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鏡花緣/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續鏡花緣
全書始 下一回▶


原序[编辑]

士人束髮受書,博通今古,至壯歲則恆思出其所學為天下用:上之固足以贊襄盛治,黼黼廟廊,次之亦足以提振世風,和聲鳴盛。乃有才未展,高臥名山,借筆墨以自娛,抱等身之著作,人咸惜其遇之嗇,而不知其宏才碩學度越恆流者,固有什百千萬也。

華琴珊先生,海上名士也。槐黃十度,有志未償,閉戶著書,不聞世事。談經餘暇,則肆筆為文;飲湯微醺,則吟詩寄之。而凡《齊諧》、《志怪》、《山海》、《石經》,下至稗官野史,旁及巾幗英雄,亦無不命彼管城,供我揮寫。蓋文人之筆,固無所不可,而憤世之志亦借以發舒也。

辛亥春日,以所著《鏡花緣續集》見𧵋。展讀之下,異境忽開,宛如天女散花,繽紛五色。幾前集所不及者,為之增益之;前集所過甚者,為之斡全之。寫前人難寫之景,競前人未竟之功。如驂之靳,相得益彰。古人有知,引為知己。自有此續集,而《鏡花緣》一書得以結束完全而毫髮無遺憾矣。

月朗風清,蕭齋寂寞,試取是書而展閱之,其亦心曠神怡而翛然物外乎!

宣統三年歲次辛亥孟春上旬之吉,翔生顧學露謹序。

《續鏡花緣全編》序[编辑]

醉花生華君者,春申浦上知名士也。秉性豪邁,放懷詩酒,落拓不我。詩賦、策論、雜著,各擅勝場,尤工制藝。棘闈屢薦,終不獲售。

及科舉既廢,遂絕意功名。人皆別尋門徑,而華君獨淡如也。生平好學不卷,博覽群書,經史子集而外,雖稗官野史、小說家言,亦靡不寓目焉。

華君曾與予言曰:「施耐庵之《水滸傳》可不續,而村學究偏欲續之。王實甫之《西廂記》可不續,而續之者有人。曹雪芹之《紅樓夢》可不續,而《紅樓夢》之續多至十有餘種。李松石之《鏡花緣》明是半部,有不容不續之勢,而續《鏡花緣》者竟未之見。」予因謂華君曰:「吾子宏才海富,何勿出其緒餘而續後半部《鏡花緣》,使後之讀是書者暢然滿志,幸全豹之得窺,亦一快事也。」華君曰:「諾。」乃就李君未宣之餘蘊,從前書本尾「再開女試」一言入手,而以「才女盧紫萱輔佐女兒國王為賢君」數語作主腦,終使群芳同歸真境,風姨月姊解釋前嫌。銜接一片,終始相生,續成四十回。描摹盡致,雅俗共賞。讀之真覺天開妙想,泉湧奇思。閱兩月而告成功。予服其才且驚其速。盡美矣,又盡善也。方諸古之倚馬萬言可立而待者,亦蔑以加茲。誰謂古今人不相及哉!予因志其緣起如是。

宣統二年,歲次庚戌仲冬之月,弇山醉墨胡宗堉拜手。

自序[编辑]

曩閱《鏡花緣》一書,於稗官野史之中,別開生面。嬉怒笑罵,觸處皆成文章。雖曰無稽之談,亦寓勸懲之意,不可謂非錦心繡口之文也。惜全豹未窺,美猶有憾。周咨博訪,垂數十年,卒不可得。用是不揣固陋,妄自續貂,就李君書中未競之緒,參以己意,縱筆所之,工拙奚暇計哉!名之曰《續鏡花緣》,欲其有始有卒也。宗旨仍舊,首尾相聯,使眾仙同歸仙境,不至久溷塵凡,區區微意之所在也。

僕生不逢時,有志未逮,雨窗悶坐,長日無聊。酒後茶餘,借管城子以破岑寂云爾。

宣統二年,歲在上章閹茂,辜月長至日,古滬醉花生琴珊氏弁言於竹風梧月軒。

全書始 下一回▶
續鏡花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