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西遊記/第003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第002回
如來試法優婆塞
徒眾誇能說姓名
續西遊記
第003回
唐三藏禮佛求經  孫行者機心生怪
第004回
投比丘菩提正念
賜優婆梆子驅邪

  灵虚子听了三藏在家出家,了明大乘功行之说,乃问道:“老师父,我弟子也略明一二,但不知老师父如何了明?”三藏乃诵出七言八句说道:

  “大乘功行岂难明,扫尽尘凡百虑清。

  昼夜绵绵无间断,工夫寂寂不闻声。

  任他魔孽眸中现,保我元阳坎内精。

  炼就常请常净体,明心见性永长生。”

  三藏说毕,灵虚子大笑起来说:“老师父,诗中大义,即是弟子一般无二。汤沐已备,且请洗裕”三藏乃同行者等沐浴了,俱在静室打坐。灵虚子却与三藏讲论了一会,各自取静。

  灵虚子乃想道:“如来信比丘僧荐引,许我保护真经,叫我莫要说破。我看唐僧,虽然庄重,驾信三宝。这几个徒弟,跷跷蹊蹊。虽说那八戒老实,可以取得经去。只恐孙行者,那些降妖灭怪的雄心未化,方才夸逞神通,又未免动了一种怪诞。如来曾说不净根因,便是此等。我方才以正相待,未得尽知他们真诚实意。如今且聊施法术,一则看唐僧入静,道行何如;一则着三个徒弟,静中智慧何等?若是道行优,智慧广,真经取去,他们力量可保,我随去也省几分气力。若是他们力量不能保去,可不费我精神?少不得比丘僧到处举荐我,我必要扯着他前去助帮一二。”灵虚子想了一会,只见唐僧师徒们各入静定,灵虚子乃变了一个老鼠,先到三藏身边。他见三藏闭目跏跌而坐,呼吸绵绵若存,当中寂寂不乱,乃把爪儿抓三藏农膝。三藏那里惊动,尤如打成一片真金,那色相庄严,无增无减。灵虚子暗地夸扬道:“好一个修行和尚!”却去试行者。见行者虽盘膝闭目,却扭扭捏捏不定。只见八戒呼吸村粗,沙僧气息沉静。灵虚子乃去把八戒耳上一抓,八戒惊叫起来道:“一路辛苦,方才喜到一灵山脚下这等一家善地,如何老鼠成精?”

  这灵虚子只知试八戒,却不知孙行者是个精细猴王,平日既有几分手段,他的智慧也有几分明彻。听见八戒骂老鼠,他把眼睛路看,便看见老鼠是灵虚子假变,乃忖道:“优婆塞也是如来弟子,怎么假变老鼠戏弄八戒?想是试探我等禅心、我如今也弄个神通,戏弄他一番。”乃故意鼾呼,拔了一根毫毛,变了一个黧猫,从天窗跳将下来。灵虚子见了笑道:“久闻孙行者神通广大,智虑千般。我家那有黧猫,便是邻屋也少。我此法身莫要是他啮破。”乃复还原坐,依旧行那静功;限睃着黧猫,看他作何究竟”。行者见鼠复还元,仍是灵虚子。乃道:“此非戏弄八戒,或是道者元神出没之状。”乃撺出窗去,复还了身上毫毛。方才闭目入静,只因他这一种精细,动了一条宽头,总是他日间向灵虚子夸逞名姓来历。这宗根因,就於静而未静之中,现出许多怪孽。忽然如昔日闹天宫的景象,闯地狱的情形,黄风怪又狰狞现形,红孩儿复猖狂作横,牛魔王从前又弄神通,金翅雕转到鸱张作耗,金箍棒这时难撑难打,翻筋斗此会偏拙偏迟。性子暴燥起来,大叫一声:“师父呵你在那里?”三藏正在静中,被行者喊叫一声,便出了定道:“悟空,我在道者静室中打坐哩。叫我怎的?”行者顷刻就明,啐了一口道:“精精做梦,又撞着冤家。”那八戒、沙僧也喊叫:“师父起来!” 三藏俱各唤明了,齐啐道:“真个做梦,又来割嘴。只道妖精又捉师父。”灵虚子笑道:“真乃不净根因。师父们若要上灵山,礼佛取经,还须洗心涤虑。”三藏税:“弟子正为此借寓老善信宅上,沐浴更衣,便是洗涤身心志念。”

  师徒过了一宵。次早灵虚子备斋,款待了三藏师徒。乃向三藏说:“老师父修省一日登山,我弟子先往雷音宝刹,赴佛会去也。”灵虚辞了,出门先行。三藏随换了洁净衣服,披上锦襕袈裟,戴了毗卢圆帽,手持九环锡杖,待灵虚子出了门,便与行者等拜辞厅堂之上,出门直走灵山大道。师徒们走了半日,遥望灵山脚下,树木森森;鹫岭峰头,云霞灿灿。渐次行来,见鹤鹿之踪满道,鸾凤之韵飞空。三藏问道:“悟空,雷音宝刹,你说曾到,尚在何处?”行者答道:“师父,那前面林里显出来的琼宫绀殿,不是雷音寺了?”三藏方才举目观看,果见:

  梵宫高出碧云天,朱户金钉星斗联。

  七级浮屠霄汉里,三层宝殿鹫峰前。

  钟声接续扬清响,鼓韵铿锵次第宣。

  果是灵山真胜境,祥光拥护大罗仙。


  却说灵虚子留三藏在家,他先到寺来。见了比丘到彼僧说:“东土取经僧众已到,在我家下。那三藏色相庄严,志念诚悫,真是取经之僧。徒弟们道法力量虽然厂大,但恐还有些精修不到。我等既在如来前一力称许保护,若是他们德不纯全,我等再欠力量,道途有失保护,如之奈何?”比丘僧道:“我等还须禀白如来,求垂方便,少助法力。”说罢,乃上得大雄宝殿。正值如来登殿,比丘僧忙合掌望上禀道“东土取经僧已到山脚之下,灵虚子观其来意,俱各志诚。但恐其间尚有精修不到,仰望大慈,俯垂成就。”如来道:“吾门中惟观其来意,若是志诚,应当付与真经。若是精修末到,必定也要汝等扶助去路。”比丘增道:“谨奉佛旨。只是弟子与优婆塞力量微浅,还来慈悲方便。”如来道:“汝二弟子,丁宁再三求告.也是为此真经美意。但吾门虽有过去、现在、未来三等道岸;然过去的休思,未来的休望,只凭这现在。这现在的,亦听其来。若先存意念,是谓成心,非修道者之所行也。汝二弟子,既坚意求充满道力,吾今添汝一声闻功德,一圆觉实行。待真经去日,再有传教汝等。”比丘增与优婆塞合掌称谢,方欲退散,只见雷音宝刹大门把守大力神王,报入正殿说:“东土取经僧众到在门外,不敢擅入,特此报知。”如来听得,乃令比丘僧等召三藏人殿。


  却说三藏见了灵山佛寺,远远从山脚下一步一拜,拜到山门。抬头一望,只见山门之上,悬一大扁,上写着“前雷音禅寺”。猪八戒见了,笑将起来说:“佛爷爷呀,走了许多年,受了无限苦,今日也到了地头。”不顾师父、师兄,大踏步往山门就走。行者忙喝住道:“呆子,此是何处,如何卤莽,不行礼法?”八戒道:“我一路来,那里不行些礼法?”行者道:“你行甚礼法?眼见的佛爷在上,师父在前,怎么越礼抢前?”八戒道:“老猪一路来,遇着斋饭,行吃礼;撞着妖怪,行打礼;便是有几包儿衬钱,也行个收礼:何尝不行礼法?”三藏听了道:“徒弟莫要多言,斯文谨言些。”正才教训八戒,只见比丘僧十余众在山门下。三藏见了,鞠恭上前道:“弟子玄奘,乃是奉大唐国君旨意,前来求取经文的。要谒见如来。”众比丘道:“佛爷已知圣僧到来,令我等迎入。”王藏只是合掌行礼。

  当下二比丘引着三藏师徒,到得殿阶之下。三藏俯囱作礼,启上如来道:“弟子玄奘,奉大唐皇帝旨意,现有通关文牒,到宝山求取真经,普济众生,永固国社。伏望我佛垂恩,俯赐方便,不辜弟子来意。”如来听得三藏之言,又看了来文事理,乃启金口,大发圣心,向三藏说:“吾久知汝远来取经,道路辛苦。安可令汝空回,已吩咐阿难查检备下。但此经文,超度四生六道,解释八准三途,未可唐突取去。造次来求,必须汝等各说出为何事求经,本何心而取?”三藏听得,俯伏在地道:“弟子玄奘,为报皇王水土之思,祝延圣寿而来求经。若说本何心,惟有一念志诚心来龋”如来道:“祝延圣寿,正与吾经理合。既发一点志诚,经文应当给汝。”乃问悟空:“为何事,本何心?”行者也百拜上言道:“弟子想当年生自花果山一块石,乃天真地秀,日精月华,感动所出。今日取经,盖为报答这盖载照临之恩。若说本心,弟子一路来,随着师父降了无数妖魔,灭了许多精怪,皆亏了弟子。这心中机变,便是机变心来龋”如来道:“报答天地日月之恩,此经正合。取得,取得。只是本一机变之心,这机心万种倾危,这变幻无穷诡诈,如何取得。”乃问八戒悟能:“你为何事,本何心?”八戒口中吃吃的,破了无数头道:“弟子,弟子只晓的我娘生时,十月怀胎之苦,三年乳哺之恩。今日为报答爷娘养育恩来龋若说本何心,只有一点老实……老实心。”如来点首。又问沙僧悟净:“你为何事,本何心?”沙僧稽首顿首道:“弟子不知其他,但只知天地君亲师,五件大恩。天地君亲,师父师兄们说去。只因随师远来求经,但愿师父取得经去。这一点恭敬心,无时放下。”如来道:“你二人俱从正念,取得取得。独有悟空却难取去。”

  行者听了,急躁起来道;“佛爷爷呀。我弟子千辛万苦,随师远来,如何取不得?”如来道:“只因你本一机变,与吾经一字也不合,怎么取得?”行者乃向如来前抓耳挠腮,打滚撒泼道:“弟子这机变心,纵不如师父的志诚,却胜似八戒的老实。就是机变,也不过临机应变,又不是姦心、盗心、邪心、淫心、诈心、伪心、诡心、欺心、忍心、逆心、乱心、歹心、诬心、骗心、贪心、嗔心、恶心、瞒心、昧心、夸心、逞心、凶心、暴心、偏心、疑心、奸心、险心、狠心、杀心、痴心、恨心、争心、竞心、骄心、媚心、諂心、惰心、慢心、妒心、忌心、贼心、谗心、怨心、私心、忿心、恚心、残心、兽心。”行者一气随口说出许多心。如来闭目端坐,只当不闻。比丘僧到彼乃屈指说道:“悟空不可多说了。你说一心,便种了一心之因。种种因生,则种种怪生。”猪八戒在傍听得行者说了许多心,临末一句兽心,他便说道:“正是我悟空师兄,又不是狼心、虎心、狗心、牛心、蛇蝎毒虫心。”比丘僧道:“八戒,还禁得你添出这些异类心。吾屈一指,便有一心之应。汝等少说些罢。”行者乃住了口,只是向佛爷磕头道:“爷爷呀,可怜弟子万水干山,辛勤苦恼,随师到此。没奈何,赏弟子几卷儿去罢。”如来道:“吾经本来一字原无,许多枝叶倒被你生出种种头脑。只恐你取了经去,道路之间,被这种种机心生变,不免又累别人。”行者道:“弟子金箍棒现有,筋斗云尚存。纵有妖魔,手段尤在,包管无碍。”

  如来笑道:“吾正为妆恃这一根金箍棍棒,亵渎了多少圣真,毁伤了无限生灵。今日你这棒,当缴还了在此,一路用他不着。”乃叫大力神王收了他的棒。行者那里肯缴,还道:“爷爷呀,弟子这棒,轻易缴还不的。”神王道:“佛爷要你邀还,如何缴还不的?”行者道:“我这棒得的有些来历,你听我道:

  这金箍,非凡棒,神通说来无限量。

  只从大闹水晶宫,忽见金光出海藏。

  龙王赠我作奇兵,乃是一根铁拄杖。

  叫声细了斗来粗,说道短些长两文。

  要小变做绣花针,要大就如杠子祥。

  曾携入地上天宫,也曾翻山搅海浪。

  打怪荡着一团泥,降妖直教三魂丧。

  堪笑八戒弄钉钯,怎比如意金箍律?”

  八戒听了道:“你这弼马瘟,夸你的金箍棒神通,怎么贬我的兵器?”神王道:“你的兵器,果然不如他棒。看来不过是把种地的钉钯。”八戒道:“我的钉钯,却也有来历。”神王道:“有甚来历?”八戒说:“你听我道:

  说来历,不敢夸,出在神仙大道家。

  煅炼六丁真火候,琢磨九齿利狼牙。

  轻重随吾力量使,短长任我手头拿。

  神通举处倾山岳,光彩看来灿斗霞。

  前使苍龙探海势,后使猛虎跃山花。

  魔王见了心惊颤,妖怪逢之骨也麻。

  乾坤兵器真难比,今古枪刀也让他。

  任那金箍并宝杖,荡着钉绝没处遮。”

  沙僧听得道:你这囔糠,夸你的钉把利害,怎么笑我的宝杖?你那里知我这兵器非凡,也有些来历。”神王道:“你的兵器有甚来历,也讲出我听。”沙僧乃说道:

  “说宝杖,神通广,不是凡间生草莽。

  出在广寒宫里来,一枝丹桂灵根长。

  仙神伐下削成条,兵器丛中称上党。

  雄威曾用灭妖魔,利害其能降魍魉。

  挥开鬼哭神也愁,舞动星昏月不朗。

  也曾护驾镇灵霄,也要成功居上赏。

  粗细长短任吾心,名播今来与古往。

  金箍棒也让三分,钉钯只好来抓痒。”

  神王听了笑道:“谁叫你们各自供出利器来?你这利器在身,可有个逢妖不打,遇妖不伤的?如来三宝门中,正不用你这三般利器。可速缴还殿上,贮了慈悲文库。”行者道:“爷爷呀,取了经去,万一路途遇着割嘴的妖精,还用此棒孝顺他。缴还不成。”八戒也随着行者口说:“真实缴还不成,便取不的经去,也要留着这钉钯,另寻个买卖去做哩。”三藏道:“徒弟们果是一路来,虽亏了你们这兵器;害事,也在你这兵器。”却是何说,且听下回分解。

  总批:

  三臧师徒静中各露本色。灵虚子试出,的的不差。但变鼠一节,大赛劳扰;不似到彼和尚之浑然无相也。

  灵虚变鼠,行者就变猫:惧其啮破,以有此幻身也。及吾无身,尚有何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