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西遊記/第081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第080回
比丘假魂訴毒害
行者設計誘山童
續西遊記
第081回
傳筋斗直指明心  設機心何勞利斧
第082回
假神將嚇走妖魔
揭山石放逃猩怪


  诗曰:

  血肉身躯血肉群,思量底事暗消魂。

  百年事业浑如梦,两字功名薄似云。

  行见朱颜成雪鬓,坐看白骨共山坟。

  从来指出长生法,阴骘弘开方便门。

  却说山童定要行者传了他一个筋斗.方才肯实说两个和尚进洞不自在受享的缘故。行者只得教他,把两手按地,着力一翻过身去。山童依着,果然一翻,打了个筋斗,喜喜欢欢,就往洞里要走,行者忙一手扯住道:“山童,这个筋斗不好耍子。”山童道:“怎么不好耍子?”行者道;“两手按地,一则费力,一则污手,又且翻过去跌了一交,那里好耍子?你看我不按地,不费力,半空里一个筋斗,好耍子。”山童道:“师父,你打来我看。”行者就凭空里一个筋斗翻过去。山童见了道:“师父,这个筋斗果然好耍子,你传授我。”行者道:“方才教会你一个按地筋斗,你会了就走,不肯把实

  话说完了,如今必须尽把实

  话说完,方才教你。”山童说:“实话那两个丑和尚进洞,说是唐僧的第二、第三个徒弟,我洞主把毒物假变馍馍果品款待他。一个叫做猪八戒,贪馍馍中了毒,怎得自在受享?一个叫做沙和尚,不肯受享,抡起禅杖,不思想寡不敌众,只凭着他嗔心便乱打,被我洞主拿倒了,如今在洞后不自在哩、此便是实话。师父,可把凭空筋斗传授我。”行者道:“你且说他两个在洞后如何不自在?”山童说:“教会了徒弟这凭空筋斗,我便才实说。”行者道:“这也不难,你可把两手紧揝着拳,将头向空一钻,把脚向空一起,自然一个空里筋斗。”山童依言,翻了一个筋斗道:“好耍子。”就往洞里要走,行者道:“山童,这还不好耍子,你看我,一连七八个叫做流星筋斗。”乃接连一路打了七八个,山童见了道:“好耍子,真个好耍子,师父,我把洞里和尚实

  话说与你罢,你千万把这流星筋斗教我。”行者道:“自然教你,你且说那和尚在洞后如何不自在?”山童道:“都被我众小妖捆的捆,吊的吊,只等拿到了唐僧一齐蒸煮了,洞主们自在受享。”山童说罢,便扯着行者要教他流星筋斗,行者也只得把这筋节说出道:“你可乘着一个筋斗势力,只滚打去,便是流星七八个。”山童依言,果然打了七八个,喜之不胜。

  行者道;“山童,你若肯实实把洞主是何物妖魔说与我,他有什么神通本事一齐说出,我还有个万里筋斗传授你。”山童道:“师父,怎教做万里筋斗?”行者说:“前边这几样筋斗,只在面前打跳,不过眼见丈尺,我这万里筋斗,说一声,千万里顷刻便打到。”山童听了笑道:“似这样筋斗,极好耍子,师父可教我。”行者说:“这个必须先把你洞主事情尽说与我知道,我方教你。”山童道:“料着师父不欺我徒弟,我先实说了罢。我这洞主是个猩猩成妖作怪,叫做美蔚君;那善庆君是个白鹤成情,还有个福缘君是个猿猴成精。只因善庆君与福缘君有双清之雅,我美蔚君与他结契,若论洞主的神通本事,变化多般。他闻得西还有起取经来的唐僧师徒,取得真经过此溪山,说不论人物仙凡,就是飞禽走兽,得闻了真经道理,超凡入圣,降福延生,我洞主因此在这洞里假设斋供,等候唐僧。如唐僧顺意,把经文留在我洞间,长远与我洞主看念,便将就与他回去;若是不肯,便先毒害了他,后上蒸笼蒸熟了,还有请这一路结契的溪洞老友来受享哩。”行者笑道:“既是你洞主要留经,也不该便把那两个和尚捆吊起来。”山童道:“只因那和尚一个扯谎,哄洞主心肠不善,且先要吃斋贪馋非礼;一个动了喷怒,抡起禅杖,打上洞门。故此我洞主怪恼起来,一个要就蒸煮,一个劝且待捉到了唐僧再做区处。”行者道:“你洞主可知道唐僧难捉的?他有个大徒弟叫着孙祖宗,厉害多哩,要拿倒了妖怪抽筋、剐骨、剥皮、揎草哩。”山童道:“我那善庆君曾说前洞把福缘君认了玄孙,赶了出洞,往花果山去了。他也知这孙祖宗厉害,如今叫众小妖做下准备,只等地来就要以计捉他。”行者听了道:“你真真不扯谎,果是实话。”山童说:“快把万里筋斗传授与我。”悟空道:“传你不难,只是你不曾走过万里路程,如何打的去?”山童笑道:“果是我不曾走过百里,怎说万里?比如我这三五十里走过的山洞,可打的去?”行者道:“此便打得,但不知这三五十里是什么山洞?”山童说:“离我这美蔚洞五十里,有座慌张洞,洞主与我洞主相契,我曾去请慌张魔王来赴会,故此走过的熟路。”行者道:“你既心下走熟,而今想起来,筋斗已打到往回来了。”山童笑道:“你这师父,我说了实话与你,你却扯个虚谎与我,我与你现在此讲说,怎么筋斗打个往回了?”行者道:“你要我教,须是待我打个你看。”山童道:“打来我看。”行者一个筋斗打不见了,山童守了半晌,不见了行者,埋怨懊悔进洞。

  却说行者一筋斗打入妖魔洞内,把身形隐了,见那两个妖魔口口声声只是要设计捉唐僧,又走到洞后,只见八戒与沙僧被捆吊着。八戒口里哼哼唧唧道:“师父呵,我徒弟自从:

  皈命投诚跟着你,西来礼佛取真经。

  十万八千途路远,往回终日不曾停。

  跷蹊处处逢魔怪,法力如何我不灵。

  捆在洞中只待煮,可怜一命入幽冥。

  你若悯念师和弟,早着猴精做救星。”

  行者听八戒咕咕哝哝说这苦楚言语,想念师父,心下想道:“呆子到此思念师父,也还是个好人。”只听的骂他猴精,又笑道:“这夯货馕糠的,既想要我救你,却背地里又骂我。”随假变了一个小妖,站在八戒之旁说道:“长嘴大耳和尚,你想什么救星?恐恼了我:

  洞内众妖齐动手,不将锅煮便笼蒸。”

  八戒听了道;“小妖哥,你蒸煮,说不得也由你,你却不晓的我有个师兄叫做孙行者,正是:

  法力齐天孙大圣,拿妖捉怪不相应。”

  沙僧听得道:“二师哥,在此捆吊着,什么心肠还联诗和句。此时不知师父知道不曾,若还大师兄知道,他是性急的人,怎肯延挨片刻,不来救你和我?”行者听了,依旧隐着身,到他两个耳边说:“师弟,谁叫你一个动贪心,惹了美味魔王全不放;一个生嗔意,弄做个捆吊冤家不放松!且耐心端正念头,待我来救你。”八戒、沙僧知是行者说话,便说道:“师兄,快些救,但把绳索解了,我们法力自然能脱。”行者听得,上前与他两个解那绳索,越解越紧,怎能得开。八戒道:“师兄,不好了,越解越扣的痛起来了。”行者道:“妖魔厉害,连我也没法,你两个且少待,等我与师父计较,先打灭了妖魔,焚毁了他石洞,再设法救你!”

  行者说罢,一个筋斗打到三藏面前,只见两个樵子陪伴着三藏,坐在山冈之上,等候行者回音。行者备细把八戒、沙僧情由说出,那唐长老听得眼泪交流,说道:“徒弟呵,我只道你:

  打探路径身耽搁,原来捆吊受灾屯。

  想因动了贪嗔孽,自种还须自拔根。”

  行者道:“师父,事己到此,悲泣无用,我徒弟只得再转灵山,求个解妖索的神通来救他两个。”只见樵子道:“小长老,你何必复上灵山,我两个经年打柴,遇有藤索,便用斧斤割断。我有利斧在此,你何不携去把他绳索割断,等他们挣脱了,使出他原来法力,出洞拿妖。”樵子向腰间取出一把利斧,送与行者,行者接得在手。三藏连忙扯着道:“徒弟,二位好意借斧与你割绳索,你却切莫劈妖精!”樵子说:“师父,你莫要扯他,我这斧子劈不得妖魔,只割的绳索。”三藏笑道:“善人,一把快利钢斧怎莫劈不得妖魔?”樵子说:“师父,我这利斧当初也是一个念佛的长老与我解绳索冤愆,不许我伤生害物。若是拿他劈妖魔,只恐自己先存了一种伤生害物心肠,不但缺钝了这斧无用,且惹了妖魔动了敌斗心。”行者道:“二位樵哥,老孙先讲过,若是这斧割不断那绳索,或是遇着一两个没要紧的小妖,老孙大胆借你斧子略劈一个,也是借斧一常”樵子说:“小长老若存了这一条心肠,我便不借了。”三藏道:“悟空,你便割绳只割绳去罢,不可又欺二位动了杀害心肠。”

  行者依言,携了利斧,有物在身,打不得筋斗,一直走到洞门,依旧隐着身,走入后洞,把斧子去割绳索,那里割的断?行者性急,把斧子抛在洞内,直走回向樵子说:“割不断!割不断!我也不曾劈妖怪,抛在洞里来了。”樵子听得道:“小长老,你不消去了,我二人曾与妖魔有半面之识,待我去说个方便,叫他放了两个来罢。”行者道:“如此却好,我不去,借重二位去讨个方便。便是那斧子现在洞里,自去取罢。”

  樵子别了三藏,他两个走到洞门,也把身隐着,只入洞后,见八戒与沙僧捆吊在内,那斧子原是一个梆槌,抛在地旁观了原形。比丘与灵虚子说道;“师兄,你变樵子,可也只不该把木鱼槌变利斧,未免动了杀劈之心。”灵虚子道:“为救人捆吊,这也不妨。如今他两个绳索紧捆,不得不借利斧。”便拾起那槌,依旧去割,那里割得开。两个忙把解结经咒念起,只见八戒、沙僧就地一滚,那绳索齐断在半边。八戒两个只道行者来救,往洞外飞走,众小妖拦当不住,急报与两个洞主。妖魔走入洞后,比丘僧与灵虚子变化不来,隐身不及,却被妖魔见了道:“好和尚,前在福缘洞破了我桃实,化为蛇蝎,今又到我洞中放了我拿到的僧人,好生大胆。莫要走!吃我一棍!”灵虚子见妖魔抡起棍来,说不得把梆槌变了根棒相敌,那善庆君也执着长枪来刺比丘僧,被比丘僧举起菩提子只念了一声梵语,那枪忽然折做三段,两下里混战不见输赢。

  却说八戒与沙僧解了捆吊,飞出洞外,走到三藏面前,见了行者道:“你坐在此,却是何人解了我绳索?”三藏道:“徒弟,亏了两个樵子来救你,他便救了你,不知如今怎生出妖魔之洞?”八戒道:“师父,如今说不得,我等回去报妖魔捆吊之仇,再探樵子如何出洞。”三藏道:“徒弟,罢休,你既挣脱了来,那妖魔厉害,不要去惹他,我们挑了担子还沿溪岸去罢。”行者道:“师父,樵子既施恩于我们,岂有任他与妖魔相持不去看看之理?况我们被妖魔捆吊欺凌,安可饶了他去?我老孙说不得背了师父方便慈悲,定要把妖魔剿灭!”三藏道:“徒弟,你又动了报恩灭怪之心。依我之念,只是善化了妖魔回心转意,好好放我们挑经前去,便就是功德。”八戒道:“师父只想着方便慈悲,一个妖魔把徒弟两个捆吊,要蒸煮受享,情理难甘,决不饶他!沙僧兄弟,你也曾受妖魔之辱,大家齐去攻他石洞。”行者说:“师弟,我闻妖魔设计拿我们,老孙不得不用个机变心。”八戒道:“又变什么机心,老老实实三条禅杖直打入他洞,料着三个斗两个必然斗我们不过。”行者道:“呆子,他两个妖魔枪刀棍棒,件件精利,我们的宝贝缴库,又不在手,这三条木杖敌不得利器。”沙僧说:“就依大师兄,何劳利器?但使个什么机变?”行者道:“我已把玄孙福缘君度化回去,山洞火烧塞了,我如今变做福缘君样儿,到他洞里,你两个变做小妖,他必然款留我,你可把他设下的毒物抵换了,就毒倒妖怪,那时再作计较。”八戒依言,与沙僧变了两个小妖,跟着行者,行者却变作福缘君,走到洞前。

  山童见了道:“大王且停住,我洞主与两个僧道打斗。”行者走入洞中,只见善庆君两个见了,丢了棍棒道:“福缘老友,我只道你被孙行者赶逐回山,原来尚在此。”行者故意道:“老友与此两个僧道又为什么打斗?向时他破了你仙桃之假,如今又到你洞来?”妖魔道:“可恨他把我拿到的猪八戒、沙僧放了!”行者笑道:“老友,你莫怪,古语说的好,免死狐悲,物伤其类。他因你拿倒了和尚,故此解放了,那猪八戒是我的瓜葛嫡亲,这两个既解救了他,也于我分上有些情义,可看薄面放他出洞去罢。”美蔚妖魔心尚不依,善庆妖魔再三解劝,一时把僧道放出洞去。行者却识的是比丘僧与优婆塞,只因变着福缘君,故意明讨个方便,只当不识。这比丘僧出了洞门,向灵虚子道:“师兄,你认得这福缘君么?”灵虚子道:“识得,识得。”却是如何识得?且听下回分解。

  总批:

  贪嗔一动。自起绳索,真有利斧砍不断者,解结经咒,于意云何?

  不过一清净念头耳,安得向人人念诵之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