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殘遊記續集/第06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老殘遊記續集
◀上一回 第六回 斗姥宮中逸雲說法 觀音庵裡環翠離塵 下一回▶


  話說靚雲聽說宋公已有懼意,知道目下可望無事,當向慧生夫婦請安道謝。少頃老姑子也來磕頭,慧生連忙摻起說:「這算怎樣呢,值得行禮嗎?可不敢當!」於老姑子又要替德夫人行禮,早被慧生抓住了,大家說些客氣話完事,逸雲卻也來說:「請吃飯了。」眾人回至靚雲房中,仍舊昨日坐法坐定。只是青雲不來,換了靚雲,今日是靚雲執壺,勸大家多吃一杯。德夫人亦讓二雲吃菜飲酒,於是行令猜枚,甚是熱鬧。瞬息吃完,席面撤去。德夫人說:「天時尚早,稍坐一刻,下山如何?」靚雲說:「儜五點鐘走到店,也黑不了天,我看儜今兒不走,明天早上去好不好?」德夫人說:「人多,不好打攪的。」逸雲說:「有的是屋子,比山頂元寶店總要好點。我們哥兒倆屋子讓儜四位睡,還不夠嗎?我們倆同師父睡去。」德夫人說:「你們走了,我們圖什麼呢?」逸雲說:「那我們就在這裡伺候也行。」德夫人戲說道:「我們兩口子睡一間屋。」指環翠說:「他們兩口子睡一間屋。」問逸雲:「你睡在那裡呢?」逸雲說:「我睡在儜心坎上。」德夫人笑道:「這個無賴,你從昨兒就睡在我心上,幾時離開了嗎?」大家一齊微笑。

  德夫人又問:「你幾時剃辮子呢?」逸雲搖頭道:「我今生不剃辮子了。」德夫人說:「不是這廟裡規定三十歲就得剃辮子嗎?」答道:「也不一定,倘若嫁人走的呢,就不剃辮子了。」問:「你打算嫁人嗎?」答:「不是這個意思,我這些年替廟裡掙的功德錢雖不算多,也夠贖身的分際了,無論何時都可以走。我目下為的是自己從小以來,凡有在我身上花過錢的人,我都替他們念幾卷消災延壽經,稍盡我點報德的意思,念完了我就走,大約總在明年春夏天罷。」德夫人說:「你走,可以到我們揚州去住幾天,好不好呢?」逸雲說:「很好,我大約出門先到普陀山進香,必走過揚州,儜開下地名來,我去瞧儜去。」老殘說:「我來寫,儜給管筆給張紙我。」靚雲忙到抽屜裡取出紙筆遞與老殘,老殘就開了兩個地名遞與逸雲說:「儜也惦記著看看我去呀!」逸雲說:「那個自然。」又談了半天話,轎夫來問過數次,四人便告辭而去。送了打攪費二十兩銀子,老姑子再三不肯收,說之至再,始強勉收去。老姑子同逸雲、靚雲送出廟門而歸。

  這裡四人回到店裡,天尚未黑,德夫人把山頂與逸雲說的話一一告訴了慧生與老殘,二人都贊歎逸雲得未曾有。慧生問夫人道:「可是呢,你在山頂上說愛極了他,你想把他怎樣,後來沒有說下去。到底你想把他怎樣?」德夫人說:「我想把他替你收房。」慧生說:「感謝之至,可行不行呢?」夫人道:「別想吃天鵝肉了,大約世界上沒有能中他的意了。」慧生道:「這個見解倒也是不錯的,這人做妾未免太褻瀆了,可是我卻不想娶這麼一個妾,到真想結交這麼一個好朋友。」老殘說:「誰不是這麼想呢?」環翠說:「可惜前幾年我見不著這個人,若是見著,我一定跟他做徒弟去。」老殘說:「你這話真正糊塗,前幾年見著他,他正在那裡熱任三爺呢,有啥好處?況且你家道未壞,你家父母把你當珍寶一樣的看待,也斷不放你出家,到是此刻卻正是個機會,逸雲的道也成了,你的辛苦也吃夠了,你真要願意,我就送你上山去。」環翠因提起他家舊事,未免傷心,不覺淚如雨下,掩面啜泣。聽老殘說道送他上山,此時卻答不出話來,只是搖頭。德夫人道:「他此時既已得了你這麼個主兒,也就離不開了。」

  正在說話,只見慧生的家人連貴進來回語,立在門口不敢做聲。慧生問:「你來有什麼事?」連貴稟道:「昨兒王媽回來就不舒服的很,發了一夜的大寒熱,今兒一天沒有吃一點什麼,只是要茶飲。老爺車上的轅騾也病倒了,明日清早開車恐趕不上。請老爺示下,還是歇半天,還是怎麼樣?」慧生說:「自然歇一天再看,騾子叫他們趕緊想法子。王媽的病請鐵老爺瞧瞧,抓劑藥吃吃。」正要央求老殘,老殘說:「我此刻就去看。」站起身來就走。少頃回來對慧生說:「不過冒點風寒,一發散就好了。」

  此時店家已送上飯來,卻是兩分,一分是本店的,一分是宋瓊送來的。大家吃過了晚飯,不過八點多鐘,仍舊坐下談心。德夫人說:「早知明日走不成功,不如今日住在斗姥宮了,還可同逸雲再談一晚上。」慧生說:「這又何難,明日再去花上幾個轎錢,有限的很。」老殘道:「我看逸雲那人灑脫的很,不如明天竟請他來,一定做得到的。我正有話同他商量呢。」慧生說:「也好,今晚寫封信,我們兩人聯名請他來,今晚交與店家,明日一早送去。」老殘說:「甚好,此信你寫我寫?」慧生說:「我的紙筆便當,就是我寫罷。」

  當時寫好交與店家收了,明日一早送去。老殘遂對環翠道:「你剛才搖頭,沒有說話,是什麼意思?我對你說罷:我不是勒令要你出家,因為你說早幾年見他,一定跟他做徒弟。我所以說早年是萬不行的,惟有此刻倒是機會,也不過是據理而論,其實也是做不到的事情。何以呢,其餘都無難處,第一條:現在再要你去陪客,恐怕你也做不到了。若說逸雲這種人真是機會難遇,萬不可失的,其如廟規不好何?」

  環翠說:「我想這一層到容易辦,他們凡剃過頭的就不陪客,倘若去時先剃頭後去,他就沒有法子了。只是有兩條萬過不去的關頭:第一,承你從火水中搭救我出來,一天恩德未報,我萬不能出家,於心不安;第二,我還有個小兄弟帶著,交與誰呢?所以我想只有一個法子,明天等他來,無論怎樣,我替他磕個頭,認他做師父,請他來生來度我,或者我伺候你老人家百年之後,我去投奔他。」

  老殘道:「這倒不然,你說要報恩,你跟我一世,無非吃一世用上一世,那會報得了我的恩呢?倘若修行成道,那時我有三災八難,你在天上看見了,必定飛忙來搭救我,那才是真報恩呢。或者竟來度我成佛作祖,亦未可知。至於你那兄弟更容易了,找個鄉下善和老兒,我分百把銀子替他置個二三十畝地,就叫善和老兒替他管理撫養成人,萬一你父親未死,還有個會面的日期。只是你年輕的人,守得住守不住,我不能知道,是一難;逸雲肯收留你不肯收留你,是第二難。且等明日逸雲到來,再作商議。」德夫人道:「鐵叔叔說的十分有理,且等逸雲到來再議罷。」大家又說了些閒話,各自歸寢。

  次日八點鐘,諸人起來,盥漱方畢,那逸雲業已來到。四人見了異常歡喜,先各自談了些閒話,便說到環翠身上。把昨晚議論商酌的話,一一告知逸雲。逸雲又把環翠仔細一看,說:「此刻我也不必說客氣話了,鐵姨奶奶也是個有根器的人,你們所慮的幾層意思,我看都不難。只有一件難處,我卻不敢應承。我先逐條說去:第一條,我們廟裡規矩不好,是無妨礙的,你也不必先剪頭髮,明道不明道,關不到頭髮的事。我們這後山,有個觀音庵,也是姑子廟。裡頭只有兩個姑子,老姑子叫慧淨,有七十多歲,小姑子叫清修,也有四十多歲了。這兩個姑子皆是正派不過的人,與我都極投契。不過只是尋常吃齋念佛而已,那佛菩薩的精義,他卻不甚清楚。在觀音庵裡住,是萬分妥當的。第二條,他的小兄弟的話呢,也不為難。我這傲來峰腳下有個田老兒,今年六十多歲了,沒有兒子。十年前他老媽媽勸他納個妾,他說:『沒有兒子將來隨便抱一個就是了。若是納了妾,我們這家人家,今兒吵,明兒鬧,可就過不成安穩日子了。你留著俺們兩個老年人多活幾年罷!況且這納妾是做官的人們做的事,豈是我們鄉農好做得嗎?』因此他家過得十分安靜,從去年常托我替他找個小孩子。他很信服我,非我許可的他總不要,所以到今兒還沒選著。他家有二三百畝地的家業,不用貼他錢,他也是喜歡的,只是要姓他的姓。不怕等二老歸天後再還宗,或是兼祧兩姓俱可。」環翠說道:「我家本也姓田。」逸雲道:「這可就真巧了。第三層,鐵老爺,你怕你姨太太年輕守不住,這也多慮,我看他一定不會有邪想的。你瞧他眼光甚正,外平內秀,決計是仙人墮落,難已受過,不會再落紅塵的了。以上三件,是你們諸位所慮的,我看都不要緊。只是一件甚難,姨太太要出家是因我而發,我可是明年就要走的人,把他一個人放在個荒涼寂寞的姑子庵裡,未免太苦。倘若可以明道呢,就辛苦幾年也不算事。無奈那兩個姑子只會念經吃素,別的全不知道。與其苦修幾十年,將來死了,不過來生變個富貴女人,這也就大不合算了!倒不如跟著鐵老爺,還可講幾篇經,說幾段道,將來還有個大澈大悟的指望,這是一個難處。若說教我也不走,在這裡陪他,我卻斷做不到,不敢欺人。」環翠道:「我跟師父跑不行嗎?」逸雲大笑道:「你當做我出門也像你們老爺,僱著大車同你坐嗎?我們都是兩條腿跑,夜裡借個姑子廟住住,有得吃就吃一頓,沒得吃就餓一頓,一天儘量我能走二百多里地呢。你那三寸金蓮,要跑起來怕到不了十里,就把你累倒了!」環翠沉吟了一會,說:「我放腳行不行?」逸雲也沉吟了一會,對老殘說道:「鐵爺,你意下何如?」老殘道:「我看這事最要緊的是你肯提挈他不肯,別的都無關係。」

  環翠此刻忽然伶俐,也是他善根發動,他連忙跪到逸雲眼前,淚流滿面說:「無論怎樣都要求師父超度。」逸雲此刻竟大剌剌的,也不還禮,將他拉起說:「你果然一心學佛,也不難。我先同你立約:第一件到老姑子廟後,天天學走山道,能把這崎嶇山道,走得如平地一般,你的道就根基立定了。將來我再教你念經說法。大約不過一年的恨苦,以後就全是樂境了。古人云:『十月胎成。』也大概不錯的,你再把主意拿定一定。」環翠道:「主意已定,同我們老爺意思一樣。只要跟著師父,隨便怎樣,我斷無悔恨就是了。」

  老殘立起身來,替逸雲長揖說:「一切拜托。」逸雲慌忙還禮說:「將來靈山會上,我再問儜索謝儀罷。」老殘道:「那時候還不知道誰跟誰要謝儀呢?」大家都笑了。環翠立起來替慧生夫婦磕了頭道:「蒙成就大德。」末後替老殘磕頭,就淚如雨下說:「只是對不住老爺到萬分了。」老殘也覺淒然,隨笑說道:「恭喜你超凡入聖。幾十年光陰迅速,靈山再會,轉眼的事情。」德夫人也含著淚說:「我傷心就不能像你這樣,將來倘若我墮地獄,還望你二位早來搭救。」逸雲說:「德夫人卻萬不會下地獄。只是有一言奉勸,不要被富貴拴住了腿要緊!後會有期。」

  老殘忙去開了衣箱,取出二百兩銀子交與逸雲設法佈置,又把環翠的兄弟叫來,替逸雲磕頭。逸雲收了一百兩銀子說:「儘夠了。不過田老兒處備分禮物,觀音庵捐點功德,給他自己置備四季道衣,如此而已。」德慧生說:「我們也送幾個錢,表表心意。」同夫人商酌,夫人說:「也是一百兩罷。」逸雲說:「都用不著了,出家人要多錢做什麼?」

  店家來問開飯,慧生說:「開罷。」飯後,逸雲說:「我此刻先去到田老兒同觀音庵兩處說妥了,再來回信,究竟也得人家答應,才能算數呢。」道了一聲,告辭去了。

  這裡老殘一面替環翠收拾東西,一面說些安慰話,環翠哭得淚人兒似的,哽咽不止。德夫人也勸道:「在旁的人萬不肯拆散你們姻緣,只因為難得有這麼一個逸雲,我實在是沒法,有法我也同你去了。」環翠含淚道:「我知道是好事,只是站在這裡就要分離,心上好像有萬把鋼刀亂扎一樣,委實難受!」慧生道:「明年逸雲朝南海,必定到我們那裡去,你一定隨同去的,那時就可以見面,何必傷心呢!」過了一刻,環翠也收住了淚。

  太陽剛下山的時候,逸雲已經回來,對環翠說:「兩處都說好了,明日我來接你罷。」德夫人問:「此刻你怎樣?」逸雲說:「我回廟裡去。」德夫人說:「明日我們還要起身,不如你竟在我們這兒睡一夜罷。本來是他們兩個官客睡一處,我們兩個堂客睡一處的,你竟陪我談一夜罷。你肯度鐵奶奶,難道不肯度我德奶奶嗎?」逸雲笑道:「那也使得。儜這個德奶奶已有德爺度你了。自古道:『儒釋道三教』,沒有你們德老爺度他,他總不能成道的。」德夫人道:「此話怎講?」逸雲道:「『德』字為萬教的根基,無德便是地獄。種子有德,再從德裡生出慧來,沒有一個不成功的了。」德夫人道:「那不過是個名號,那裡認得真呢?」逸雲說:「名者,命也,是有天命的。他怎麼不叫德富、德貴呢?可見是有天命的了,我並非當面奉承,我也不騙錢花,你們三位將來都要證果的,不定三教是那一教便了。」德夫人說:「我終不敢自信,請你傳授口訣,我也認你做師父。」逸雲道:「師父二字語重,既是有緣,我也該奉贈一個口訣,讓儜依我修行。」

  德夫人聽了歡喜異常,連忙扒下地來就磕頭喊師父。逸雲也連忙磕頭說:「可折死我了。」二人起來,逸雲說:「請眾人回避。」三人出去,逸雲向德夫人耳邊說了個「夫唱婦隨」四個字。德夫人詫異道:「這是口訣嗎?」逸雲道:「口訣本係因人而施,若是有個一定口訣,當年那些高真上聖早把他刻在書本子上了。你緊記在心,將來自有個大澈大悟的日子,你就知道不是尋常的套話了。佛經上常說:『受記成佛』,你能受記,就能成佛;你不受記,就不能成佛。你們老爺現在心上已脫塵網,不出三年必棄官學道,他的覺悟在你之先,此時不可說破。你總跟定他走,將來不是一個馬丹陽、一個孫不二嗎?」德夫人凝了一會神,說:「師父真是活菩薩,弟子有緣,謹受記,不敢有忘。」又磕了一個頭。

  其時外間晚飯已經開上桌子,王媽竟來伺候。德夫人說:「你病好了嗎?」王媽說:「昨夜吃了鐵爺的藥,出了一身汗,今日全好了。上午吃了一碗小米稀飯,一個饅頭,這會子全好了。」

  當時五人同坐吃飯,德慧生問逸雲道:「儜何以不吃素?」逸雲說:「我是吃素,佛教同你們儒教不同,例得吃素。」慧生說:「我看你同我們一樣吃的是葷哩。」逸雲說:「六祖隱於四會獵人中,常吃肉邊菜。請問肉鍋裡煮的菜算葷算素?」慧生說:「那自然算葷。」逸雲說:「六祖他卻算吃素,我們在斗姥宮終日陪客,那能吃素呢?可是有客時吃葷,無客時吃素,儜沒留心我在葷碗裡仍是夾素菜吃?」環翠說道:「當真我倒留心的,從沒見我師父吃過一塊肉同魚蝦之類。」逸雲道:「這也是世出世間法裡的一端。」老殘問道:「倘若竟吃肉,行不行呢?」逸雲道:「有何不可,倘若有客逼我吃肉,我便吃肉,只是我不自己找肉吃便了。若說吃肉,當年濟顛祖師還吃狗肉呢!也擋不住成佛。地獄裡的人吃長齋的,不計其數,總之,吃葷是小過犯,不甚要緊。譬如女子失節,是個大過犯,比吃葷重萬倍。試問你們姨太太失了多少節了?這罪還數得清嗎?其實,若認真從此修行,同那不破身的處子毫無分別。因為失節不是自己要失的,為勢所迫,出於不得已,所以無罪。」大家點頭稱善。

  飯畢之後,連貴上來回道:「王媽病已好了,轅騾又換了一個,明天可以行了。請老爺示下,明天走不走呢?」慧生看德夫人,老殘說:「自然是走。」德夫人說:「明天再住一天何如?」老殘說:「千里搭涼棚,終無不散的筵席。」逸雲說:「依我看,明天午後走罷。清早我先同鐵老爺、奶奶送田頭兄弟到田老莊上,去後同鐵老爺到觀音庵,都安置好了儜再走,鐵老爺也放心些。」大家都說甚是。

  一宿無話。次日清晨,老殘果隨逸雲將環翠兄弟送去,又送環翠到觀音庵。見了兩個姑子,囑托了一番,老姑子問:「下髮不下呢?」逸雲說:「我不主剃頭的,然佛門規矩亦不可壞。」將環翠頭髮打開剪了一綹,就算剃度了,改名環極。

  諸事已畢,老殘回店,告知慧生夫婦,贊歎不絕。隨即上車起行,無非「荒村雨露眠宜早,野店風霜起要遲」。八九日光陰,已到清江浦。老殘因有個親戚住在淮安府,就不同慧生夫婦同道,逕一車拉往淮安府去。這裡慧生夫婦僱了一個三艙大南灣子,逕往揚州去。

  未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老殘遊記續集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