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西遊記/第050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第049回
清淨地玄奘尊經
臭穢林心孩遇怪
續西遊記
第050回
神龍猛虎滅狐妖  八戒沙增爭服力
第051回
指心猿復還知識
遭魔怪暫蔽圓明


  记得玄宗悟道时,婴儿姹女坎和离。

  打开臭秽交龙虎,扫荡妖魔路不迷。

  话说众小妖被龙虎风云,直把邪氛卷退,他慌人深林,报知两狐妖。那里知行者伶俐乖巧,一行打败了小妖,一行就变个小妖,杂在众妖中走入林来。闻见异香喷鼻,行者道:“这妖精自己受用这清香,却把臭秽加害别人。”及随众走入林中,听了两妖计较,又要设圈套诱哄,叫众妖精打臭秽东西,乃想道:“妖精只要打臭秽,定是八戒的疼烂买卖,我老孙怎禁得他这买卖。如今幸亏了龙虎两个护持,但不知这狐妖是甚圈套,且再听他作何计较?他说叫我老孙防范不及,那里知老孙暗进林来,倒先防范着了。”只听得狐婆说道:“狐侄,我和你打斗他们不过,变化又瞒他不得。如今不如把臭秽收了,放些香气,顺风刮与他。他师徒定然放心前来,你却把小妖与臭秽之物,避在深林。待他入了林中,收了香气,却放出臭秽打他,那时他进退两难。此计可妙?”狐妖道:“此计虽妙,恐他们知道此臭秽林不可改,如何此时一旦刮去香风?事出变换,便是虚假。况那孙行者机变万端,智量百出,这圈套如何蒙蔽的他?”狐婆道:“正是其中有一番理节,你且收了众小孩子臭秽,躲入深林,放些香风刮去,引了唐僧师徒来。那时我更有一妙计,管教他入我圈套,报了你历来捆打之仇,仍要还我个六耳魔王。”狐妖听了道:“阿姑,且说你妙计何如?”狐婆道:“你我变个田妇迎着他,只说往时臭秽,近被甚么孙行者神通广大,招邀了神龙猛虎,把些妖魔扫灭了。当年仙人过,曾香了半年,说留与圣僧安静。今日果然安静,臭气改了香林,乃是我地方造福,遇着这圣增孙行者。想唐僧必然信真。”狐妖道:“唐僧便信真,只恐那猴头不信。”狐婆笑道:“那猴头积年好奉承,我称赞他是圣僧,料他心喜。他喜心一生,定然疑心顿去。”

  两狐妖计较圈套,那里知行者在傍,—一听着,笑道:“这妖精,倒不像是蒸僧林妖魔家眷,如何不知俗语说的,六耳不传道,怎么老老实实计较与老孙听知?你说妙计,我便将计就计。”乃走出林来,只见龙虎尚在林中,行者上前叫了两个诺道:“二位老友,动劳你反风卷雾.打退了小妖。我方才变了小妖,跟众妖入林,备细听那两妖魔计较,他要设圈套引了我师徒到此,入到林中,与我们个措手不及。我如今借重虎友,料你威猛能灭狐妖。狐妖既灭,借重龙友,到林中大施云雾,把那些臭秽孩子直卷的他无影无踪。把香风借出,保全我师徒经担过林,也是二位老友功德。”行者说罢,龙虎点首。行者道:“承你点首,似肯扶持。只是那妖魔奸狡,望你还留意,莫使他知情躲避。”他两个依着行者,把身形隐了。

  却说三藏歇着担柜,只等行者打探回信。忽然风顺,只闻得香气刮来,异常喷鼻。八戒道:“师父,这风刮来香,想孙行者平静得臭秽林了。”三藏把鼻一嗅道:“徒弟,这会果然香气刮来,且更异常。我们走路吧。”八戒道:“也要等大师兄挑他担子。”正说间,行者一筋斗打在面前,他半句不讲,只说挑担子走吧。八戒沙僧忙挑起担包,三藏押着马垛,一齐走进林边。那香风馥馥,如焚沉檀宿降,这长老欣欣,似升霄汉云天。只见八戒道:“师父,也是你老人家功德,不似我来探听时那些臭秽。”三藏道:“徒弟,也不可作等闲看待,还须要兢兢业业过去。”沙僧道:“师父说的是。且歇在这林头,须再探个的实消息。”行者道:“且放心走,莫要怕他。”三藏道:“悟空,悟净也说的有理。俗语说的好,莫信直中直,须防仁不仁。”

  师徒正说,只见一个婆子,手提着一个竹篮儿,口里咕咕哝哝说:“亏了圣僧,真真好神通,把妖魔灭了。一个臭秽林,还了一个香气林。来来往往的都好行走。当初着了臭秽的,生疮害玻如今被了香气的,便走路精神。”三藏听他自言自语,乃道:“徒弟,听这婆婆可信圣僧功德,但不知是那个圣僧?”哪婆子便说道:“闻知是西还的孙行者长老。”行者一听,大笑起来道:“这妖精朝着灵床儿说鬼话。老孙可是你欺瞒的。虎老友何在?”只见那林头跑出一只金睛白额虎,就地咆哮,真个吓人。三藏见了道:“悟空,你说不可轻易,须要兢业存心。你看猛虎出林,须要躲避了他。”只见那婆子慌张,走头没路。忽然现出原身,乃是一个母狐狸。往山高飞走去了。三藏道:“原来这婆子便是妖魔,他哄了我们入林。”行者道:“此时休要疑畏,放心前去。”

  师徒乃坦然前走,方到林中,只见一个汉子领着许多小孩,簇拥前来。行者见了笑道:“妖魔,免劳费心。白额金睛赶你婆妖.就来捉你。”妖狐听了打个寒噤,不敢上前去,叫小妖快把手内臭秽打来。行者叫一声:“老龙友何在?”只见半空中金龙飞下,把众小妖云收雾卷,半个不留。这深林香风馥郁,你看他师徒放胆前行。

  方才出得林东数步,只见路前两只狐狸,俯伏地下,若有哀鸣之状。行者便要掣下禅杖打来,三藏忙止住道:“徒弟,西还不是东往,禅杖不比金箍,当念真经,普行方便。”行者道:“师父,他虽匍匐在地,其心实怀复仇。你看俯伏地下,两眼看着我们,实有不忿之心。双膝屈于真经之前,只恐是假。”三藏道:“徒弟,世事人情,都可假的。如来真经之前,他假不得。非是他不敢假也,是不容他假。彼此皆真,自是无假。”三藏只说了这几句,那两妖点□,化一道风烟去了。

  三藏师徒嗟叹了一会,往前行走。忽然东方云雾腾空,风雨将至。三藏道:“徒弟们,方才过了这臭秽林,爽朗睛明。不多见时,却又风雨来了,怎生行路?可急急上前,看有甚人家,可以躲避风雨,化顿斋饭充饥。”三个徒弟依言,忙忙挑着经担上前。果然那山凹里一村人家,正在那里烧烟做饭。师徒们上前歇下担子道:“善人家,我们是中华大唐僧人,上灵山取经回还,路过到此。那东方风雨来了,求一个空闲房屋,暂避一时。”只见那一家大门里走出一个士人来,三藏见那士人:

  头戴飘风一顶巾,身穿五色布包新。

  相逢未识情和性,举动飘飘已出尘。

  那士人见了三藏一表非凡,乃道:“老师父,请屋里坐。”却才把眼看行者们,也不惊异道:“列位师父,想是一路同行的。可把担子快卸下进屋来,风雨只恐就到。”行者们便忙忙卸下经担,扛进屋里。

  只见一所大厅堂,师徒们坐下。那士人便问道:“老师父,小子在屋里,已听知你们说是大唐僧人上灵山取经回还。只是灵山到此,途路甚远,闻知一路来妖魔拦阻,甚是难行。就是我这地界,东去有一林,西来也有一林。且说这西来林,臭秽难当,行路之人多少伤害,师父们如何过得来?”三藏便把过林这些功劳,多亏了大徒弟孙悟空,如此如此手段说了。那士人两眼看着行者,笑道:“这位师父,相貌非凡,真有降龙伏虎手段。我这村中,曾说这林要复了香气,只等圣僧来。今日果应前仙人之言。”士人恭敬行者,一面叫家僮备斋款留圣增。八戒见了,便叫将起来道:“师父,我徒弟也曾三遭探听,只看这手背被伤。难道过这林,只是孙行者服力过来?”沙僧说:“便是这担子,也要我等用力担将过来。”

  三藏微微笑道:“请问先生,高姓大名?这后林已过来了,方才说前一林叫做甚林,不知可顺便好走?”士人把眉一蹙道:“林虽好走,当初不知是甚缘故,来了一个妖怪,盘踞在内。往来行人禁声悄地便安静过林;若是咳嗽一声,脚步稍走的响,一时惊动了这妖怪出林,拿将去,也不伤害,只荡着他邪气一迷,把生前行过的事都忘了。便是熟识亲友,毫不相认,痴痴呆呆。医药也不效,符水也不灵。”三藏道:“山上可有条小路转的过去?”士人道:“小路虽有一条,却转远了几十里,且是崎岖险峻,空手尚难,行囊怎过。师父们有这许多柜担,去不得。”三藏也愁着眉道:“如何处,人便蹑着脚步,忍着咳嗽;这马蹄却也要走的响。万一惊动妖怪,如之奈何?”八戒道:“古怪,古怪。我这两日辛苦,动了痰火,偏有几声咳嗽。”士人笑道:“师父,你却真个有些难过,你先进我屋。有个不忿,你老师父归功在你大师兄身上,只这个心肠,偏要动了无明,惹出咳嗽。若被妖怪拿去,荡了他邪气一迷,那时把世事连你师父们都认不得。”八戒道;“我也不管认得认不得。只是还吃得斋饭,挑得经担,便由他罢了。”只见土人家仆捧出斋饭来,师徒就席吃了。天色已晚,安歇在厅上。这士人与三藏讲谈些道理不提。

  且说比丘僧与灵虚子变了龙虎,助了行者,把臭秽林扫静,点化了狐妖。他两个从山路小道走过来,看见三藏师徒在这村舍士人家歇住,安心前走。他却直闯过林,不曾问出这妖怪事情。走路脚步声响,那灵虚子又咳嗽了一声,忽然惊动了妖怪,叫声:“小妖们,看林外是何人声嗽,可去捉将来。”小妖得唤,便走了十数个出林。看见两个僧道林内走来,上前扯手的扯手,抱脚的抱脚,那知他两个本事高强,把手结了一个心印诀,口里念了一句梵语,把十数个小妖倒禁住了,加绳捆在地。比丘僧问道:“你这些妖怪,快供出事情,叫做甚地方,是何妖魔?”众小妖那里肯说,只求饶命。灵虚子把林树枯枝摘下一根道:“师兄,这些小妖不打,如何肯供!”小妖慌了,只得供称道:

  “这林久传来,西行计七道。

  总是世迷途,故把天真耗。

  生老病死苦,五者谁能拗。

  名唤迷识林,魔王从此号。

  任你秉聪明,过了这关窍。

  从前万有为,尽做不知道。”

  比丘僧听了,大喝一声道:“妖精,我已知你事情,你那里知我僧道本来也有两句:万劫不能迷,回光有返照。”灵虚子说:“师兄,何必与他讲,待我打灭了他,让唐僧师徒好过。”方才要举起枯树枝打妖精,不期魔王知了,遂顶盛贯甲走出林来,手拿着狼牙棒一根,叫道:“那里来的和尚、道人,上门欺负我大王。不要走,吃我一棒!”灵虚子忙把树枝架住道:“妖精,我已取了小妖供状,知你姓名事实。你何苦据住这林,迷惑往来人心,叫人当面尽不相认?今遇着我两人,自有神通,不被你迷。还要扫灭了这一种妖魔,我方才过林前去。”

  魔王听了,呵呵大笑起来道:“你这两个僧道,岂不知往来纷纷行客,他若肯安心静气,自然过去。他自动了无明,招风惹草,惊动我魔王,荡着我气焰,入于不识不知境界,如何怪我迷惑他心?我魔王也不与你争论彼长此短,只说我这众小妖何事犯你,你把他们个个禁住在地?你要架住我棒,看我打来。”只见:

  魔王狼牙棒很,灵虚枯树怎挡。比丘见了便慌忙,手内菩提抛上。变了青锋慧剑,飞来劈那魔王。妖魔本事也非常,就变了凶模怪样。

  灵虚子树枝敌不住魔王狼牙棒,看看败了,比丘僧忙把手内数珠子解下两粒,往空撒去。那菩提子节变了青锋慧剑,照魔王劈来。魔王见了,也不慌不忙。摇身一变,却变了三头六臂、七手八脚一个形像,口里喷出火焰。比丘僧与灵虚子挡他不起,思量也要变化敌他。又计议道;“且退回山顶,再作计较;看唐僧们如何过去。那孙行者机变甚高,莫若等地来弄个手段,扫荡了这妖魔。只恐是他师徒心志不洁,造出这魔孽,还等地师徒来解。我等莫要轻身与这凶恶妖魔交战,留些精力好保护经文到那东土。”这正是:

  得放手时须放手,可饶人处且饶人。

  要知后来事情,且听下回分解。

  总批:

  灵虚子、比丘僧保护经文,可谓勤矣。然一下挡妖精不起,便思量留与行者。大似今之为朋友出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