羣經補義 (四庫全書本)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羣經補義 卷一

  欽定四庫全書     經部七
  羣經補義       五經總義類
  提要
  等謹案羣經補義五卷
  國朝江永撰是書取易書詩春秋儀禮禮記中庸論語孟子九經隨筆詮釋末附襍説補義多能補注疏所未及惟有過矯鄭義者如禮記補義云主常在室朝事雖延尸出户而主不動故云詔祝於室坐尸於堂堂上有尸無主也大司樂職云尸出入則令奏肆夏而司巫無奉主出入之文也今考郊特牲注曰朝事延尸於户西南面布主席東西取牲膟膋蟠於爐炭洗肝於鬱鬯而燔之入以詔神於室又出以墮於主主人親制其肝所謂制祭也時尸薦以籩豆至薦孰乃更延王於室之奥尸來升席自北方坐於主北焉康成此注雖不見於經傳必有根據今永謂坐尸於堂則堂上無主不知下文云直祭祝於主謂薦孰時也經亦但云祝於主不云祝於尸豈亦得謂薦孰時尸不在室乎葢言尸則統有主言主則統有尸經以互文見義益以見尸主之不相離也况大司樂尸出入奏肆夏注謂出入廟中如第據出入廟中則曾子問曰主出廟入廟必蹕此不得以司巫不言主出入而遂不信為曾子問也公羊曰祫祭者毁廟之主陳於太祖未毁廟之主皆升合食於太祖周旅酬六尸則毁廟有主而無尸若朝踐之節但有尸在堂而主皆在室則毁廟之主不得與於朝踐之禮矣曲禮曰措之廟立之主曰帝主所以識世系也尸之所在以主辨其昭穆故尸與主不相離白虎通曰主所以依神也淮南子曰神之所依者尸也若主在室而尸在堂則朝踐之節神一依於在堂之尸又一依乎在室之主散而無統非所以明精専也永論語補義又謂魯禘行於秋嘗之時周正之秋實是夏月故明堂位曰季夏六月禘周公於明堂也今考閔二年夏五月吉禘於莊公僖八年秋七月禘於太廟文二年八月大事於太廟宣八年夏六月有事於太廟昭十五年二月禘於武宫宣八年冬禘于僖公據此則魯之禘祭四時皆舉不得拘以嘗月也明堂位曰季夏六月以禘禮祀周公於明堂襍記孟獻子曰正月日至可以有事於上帝七月日至可以有事於祖七月而禘獻子為之也稱七月日至乃夏至建午之月則六月實建已之月於周正為夏不為秋也永既據明堂位六月為禘月而以六月為周正之秋則是以六月為建未之月矣同一魯也記者於正月七日稱日至則用周正而於六月則又用夏正恐無是理永又引祭統内祭則大嘗禘書禘於嘗下明大禘在嘗月不知禘在嘗下不過錯舉之詞猶之傳曰烝嘗禘于廟嘗在烝前而錯舉之則曰烝嘗也然則經文嘗在禘上原不謂禘在嘗月也永又引魯頌秋而載嘗夏而楅衡白牡騂剛為禘在嘗月之證不知毛傳曰諸侯夏禘則不礿秋祫則不嘗惟天子兼之鄭箋曰秋將嘗祭於夏則養牲是毛鄭皆不以此節為禘祭也今據魯頌為禘嘗同月尤為未允若他條則多精確不磨如尚書補義以西海為青海謂西海郡雖始立於王莽而山海經云西海之南流沙之濵則西海之名甚古並不始於莽也春秋補義謂兄終弟及宗廟昭穆之世天子諸侯不得過四親而昭穆之廟不必限以四並斥萬充宗所據明堂五室之説又謂春秋之世兵農已分引管子制國二十一鄉工商之鄉六士鄉十五公帥五鄉國子髙子各帥五鄉是齊之三軍悉出近國都之十五鄉而野鄙之農不與論語補義謂先儒以麻冕用三十升布八十縷為升三十升則二千四百縷布一尺二寸容一千二百縷朱子已謂其極細如今之細絹豈更可倍為二千四百縷然則麻冕亦不過十五升其他於禹貢之輿地春秋之朔閏皆考證博核於經文注義均有禆焉乾隆四十三年五月恭校上
  總纂官紀昀陸錫熊孫士毅
  總 校 官陸 費 墀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7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