葉,被風都捲過廻廊。

王家宮殿鎖雲深,【寺有龍淵殿,奉厯代先王木主。】日暮輕烟單薄陰。
松檜乍疑雷雨響,鐘魚齊作水龍吟。
不借軍持逸興孤,舍人詩句半模糊。【壁間有前冊使林舍人:虛廊雙不借,靜案一運持之句。】
行藏老衲休相問,萬里中原一釣徒。

筍崖月夜聽徐傅舟彈琴[编辑]

王文治

大海無人處,月明生暗潮。
孤琴時一奏,薄霧曖層霄。
夜靜水逾澹,秋涼天更遙。
鮫人如解聽,清露濕水綃。

恭慶聖母皇太后七十萬壽詩[编辑]

中山官生鄭孝德

球藩奕葉荷絲綸,累譯來王拱紫宸。
萬里風恬波靜海,三山日暖草囘春。
惠覃遠塞修聲徧,恩覆炎荒壽宇新。
喜值慈寧綿聖算,叨隨屬國頌皇仁。
華府【琉球王殿名。】門前膺冊封,一方阜壽沐恩隆。
三平村【琉球村名。】酒千家碧,萬歲山【取望闕嵩呼之義。】花四野紅。
地應離明長捧日,天瞻乾極遠呼嵩。
今朝恭慶璇宮福,躬沐春暉虎拜同。
文教遙敷島嶼邊,辟雍詔許沐陶甄。
手摩鼓碣春光暖,身託槐陰舊廕妍。
豢養恩波深似海,栽培德化博如天。
幸邀聖母長庚日,同效華封祝晚年。
炎徼常懸向日心,喜將姓字附青矜。
履長共慶徽音遠,稱壽同霑聖澤深。
玉宇祥雲浮鳳闕,瑤池瑞靄徧雞林。
從知海屋添籌永,難老松齡邁古今。
律轉初陽繡線長,九霄慶靄正無疆。
聖皇孝德高于古,壽母慈暉照萬方。
日下尊親同覆載,春臺頌祝徧梯航。
自欣陪隸隨多士,恭上南山壽一觴。
聖壽緜緜慶九圖,純祺稠疊錫慈幃。
珠連五緯叨丹陛,璧合雙輪擁紫徵。
閬苑書繙瓊玉檢,瑤堦綵試袞龍衣。
共歡天意同人意,於萬斯年仰懿徽。
禹拜皐颺頌母儀,許陳任韎奏侏𠌯。
兩階羽雜𣰽毺舞,六律鐘調韶薓詩。
歡洽敷天長燕喜,慶流薄海普鴻慈。
謳歌此日同中外,歲歲年年祝介禧。
萬國車書拱帝京,普天齊唱九如聲。
春明露掌開瑤席,日麗彤堦捧兕觥。
錫類無窮綿景福,推恩有永洽皇情。
虎闈幸聽康衢頌,山阜歌吟喜載賡。

入學呈教習[编辑]

中山官生梁允治

奇文詔許共窺探,萬里從遊意興酣。
海外長瞻星聚北,帷前眞喜派分南。
藏書有庫常兼四,淑世餘肱巳折三。
更羡同門人濟濟,春風春雨灑青藍。

遊趙殿撰所題巢雲園【冊使趙文楷題額】[编辑]

中山陪臣鄭永泰

芳園多勝景,更羡署巢雲。
地接蓬瀛近,書從閬苑分。
爲邀滄海使,重寫擘窠文。
雅望詞林重,高懷漱石羣。
山房憑徑轉,谷響隔巖間。
此日逢才子,棲遲日欲曛。

遊善興寺[编辑]

中山秀才馬執宏

尋幽來古寺,旭日照松門。
石髪翠踰頂,山丹紅到根。
偶聞清磬落,巳遠俗塵喧。
四壁琳琅滿,都成不朽言。

久米竹籬[编辑]

馬執宏

久米籬編竹,當年藉作垣。
北南山所界,卅六姓之村。
海氣侵茅舍,文光拱聖門。
及肩墻叠石,漫說聚廬蕃。

長虹秋霽[编辑]

馬執宏

雨過塵初斂,晴暉浸碧流。
撥開千仞霧,洗出一天秋。
翠滴橋頭樹,霞烘水而樓。
漸看新月上,隔岸夕陽收。

志餘[编辑]

等謹按:前志畧志餘一冊,節錄舊聞,旁搜軼事,雖以資談苑之助,而於使事亦間有裨益。我國家體恤外藩,厚往薄來。凡供億一切節次,裁省視前朝,最爲詳盡。故天章所臨,莫不讋慓;琛賮之忱,世世罔懈。今時之著錄,即後起之徵信,敢次見聞以存,叅攷正副使奉命冊封例,許隨帶從客、醫士等。正使跟丁二十名,副使跟丁十五名,經禮部奏定有案。等查:前使張學禮從客陳翼授王世子、王婿輩琴,操醫士吳燕授國人醫理。徐葆光從客陳利川授那霸官毛光弼琴法。但球人質樸好文,使將命後求,請求字日不暇給。從客長於筆墨者,自不可少。其他不必求備。至僕從人等,不過以壯觀瞻而已。等此次各帶跟丁十名,已可敷用。緣彼國供應頗繁,從客有廩給,跟丁有口糧,宜酌減,以省糜費。

前明冊封琉球,渡海每帶兵數百不等。國初,始定水師兵二百名。此次又添礟手二十名。向來帶武弁二員,用守備、千總等官。嘉慶五年,用都司一員、守備一員。此次用遊擊一員、都司一員,隨帶千把總四員,愈昭慎重。究之前此,琉球初通中國,恐有叵測之慮。今則臣服已久,恭順之極。所帶弁兵,祗以壯國威,國朝初次,冊封時,先期遣舟,必合使臣年庚,動帑督修,大需時日。嗣改用戰船。近又改用商船,准船戸帶貨壓儎,以爲水脚之資。商船甚堅固可用,但貨物定例,每船只一千一百石,不許私帶多貨到球,後教該國評價館公平交易,不得擡價勒銷至該國。所用寛永錢文,例禁私帶回閩。返棹日,先出示嚴禁。球人皆深以爲便。向例,封舟隨帶匠役,俱交武弁管束。嘉慶五年,添從九品一員,令武弁管兵、文員管匠役,較爲周密。但匠役從前爲數甚多,節次裁汰。此次又減鼓手八名,艦匠、艌匠等十名。蓋邇來球人頗習工技,除成衣匠、刻字匠、剃頭匠必須中國帶徃,此外皆非必需。即各項書役、轎班人等尚可再減。舟中既無擁擠之患,海外更無騷擾之虞,誠爲妥便。至閩省,向設柔遠驛,【俗名琉球館。】接待陪臣入貢。其附近舖戸,與球人交易,間有被其賒欠回國者。每逢封舟蒞球,此輩輒來應募匠役,到彼索逋,紛紛滋擾,殊失體統。此次嚴行示禁,嗣經督撫奏明禁止,此後可絕其弊,亦體恤之一端也。

等謹按:前使錄所載,封舟以夏至往,冬至歸,有遲至次年二月者。此次查兩船人數不下四百餘名,少住一日,省彼國一日之費。故自八月朔日恭行冊封大典,後即飭兵役、船戸料理歸棹之事。立冬後,東北風大盛,遂定於十月初二日開船。中山王遣陪臣再四敦留,等宣諭皇上德意,體卹小邦,並告以吉祥白螺在舟,必無他虞,决計登舟,候風放洋,七日夜即抵五虎門。閩省臣民咸謂天威神力,感應如響,從來歸舟無此神速。琉球謝恩貢使隨同開行,至姑米山停泊觀望,於十月二十四日始到,已離冬至不遠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