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西遊記/第049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第048回
烈風颳散炎蒸氣
法力搖開大樹根
續西遊記
第049回
清淨地玄奘尊經  臭穢林心孩遇怪
第050回
神龍猛虎滅狐妖
八戒沙增爭服力


  话说抓妖睁睛看那小孩子,个个手中捧着的都是焚不尽的蟒身腐蛆烂肉,只道这两妖当他不起,丧魄消魂,他因而捉拿到林内,咬嚼受用。谁知两妖神通本事多能,向孩子吹了一口气。那上风反向他刮,众孩子自当臭秽不起,手捧的秽物,又抛弃不掉,个个如针定住一般,莫想挣挫得动。这狐妖又变了一把刀拿在手内,上前要杀。那众孩子哀哭起来道:“魔王绕命!”狐妖笑道:“你这些小厮,如何识得我是魔王?”孩子说道:“平日过客到此,被我们把这臭秽打去,不论他身体、行李,一着了这秽污作践,小则灾疾,大则残生。若是害倒,我们活活的吞吃了;吃不尽的,也都做成这臭秽。今见你神通本事,料不是平常过客,定是个有力量的魔王。我们一则年小孩子,没有个管头。若是魔王肯饶了我,情愿拜你做个干老子爷娘。”狐妖笑道:“做你们的干老子,这腌臜臭气,却难过日子。我想你这些小妖精,往往加害道途行人,不如灭了你到也干净。”把刀就要去杀。只见狐婆拦住道:“侄子,你如今赶过唐僧前来,原意要报仇,何不便安住此林,调度这孩子们。待那唐僧过林,这些臭秽打的他身体、行李,没有一件干净。他们定然当不起这孩子们扛打,此仇可不报的快哉?”狐妖听了大喜,当时又吹口气,只见那小孩子们齐都动得,弃了秽物,各上前拜这抓妖为干老子。当下狐妖一同狐婆走入他深林里边,不闻臭秽,反觉异香喷鼻。两狐妖大喜,乃教这小妖们变化跌打拳脚。按下不提。

  却说唐僧师徒坦然过了蒸僧林,一路来倒也安靖。三藏跟着马走的力倦,叫声:“悟空,且看那个洁净地下,把担柜歇半时,待我权坐卧一会。”行者道:“师父,这路上处处洁净,你要坐卧,便歇下,何必又动一个好洁心?”三藏道:“徒弟,你不知,我便随寓而安,这真经,却又安住在洁净去处,恐尘垢染惹。”行者笑道:“师父,只要人心无尘垢,自然真经洁净。”八戒听了道:“走便走,歇便歇,说甚么长,道甚么短。叫我侧着两个耳朵听,听的不明白,又费心思想,肩头上又吃着力。只因你两个一言半语,叫我一个三心二意不闲。这地下倒也干净,便坐一会何妨。”八戒就把担子歇下,行者、沙僧也只得落肩。三藏把马扯住,行者、八戒搭下柜垛。

  师徒却才坐在背日色树阴之下,三藏忽然想起那陪伴客官道:“徒弟们,我想出外行路,那里处处偏逢着妖魔精怪,难道没个善知识好人。就如前来这两个客官,一个伴我过林,一个替你看守店中经担。多亏了他,也都是真经感应,到处效灵。”行者听了笑道:“师父,我徒弟久已知他,不好向你说的。只恐这客官半路上望亲戚,不往前行;若是往前行,他还要陪伴师父到地头哩。”

  师徒正说,只闻得一阵风过,微微有些臭秽吹来。三藏道:“悟空,是那里臭气?”行者道:“都是呆子,不检个洁净处歇下,想是近那个东厮粪堆去处,风刮将来。”三藏道;“这气味不是粪溺,多是腐烂臭物。你可探看上风处,若是风刮来的,我们可迁过下风处去好。”行者把身子一纵,跳在半空,手做个阴篷。向前一望,只见:

  密树阴阴一望高,摇摇风摆似波涛。

  若得妖怪巢林下,怎得吹来这阵臊。

  行者看了,跳下地来道:“师父,真是过一处,又是一处淘神费力所在也。当年稀柿衕,动劳八戒师弟。如今又用的着他老人家了。”八戒笑道:“甚么稀屎衕,干屎衕,只要像当年那些人家供给不迭的斋饭,把老猪吃饱了,然后看手段还钱。”三藏道:“悟能徒弟,少不得用着你,便化一顿饱斋供你。如今就着你前路探个消息,看是甚地方。”八戒道:“探甚么消息,大家挑着走,撞天婚。只恐这刮来的臭秽,是那里人家妇女倒桶子哩。”三藏喝道:“呆子,休乱说,快去探着。一面探看消息,一面有人家可化斋,便化一顿吃了前行。”八戒只听了个化斋,便爽爽利利,往前走去。

  只见远远田陌中,一个汉子在田里耕锄。那陌上一个妇人,手提着茶汤饭罐,叫汉子吃饭。八戒走上前,深深唱个喏道:“女善人,我和尚远从灵山来。饥了,问你化顿斋。”那女人那里答应,八戒又说一遍。那女人只是两眼瞅着八戒,那汉子乃走上田陌来道:“长老,我这妻子是耳背的。你要化斋,当前走半里,有村居人家化斋。我这些微茶饭,是我辛苦做工的受用,那有的斋你。”八戒道:“善人,斋便不化也罢。只是问你个路径,这前去是何地方?”汉子道:“长老,你是那里来的?如何路径也不识?我这里往东二十里多路,乃是个臭秽林。当初也不知这林甚么来历,但只是风不顺,便安靖;若是风从顺刮,我这地方臭秽难闻,家家都要备下香草焚烧,解那些秽气。”八戒道:“远二十多里如此,那近林的,却如何解?”汉子道:“近林的,只探风顺逆去躲避,若是躲避不及,被这气秽多生灾病;灾病也还事小,只恐撞着些小妖精怪,拿了活活吞吃了。”八戒道:“行路的,却如何避他?”汉子道:“撞造化。不遇着风顺,使过林去了。”八戒道:“万一走到林中,半路遇着转风,却如何处?”汉子道:“总来看造化。我这地方曾有个仙人过,香了半载。众人求他荡秽除氛,他道:后有圣僧来,自是安净。”八戒听了汉子之言,遂回复三藏。

  三藏听了道:“悟空,这却怎处?”行者道:“信八戒这呆子不成!他又不曾到村落众人家探听;只在田间听汉子几句话,没个对证。”八戒说:“有那汉子的聋婆娘在傍看着作证。”行者笑道:“越发没对证,一个聋婆娘,怎对证?你的话打听不实,不实。”三藏道:“既是不实,八戒再去走探,须是到村落聚处人家。一则众论方的,一则有斋可化。那汉子曾说半里有处化斋,你如何只听个空信就来?快去,快去!”

  八戒只得再走前去。却好走到村落人家处,果然店肆星密,人烟济楚。八戒上前打了一个问讯道:“小僧是灵山取经回来的和尚,路过宝方,腹中饥饿,一行四众,乞施主化一顿素斋。”这村人见了八戒生的丑恶,有的说:“长老,别家去化,我处不方便。”有的说:“丑和尚,远走开,吓怕人,还要化人斋。”

  八戒前街后巷走了一转,那里有个人应。他走一步,懊恼一步,只闻的鼻子里有三分臭气,那村落人家个个都烧草解秽。八戒上前,见一个老者烧草。乃问道:“老人家,烧草薰烟可是解臭秽么?”老汉道:“你这丑和尚,既知道这情由,又何消多问?”八戒惶恐起来,飞走回来向三藏道:“师父,不消说道,村落人家也没一家好善肯布施斋。徒弟到处去闯,不但化不出斋,还讨人没个好答应。”

  行者道:“斋,是小事。你探打的前林可得过去?”八戒道:“斋也化不出,有甚心肠问路?”行者笑道:“呆子,真个没用,原叫你探路消息,你却只在化斋上着力。便是化出斋,吃的你撑肠满肚,难道坐在这里?还要探听去,必须要到那臭秽林,找出根脚:那日好过林,何时没有风,可有甚么妖怪活吞人?”八戒道:“正是,正是。我倒也忘了,那汉子曾说有个仙人过林,香了半年。人问他何不除秽荡氛?他说:留与后来圣僧们安静、”三藏道:“悟能,既是仙人有此言,只恐就是我等。你更要去地头查看事实,我们方好计较安静的方法。”八戒见三藏叫他再去,只得没好没气的,日里琐琐碎碎的:“叫我老猪三遭探听,斋饭谁知那家办哩!”

  他使着性子,一直径到这林来。始初风微,臭气犹小,渐渐大刮,那秽污难当。虽说八戒吸过稀屎衕的老把势,这时却也真个受不起。两只手扪着鼻子,口里骂着:“臭妖精,不知是甚么怪东西,这等气味伤人!”正说间,那风越大顺将来。只见林中一个小孩子,手内拿着臭秽东西,问一声:“前面是何人,大胆闯将来?”八戒只道是地方人,还要说老实话问路径,乃答道:“我是灵山取经回来的,一起四众,一则找探路径,一则腹饥化斋。”那孩子是狐妖说明的要与西来和尚作对头。这小妖一听了八戒之言,便上前说道:“长老,你既说俄,我这手里现成馍馍且吃一个儿,再指你路程。”八戒道:“馍馍尽是用得着,只是怎么这林中臭的紧?”小妖道:“且吃馍馍,休管他臭。”八戒近前一看,那里是馍馍,却是一团腐烂臭物。八戒把鼻子捂了道:“这东西如何吃得?”那小妖见八戒不吃,便把手内臭物向八戒打来。八戒将手一挡,那臭物荡着手背,顿时肿痛起来。八戒急了,把林树枯枝摘下来照小妖打去。那妖一声喊,去叫众妖。八戒道;“且走吧,这妖的臭东西厉害。”乃转身飞走。

  小妖叫得众妖来,八戒已走远。见了三藏,把手背与三藏们看了道:“都是师父叫我探路径,这是甚东西,打在手背上。一时便毒气生疼,且臭味难当!”三藏看了道:“悟空,这却跷蹊,如何作处?”恰好三藏捧着钵盂吃水,乃向盂念了一句梵语,倾在八戒手背,洗去臭气,少止了些痛。行者说:“师父,这宗买卖,倒也有些难处:比不得较武艺战斗、讲斯文屈直;见了面,就把这恶东西打来,好好皮肤,怎禁得他毒气疼臭。如今且歇住此地,便风顺刮些臭来,路尚离远,待徒弟去探看了来。”八戒道:“切记,不可吃那孩子妖精馍馍,防他手内打了东西来。”行者笑道:“呆子,老孙决不像你,为嘴伤身。”说罢,一个筋斗。他却不打入林来,直打在山顶上。远远望他林内,有何妖魔邪怪,正东张西望。

  且说比丘僧与灵虚子,诈哄了孤妖去,乃从山顶崎岖缓步行来。只看着三藏师徒们恭恭敬敬挑押着经文柜担。又见三藏恭敬之甚,行到洁净去处歇下,向经担前整襟瞻拜。比丘僧对灵虚子道:“师兄,你看唐僧信心如此,便是我等也动了不敢怠慢之心。”灵虚子答道:“师兄,话便是这等说。只是这信心,是本来的方好。若是作意,便非真心。”比丘僧笑道:“师兄,既曰信,安有假?你看唐僧,歇在那林西头,想是见了那东边深林风色气焰,师徒们又生出计较来了。你看那孙行者,支手舞脚,必是要打筋斗探消息,恐来问我们。我与师兄设法待他,不可使他识破。”灵虚子道:“我与你变个老虎,在此待他来。”比丘僧道:“你变虎在这山顶,却也相宜。你看山傍一个水池,我便变条龙吧。”灵虚子把身一抖,顷刻一只虎。果然:

  威猛不同凡兽,咆哮山顶风生。

  斑毛白额典金睛,吼动山摇地震。

  比丘僧忙向池边也摇身一变,忽然一条龙在池内。但见:

  云雾高腾池上,苍龙旋转山前。

  金鳞映日更鲜妍,岂是凡人能见。

  他两个正变了一龙一虎,在山顶池边。“忽喇”一声,孙行者筋斗打到。好行者,坐在石上,一手搭个阴篷,看那深林气焰。一手招风来闻,果然臭秽气随风来。行者正恶那一气,只听得背身后“呼呼”风响,把那臭气直卷而去。顷刻地边云气蒸来,却也香的异常。行者回头一看,笑道;“原来是你二位神通,老孙正在此没主意扫荡这腌臜臭秽。没奈何,就借重你二位到那林间扶持一二。”行者一面说,一项起身前走,把手招呼道:“龙虎二位老友,借重你深林护持护持。”果然那龙盘旋而至,虎咆哮而来。

  行者徉徜得意,直奔深林。正才到得林边,只见那小妖被八戒枯树枝打走,叫了一林的小孩子妖精前来捉八戒。不匡八戒走回,却遇着行者前来。他也不查个势头,一个个捧着具秽,乱打将来。行者手疾眼快,见了道:“龙虎二位老友,那小跃臭东西打来了。”这龙忙喷出一团云雾,虎吼起大风,直把那臭秽飞卷,反把小妖打去。

  那妖精慌了,齐齐奔入深林,报知狐妖与抓婆说道:“林西来了一个毛头毛险的和尚,我们被他反风迎打,吃了亏来也。二位魔王干爷干娘,作何计较?”抓妖道:“我们有计较,倒不来投你了。只是这和尚我却认的,他叫做孙行者便是。他有些手段本事,也不过会打斗,能变化,却不能挡抵你这臭秽东西。他有何能,反将你们打走?”抓婆道:“狐侄,你平常说,你足智多谋,也善变化。如今说不得斗个智能才好。”狐妖笑道:“俗说强中更有强中手,我被这毛脸和尚破了几宗智谋,他还要就智生智哩。”狐婆道:“事已到此,我与你设个圈套,诱哄着他来。却叫这众小妖暗把臭锣打他个防范不及。”抓妖笑道:“姑计甚妙。”却是何计,且听下回分解。

  总批:

  动了好洁心,便得臭秽报。动了臭秽心,又当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