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西遊記/第004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第003回
唐三藏禮佛求經
孫行者機心生怪
續西遊記
第004回
投比丘菩提正念  賜優婆梆子驅邪
第005回
動吟詠聖僧兆怪
和詩句蠹孽興妖


  神王乃问三藏道:“圣僧,你一路来.如何亏了他们兵器?”三藏道:“上神不知:弟子一路遇了无数妖魔,若不是他三个有此兵器战妖斗怪,怎能前来。但知是出家人,以慈悲为主。远来取经为何?原以济度众生为念;被他们这兵器,伤害了多少性命,这便是他害事处。仰望神王收贮了他们兵器,免得伤害生灵:阴功浩大、”行音道:“我等兵器,原也为保护师父西来。如今取了真经回去,也要靠着他。如何缴还得?”三藏道:“徒弟,如来要你缴还,必须有个圣意。你且依命缴还,再作道理。”八戒道:“师父,徒弟若没了钉钯,讨饭也没路,还是留着钯罢。便是保护经回,也少不得要他。”神王笑道:“八戒,莫虑保经无器械。你且看我这手中是何物?”八戒看了一眼道;“你手中是一个打墙的杵,长又不长,短又不短;降不的妖,打不的怪:没用的物件。”神王笑道:“我这件兵器,你那里知道?”行者说:“弟子也不曾见,请说他个来历。”神王乃说道:

  “先天生,后天生,这件神物天下少。

  诸般武艺让他强,说起威灵真不小。

  敛锋蓄锐万魔降,镇怪驱邪诸孽扫。

  等闲不用有威风,清净坛场无价宝。

  整齐大众听经心,降服大鹏金翅鸟。

  法华海会佛菩提,全仗降魔力量保。

  视彼金箍灯草心,笑那钉把枯苗槁。

  漫夸宝杖有神通,此杵旋时都要倒。”

  行者听得,暴躁起来道:“神王口说无凭,弟子情愿与你比较个神通。若是你的宝杵,胜过我的金箍棒,不必讲了,情愿缴还在灵山库藏;若是我这棒儿,胜过你的宝杵,还让我的金箍棒保护经回。”神王道:“佛爷在上,灵山非赌斗之所,安可与你称雄较力。只是把你的金箍棒、我的降魔杵,两件宝器放在阶前,比一个轻重,试谁的气力,便见神通。”行者道:“说的有理,只恐没有这等大秤。”神王道:“何必要秤,权把沙师兄的宝杖横担我们棒与杵,孰重就轻,自然 兑出。”行者乃把沙僧宝杖横担着,一头行者棒,一头神王杵。那棒那里敌的过杵。八戒见了,忙将钉钯也放在棒这一头,越称不起。行者急了道:“神王,我原只讲降妖灭怪,轻巧的神通,不曾与你讲甚么力量。你看我这棒儿,叫声‘携,就如绣花针,怎么也较甚轻重?”神王道:“你便叫他小了看。”行者把棒取在手中,叫一声“斜,只见那金箍棒越大了。行者叫了几个“斜,便大了许多。行者急了,举起棒,照杵上打来。神王忙掣过讲道:“孙悟空,灵山胜境,使不得性子。早早皈依如来,缴还了凶器,随汝师取了真经去也。”行者气哼哼的,还要争长。

  三藏道:“徒弟,莫要争能。我等为何事到此?”行者听了师言,只得忍气吞声,随着三藏叩首殿阶之前,说道:“弟子玄奘,仰望我佛仁慈,给赐真经,早回东土,以慰君主之望。”如来见其迫切,乃唤:“阿难,引领三藏师徒,到宝经阁查发真经,付与唐僧。”

  阿难领旨,引着唐僧到宝经阁去。三藏在寺中,行一步,观看一步,向行者称赞道:“真好佛地。”不觉来到阁前,见那阁上:

  霞光万道,瑞气千寻。彤云里显出碧琉璃,绿树头映着朱窗户。兽角飞空,真乃拂云霄汉;雀檐傍牖,果然绕树阴深。正是一座凌烟从地起,绮云承露自天排。

  阿难领着三藏师徒,登得宝经阁,查阅诸品经卷,俱有签记名目。阿难道:“圣僧,你看这宝笈琼书,玄诠妙典,真个是人间少有,天上无多;乃不二法门之奥理,最上一乘之真言。东土众生,何幸得以见闻! 丘僧尼,永为课诵。只是取去,一路要小心敬意,莫生怠慢。这所关非小,不教空费圣僧一番辛苦。”三藏道:“谨领教言,决不敢怠馒。”阿难乃查检真经,共计三藏,该三十五部,一万五千一百四十四卷。乃从中查出五千零四十八卷,名为一藏,交付与三藏师徒。三藏受了经,乃分作四担,叫行者、八戒、沙僧各担一担。以一格分作两柜,背在玉龙马上。当时阿难把经卷数目,开写明白,交付与三藏。却是:

  《涅势经》、《菩萨经》、《虚空藏经》、《首楞严经》、《恩意经》、《决定经》、《宝藏经》、《华严经》、《五龙经》、《大集经》、《礼真如经》、《大般若经》、《金刚经》、《法华经》、《大光明经》、《未曾有经》、《摩谒经》、《瑜伽经》、《正法论经》、《西天论经》、《维摩经》、《宝常经》、《佛本行经》、《菩萨戒经》、《僧祗经》、《宝成经》、《三论别经》、《佛国杂经》、《大智度经》、《本阁经》、《起信论经》、《正律文经》、《维识论经》、《大孔雀经》、《贝舍论经》。

  以上经名,多寡卷数不等。三藏照单拜受,一面交付徒弟三人,各相担负。一面随着经,离了宝阁,就要往山门外走。三藏道:“徒弟们,且歇下担子,上殿拜辞了佛祖才是。”行者道:“经已在手,走罢,走罢。”八戒道:“师兄意思怕缴还金箍棒,我这钉钯、狼牙、五爪,称着缴还,倒也罢了。”沙僧道:“辞谢是礼,依着师父,莫拗。”行者只得歇下担子,随着三藏到得殿阶下拜辞如来。如来览了阿难开写经数,乃向三藏说道:“此经功德无量,灵异非常:上通天文地理之奥,下知人物万汇之情;为三教之玄屑,乃二气之真机。到彼南方,永为珍宝。非人不可轻传,善土尤当钦重。”

  三藏唯唯拜谢。辞了佛祖,别了众圣,下殿阶,领着徒弟出了三层门。方近山门,只见大力神王扯着行者、八戒道:“经已取去,兵器却要缴还贮库,前途用他不着。”行者道:“正要这宝贝护送经文,如何缴得?”神王道:“经文与钯、棒,并行不得:你要钯、棒,便留下经文;你要经文,便留下钯、棒。”行者没了主意,又不敢争拗,两眼看着三藏。三藏道;“徒弟,千山万水,所来为何?你必须留下钯、棒,且顾了经文去着。”行者把眼一转,那机变心肠就出,说道:“依师父缴还了钯、棒,只是这经文也要件棍棒挑着。”神王道:“释门观放着禅杖,把两条与你担罢。”沙僧便称口道:“我的宝杖免缴,代作禅杖可也。”神王道:“也换了与你。”当下三人把兵器缴还,交与神王。那行者笑欣欣的道:“棒呀,棒呀,想你在龙宫时,老孙巧里得来;如今在灵山缴库,是空里去。”猪八戒徕着嘴,落着泪道:“我的宝贝钯,怎舍得放在这里?”沙僧也留留恋恋不舍。只见神王收了兵器,换了三条禅杖,各挑着经担,方才出了山门,望大路前行。

  却说如来见三藏心欢意畅取得经去,乃向菩萨圣众迫:“唐僧以志诚心为报答君恩之事,吾知履道坦坦,此经直到东土,无碍无疑。但是孙行者以机变心取了经去,虽说报答天地日月盖载照临,事属正大。吾想机变是他来时保护唐僧的作用,这种根因未能消化,必要生出一种魔孽。适早比丘增屈指计他,说出八十八种机心,都是奸盗邪淫,种种乱派。他既有此不净之根,吾恐道路必有邪魔之扰。”众圣听了,齐齐称是。只见比丘僧到彼与优婆塞灵虚子,二人向如来前合掌礼拜道;“弟子蒙加来充满道力,一添声闻功德,一添圆觉实行。今真经既去,还望方便传教。”如来乃问比丘僧:“汝知优婆塞道力么?”比丘僧答道:“弟子久已知,故往日举荐,料其法术,可以护送经文。”如来又问优婆塞;“汝知孙悟空法力么?”优婆塞答道:“弟子前留他静室,见其不净扰静,已知他法力矣。”如来道:“他来时遇种种妖魔,不亏菩萨圣众救护,几乎不免。今汝二人既要保护经文到彼东土,比丘僧已知孙悟空八十八种机心之变,吾今赐汝菩提数珠子八十八颗。按此菩提非比寻常,一粒一佛,乃五十三佛之念头,三十五佛之心印也。汝当静时挂放心胸之上,遇有魔孽,持诸手内,一粒拨动,万邪自消;随经到处勿生怠惰。是乃圆觉实行也。”乃向优婆塞道:“灵虚子,汝既知孙悟空机心变动,魔孽猖狂,吾今赐汝一木鱼梆子。按此梆子,非是缘木求鱼,乃是净心驱魅。那菩提子,有转圆不竭之正党。这木鱼,有闻声起畏之真机。凡遇经文有阻,一击自无留难。汝其诚悫竞持,勿生懈弛。是乃声闻功德也。”灵虚子稽首拜受。二人领了如来传教,当下拜辞了宝殿,就往外走。如未复叫住丁宁道:“汝二人只可随真经到处,保护无虞,莫与唐僧等知识同行。若令其知觉,乃是送经东土,非取经西域之义也。”二人领命而出。

  如来见二人出了山门,乃放大毫光,驾彩云起在虚空,向众圣菩萨道:“真经到处,消灾释罪,降福延生,允为至宝。比丘、优婆道力若微,当借普助各有功德。”众圣唯唯称谢而退。如来左侍阿难,右随迦叶,彩云缥缈,去赴法华海会不提。正是:

  百千万劫难遭遇,一藏真经自此来。

  话说三藏自从取了真经,分作四处,徒弟们担了。自己轻身一个,离灵山脚下,望前行走。时值三冬至日,见地方居人,往来着新鲜衣服,行庆拜节礼。乃叫沙僧乘便问行路的:“何故?”猪八戒道:“师父也忒眼空浅,人家有钱钞,穿件新鲜衣服。有了新衣,便有礼貌。像徒弟穿这旧祆子,便没人敬礼。管他做甚,只走我们路罢。”沙僧问了,行路的说:“今日乃冬至令节,我这里地方风俗,着件新衣行庆拜礼。”三藏听得,乃向行者道:“徒弟,我们今日取得经回,正是一阳来复,万象更新。大家心悦意畅,何不联和一韵散心,好往前走。”行者笑道:“师父到底是唐人风韵,喜尚吟咏。我等吃力挑担,你师父轻身快活,还要吟诗。”八戒道;“真个师父是看人挑担不吃力。这吟诗可当的饭吃?徒弟腹中食俄,若是当的一个馍馍,便乱道几句。”沙僧道:“二位师兄,不要生疑忌之心,阻了师父兴趣。取经愿遂,好节佳途,便随师父赏心乐事,未为不可。”行者道:“吟来,吟来!我们和罢。”三藏遂叫把经担且歇在树林避风之处,乃信口吟道:

  “三冬至日喜回来,”

  行者乃和道:

  “万象昭苏又复新。”

  八戒噘着嘴没好气道:

  “和尚那知冬节到?”

  沙僧忙续道:

  “一阳颠倒五行身。”

  三藏听了大喜道:“徒弟们莫说你们不知吟咏,却倒也成章合韵。”

  正说间,只见那树林外远远显出高楼峻阁。三藏道:“徒弟们,你看那高楼峻阁,乃是我们来时优婆塞道者之家。扰了他斋饭,沐浴一宵,也不曾面辞作谢。如今径过去,非礼;若是又到他家去取扰,不安:如之奈何?”行者道:“灵虚子道者,家住灵山脚下。我们回路,不便又扰,已越路过来了。此楼阁,想又是人家。”八戒道:“张家,李家,管甚么别家!肚中俄了,且去化一饱斋再走。”三藏依言,出了树林,往前走去,越去越远。

  三藏道:“分明楼阁在目前,怎么又走不见?”八戒道:“树林遮了。”沙僧道:“我等来时,此皆荒山野迳,未曾见有楼阁人家。”三藏道:“悟净,你那知,来时一心直盼着灵山,未留着意。今日归去闲心,顿觉地界村落人家都在目中。”三藏只说了这句话,那楼阁即显出树林。行者道:“师父,已到人家之处,看他门户,容得经担,便借宿一宿;若是浅房窄屋,化些斋吃了走罢。”八戒道:“高楼峻阁,料是大门户人家。但不知可舍的斋僧布施;就是西方人家肯斋僧布施,不知可肯足了老猪饭量。”

  师徒们说罢,走近门前,只见门儿扃闭。犬子惊人,连声的叫。少顷,一个青年秀士走出门来。三藏着这秀士:

  唐巾眉上束、云履足间穿。

  手中持一册,料是《古今篇》。

  三藏见了,方才要上前施礼。那秀士见了三藏,笑盈盈躬身迎出门外道:“恩人老师父,你今日取了经文回来也。”三藏定睛看时,方才认的。却是何人,且听下回分解。

  总批:

  如何是金箍棒、九齿钯、降妖杖,只是金、木、土三种锋芒耳。缴还佛土,惟见于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