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2005年国情咨文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美国2005年国情咨文
作者:乔治·沃克·布什
2005年2月2日
布什总统于2月2日发表了年度国情咨文。以下是白宫新闻秘书办公室公布的国情咨文全文,由美国国务院国际信息局(IIP)翻译

议长先生、切尼副总统、国会议员们、同胞们:

在新一届国会聚集之时,我们所有在民选政府部门任职的人共同享有一种特殊荣耀:我们是由我们为之服务的人民投票选举而担任这些职务的。而今晚,这也是我们与新当选的阿富汗、巴勒斯坦领土、乌克兰以及自由并享有主权的伊拉克的领导人共同享有的特殊荣耀。(掌声)

两个星期前,我站在国会山的台阶上,重申我国对人人享有自由这一理念的承诺。今天晚上,我将提出为在国内和全世界推进这一理念所必需的政策。

今晚,我们看到经济健康发展,更多美国人恢复就业,我们的国家成为在世界上广做善事的一支生力军,我们的国家令人充满信心、蒸蒸日上。(掌声)

由于机会的扩大、医学的进步以及我们的父辈作出牺牲所换来的安全保障,我们这一代是幸运的。现在,当我们在镜子里看到一些灰白──或一片灰白──(笑声)──当我们看着自己的孩子长大成人,我们要提出这样的问题:他们将会面临何种国情?国会议员们,我们共同作出的选择将会回答这个问题。在今后几个月内,在一个接一个的问题上,让我们遵循美国人一贯的行为方式,为我们的子孙后代创造一个更美好的世界。(掌声)

首先,我们必须做好我国经济的管理工作,给我国亿万同胞所依赖的伟大制度注入新的活力。在各主要工业国家中,美国经济的发展是最快的。在过去四年中,我们减轻了所有纳税人的所得税负担,克服了经济衰退,开拓了新的国外市场,起诉了犯罪的企业领导人,将住房拥有率提高到历史上的最高水平,仅在去年一年,美国就增加了230万个新的就业机会。(掌声) 国会在需要的时候采取了行动,对此,全国人民深表感激。

现在,我们必须再接再厉,取得更多的成就。我们要使经济更灵活,更富有创新性和竞争力,这样,美国在经济上将继续领先于世界。(掌声)

美国的繁荣要求抑制联邦政府的支出欲望。我赞赏两党对严控支出所表现的热情。我将向你们提出一项预算,把自行支配的支出增长控制在通胀率以下,将减税措施永久化,并朝着到2009年将赤字减少一半的方向努力。 (掌声) 我的预算将大幅缩小或取消150多个没有功效、重复性或不急需的政府项目。预算的原则是明确的:对纳税人的钱必须精打细算,否则不要动用。(掌声)

要使我国经济更加强大,更加生气勃勃,我们就必须培训正在成长的一代,使他们胜任21世纪的工作。在《不让一个孩子掉队法案》(No Child Left Behind Act)指导下,标准设得更高,考试成绩也在升高,少数族裔学生学习成绩上的差距正在缩小。现在,我们必须对我国的高中提出更高的要求,以便每一张高中文凭都成为取得成功的入场券。我们还将改革我们的职业培训制度,强化我国的社区学院,以再帮助20万人为从事更好的职业而受到培训。我们将扩大佩尔助学金(Pell Grants)的规模,便于美国人有能力支付上大学的费用。 要使我国经济更加强大,更有竞争力,美国必须奖励而非惩罚创业者的努力和梦想。小型企业是一条致富之路,对妇女和少数族裔尤为如此,因此我们必须使小型企业摆脱繁琐规章的束缚,保护诚实的就业机会创造者,使之免遭无谓的法律诉讼。(掌声) 不负责任的集体诉讼和小题大作的石棉索赔扭曲了司法,并阻碍了我国经济的发展──我促请国会今年通过法律改革议案。(掌声)

要使我国经济更加强大,生产率更高,我们必须让人们更能承受得起医疗保健的费用,使家庭更容易得到良好的保险──(掌声)──对有关自己健康的决定有更大的控制权。(掌声) 我提请国会推动全面的保健议程,使低收入工人享受抵税优惠,帮助他们购买保险,在每一个贫困的农村地区设立一个社区保健中心,改进信息技术以防止医疗失误和不必要的支出,为小型企业及其雇员设置联合保健计划──(掌声)──进行医疗赔偿责任改革,降低保健费用,确保病人能得到他们所需要的医生和护理。 (掌声)

要使我们的经济保持增长,我们还需要价格合理、有利环保、可靠的能源供应。(掌声) 近四年以前,我提出了综合能源战略,鼓励节约,开发替代能源和现代化的输电网,以及促进国内能源生产──包括安全、洁净核能的生产。(掌声) 我提出的"洁净天空"法案(Clear Sky legislation)将有助于减少发电站造成的污染,改善我国人民的健康状况。(掌声) 我的预算案为开发尖端技术提供雄厚的资金──从氢燃料汽车和洁净煤直至乙醇等可再生能源。(掌声) 四年的辩论已足够了:我提请国会立法,使美国更加安全,更少依赖外国能源。(掌声)

所有这些提案对壮大我国经济、增加新的就业机会至关重要──然而这仅仅是我们所承担的责任的开始。 为了后代的繁荣,我们必须更新基于过去时代的需求而设立的体制。年复一年,美国人民承担着陈旧而不合理的联邦纳税制度的重负。我已任命了一个两党小组,对现行税制进行彻底研究。在该小组呈交建议之后,我和各位将共同合作,为我国制定一个有助于经济增长、易于理解、对所有人公平合理的税制。(掌声)

美国的移民制度也已经过时,既不能满足我们的经济需求,也不符合我们的价值观念。有些法律惩处只想养家糊口的勤劳的人们,不让企业雇佣愿意工作的工人,并致使我国边境处于混乱,我们不应当满足于这种法律。现在是制定新移民政策的时候了。新政策应当允许短期外籍工人从事美国人不愿意从事的工作,但不进行大赦,另外还应当掌握出入境人员的情况,并把贩毒分子和恐怖分子堵在境外。 (掌声)

社会保障制度也需要进行明智与有效的改革,它是美国最重要的制度之一,象征着两代人之间的信任。社会保障制度是20世纪伟大的道义胜利,在新的世纪里我们必须珍视其伟大目标。(掌声) 然而,该制度正在走向崩溃边缘。因此,我们必须联合起来,强化和拯救社会保障制度。(掌声)

今天,4500多万美国人享受社会保障福利,还有数百万美国人正临近退休期──对于他们而言,这一制度是健全的,并有着雄厚的资金为后盾。对于每位55岁以上的美国人,我有一言相告:不要听信任何人误导你们;社会保障制度对于你们将一成不变。 (掌声) 对于青年人,社会保障制度却存在严重的问题,该问题将来会变得更加严峻。社会保障制度是几十年前的产物,是为一个截然不同的时代所设立的。那时,人们的寿命不长,其福利金也比今天少得多。半个世纪以前,提取福利者和正在向该制度缴款者的比例大约为16:1。

我们的社会发生了变化,其变化方式是社会保障制度的创始人没有能预见的。在当今的世界里,人们的寿命更长,享受福利的时间也因此延长。而且在今后几十年中,福利数额将会急剧增涨。过去,16人为一位受益者存钱,今天该比例已经降低至3:1。在今后几十年,该比例将降低至2:1。随着每一年过去,将会有越来越少的就职人员为越来越多的退休人员支付日益高涨的福利。

其结果是,13年之后,也就是2018年,社会保障制度的支出额将大于收入额。此后每年的差额均将超过前一年。例如,在2027年,政府无论如何都必须额外提供2000亿美元才能使社会保障制度得以维持。到2033年,年差额将突破3000亿美元。到2042年,整个制度将消耗贻尽,乃至崩溃。如果不采取措施扭转这一局面,未来的出路只能是大幅度的涨税、大规模的新借贷,或者急剧削减社会保障福利或其他政府计划。

我知道,2018年和2042年似乎还很遥远。但是,实际上那些日子并不遥远,任何作父母的都会这么说。如果你有个5岁大的孩子,你已开始操心13年之后如何支付孩子的大学学费。如果你也像我们一些家长一样有20多岁的子女,在他们退休前社会保障制度崩溃并不是小问题。对于美国国会来说,这不应该是小问题。(掌声) 我与诸位肩负着共同的责任。我们必须通过改革,彻底解决社会保障制度存在的资金问题。

一劳永逸地改革社会保障制度将需要开诚布公地审核各种方案。有些人建议对富裕的退休人员的福利实行限制。前众议员蒂姆·彭尼(Tim Penny)提出是否可能把福利与物价而不是工资挂钩。在20世纪90年代,我的前任克林顿总统曾谈到提高退休年龄。前参议员约翰·布鲁(John Breaux)建议不鼓励提早领取社会保障福利。已故的参议员丹尼尔·帕特里克·莫尼汉(Daniel Patrick Moynihan)曾建议改变计算福利的方法。所有这些想法现在都在考虑之中。

我知道,这些改革方案中没有一个是容易实现的。但我们必须有勇气和诚意来推动改革的进行,因为我们子孙后代的退休保障比党派政治更加重要。(掌声) 我将与国会议员们合作寻求一套最有效的改革方案。我将倾听每一个好的建议,无论由谁提出。(掌声) 但我们必须有一些基本的指导原则。我们必须使社会保障制度一劳永逸地成为健全的制度,不把这项任务留到明天。我们绝不能通过提高工资税的方式危及我们的经济实力。我们必须确保低收入的美国人获得他们所需的帮助,体面、安心地享受退休生活。我们必须保证不改变现已退休或即将退休的人的待遇。我们必须小心谨慎地逐步实行这个制度中的每一项改革,以使较年轻的劳动者有多年的时间进行准备,并为他们的未来作出规划。

当我们改革社会保障制度时,我们也有责任使这个制度对较年轻的劳动者更为有利。达到这个目标的最好的方法是通过建立自愿性的个人退休帐户。(掌声) 在这里讲一下这个想法是怎么运作的。现在的做法是定期从你的工资中扣除一定金额,用以支付现今退休人员的社会保障福利。假如你是一位较年轻的劳动者,我相信你应当能够把这笔钱中的一部份存在你自己的退休帐户中,这样你能够为自己的未来存钱。

这里讲一下为什么个人帐户是较好的选择。随着时间的推移,你的钱会以高于目前体制所能提供的任何利率的速度增长──你不仅从社会保障机构收到支票,而且你的帐户也为你提供退休金。此外,如果你愿意,可以把你个人帐户中的储蓄留给你的子女以及孙子、孙女。而最大的好处是,帐户里的钱是你的,政府永远不能把它拿走。(掌声)

这么做的目的是加强退休保障,所以我们将为个人帐户制定细致的规章。我们要确保只将这笔钱存入一个由保守型的债券和股票基金组成的帐户。我们要确保你们赚来的钱不被华尔街的隐性手续费吃掉。我们要确保有良好的选择方案保护你们的投资,在你们退休前夕不受市场突变的影响。我们要确保个人帐户不能一下子被提空,而是作为传统的社会保障福利的补充逐步支付。我们要确保这个计划在财务上可靠──逐步累积个人退休帐户资金和提高存款限额,直至最终容许所有劳动者将工资税的百分之四存入他们的帐户。

个人退休帐户对联邦政府工作人员来说应当是不陌生的,因为你们已有类似的计划,叫做"节俭储蓄计划"(Thrift Savings Plan),该计划允许工作人员把部份工资存入五种基础广泛的投资基金中的一种。现在是让年轻一代美国人享有同样的保障、同样的选择和同样的所有权的时候了。 (掌声)

我们对子孙后代承担的第二项重大责任是弘扬支撑一个自由社会的价值观并让它世代相传。因此,我这一代的许多人经过长期摸索,已回归到家庭和信仰之中,决心要培育有责任、有道德的儿童。政府不是这些价值观的发源地,但政府不应该破坏它们。

由于婚姻是一个神圣的制度,是社会存在的根基,因此不应由持激进观点的法官来重新对婚姻下定义。为了家庭、孩子和社会的利益,我支持制定一项宪法修正案,以保护婚姻制度。(掌声)

由于衡量一个社会的标准是其对待弱者和易受伤害者的态度,因此我们必须努力建设维护生命的文化。医学通过研发拯救生命和帮助人们战胜残疾的治疗手段和药物能够帮助我们实现这一目标──我感谢国会把给国家卫生院(National Institute of Health)的拨款提高了一倍。(掌声) 为了建设维护生命的文化,我们也必须确保科学的进步始终维护人的尊严,而不是以一些生命为代价使另一些生命受益。我们大家都应当能够达成──(掌声)──我们大家应当能够就一些明确的标准达成共识。我将与国会共同努力,确保不因试验或身体器官需要而生产人体胚胎,确保人的生命永远不会被当作商品贩卖。(掌声)美国将继续领导世界大力进行宏伟但始终合乎伦理的医学研究。

由于法庭必须一贯作出公正裁决,因此法官有义务忠实地解释法律,而不是制定法律。(掌声)作为总统,我有宪法所赋予的责任提名了解法庭在我们民主制度中的作用并有资格的男女人士担任法官──而我确实这么做了。(掌声)《宪法》还赋予参议院一项责任:给予每一位法官提名人其应当得到的投票表决。(掌声)

由于我国最核心的价值观之一是同情心,因此我们千万不可背弃任何感到被美国的机会所抛弃的公民。我国政府将继续支持把希望带到黑暗角落的以信仰和社区为基础的组织。我们现在需要让年轻人──特别是城市男青年──有更好的选择,而不是冷漠、黑帮和监狱。我今晚提出一项帮助有关组织防止年轻人加入黑帮的三年行动计划,让男青年看到什么是理想的男子气概──尊重妇女和摈弃暴力。(掌声) 处理黑帮问题将是进一步向高危青年伸出援助之手这项工作的内容之一,它涉及父母和牧师、教练和社区领袖,包括从扫盲到体育等各项活动。领导这项全国性行动的人将是我们的第一夫人劳拉·布什,我为此感到自豪。(掌声)

由于艾滋病及其病毒为许多人带来痛苦和恐惧,因此我促请各位重新授权《瑞安·怀特法案》(Ryan White Act) ,以鼓励预防,为患者提供护理和治疗。(掌声)在更新这项重要法律的时候,我们必须侧重于发病率最高的同胞们,即非裔男女人士。 (掌声)

由于我国国家统一的主要源泉之一是我们对司法公正的信仰,因此我们必须确保所有种族和背景的美国人都对保障司法公正的制度有信心。在美国,我们必须加倍努力,确保无辜者不会受罚──因此我们在积极扩大DNA证据的使用范围,以防发生错误定罪。(掌声) 我将很快向国会递交一项提案,为培训死刑案辩护律师提供资金,因为可能被判处死刑的人身边必须有称职的律师。(掌声)

我们应对子孙后代负起的第三项责任是留给他们一个不受威胁、安享和平的美国。我们将把我们享有的所有自由传给我们的子孙后代,首先就是摆脱恐惧的自由。

自2001年9月11日以来,我们在三年半的时间里为保卫美国采取了前所未有的措施。我们组建了一个新的政府部委来保护我们的国土,让联邦调查局(FBI)集中力量制止恐怖活动,开始改革我们的情报机构,在全国各地破获了恐怖网络,扩大了防范生物袭击和化学袭击的有关研究,改善了边境安全,并培训了50多万名一线应急人员。警察、消防人员、空中警员、研究人员以及其他很多人每天都在努力加强我国的国土安全,我们向他们所有人表示感谢。 (掌声)

我们的国家还同盟国和友邦一道,坚定不移、卓有成效、持续不断地打击境外敌人。曾对我国发动袭击的"基地"组织恐怖网的头目还没有被全部消灭,但很多重要头目已被铲除。有些政府仍在支持并庇护恐怖分子,但这样的政府已经减少。有些政权仍在谋取大规模毁灭性武器,但他们已受到关注,难逃惩罚。我国仍是企图进行大批屠杀并恐吓我们所有人的恐怖分子的攻击目标,但我们将继续主动打击他们,直至赢得胜利。(掌声)

追剿敌人是反恐战争的一项重要任务,我感谢国会为我国男女军人提供他们所需的资源。在这场战争期间,我们必须继续支持我国军队,并为他们提供取胜的手段。 (掌声)

世界各地的国家一直和我们站在一起。在阿富汗,一支国际部队正在协助保障安全。在伊拉克,28个国家派出了地面部队,联合国和欧洲联盟为选举提供了技术支持,北约组织正在领导一个协助培训伊拉克军官的项目。我们正在通过防扩散安全倡议(Proliferation Security Initiative)与60个国家的政府合作,查明并阻止危险物资的转运。我们正在同亚洲有关政府密切合作,说服北韩放弃核野心。巴基斯坦、沙特阿拉伯及其他九个国家抓获或关押了"基地"组织的恐怖分子。在今后四年中,本届政府将继续巩固我们的联盟,并必将以此战胜我们这个时代所面临的种种威胁。(掌声)

从长远的角度看,只有铲除滋生极端主义和以屠杀为目的的意识形态的土壤才能赢得我们所寻求的和平。如果世界上许多地区继续处于绝望的境地,仇恨的情绪不断增长,那就会成为恐怖组织招兵买马之地,而恐怖将长期威胁美国和其他自由国家。惟一足以阻止暴政和恐怖的产生并以希望取代仇恨的力量就是人类自由的力量。(掌声)我们的敌人懂得这一点,这就是恐怖分子扎卡维(Zarqawi)最近向他称之为"邪恶原则"的民主宣战的原因。我们也宣告了自己的目标:美国将与自由的同盟者站在一起,支持中东和其他地区的民主运动,最终将暴政从我们这个世界上扫除乾净。 (掌声)

美国没有将自己的政体强加于任何其他人的权利、愿望和意图。这是我们与我们的敌人之间最重要的区别之一。他们寻求将由一小撮残暴、自封的统治者控制每个人的每个方面的专制帝国强加于人,并进一步扩张。我们的目标则是建立和维护由自由和独立的国家组成的共同体,政府向人民负责,并体现各自的文化。由于民主国家尊重本国人民和邻国,自由的前进就必然导致和平。(掌声)

在我们的时代,自由前进的势头不可阻挡──阿富汗妇女参加投票选举、巴勒斯坦人选择新的方向、乌克兰人民维护自己的民主权利并选出了总统。我们正在见证自由史上一个又一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事件。在未来的年代里,我们将谱写更多的篇章。 (掌声)

巴勒斯坦领土上改革和民主进程的启动反映了自由的力量足以打破暴力和失败的旧模式。明天上午,赖斯国务卿将启程前往以色列和约旦河西岸,与沙龙总理和阿巴斯主席举行会晤。她将与他们讨论我们和我们的盟国如何帮助巴勒斯坦人民结束恐怖,建立一个和平、独立的民主国家的制度。为了促进巴勒斯坦民主,我将要求国会拨款3.5亿美元,支持巴勒斯坦的政治、经济和安全改革。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两个民主国家和睦相处的目标是能够实现的,美国将帮助他们实现这一目标。 (掌声)

为了促进大中东地区的和平与稳定,美国将与这个地区的盟友一道抗击我们共同面临的恐怖威胁,同时提倡更高的衡量自由的标准。从摩洛哥到约旦再到巴林,充满希望的改革已经处处生根。沙特阿拉伯政府可以通过扩大本国人民的自主权来展示其在该地区的领导作用。为中东和平开辟道路的伟大荣耀的埃及现在能够在该地区带头迈向民主。 (掌声)

为了促进大中东地区的和平与稳定,我们必须与继续为恐怖分子提供庇护和谋求大规模毁灭性武器的政权作斗争。叙利亚仍然允许恐怖分子利用其领土和黎巴嫩部份地区,这些恐怖分子妄图摧毁这个地区实现和平的每一个机会。在座的各位议员通过了《叙利亚责任法》(Syrian Accountability Act),我们正在执行该法律──我们期待着叙利亚政府停止一切支持恐怖的活动,为自由打开大门。(掌声)伊朗当前仍然是世界上支持恐怖的主要国家,一面谋求核武器,一面剥夺本国人民追求并应当享有的自由。我们正在与欧洲盟友共同努力,向伊朗政权表明,它必须放弃浓缩铀项目和提炼金+不的活动,并停止对恐怖的支持。对伊朗人民,我今晚要说:在你们追求自由的时候,美国与你们站在一起。(掌声)

我们这代人对推动自由──特别是在中东地区──的承诺正在伊拉克经受考验,并得到履行。伊拉克是这场反恐战争的重要前沿,这就是恐怖分子选择在那里建立阵地的原因。美国军人正在伊拉克同恐怖分子战斗,为的是让他们不至于在美国国内威胁我们。(掌声)自由在伊拉克取胜将增强反恐战线上的一个新盟友,鼓舞从大马士革到德黑兰各地的民主改革者,给这个灾难深重的地区带来希望和进步,从而为我们的子孙后代铲除恐怖威胁。

我们必将胜利,因为伊拉克人民珍惜自己的自由──正如他们上星期天向全世界所表明的。(掌声)在伊拉克全国各地,千百万公民前往投票站──许多人冒着巨大的危险──选举由275名男女代表组成的过渡国民议会。巴格达一名年轻女子说,投票日的早晨她醒来时听到枪炮声,担心去投票是否太危险。她说:"听到爆炸声,我突然意识到──暴乱分子并不可怕,他们畏惧民主,他们正在走向灭亡。……于是我叫起我的丈夫,叫起我的父母,我们都走出家门,一起投了票。"

美国人民看到了他们的自由精神,因为我们也拥有这种精神。在任何国家,投票都是一种履行公民义务的行为;对于千百万伊拉克人民,这也是体现个人勇气的行为,他们赢得了我们大家的敬重。(掌声)

伊拉克民主和人权的主要倡导者之一萨菲亚·塔勒布·苏海勒(Safia Taleb al-Suhail)在谈到她的祖国时说:"我们遭受萨达姆·侯赛因侵占长达35年。那才是真正的侵占。……感谢美国人民付出的牺牲……特别要感谢各位军人。" 11年以前,萨菲亚的父亲被萨达姆手下的情报机构暗杀。三天前,她终于能在巴格达投票选举自己国家的领导人──我们今晚荣幸地邀请她来到这里。(掌声)

恐怖分子和暴乱分子穷凶极恶地反对民主,并不会就此罢休。但是,恐怖分子最具蛊惑力的谎言正在被识破。全世界都看到利用汽车炸弹制造爆炸的人和刽子手们不仅在袭击联盟军队,他们还妄图摧毁伊拉克人民通过自由选举表现出的种种希望。如今全世界都意识到,一小撮极端分子决不能阻挡伊拉克人民的意志。(掌声)

我们在伊拉克必将成功,因为伊拉克人民决心为自己的自由而战,决心谱写自己的历史。正如阿拉维总理去年9月在向美国国会发表演说时所言,"伊拉克的普通百姓渴望......尽快地肩负起我们国家的安全重担。"这是一个独立国家必然产生的愿望,同时也是我们联盟在伊拉克的明确使命。伊拉克新的政治局面为我们在伊拉克的工作开辟了一个新的阶段。

根据我们驻伊拉克指挥官的建议以及与伊拉克政府协商的结果,我们将越来越集中力量协助培训更加得力的伊拉克保安部队──一支具有训练有素的军官和行之有效的指挥系统的保安部队。随着这些部队越来越依赖自己的能力并肩负起更大的保安职责,美国及其联盟夥伴会逐渐退居配角。最终,伊拉克人一定能保卫他们自己的国家──我们会帮助这个自豪的新兴国家巩固它的自由。

最近一位伊拉克译员对一位记者说:"请告诉美国不要遗弃我们。"他和所有的伊拉克人可以放心:虽然我们的军事战略根据情况在不断调整,但我们的承诺始终坚定不移。我们支持我们的伊拉克朋友获得自由,而伊拉克的自由将使美国能为子孙后代加强安全。我们不会人为地制订一个撤离伊拉克的时间表,因为那样会给恐怖主义分子壮胆,让他们以为他们可以坐等我们离开。我们留在伊拉克是为了实现一个目标,即建立一个实行民主、代表全体人民、与邻国和平相处、有能力保卫自己的国家。一旦实现这个目标,我国驻扎在伊拉克的男女将士们将载誉而归。 (掌声)

此时此刻,美国军人正驻守在世界各地,往往为执行我的命令甘冒巨大的风险。我们为他们提供了培训和装备,他们则为我们树立了理想主义与高尚情操的典范,让每个美国人都引以为豪。(掌声) 我国的志愿军人在战场上英勇无畏,坚贞不屈,表现了无比高尚的情操和气节,他们每天都在加强我国的安全。我们的男女将士中有些人身负重伤,这个对他们充满感激的国家将尽一切努力帮助他们康复。(掌声) 还有一些优秀的军人为自由献身,同我们永别了,这个国家将永远怀念他们。

我们缅怀的一位烈士是拜伦·诺伍德(Byron Norwood),他是海军陆战队中士,来自得克萨斯州富鲁格维尔(Pflugerville, Texas),在攻打费卢杰(Fallujah)时英勇牺牲。他的母亲珍妮特(Janet)给我写了一封信,告诉我拜伦多么热爱海军陆战队,对战斗在反恐前线感到多么自豪。她写道:"在拜伦最后一次返家时,我告诉他我想保护他,就像他出生以来我一直保护他那样。他拥抱着我说:'妈妈,你已经尽到责任了。现在该轮到我来保护你了。'"女士们、先生们,我们怀着感激的心情缅怀自由的卫士并向军人家属致敬,今晚,诺伍德中士的父母──珍妮特和比尔·诺伍德夫妇代表他们来到了这里。(掌声)

在这四年中,美国人目睹了一幕幕重大事件。我们经历了悲痛之刻、前途未卜之时以及胜利之日。在整个历程中,即使是在我们出现分歧的时候,我们也看到了让我们团结一致的信念的纽带。在我们的世界中,自由遭到了攻击,这使我们愈发坚信自由的力量能够改变世界。我们共同肩负着一项伟大使命:拓展我国的自由前景,弘扬捍卫我们的自由的价值观,并传播自由带来的和平。

富兰克林·罗斯福(Franklin Roosevelt)曾这样告诫美国人民:"每个时代不是一个梦想的破灭,就是一个梦想的诞生。"而我们生活在一个最伟大的梦想得以实现的国家。废除奴隶制曾只是一个梦想,直到这个梦想变成了现实。把欧洲从法西斯主义的魔爪下解放出来曾只是一个梦想,直到这个梦想变成了现实。推翻专制的共产主义曾只是一个梦想,直到有一天,这个梦想变成了现实。我们这个时代也有自己的梦想,我们信心百倍地向前迈进。天定之途崎岖不平、变化莫测,但我们知道这条道路将通向自由。

谢谢你们,愿上帝保佑美国。(掌声)


PD-icon.svg 这个作品在美國属于公有领域,因为它是美国联邦政府的作品。这部作品也可能在其他國家以及地區屬於公有領域,如果:
  1. 美國政府機構公開釋出版權到公有領域,而不考慮國界。或者
  2. 其他國家以及地區對美國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包括臺灣(著作權法)、香港、澳門(第43/99/M號法令)、新加坡,但不包括中國大陸(中華人民共和國)。
  3. 其他國家以及地區排除官方作品版權,包括中國大陸(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澳門、臺灣(中華民國)。
  4. 任何美國之外的有效版權已經在其他國家以及地區過期。

否則,美國仍然能在其他國家以及地區掌有美国联邦政府作品版權。[1]

美国联邦政府公有领域 //zh.wikisource.org/wiki/%E7%BE%8E%E5%9B%BD2005%E5%B9%B4%E5%9B%BD%E6%83%85%E5%92%A8%E6%96%87

Great Seal of the United States (obvers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