羣書治要 (四部叢刊本)/卷第四十六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四十五 羣書治要 卷第四十六
唐 魏徵 等奉敕編 景上海涵芬樓藏日本尾張刊本
卷第四十七

羣書治要卷第四十六

    秘書監鉅鹿男臣魏徵等奉 勅撰

 申鑒  中論  典論

  申鑒         荀悅

夫道之大本仁義而巳五典以經之羣籍以緯

之前鑒旣明後復申之故古之聖王其於仁義

也申重無巳篤厚無疆謂之申鑒天作道皇作

極臣作輔民作基制度以綱之事業以紀之先

王之政一曰承天二曰正身三曰任賢四曰恤

民五曰明制六曰立業承天惟允正身惟恒任

賢惟固恤民惟勤明制惟典立業惟敦是謂政

體致治之術先屏四患乃崇五政一曰僞二曰

私三曰放四曰奢僞亂俗私壞法放越䡄奢敗

制四者不除則政無由行矣俗亂則道荒雖天

地不得保其性矣法壞則世傾雖人主不得守

其度矣䡄越則禮亡雖聖人不得全其行矣制

敗則欲肆雖四表不能充其求矣是謂四患興

農桑以養其生審好惡以正其俗宣文敎以章

其化立武備以秉其威明賞罰以統其法是謂

五政民不畏死不可懼以罪民不樂生不可勸

以善雖使卨布五敎咎繇作士政不行焉故在

上者先豐民財以定其志帝耕籍田后桑蠶宮

國無遊民野無荒業財不虛用力不妄加以周

民事是謂養生君子之所以動天地應神明正

萬物而成王治者必本乎眞實而巳故在上者

審則儀道以定好惡善惡要於功罪毀譽放於

准驗聽言責事擧名察實無或詐僞淫巧以蕩

衆心故事無不核物無不功善無不顯惡無不

彰俗無姦怪民無淫風百姓上下覩利害之存

乎己也故肅恭其心愼脩其行有罪惡者無徼

幸無罪過者不憂懼請謁無所行貨賂無所用

則民志平矣是謂正俗君子以情用小人以刑

用榮辱者賞罰之精華也故禮敎榮辱以加君

子治其情也桎梏鞭朴以加小人治其刑也君

子不犯辱況於刑乎小人不忌刑況於辱乎若

夫中人之倫則刑禮兼焉敎化之廢推中人而

墜於小人之域敎化之行引中人而納於君子

之塗是謂彰化

小人之情緩則驕驕則恣急則叛叛則謀亂安

則思欲非威強無以懲之故在上者必有武備

以戒不虞以遏㓂虐安居則𭔃之內政有事則

用之軍旅是謂秉威

賞罰政之柄也明賞必罰審信愼令賞以勸善

罰以懲惡人主不妄賞非徒愛其財也賞妄行

則善不勸矣不妄罰非徒矜其人也罰妄行則

惡不懲矣賞不勸謂之止善罰不懲謂之縱惡

在上者能不止下爲善不縱下爲惡則國治矣

是謂統法四患旣蠲五政旣立行之以誠守之

以固簡而不怠疏而不失無爲爲之使自施之

無事事之使自憂之不肅而成不嚴而治埀

揖讓而海內平矣是謂爲政之方

惟恤十難以任賢能一曰不知二曰不求三曰

不任四曰不終五曰以小怨弃大德六曰以小

過黜大功七曰以小短掩大美八曰以干訐傷

忠正九曰以邪說亂正度十曰以讒嫉廢賢能

是謂十難十難不除則賢臣不用賢臣不用則

國非其國也

惟審九風以定國常一曰治二曰衰三曰弱四

曰乖五曰亂六曰荒七曰叛八曰危九曰亡君

臣親而有禮百僚和而不同讓而不爭勤而不

怨無事唯職是司此治國之風也禮俗不一職

位不重小臣咨度庶人作議此衰國之風也君

好謙臣好逸士好遊民好流此弱國之風也君

臣爭明朝廷爭功士大夫爭名庶人爭利此乖

或之風也上多欲下多端法不定政多門此亂

國之風也以侈爲博以伉爲高以濫爲通遵禮

謂之劬守法謂之固此荒國之風也以苛爲察

以利爲公以割下爲能以附上爲忠此叛國之

風也上下相疏內外相疑小臣爭𠖥大臣爭權

此危國之風也上不訪下下不諫上婦言用私

政行此亡國之風也

惟督五赦以綏民中一曰原心二曰明德三曰

勸功四曰裒化五曰權計凡先王之攸赦必是

族也非是族焉刑兹無赦

有一言而可常行者恕也一行而可常履者正

也恕者仁之術也正者義之要也至矣哉

或曰聖王以天下爲樂乎曰否聖王以天下爲

憂天下以聖王爲樂凡主以天下爲樂天下以

凡主爲憂聖王屈巳以申天下之樂凡主申巳

以屈天下之憂申天下之樂故樂亦報之屈天

下之憂故憂亦及之天之道也

治世之臣所貴乎順者三一曰心順二曰職順

三曰道順衰世之臣所貴乎順者三一曰體順

二曰辭順三曰事順治世之順眞順也衰世之

順則生逆也體苟順則逆節辭苟順則逆忠事

苟順則逆道下有憂民則上不盡樂下有飢民

則上不備膳下有寒民則上不具服故足寒傷

心民憂傷國

或曰三皇之民至敦也其治至淸也天性乎曰

皇民敦秦民弊時也山民樸市民玩處也桀紂

不易民而亂湯武不易民而治政也皇民寡寡

斯敦皇治純純斯淸矣唯性不求無益之物不

畜難得之貨節華麗之餝退利進之路則民俗

淸矣簡小忌去淫祀絕奇怪則妖僞息矣致精

誠求諸巳正大事則神明應矣放邪說絕淫智

抑百家崇聖典則道義定矣去浮華擧功實絕

末技周本務則事業脩矣

尚主之制非古也𨤲降二女陶唐之典歸妹元

吉帝乙之訓王姬歸齊宗周之禮也以陰乘陽

違天也以婦凌夫違人也違天不祥違人不義

古者天子諸侯有事必吿於廟有二史右史記

事左史記言事爲春秋言爲尚書君擧必記臧

否成敗無不存焉下及士庶苟有茂異咸在載

籍或欲顯而不得欲隱而名章得失一朝榮辱

千載善人勸焉淫人懼焉故先王重之以副賞

罰以輔法敎宜於今者官以其方各書其事歲

盡則集之於尚書各備史官使掌其典

君子有三鑒鑒乎前鑒乎人鑒乎鏡前惟訓人

惟賢鏡惟明商德之衰不鑒於禹湯也周秦之

弊不鑒於羣下也側弁垢顏不鑒於明鏡也故

君子惟鑒之務焉

不任所愛之謂公唯義是從之謂明齊桓公中

材也夫能成功業由有異焉者矣妾媵盈宮非

無愛幸也羣臣盈朝非無親近也然外則管仲

射巳衛姬色衰非愛也任之也然後知非賢不

可任非智不可從也夫此之擧弘矣哉

膏肓純白二豎不生兹謂心寧省闥淸諍嬖孽

不作兹謂主平夫膏肓近心而處阨針之不逮

藥之不中攻之不可二豎藏焉是謂篤患故治

身治國者唯是之畏

或曰愛民如子仁之至乎曰未也愛民如身仁

之至乎曰未也湯禱桑林邾遷於繹景祀於旱

可謂愛民矣曰何重民而輕身也曰人主承天

命以養民者也民存則社稷存人亡則社稷亡

故重民者所以重社稷而承天命也

或問曰孟軻稱人皆可以爲堯舜其信矣乎曰

人非下愚則可以爲堯舜矣冩堯舜貌同堯之

性則否服堯之制行堯之道則可矣行之於前

則古之堯舜也行之於後則今之堯舜也或曰

人皆可以爲桀紂乎曰行桀紂之事是桀紂也

堯舜桀紂之事常並存於世唯人所用而巳

人主之患常立於二難之間在上而國家不治

是難也治國家則必勤身苦思矯情以從道是

難也有難之難闇主取之無難之難明主居之

人臣之患常立於二罪之間在職而不盡忠直

之道罪也盡忠直之道焉則必矯上拂下罪也

有罪之罪邪臣由之無罪之罪忠臣致之

人臣有三罪一曰導二曰阿失三曰尸𠖥以非

先上謂之導從上之非謂之阿見非不言謂之

尸導臣誅阿臣刑尸臣絀

忠有三術一曰防二曰救三曰戒先其未然謂

之防也發而進諫謂之救也行而責之謂之戒

也防爲上救次之戒爲下

或問天子守在四夷有諸曰此外守也天子之

內守在身曰何謂也曰至尊者其攻之者衆焉

故便僻御侍攻人主而奪其財近幸妻妾攻人

主而奪其𠖥逸遊伎藝攻人主而奪其志左右

小臣攻人主而奪其行不令之臣攻人主而奪

其事是謂內㓂自古失道之君其見攻者衆矣

小者危身大者亡國鯀共工之徒攻堯儀狄攻

禹弗能克故唐夏平南之威攻文公申侯伯攻

恭王不能克故晉楚興萬衆之㓂凌疆場非患

也一言之㓂襲於膝下患之甚矣八域重譯而

獻珍非寶也腹心之人匍匐而獻善寶之至矣

故明主愼內守除內㓂而重內寶君子所惡乎

異者三好生事也好生奇也好變常也好生事

則多端而動衆好生奇則離道而惑俗好變常

則輕法而亂度故名不貴苟傳行不貴苟難純

德無慝其上也伏而不動其次也動而不行行

而不遠遠而能復又其次也其下遠而巳矣

  中論         徐幹

慌其瞻視輕其辭令而望民之則我者未之有

也莫之則者必慢之者至矣小人見慢而致怨

乎人患巳之卑而不思其所以然哀哉是故君

子敬孤獨而愼幽微雖在隱翳鬼神不得見其

𨻶況於遊宴乎君子口無戲謔之言言必有防

身無戲謔之行行必有撿言必有防行必有撿

雖妻妾不可得而黷也雖朋友不可得而狎也

是以不愠怒而敎行于閨門不諫諭而風聲化

乎鄕黨傳稱大人正巳而物正者蓋此之謂也

徒以匹夫之居猶然況得志而行於天下乎故

唐帝允恭克讓光被四表成湯不敢怠遑而掩

有九域文王祇畏而造彼區夏也

民心莫不有治道至於用之則異矣或用乎人

或用乎巳用乎巳者謂之務本用乎人者謂之

追末君子之治之也先務其本故德建而怨寡

小人之治之也先追其末故功廢而讎多夫見

人而不自見者謂之矇聞人而不自聞者謂之

聵慮人而不自慮者謂之瞀故明莫大於自見

聰莫大於自聞叡莫大於自慮此三者擧之甚

輕行之甚邇而人莫之知也故知者擧甚輕之

事以任天下之重行甚邇之路以窮天下之遠

故位彌高基彌固勝彌衆受彌廣君子之於己

也無事而不懼焉我之有善懼人之未吾好也

我之有不善懼人之必吾惡也見人之善懼我

之不能脩也見人之不善懼我之必若彼也故

君子不恤年之將衰而憂志之有倦不寑道焉

不宿義焉言而不行斯寑道矣行而不時斯宿

義矣是故君子之務以行前言也民之過在於

哀死而不愛生悔往而不愼來善語乎巳然好

爭乎遂事墮今日而懈於後旬如斯以及於老

故孔子撫其心曰師吾欲聞彼將以改此也聞

彼而不以改此雖聞何益小人朝爲而夕求其

成坐施而立望其及行一日之善而問終身之

譽譽不至則曰善無益矣遂疑聖人之言背先

王之敎存其舊術順其常好是以身辱名賤而

永爲人役也

人之爲德其猶器歟器虛則物注滿則止焉故

君子常虛其心志恭其容貌不以逸羣之才加

乎衆人之上視彼猶賢自視猶不肖也故人願

吿之而不厭誨之而不倦君子之於善道也大

則大識之小則小識之善無大小咸載於心然

後擧而行之我之所有旣不可奪而我之所無

又取於人是以功常前人而人後之也故夫才

敏過人未足貴也博辨過人未足貴也勇決過

人未足貴也君子之所貴者遷善懼其不及改

惡恐其有餘故孔子曰顏氏之子其殆庶幾乎

有不善未甞不知知之未甞復行夫惡猶疾也

攻之則日益悛不攻則日甚故君子之相求也

非特與善也將以攻惡也惡不廢則善不興自

然之道也先民有言人之所難者二樂知其惡

者難以惡吿人者難夫唯君子然後能爲己之

所難能致人之所難也夫酒食人之所愛也而

人相見莫不進焉不吝於所愛者以彼之嗜之

也使嗜忠言甚於酒食人豈其愛之乎故忠言

之不出以未有嗜之者也詩云匪言不能胡其

畏忌目也者遠察天際而不能近見其眦心亦

如之君子誠知心之似目也是以務鑒於人以

觀得失故視不過垣墻之裡而見邦國之表聽

不過閾𣙗之內而聞千里之外因人之耳目也

人之耳目盡爲我用則我之聰明無敵於天下

矣是謂人一之我萬之人塞之我通之故其高

不可爲員其廣不可爲方先王之禮左史記事

右史記言師瞽誦詩庶僚箴誨器用載銘筵席

書戒月考其爲歲會其行所以自供正也昔衛

武公年過九十猶夙夜不怠思聞訓道命其羣

臣曰無謂我老耄而舍我必朝夕交戒我凡興

國之君未有不然者也下愚反此道以爲己旣

仁矣知矣神明矣何求乎衆人是以辜罪昭著

腥德發聞百姓傷心鬼神怨痛若有吿之者則

曰斯事也徒生乎子心出乎子口於是刑焉戮

焉辱焉不然則曰與我異德故也未達我道故

也又安足責是巳之非遂初之謬至於身危國

亡可痛矣巳

事莫貴乎有驗言莫弃乎無徵言之未有益也

不言未有損也水之寒也火之𤍠也金石之堅

剛也彼數物未甞有言而人莫不知其然者信

著乎其體也使吾所行之信若彼數物誰其疑

我哉今不信吾所行而怨人之不信己猶敎人

執鬼縛魅而怨人之不得也惑亦甚矣孔子曰

欲人之信己則微言而篤行之篤行之則用日

久用日久則事著明事著明則有目者莫不見

也有耳者莫不聞也其可誣乎故根深而枝葉

茂行久而名譽遠人情也莫不惡謗而卒不免

乎謗其故何也非愛智力而不巳之也巳之之

術反也謗之爲名也逃之而愈至拒之而愈來

訟之而愈多明乎此則君子不足爲也闇乎此

則小人不足得也帝舜屢省禹拜昌言明乎此

者也厲王加戮吳起刺之闇乎此者也夫人也

皆書名前策著形列圖或爲世法或爲世戒可

不愼歟夫聞過而不改謂之喪心思過而不改

謂之失體失體喪心之人禍亂之所及也君子

舍㫋君子不友不如己者非羞彼而大我也不

如己者須己愼者也然則扶人不暇將誰相我

哉吾之僨也亦無日矣故墳庳則水縱友邪則

巳僻是以君子愼所友孔子曰居而得賢友福

之次也夫賢者言足聽貌足𧰼行足法加乎善

㢡人之美而好攝人之過其不隱也如影其不

諱也如響故我之憚之若嚴君在堂而神明處

室矣雖欲爲不善其敢乎

夫利口者心足以見小數言足以盡巧辭給足

以應切問難足以斷俗疑然而好說不倦諜諜

如也夫類族辨物之士者寡而愚闇不達之人

者多孰知其非乎此其所以無用而不見廢也

至賤而不見遺也先王之法析言破律亂名改

作行僻而堅言僞而辨者殺之爲其疑衆惑民

而澆亂至道也

古之制爵祿也爵以居有德祿以養有功功大

者其祿厚德遠者其爵尊功小者其祿薄德近

者其爵卑是故觀其爵則别其人之德見其祿

則知其人之功不待問之也古之君子貴爵祿

者蓋以此也爵祿者先王所重也爵祿之賤也

由處之者不宜也賤其人斯賤其位矣其貴也

由處之者宜之也貴其人斯貴其位矣黻衣繡

裳君子之所服愛其德故美其服也暴亂之君

非無此服民弗美也位也者立德之機也𫝑也

者行義之杼也聖人蹈機握杼織成天地之化

使萬物順焉人倫正焉六合之內各充其願其

爲大寶不亦宜乎夫登高而建旌則所示者廣

矣順風而奮鐸則所聞者遠矣非旌色之益明

非鐸聲之益長所託者然也況居富貴之地而

行其政令者也

人君之大患也莫大乎詳於小事而略於大道

察於近物而暗於遠數自古及今未有如此而

不亡也詳於小事察於近物者謂耳聽於絲竹

歌謠之和目明乎雕琢采色之章口給乎辨慧

切對之辭心通乎短言小說之文手習乎射御

書數之功體比乎俯仰般旋之容凡此數者觀

之足以盡人之心學之足以勤人之思且先王

之末敎也非有小才智則亦不能爲也是故能

之者莫不自悅乎其事而無取於人皆以不能

故也夫君居南面之尊秉殺生之權者其勢固

足巳勝人矣而加之以勝人之能懷足巳之心

誰敢犯之者乎以匹夫行之猶莫敢規也而況

於人君哉故罪惡若山而己不見謗聲若雷而

己不聞豈不甚乎夫小事者味甘而大道者醇

淡而近物者易驗而遠數者難効非大明君子

則不能兼通也故皆惑於所甘而不能至乎所

淡炫於所易而不能及於所難是以治君世寡

而亂君世多也故人君之所務者其在大道遠

數乎大道遠數者謂仁足以覆燾羣生惠足以

撫養百姓明足以照見四方智足以統理萬物

權足以應變無端義足以阜生財用威足以禁

遏姧非武足以平定禍亂詳於聽受而審於官

人達於廢興之源通於安危之分如此則君道

畢矣今使人君視如離婁聽如師曠御如王良

射如夷羿書如史籀計如𨽻首走追駟馬力折

門鍵有此六者可謂善於有司之職何益於治

乎無此六者可謂乏於有司之職何增於亂乎

必以廢仁義妨道德矣何則小器不能兼容治

亂又不繫於此而中才之人所好也昔潞豐舒

晉智伯瑶之亡皆怙其三材恃其五賢而以不

仁之故也故人君多伎藝好小智而不通於大

道者祇足以拒諫者之說而鉗忠直之口也祇

足以追亡國之跡而背安家之䡄也不其然耶

不其然耶

帝者昧旦而視朝南面而聽天下將與誰爲之

豈非羣公卿士歟故大臣不可以不得其人也

大臣者君股肱耳目也所以視聽也所以行事

也先王知其如是故博求聰明叡哲君子措諸

上位使執邦之政令焉執政聰明叡哲則其事

擧其事擧則百僚莫不任其職百僚莫不任其

職則庶事莫不致其治庶事莫不致其治則九

牧之人莫不得其所故書曰元首明哉股肱良

哉庶事康哉

凡亡國之君其朝未甞無致治之臣也其府未

甞無先王之書也然而不免乎亡者何也其賢

不用其法不行也苟書法而不行其事爵賢而

不用其道則法無異於路說而賢無異於木主

也昔桀奔南巢紂踣于京厲流于⿱彐⿰垁凡 -- 彘幽滅于戲

當是時也三后之典尚在而良謀之臣猶存也

下及春秋之世楚有伍擧左史倚相右尹子革

而靈王喪師衛有大叔儀公子鱄蘧伯玉而獻

公出奔晉有趙宣孟范武子而靈公被弑魯有

子家羈叔孫婼而昭公野死齊有晏平仲南史

氏而莊公不免弑虞虢有宫之奇舟之僑而二

公絕祀由是觀之苟不用賢雖有無益也然彼

亦知有馬必待乘之然後遠行有醫必待使之

而後愈疾至於有賢則不知必待用之而後興

治也且六國之君雖不用賢及其致人也猶修

禮盡意不敢侮慢也至於王莽旣不能用及其

致之也尚不能言莽之爲人內實姧邪外慕古

義亦聘求名儒徵命術士政煩敎虐無以致之

於是脇之以峻刑威之以重戮賢者恐懼莫敢

不至徒張設虛名以夸海內莽亦卒以滅亡且

莽之爵人也其實囚之也囚人者非必著桎梏

置之囹圄之謂也拘係之愁憂之之謂也使在

朝之人欲進則不得陳其謀欲退則不得安其

身是則以綸組爲繩索以印佩爲鉗鉄也小人

雖樂之君子則以爲辱矣故明主之得賢也得

其心也非謂得其軀也苟得其軀而不論其心

斯與籠鳥檻獸未有異也則賢者之於我也亦

猶怨讎豈爲我用哉日雖班萬鍾之祿將何益

歟故苟得其心萬里猶近苟失其心同衾爲遠

今不脩所以得賢者之心而務脩所以執賢者

之身至於社稷顚覆宗廟廢絕豈不哀哉孫子

曰人主之患不在於言不用賢而在於誠不用

賢言用賢者口也郤賢者行也口行反而欲賢

者之進不肖之退不亦難乎善哉言也故人君

苟脩其道義昭其德音愼其威儀審其敎令刑

無頗類惠澤播流百官樂職萬民得所則賢者

仰之如天地愛之如其親樂之如塤篪歆之如

蘭芳故其歸我也猶決壅導滯注之大壑何不

至之有乎苟麤穢暴虐香馨不登讒邪在側殺

戮不辜宮館崇侈妻妾無度淫樂日縱征稅繁

多財力匱竭怨喪盈野矜巳自得諫者被誅外

內震騷遠近怨悲則賢者之視我容貌如蝄蜽

臺殿如狴牢采服如衰絰歌樂如號哭酒醴如

𣺫滌肴饌如糞土衆事擧措每無一善彼之惡

我也如是其肯至哉今不務明其義而徒設其

祿可以𫉬小人難以得君子君子者行不苟合

立不易方不以天下枉道不以樂生害仁安可

以祿誘哉雖強縛執之而不𫉬巳亦杜口佯愚

苟免不暇國之安危將何賴

政之大綱有二賞罰之謂也人君明乎賞罰之

道則治不難矣賞罰者不在於必重而在於必

行必行則雖不重而民肅必不行也則雖重而

民怠故先王務賞罰之必行也夫當賞者不賞

則爲善者失其本望而疑其所行當罰者不罰

則爲惡者輕其國法而怙其所守苟如是也雖

日用斧龯於市而民不去惡矣日賜爵祿於朝

而民不興善矣是以聖人不敢以親戚之恩而

廢刑罰不敢以怨讎之忿而留慶賞夫何故哉

將以有救也故司馬法曰賞罰不踰時欲使民

速見善惡之報也踰時且猶不可而況廢之者

乎賞罰不可以疏亦不可以數數則所及者多

疏則所漏者多賞罰不可以重亦不可以輕賞

輕則不勸罰輕則不懼賞重則民徼幸罰重則

民無聊故先王明恕以聽之思中以平之而不

失其節也夫賞罰之於萬人猶轡策之於駟馬

也轡策之不調非徒遲速之分也至於覆車而

摧轅賞罰之不明非徒治亂之分也至於滅國

而喪身可不愼乎可不愼乎

天地之間含氣而生者莫知乎人人情之至痛

莫過乎喪親夫創巨者其日久痛甚者其愈遲

故聖王制三年之服所以稱情而立文爲至痛

極也自天子至于庶人莫不由之帝王相傳未

有知其所從來者及孝文皇帝天姿謙讓務崇

簡易其將弃萬國乃顧臣子令勿行久喪巳葬

則除之將以省煩勞而寬羣下也觀其詔文唯

欲施乎己而巳非爲漢室創制喪禮而傳之於

來世也後人遂奉而行焉莫之分理至乎顯宗

聖德欽明深照孝文一時之制又惟先王之禮

不可以久違是以世祖徂崩則斬衰三年孝明

旣没朝之大臣徒以己之私意忖度嗣君之必

貪速除也檢之以大宗遺詔不惟孝子之心哀

慕未歇故令聖王之迹陵遲而莫遵短喪之制

遂行而不除斯誠可悼之甚者也滕文公小國

之君耳加之生周之末世禮敎不行猶能改前

之失咨問於孟軻而服喪三年豈況大漢配天

之主而廢三年之喪豈不惜哉且作法於仁其

弊猶薄道隆於己歷世則廢況以不仁之作宣

之於海內而望家有慈孝民德歸厚不亦難乎

詩曰爾之敎矣民胥放矣聖主若以遊宴之間

超然遠思覽周公之舊章咨顯宗之故事感蓼

莪之篤行惡素冠之所刺發復古之德音改大

宗之權令事行之後永爲典式傳示萬代不刋

之道也

昔之聖王制爲禮法貴有常尊賤有等差君子

小人各司分職故下無潛上之愆而人役財力

能相供足也往昔海內富民及工商之家資財

巨萬役使奴婢多者以百數少者以十數斯豈

先王制禮之意哉夫國有四民不相干黷士者

勞心工農商者勞力勞心之謂君子勞力之謂

小人君子者治人小人者治於人治於人者食

人治人者食於人百王之達義也今夫無德而

居富之民宜治於人且食人者也役使奴婢不

勞筋力目喩頥指從容埀拱雖懷忠信之士讀

聖哲之書端委執笏列在朝位者何以加之且

今之君子尚多貧匱家無奴婢旣其有者不足

供事妻子勤勞躬自爨烹其故何也皆由罔利

之人與之競逐又有紆靑拖紫并兼之門使之

然也夫物有所盈則有所縮聖人知其如此故

裒多益寡稱物平施動爲之防不使過度是以

治可致也爲國而令廉讓君子不足如此而使

貪人有餘如彼非所以辨尊卑等貴賤賤財利

尚道德也今太守令長得稱君者以慶賞刑威

咸自己出也民畜奴婢或至數百慶賞刑威亦

自己出則與郡縣長史又何以異夫奴婢雖賤

俱含五常本帝王良民而使編戶小人爲己役

哀窮失所猶無吿訴豈不枉哉今自斗食佐吏

以上至諸侯王皆治民人者也宜畜奴婢農工

商及給趍走使令者皆勞力躬作治於人者也

宜不得畜昔孝哀皇帝卽位師丹輔政建議令

畜田宅奴婢者有限時丁傅用事董賢貴𠖥皆

不樂之事遂廢覆夫師丹之徒皆前朝知名大

臣患疾并兼之家建納忠信爲國設禁然爲邪

臣所抑卒不施行豈況布衣之士而欲唱議立

制不亦遠乎

  典論

何進滅於吳匡張璋袁紹亡於審配郭圖劉表

昬於蔡瑁張允孔子曰佞人殆信矣古事巳列

於載籍𦕅復論此數子以爲後之監誡作姦讒

中平之初大將軍何進弟車騎苗並開府近士

吳匡張璋各以異端有𠖥於進而苗惡其爲人

匡璋毀苗而稱進進聞而嘉之以爲一於己後

靈帝崩進爲宦者韓悝等所害匡璋忌苗遂劫

進之衆殺苗于北闕而何氏滅矣昔鄭昭公殺

於渠彌魯隱公死於羽父苗也能無及此乎夫

忠臣之事主也尊其父以重其子奉其兄以敬

其弟故曰愛其人者及其屋烏況乎骨肉之間

哉而進獨何嘉焉袁紹之子譚長而慧尚少而

美紹妻愛尚數稱其才紹亦雅奇其貌欲以爲

後未顯而紹死别駕審配護軍逢紀宿以驕侈

不爲譚所善於是外順紹妻內慮私害矯紹之

遺命奉尚爲嗣頴川郭圖辛評與配紀有𨻶懼

有後患相與依譚盛陳嫡長之義激以絀降之

辱勸其爲亂而譚亦素有意焉與尚親振干戈

欲相屠裂王師承天人之符應以席卷乎河朔

遂走尚梟譚禽配馘圖二子旣滅臣無餘紹遇

因運得收英雄之謀假士民之力東苞巨海之

實西擧全晉之地南阻白渠黃河北有勁弓胡

馬地方二千里衆數十萬可謂威矣當此之時

無敵於天下視覇王易於覆手而不能抑遏愚

妻顯别嫡庶婉戀私愛𠖥子以貌其後敗績喪

師身以疾死邪臣飾姦二子相屠墳土未乾而

宗廟爲墟其誤至矣劉表長子曰琦表始愛之

稱其類巳久之爲少子琮納後妻蔡氏之姪至

蔡氏有𠖥其弟蔡瑁表甥張允並幸於表憚琦

之長欲圖毀之而琮日睦於蔡氏允瑁爲之先

後琮之有善雖小各聞有過雖大必蔽蔡氏稱

美於內瑁允歎德於外表日然之而琦益疏矣

出爲江夏太守監兵於外瑁允陰司其過闕隨

而毀之美無顯而不掩闕無微而不露於是表

忿怒之色日發誚讓之書日至而琮堅爲嗣矣

故曰容刀生於身疏積愛出於近習豈謂是耶

昔泄柳申詳無人乎穆公之側則不能安其身

君臣則然父子亦猶是乎後表疾病琦歸省疾

琦素慈孝瑁允恐其見表父子相感更有託後

之意謂曰將軍命君撫臨江夏爲國東藩其任

至重今釋衆而來必見譴怒傷親之歡以增其

疾非孝敬也遂遏于戶外使不得見琦流涕而

去士民聞而傷焉雖易牙杜宮豎牛虛器何以

加此琦豈忌晨鳬北犬之獻乎隔戶牖而不達

何言千里之中山嗟乎父子之間可至是也表

卒琮竟嗣立以侯與琦琦怒投印僞辭奔喪內

有討瑁允之意會王師巳臨其郊琮擧州請罪

琦遂奔于江南昔伊戾費忌以無𠖥而作讒江

充焚豐以負罪而造蠱高斯之詐也貪權躬𠖥

之罔也欲貴皆近取乎骨肉之間以成其凶逆

悲夫匡璋配圖瑁允之徒固未足多怪以後監

前無不烹𦵔夷滅爲百世戮試然猶昧於一往

者姦利之心篤也其誰離父子隔昆弟成姦於

朝制事於須㬰皆緣厓𨻶以措意託氣應以發

事挾宜愠之成畫投必忿之常心勢如憞怒應

若發機雖在聖智不能自免況乎中材之人若

夫爰盎之諫淮南田叔之救梁孝杜鄴之紿二

王安國之和兩主倉唐之稱詩史丹之引過周

昌犯色以廷爭叔孫切諫以陳誡三老抗疏以

理冤千秋託靈以寤主彼數公者或顯德於前

朝或揚聲於上世或累遷而登相或受金於帝

室其言旣酬福亦隨之斯可謂善處骨肉之間

三代之亡由乎婦人故詩刺艷女書誡哲婦斯

巳著在篇籍矣近事之若此者衆或在布衣細

人其失不足以敗政亂俗至於二袁過竊聲名

一世豪士而術以之失紹以之滅斯有國者所

宜愼也是以錄之庶以爲誡于後作內誡古之

有國有家者無不患貴臣擅朝𠖥妻專室故女

無美惡入宮見妬士無賢愚入朝見嫉夫𠖥幸

之欲專愛擅權其來尚矣然莫不恭愼於明世

而恣睢於間時者度主以行志也故龍陽臨釣

而泣以塞美人之路鄭袖僞隆其愛以残魏女

之貌司隷馮方女國色也世亂避地揚州袁術

登城見而悅之遂納焉甚愛幸之諸婦害其𠖥

紿言將軍貴人有志節當時涕泣示憂愁必長

見敬重馮氏女以爲然後見術輙埀涕術果以

爲有心志益哀之諸婦因是共絞懸之廟梁言

自殺術誠以爲不得志而死厚加殯歛袁紹妻

劉氏甚妬忌紹死僵尸未殯𠖥妾五人妻盡殺

之以爲死者有知當復見紹乃髠頭墨面以毀

其形追妬亡魂戮及死人惡婦之爲一至是哉

其少子尚又爲盡殺死者之家嬪說惡母蔑死

先父行暴逆忘大義滅其宜矣紹聽順妻意欲

以尚爲嗣又不時決定身死而二子爭國擧宗

塗地社稷爲墟上定冀州屯鄴舍紹之第余親

渉其庭登其堂遊其閣寑其房棟宇未墮陛除

自若忽然而他姓處之紹雖蔽乎亦由惡婦


羣書治要卷第四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